绝色殿下闯祸妃

番外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番外

    番外【四人行】第一章 晓晓,我快要疯了……

    “有没有搞错!这都找多久了?为什么一座尼姑庵都没有?”陶小蜜突然回头,跟在后面的风曦来不及刹车,于是她直接撞上了上去抱头叫痛。

    “晓晓,你没事吧?”风曦紧张要去揉她的额头,却凭空多出一只手挡住了他。

    风暝扶住她的双肩,“蜜儿,累了吗?我们还是找间客栈休息一下吧,天色不早了。”

    “好吧!只能这样了。”陶小蜜叹了口气,让他们三个人一起陪她已经很不容易,她不奢望他们能和平共处。风曦和风暝是正面交锋,这样至少她看得见,而意殇,他什么都不说,却有可能是伤得最深的那个。

    她是实在无法找到完美的办法解决他们的问题。早知道……早知道就让他们合成一个人算了,可是那样的话一定会有两个人消失,这G本就不再是他们了。

    今天是西麟国的花灯节,有很多人都四面八方赶来观看这一盛宴,各大客栈都爆满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间有空房,但是却只剩下一间屋子了。

    “只有一间了?那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掌柜的是一个半老徐娘,看她要走急着挥着水袖,召回她,开口道,“这位姑娘,你们是夫妻嘛!住一间房有什么关系?我们这不都是这样住的,再说这么晚了,人又这么多,到哪里去找客栈?”

    “呃,夫妻?”

    “姑娘,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是夫妻,姑娘真是好福气,有三位这么美貌的相公!”

    汗!来西麟国这么久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尴尬了。

    “怎么办?”不知道住还是不住,她回头,询问他们的意见。

    “你决定!”三人极有默契地齐声道。

    “哎呀!姑娘,您是怎么调教的相公都好乖啊!”掌柜的艳羡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呵呵,还好啦!他们,他们本来就很乖,要不我也不会要嘛!呵呵……”陶小蜜干笑着,睁眼说瞎话。他们要是乖的话她就不必满大街找地方出家了。

    四人一起上了楼。

    “我的天……”陶小蜜刚一推开客房的房门就愣住了,这,这张床是不是太大了一点啊?

    “我们怎么睡?”陶小蜜喃喃问出口。

    “随便。”风暝大步迈进,在圆桌边坐下。

    “你决定。”意殇也走了进去,环视一周后在书桌后坐下。

    “我不想睡。我出去走走……”风曦转身离开,神色黯淡。

    “曦……”

    “芊问,让他静一静吧!”

    陶小蜜在这张超级大床上睡了下来。黑暗中,睁着眼睛睡不着。

    “嗯……啊……再,再深一点……”

    “娘子,这样可以吗?”

    “换人……”

    ……

    呃,这,这是什么声音?好像是从隔壁传来的。

    我的神!他们不会是玩NP吧……

    隔音效果好差啊!烦躁地用枕头捂住了耳朵,可是脸还是一阵阵发烫,意殇和风暝不知道睡着了没有,是不是也听到了……想到这里全身都燥热起来。

    隔壁女人的呻吟,男人(多个)的chu喘交织成一片,一直都没有停歇。他们到底有完没完啊!陶小蜜猛地扔掉枕头,翻身起来。于是肆无忌惮的暧昧声音全都传入她的耳中。

    “我,我睡不着!我出去走走!”她逃也似的离开了客栈。

    或许她的离开还有其他原因,风曦一直都没有回来。

    风暝和意殇互看一眼,同时尴尬地撇开脸。尽管担心这么晚了她一个人不安全,但他们都没有追出去,或许潜意识里他们已经接受了风曦,给他们相处的机会,他不开心,她也会难过,而他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难过。她已经受了太多苦难,他们不想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难道他们三个人都还无法给她幸福吗?

    尽管知道想要改变自己真的很难,但是他们会努力改变,为她而改变。

    *

    月满西楼,深夜的街道上湮灭了人际,风有点凉。

    那家伙跑到哪里逛去了?内心的不安一点点扩大,会不会遇到什么坏人啊?

    “姑娘,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真是说坏人坏人就到,速度比曹C都快。

    两个长相猥琐的男人从一边的巷子里窜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抹着下巴机器色情地打量着她。

    “姑娘,晚上坏人多,不如让我们陪你如何?”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让开!”陶小蜜冷冷说道。她的功夫对付这两个三脚猫还是绰绰有余。而且她现在正好心情烦躁,待会要是下手没个轻重……

    “哈哈,小娘子还挺辣……”其中一个男人说着就朝她伸出手,快要碰到她的脸的时候男人突然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嚎。

    一个人影旋风般卷来,又旋风般解决了两个流氓。然后那个人踉跄着靠近她,将她抵在身后的墙壁上。

    浓浓的酒香铺天盖地而来……

    “晓晓……”

    “你喝酒了?”她吃力地扶起她几乎挂在她身上的身体。

    “晓晓,我快要疯了……”

    “好好的,发什么疯?我们回客栈吧!”她正欲扶着他离开,他却突然大力地挣开她,重新用双臂将她禁锢在身前的一片小天地。

    “晓晓……”他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执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X前,他的心跳放佛就跳动在她的手上。

    “曦,下雨了……”一阵夜风吹来,夹杂着几缕雨丝,撩起她的发,缓解了她的燥热。

    他不会是睡着了吧?怎么一动不动的?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我们,去找个地方避雨吧!”好半响,她才开口建议道。

    “晓晓,为什么要救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连晓晓也没有了”

    “曦,不要这样好不好?不要这么难过,我会心痛……真正该离开的人是我……”

    “不,晓晓,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

    “我不离开,不离开,不要担心。”

    “小心——”

    风曦突然低吼一声,紧接着雨幕中便传来一股凌厉的杀气。

    怎么回事?心头一颤,这几日她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今夜终于都来了吗?

    风曦,他的身份太特殊,即使他已经声明自己立场,两边都不会干涉,可是,他们真的会放过他吗?

    她和风曦都手无寸铁,不仅如此,风曦还烂醉如泥,不会醉拳,怎能抵得住这团团围住的几十个黑衣人。

    “曦——不要!”风曦突然将她推离包围圈,自己一个人与十几个人火拼,白色的衣袂在风雨中潇洒的翻飞,散发着热烈的妩媚,似是昙花一般想要将所有的芳华都在这一刻散尽。

    这混蛋!那种打法?

    他想和他们同归于尽?

    |桃桃。手打,|

    番外【四人行】第二章 不要对我这么残忍

    她努力在包围圈外周旋,可是却始终无法进去帮他,强大的剑气割得她皮肤生疼。那些杀手的目标分明就是风曦。

    风曦的手臂眼看已经暴露在敌人的刀下,可是他不去挡剑却挥手斩断了另一个黑衣人的头颅,于是他的代价是手臂上的鲜血枉涌。他像不知道疲惫,不知道疼痛一般,犹如失控的怒兽,只是一味地杀戮,杀戮……

    他眼眸被鲜血染红,发出异常妖冶惊心的光泽。

    陶小蜜在一旁看得心神剧烈。硬碰硬,他G本就是在找死!她不相信以他的智商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是故意的。

    混蛋!混蛋!混蛋!

    “风曦,你的命是我的!我不允许你死!你听到没有——”她激动地嘶吼着,希望换回他的理智,她救他不是让他用来自杀的。

    “晓晓……”赤红的双眸恢复了一丝焦距。

    “晓什么晓,几十个杀手都搞不定,你要怎么保护我!你要是真敢这么做,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你不要让我恨你……”

    几个杀手交换了一个眼神,迅速抽出几人向她攻来,想必是她的话引来了杀手的注意,,这么猛烈的打法,这些人压G都是不要命的死士。到底是谁非要至风曦于死地。

    “晓晓!”风曦想要抽身去救她,却自顾不暇,心慌意乱,一时之间招法全部乱了。处境越来越危险。

    “晓晓——”风曦突然发出一声凄历的嘶吼,因为她的身后,一把亮晃晃的利剑已经破空而来。

    哐当!

    出乎意外的,不是剑入血R的疼痛,而是一个温暖霸道的怀抱及时将她揽住,一个腾空,如风筝一般,滑行着退后好远,离开了杀气腾腾的包围圈。那个执刀的杀手被那股强悍的力道击得跌落了手中的剑,右手的静脉已经尽断,惊恐万分地看着来人。

    风曦刚松下一口气便感觉腹部一痛。

    “曦——”陶小蜜泣不成声地挣扎着想要奔去。

    “暝,救他,救他……意殇……求求你们……”她疯狂地祈求。

    此时,黑衣人的领头人见此情况,沉声道,“两位最好不要多管闲事,我们要对付的人是他,与你们无关。这样一来正好为两位铲除了情敌岂不是一举两得?”

    “不!不要听他胡说!暝,意殇……”她仰头看向一脸冷漠的风暝,又看向同样面无表情的意殇。

    心如死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黑衣人见二人果然没有动作,奸笑一声,重新向风曦攻去,招招致命。

    风曦看着她的疯狂,她的泪水,她的呼唤,心内涌上一股暖意。

    原来她是在乎他的,她还在乎他。

    他以为只要有了他们她就不再需要他了……

    风曦腹背皆伤,踉跄着应付着凌厉的攻击,不再是那种可怕的打法,而是灵活地周旋,可是他此时才感受到她的在乎,此时才醒悟,是不是有些晚了……

    “放开我!我要去救他!”她愤怒地挣扎踢打着。

    “蜜儿,危险!”

    “你滚,我不想见到你!松开!不要碰我!”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撼动他的桎梏,她低下头,狠狠咬上他的手臂。

    鲜血淋漓,口腔盈满血腥的味道,她的泪与他的血融为一体……

    他隐忍着,一句话也没有说,任她撕咬,任她发泄。

    “芊问,你冷静一点!”意殇实在看不下去,想要劝阻她,却换来她更加疯狂的抵制。

    她的发丝散乱,眼神枉乱而绝望,含着深深的失望和不可置信,“我恨你,我恨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不可以,不可以!她不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她面前。

    老天,求你不要对我这么残忍。

    “晓晓……”远远地,从刀光剑影的缝隙中看着她绝望悲恸的容颜,他真的好后悔,他为什么要这么傻,傻到伤她至此。他死了,虽然她一辈子记住他,可是他也会永远失去她,而她一辈子都会活在痛苦之中。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么自私。只因为一点点嫉妒,一点点她的忽视就做出这么可怕的决定。

    不,他不能死!他不可以再让她伤心!

    手中的利剑突然犹如神助,灌入无尽的力量,一招一式皆爆发着万钧之力。

    风暝和意殇相视一眼,随后极有默契地同时飞身入了战局。

    “想通了?”风暝斜了风曦一眼,冷冷问道。这家伙,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三番两次伤他家蜜儿的心,还连累得他也被咬了一口。

    “你,你们……”风曦诧异地看了一眼一左一右的两个人。

    “以后若是在做傻事,伤到她,我们可不会再帮你了。”意殇说完便扶住风曦的身体,一个飞身,便轻易将他带出杀手的包围。

    风暝则是冷眼睥睨了一眼仍旧在顽强奋战的一干杀手,嘴角勾出危险的弧度,神情冷森如地狱中勾魂的使者。还未出招便使得所有杀手惊惧地后退一步。

    “是让我动手,还是你们自己解决?”脚下的剑微微一按便一跃而起,轻巧地落入他的手中。漫不经心地打量着手中的剑问道。

    “曦,你流了好多血……”她想要扶他,可是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他全身都是血,不知道哪里有伤口,她怕不小心碰到了。

    “没有大碍,我已经封住了X道为他止血了。”意殇答道。

    “晓晓,对不起!”风曦愧疚地不敢正视她。

    “换三个字吧!不要每次都说这句话,我讨厌这三个字!”她生气撇开头垂泪。

    “我……我知道错了……”他局促不安地看着她盛怒的娇颜,这次,他是真的伤到她的心了。

    “意殇,我,对不起……”陶小蜜则是同样局促不安地看着意殇,她误会他们了。原来他们是故意等风曦想通的。

    “呵呵,芊问,我也不喜欢这三个字哦!”意殇亲昵地点上她的鼻尖。满是宠溺。

    风曦看到这一幕,似乎……没有那么刺眼了。反而觉得很温馨。

    “暝他……”她担忧地看了一眼刀光剑影的战局中那一抹暗黑的洒脱身影。

    “不用担心,那些杀手碰到今晚的他算是他们倒霉了,刚才你那一口的怒气他正没地方撒呢!”意殇幸灾乐祸地说道。

    陶小蜜一听,心里更愧疚了。

    |桃桃。手打,|

    番外【四人行】第三章 憋死的可怜曦

    果然,风暝完全掌控了局势,却故意不置他们于死地,完全是耍着他们玩。

    半盏茶的时间过后,风暝旋风般卷到她的跟前,所有的杀手无一生还。

    “暝,嘿嘿,手还痛不痛啊?”淘小蜜眨着眼睛一脸谄媚地迎上去。

    “你说呢?”风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就这么不信任他的为人?虽然他理解她当时的心情,可是心里还是不快。

    “呃……”貌似咬得很深哈!她的小虎牙还挺厉害的。

    “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那样对你的!我知道暝你一定不会和我生气的对不对?”低着头,牵着他的一只衣袖摇晃着。

    被她揪住衣袖的那只手抽了出来,移上她的下颚,然后是迅速而缠绵的深吻,接着惩罚X地轻咬一口。

    看着晕红着脸颊愣在原地的陶小蜜,风暝懒懒地环剑而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两清了!”

    她咬了她一口,他也咬了她一口,靠!他还真不吃亏啊!

    陶小蜜感觉左肩一重,原是风曦支撑不住,歪斜着身子靠了过来。

    “曦,曦你醒醒!”

    “我们还是快点找地方给他疗伤吧!”陶小蜜焦急道。

    “恩。把他交给我吧!”意殇看她支撑不住,正要去扶风曦,可是无奈他却跟八爪鱼似地紧紧粘着她。

    风暝鄙视地看了风曦一眼,就知道装无辜,装可爱,装可怜……

    他不知道这些东西其实风曦都是和他学来的。

    四人还是赶回了风暝寻得那处幽谷,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带着满身是伤的风曦怕是没有客栈敢收留,况且她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思去找那什么该死的庵堂啊!

    风暝和意殇去调查这次暗杀的事,陶小蜜则留下了照顾风曦。

    风暝和意殇怕也是有意无意地让二人有单独相处,解开心结的时间吧。

    她先是将他安顿在床上,然后出去打了盆热水,翻箱倒柜地找伤药和纱布以及换的衣服。从头到尾都不发一言,只是沉默地忙碌着。

    “晓……”风曦躺在床上,眼睛一直追随着她进进出出,当他终于鼓起勇气呼唤她,她却直接将手中的毛巾劈头盖脸拍上他的俊脸,乱M一气,随后依旧沉默地搓洗毛巾,拧干之后放在盆边,伸手去解开他的上衣,拾起毛巾小心擦去那触目惊心的血污。

    风曦似是完全不知道疼痛一般,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只是怔怔地看着她。

    陶小蜜随意地用衣袖抹了抹额上的汗,拿起药箱中的白瓷瓶,咬着唇,小心地为他上药。

    该死的!怎么会这么深!不知道手会不会废掉。

    “忍一下!”当处理他的手臂上极为严重的伤口时,陶小蜜沉声道。

    说话了说话了!她终于说话了!从刚才回到这里起,她就没有和他说一句话。他忐忑地不知如何是好。

    风曦欣喜的脸上突然露出极其痛苦隐忍的神情,那抹晕红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其他。

    好死不死的为什么偏偏要伤到这里。

    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如清风,如溪水,轻轻碰触着他腹部的伤口,撩拨的他几近崩溃,身体异常僵直。

    而她似是嫌他不够痛苦一般,继续挑战着他的忍耐能力,她,她……她居然俯下身子朝着他受伤的小腹轻轻吹气,他明白她是想药水快点干,可是,可是……

    该死的!再这样下去,他真的受不了了!他怕待会自己的反应会吓到她。

    他只是个正常的男人而已,而且还是个饥渴已久的男人,老天未免也太高估他的自制力了!他在她的面前自制力向来是零。

    “晓晓……”风曦终于忍无可忍地开口,握住她继续“乱M”的小手。

    “别动!”简单两字再次剥夺了他说话的权利。

    药终于,终于上好了!为他包扎好伤口后,她脱去了他的上衣,然后将干净的衣服给他换上。一切毫不做作,再自然不过。

    可怜的风曦一张脸憋得通红,惊慌失措地握住她伸到他裤子两边的手。

    “怎么了?”

    怎么了?!她居然还如此无辜地问怎么了?!

    “我,我自己来!”风曦不敢看她,结结巴巴地低着头说道。

    “你行吗?”她不放心道。

    “我可以!”

    看他坚持,陶小蜜也不再继续,便把裤子给他,自己背过身去。

    “好了没有?”

    “好,好了!”风曦磨蹭半天终于穿好了。

    陶小蜜这才转过身去一件一件收拾东西,然后走出屋子,带上了房门,徒留望门兴叹的风曦。他被子下的身体某处已经快要先他之前崩溃了。

    陶小蜜坐在冰凉的石阶上,看着如水的满月,淡淡叹了口气。

    “晓晓……”背后突然传来有些虚弱沙哑的声音。

    “你出来做什么?快进去躺着!”

    “晓晓,你要是生气就冲我发火!你要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是求你不要什么话也不说,伤害自己!”

    “怎样都可以?”陶小蜜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挑眉问道。

    “是!怎样都可以!”风曦露出视死如归的神情。

    “我真想咬死你!”陶小蜜气呼呼地说道。

    “好!我们回屋里咬!”

    风曦坐在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你想咬哪里?”

    陶小蜜不怀好意地打量了他一眼,这可是他自己让她动口的,不是她逼他的,所谓不咬白不咬。他害得她肝肠寸断的,只是咬他几口已经是对他很仁慈了。

    看看他虽然有些苍白,却依旧柔嫩娇美的唇,又看看他紧张滑动的喉结,再看看他半敞着,隐隐露出白皙莹透的肌肤的X膛,继续向下……

    风曦被她盯得浑身发毛,她的目光每移动一寸,他的皮肤就燃烧一寸,星星之火已然燎原……

    终于,崩,溃!!!

    “晓晓……”风曦忍无可忍地揽住她的腰身贴向自己,薄唇狂野地印上她的诱人的樱唇,近乎疯狂地辗转掠夺。

    先是轻轻的撕咬,然后用力的吮舐,借助手的力道,轻轻捏住她的下颚,敲开她的牙关,随即柔滑的舌便灵活地钻了进去,热情地与之起舞……

    wwqalex手打,|

    番外【四人行】第四章 让我们一起守护你

    正意乱情迷之间,陶小蜜突然推开他。

    娇喘吁吁,目光落在他X前的嫣红的血迹,星眸骤然迸发出火焰,怒吼道,“你不要命了!”

    “不要了!我只想要你!”不想再压制自己。此刻,他只想爱她!直接翻转身子,重新将她扑倒,凌乱地扯着她的衣襟。两个身体,衣服摩擦暧昧的声音……

    “喂!你……”陶小蜜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狂野迷乱的样子,这个那个温柔似水的风曦吗?或许她真的有把圣人逼疯的本事。

    可是现在圣人不可以疯!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再做剧烈运动的话后果恐怕真的会要了他的命!

    “曦,你冷静一点好不好?你的伤很重!不可以乱动!”陶小蜜一边柔声劝着,一边试图拿回被他抓在手里,稍一用力就会脱离自己的衣服。

    “我不要冷静!我只要你!”一如既往的回答,手一用力她的衣服便华丽地扔到了床下。

    幔帐层层落下,如天边飘渺的烟霞……

    片刻,一阵窸窸窣窣杂乱的声响之后。

    “晓晓,你放开我!”

    “放开你做什么?让你自杀吗?”陶小蜜好整以暇地地盘腿坐着,身前放着几盘糕点干果以及一篮子水果。

    “我什么时候要自杀了!”此时的风曦浑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她本来是不想这么麻烦直接点X的,但是考虑到他的功力比自己深,以防万一,她还是选用了这最原始最安全的方法。

    “你那样和自杀有什么区别吗?”陶小蜜捻起一串水晶葡萄,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来来,吃颗葡萄去去火?哦,不对!吃梨子吧!梨子去火!”陶小蜜翻翻怀里的一大堆水果,挑出一颗水晶梨讨好地凑上前去。

    “不吃!你明知道我现在想要吃什么!”风曦火热的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她,低吼道,声音异常沙哑喑涩。

    陶小蜜瑟瑟地缩了缩脖子,这男人,他那是什么眼神,被他这么看着,好像自己全身没穿衣服一样。这估计就是传说中的视觉强J。

    “不吃就不吃嘛!这么凶做什么!”陶小蜜笨拙地从床里侧穿过他的身子,爬到外面,然后走下床。

    “你去哪?”风曦声音一紧。偏过头,视线紧紧粘着她。

    “我被你折腾得一身是汗,我去洗澡。”陶小蜜蹲在橱柜前,一边翻找衣服一边回答道。

    “我也要洗!”风曦立即说道。

    “你身上到处是伤洗什么洗!至少一个月不可以碰水的!”说着便走出去,丢下一脸哀怨的风曦。

    陶小蜜刚走出们,又不放心地折返回来。

    风曦刚松下的心又被吊起来,“怎么了?”

    “我不放心你!你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有事?万一又有刺客过来怎么办?”

    “你这样绑着我我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风曦闻言立即添油加醋道。希望她可以松开他。

    “就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不绑你也没办法自保啊!还是不要动最好,省的伤上加伤。”可是,那要怎么办呢?

    陶小蜜挫败地在桌前坐下,衣服随意地堆放在桌上,懊恼道,“不洗了!”

    “你到房里来洗不就行了?”他不想自己成为她的负担,真的不想。颓然地闭上双眼。

    “呵呵,还是我家风曦最聪明!”陶小蜜立即直起身子,蹭蹭跑了出去。

    来来回回搬了几次,把浴桶热水全都搬了进来。利索地褪了衣服钻进桶里泡着。

    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印着她撩人的倩影,风曦只觉得一阵气血翻涌,强迫自己撇开头不去看。可是那暧昧的水花声还是不可避免地传进耳朵里,引人遐思。

    芙蓉出水。洗好之后,陶小蜜舒舒服服地爬上床去。紧挨着五花大绑的风曦睡着。

    沐浴后的清香阵阵袭来,被绳子束缚住的身子越来越不安分。

    “晓晓,松开我好不好?”

    “不好!”陶小蜜眯着眼闷哼道。

    “我只是想抱抱你!”

    “抱抱是吧?好!”陶小蜜说着便伸手抱住他。

    风曦满脸黑线。

    “这样可以吗?曦,不要生气!我真的不想让你再受伤。我会难过的,很难过!自从你遇到了我就一直在受伤,若不是我,三年前你也不会中毒,三年后……”三年后又因为她而伤痕累累。真的很抱歉!她不知道该怎样说才可以减轻自己的愧疚。

    “晓晓,不关你的事!不要自责!我心甘情愿的。是你让我知道存在的意义。相信他们也是这样……”风曦意味深长道。

    他能够理解他们的感觉,他们是何其相似,在他出现之前,他们不知道自己为谁而活,作着别人赋予的使命,完成着别人想要自己完成的事,唯独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在乎什么。他们或许拥有一切常人所奢望的尊贵的地位,权利,财富,可是他们的心却没有归属。

    尽管自己一直排斥自己千年前只是一个天神的三魂之一,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们四个的命运冥冥之中已经注定要一直这么纠缠在一起。他们注定为了守护她而存在。俗话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他们,有着共同的目的,相信终有一天他们可以和平共处。而她完全值得他们这么做。

    她为了意殇受上天残忍的惩罚,打落凡尘;她为了风暝挡了两箭,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她始终会做出相同的决定;而她因为自己的死而悲痛欲绝,甘愿放弃得道升仙的机会。在自己遇到刺杀之时,在自己一时糊涂之时,她失控地斥责她最相信的风暝和意殇,悲痛欲绝地求他不许死。

    什么世俗,什么天理,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她不要再哭泣,只要她不要再受伤害,只要她从此能够幸福。

    她的幸福由他们一起守护。

    “晓晓,不要哭!从今以后,让我们一起守护你!”他好想,好想吻去她脆弱的泪痕。

    “曦……”陶小蜜雾蒙蒙的双眼模糊了他绝色的容颜,只觉得满心都是感动,都是幸福和释然。激动地直接扑到他的身上。

    风曦闷哼一声,皱了眉头。

    |jinjingwan手打,|

    番外【四人行】第五章 一晌贪欢

    “曦……”陶小蜜雾蒙蒙的双眼模糊了他绝色的容颜,只觉得满心都是感动,都是幸福和释然。激动地直接扑到他的身上。

    风曦闷哼一声,皱了眉头。天知道他刚才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压制下自己的欲火,现在倒好,被她这么一压,全都破功了。

    咦?这是什么声音?有点乖乖的!等陶小蜜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姿势已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成了他上她下。

    “呃……绳……绳子……”陶小蜜目瞪口呆地看着床上碎成一段一段的chu绳子。上天啊!有没有搞错?那绳子那么chu,而且,而且他还身受重伤,居然如此轻而易举地生生给挣断了?他到底是不是人啊?

    “晓晓,你害得我好苦!”他埋头啃咬她的脖子,灼热的气息惹得她浑身一阵战栗。

    “呃,你冷静点哦!”陶小蜜有点怕怕地咽了口吐沫,就算要吃也温柔一点嘛!完蛋了!还是太小看这家伙了。伤是很重要,可以如果憋久了会不会出问题啊?(读者们一致回答:拍飞!会!当然会!樱桃后妈都让风曦憋了几个月了,可怜的孩子!MM!)

    “冷静?自从遇到你,我就从来没有冷静过,你总是有把人逼疯的本事!”他的舌灵活地移至她敏感的耳垂,一阵摩挲,吮咬。

    陶小蜜缩了缩脖子,无辜地眨眨眼,为什么全都这么说她,她哪里有把人逼疯了?绝对没有!是他们自制力太弱,反倒怪起她来了。

    她无辜和小兽般怯怯的眸子无疑火上浇油般让他全身的火焰迅速攀升。

    “晓晓……”他chu喘着覆上她的唇,近乎疯狂的亲吻着。手指灵活地挑开她刚穿好的衣服,她的身上仍留有沐浴后的清香,令他贪恋。

    “曦,你,你的伤刚……”

    “晓晓,那是只是外伤!外伤还是内伤?你选一样!”风曦咬牙切齿道。

    “呃,这个……”陶小蜜有点为难。很想问不伤行不行!不过,貌似应该不行!

    “我比较喜欢外伤!”风曦轻笑着咬一口她柔软的樱唇。陶小蜜痴痴地看着此刻眼波潋滟,春色如潮的风曦,然后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心里一个劲摇头,不能看不能看!再看下去就不一定是谁压倒谁了。一个个都长得妖孽做什么!真是祸害啊!

    “晓晓,你嫌弃我了?”风曦垂泫欲泣道。

    “我,我哪有嫌弃你?”陶小蜜透过指缝偷看了他遗言。

    “还说没有!那你为什么不看我!是不是我很难看,我没有他们好看,所以你嫌弃我了!”

    汗死,好像快要哭了的样子,这男人真是让人头疼,外带心疼。

    “你别胡说,我怎么会嫌弃你!我,我是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所以才不敢看你!”

    “晓晓,真的吗?”风曦不脸不信任。

    “当然是真的!”陶小蜜信誓旦旦地点头。

    “晓晓,我爱你!”炙热的吻狂风暴雨般落下,渐渐吞噬了她仅存的意识。

    天,这男人玩变脸吗?一会儿一个样子!

    ……

    月醉星迷,一晌贪欢。

    ……

    ……

    ……

    七日后。

    陶小蜜蹲坐在门槛上伸长了脖子往前看,焦急地嘟囔个不停,“曦,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啊!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意殇MM她的脑袋,安慰道,“别胡思乱想,要出事也是别人出事!他们武功都那么高,没有人能伤到他们的!”

    “哎呀!武功有什么用,你不知道意殇那家伙有多白痴!还有,还有,风暝也是!总是和人家硬碰硬,有手段也不屑用!这世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可是,他们G本就不懂!所以,风旸才比风暝更适合做皇帝!”

    “说的好!好一个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一个爽朗霸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居然是……北阳灭风!他怎么会来?

    先不管他,看到意殇和风暝也一起回来了,陶小蜜急忙欣喜地迎了上去,“意殇,风暝!你们终于回来了。怎么去这么久?”

    “对不起芊问,让你担心了!”

    “意殇,你都瘦了!”

    “芊问,我没事!”

    感觉到另一边突然刮来一股零下温度的寒流,陶小蜜急忙吐了吐舌头,然后慢吞吞地转过身去,讨好地保住风暝的手臂,“暝,累不累?先进去休息下再说吧!”说着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直接拉着他进了屋。

    “喂!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来?哦!我知道了!是你暗杀曦的对不对?”陶小蜜一脸敌意地看着不请自入的北阳灭风。

    “姑娘果然聪明!”北阳灭风笑道。

    “那是当然!不用你说!你,你别给我扯开话题!你还好意思笑,你为什么要暗杀他!他是你的亲哥哥,你还有没有人X?帝王之家本无情,真是一点都没有错!你放心,就算你们求着风曦回去继承皇位,他也不会去的!你为什么不说话?”

    北阳灭风M了M鼻子,“都让姑娘你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陶小蜜气极,感觉到风曦按住她的手,缓下气来说道,“你至少要道歉吧!要不你跑来做什么?”

    “只是道歉?”北阳灭风有些不可思议地挑眉道,她刚才那样恨不得把他杀了,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不道歉能怎么样?让你以死谢罪?你以为人都跟你似的动不动就喜欢杀人!”陶小蜜冷哼道,“你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她看风暝和意殇都没有难为他便知道事情应该有蹊跷。

    “姑娘还请听我解释!”

    “说,听着呢!”

    “哎!”北阳灭风叹了口气,“想我一世英名居然中了风旸的一石二鸟之计!”

    陶小蜜皱了皱眉,“该死的风旸!居然借刀杀人!一定是他从中挑拨,好让你们两败俱伤!我真不懂,风曦,风暝都已经不再过问朝廷的事了,为什么你们还是不放过他们?”

    想不到他才只说了一句她就猜到了全部,北阳灭风低叹一声,“人心难测啊!”

    “那现在呢?”陶小蜜问道。

    “事情已经解决了!”说话的是风暝。

    “解决了?什么意思?”陶小蜜不解地问道。

    “以后不会有人来骚扰我们!”

    “为什么?你……”

    “别担心,我只是在父皇面前做了一个承诺,永不涉入朝政的承诺!”

    “原来如此!风旸那死狐狸就是故意刺激你这么做的!这样他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陶小蜜看向北阳灭风,“那现在你来是要风曦承诺日后不会个你夺皇位?”

    “不是!我看到你,便知道不需要了!”北阳灭风摇头道。

    “那你想做什么?”陶小蜜问道。

    北阳灭风踟蹰着问道,“我是和你打听一个人!”

    “和我打听一个人?什么人?”

    “紫嫣!”

    陶小蜜猛地眨了好几下眼睛,故意道,“真是奇怪了,紫嫣可是你的人,你居然跑来和我打听?”

    “姑娘还是告诉我吧!我知道紫嫣有孕了,我不能让皇族的血脉流落在外!”北洋灭风说道。

    他不说还好,一说陶小蜜一肚子火,“你只是因为不让皇族的血脉流落在外才要找回紫嫣?你这男人到底有没有良心?紫嫣她对你这么好!男人真是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陶小蜜话音刚落便感觉三道目光齐刷刷地扫向了她。小姑NN,你怎么可以以偏概全,一杆子打翻一船人!

    陶小蜜一一瞪回去,然后继续向北阳灭风开战,“别说我不知道紫嫣在哪,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紫嫣一个人在外面带着孩子生活,也比跟着你这无情无耻无心的男人在冷G了度日要好!”

    “一直都是你在说,能不能容我说句话?”北阳灭风万般无奈道。

    “说!谁不让你说了!”

    “我是真心想接回紫嫣,和她一起分享这天下!”

    陶小蜜用极为怀疑的眼神看了北阳灭风一眼,然后没好气道,“鬼才信你!”

    北阳灭风挫败地向几人求救,三人同时用眼神递出爱莫能助的信息。那意思明摆着是说,除非你亲自说服她!否则谁说也没用!

    最终结果是在北阳灭风跪在屋外求了三天三夜之后陶小蜜终于开始有点动摇,但还是不放心,于是便决定亲自去一趟风国,到百闻报社找紫嫣。确定她心甘情愿跟他走,确定她幸福。

    两日后,风国,百闻报社。

    再一次这里,感觉真的好亲切啊!

    “公主,公主你回来了!他……”紫嫣看到陶小蜜身后的男人,惊喜的神情凝固在了脸上。

    “别这么跑!都怀了身孕的人了,要小心点知道吗?”陶小蜜关心道。

    “公主……”

    看到紫嫣惊恐的神情,陶小蜜有些心疼,“这个男人,曾经不珍惜你的男人说真心要找回你,和你分享天下,这个男人还为了你在屋外跪着求了我三天三夜求我告诉你和孩子的下落!这个男人,你还要吗?”

    “我……我……”紫嫣心内百感交集,欲语还休。

    北阳灭风感激地看了一眼陶小蜜。陶小蜜瞪他一眼,你以为我和你似的铁石心肠啊!

    “好了,紫嫣就交给你了,你们好好谈一谈!不准欺负她!”陶小蜜临走还不放心地叮嘱。

    “社长,社长您总算回来了!来福还以为你出事了!”来福看陶小蜜回来了老泪纵横。

    “来福,我没事啦!”陶小蜜也有些感伤。

    “对了,社长,刚才门外有人来传话,说万文报社的主子要见你!”

    “什么?我才刚回来他就得到了消息?怎么可能这么巧?我倒要看看这抢我生意的幕后神秘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陶小蜜饶有兴趣地说道。

    “芊问,我陪你一起去!”

    “蜜儿,我陪你去!”

    “晓晓,我也要去!”

    陶小蜜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带着你们……貌似太招摇了一点!”

    “晓晓……”

    “呃,我绝对没有嫌弃你们的意思!”以免重蹈覆辙,陶小蜜急忙抢白,“一起一起吧!”

    彼时,万闻报社的密室里传来陶小蜜激动地狮子吼,“风旸——你这个混蛋!整个江山都给你了,居然连我这小小的谋生的活计也要抢!你还有没有人X!我就说,谁会这么神通广大,原来是你这只狡猾的死狐狸!”

    风旸拍了拍耳朵,“我说,你们谁让她稍微冷静,或许安静一点?我的耳朵都快聋了!”

    “我不管,我不管!你不许打我报社的主意!这是我的心血!”意殇过去拉住捋起袖子,像是随时想要招人打架的陶小蜜,“芊问,你冷静点!要知道你的报社敛聚了多少财力,任何一个君王都会忌惮的!你先听他怎么说!”

    “弟媳,我找你来,当然是找你好好商量的!这样如何,其他收购的报社恕我不能归还,百闻报社还是归你!”

    “本来就是我的!”

    “是,是!另外,这是我的信物!有了它你可以随时到我的宝通鉴全国各大分号随意支取银票!”

    “这么好?”这样倒是比辛苦赚钱舒服多了。陶小蜜暗自思量着,接过风旸给的玉佩,“是不是真的有用啊?”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不必你说,我一定会试!要是没用的话我再回来拆了你的盗版报社!”陶小蜜说完便一溜烟跑了出去。

    “啊!太好了!这样我就有玩转江湖,环游古代的经济后盾了!”陶小蜜欢快地在阳光下转了个圈,想了想有所顾忌,还是没有喊出她的人生理想“吃遍天下美食,尝遍天下帅哥!”

    “那你还要出家吗?”风曦大煞风景地问了一句。

    陶小蜜没好气地说道,“出什么出!你们几个把尼姑庵全都封了,我上哪出家去!”

    “芊问,你都知道了?”

    “鬼才不知道!”

    “那你还……”风暝话未说完便被陶小蜜打断,“还怎样?还到处跑是不是?我就是喜欢到处跑,喜欢你们陪着我到处跑不行吗?”

    风暝轻笑一声,揉乱她的流海,“当然行!你想跑多远都行!前提是,必须让我们跟着!”

    在风国待了三天以后,紫嫣和北阳灭风回了北阳国。他们也准备出发了,听说南华国一年一度的祈福盛典十分热闹,快的话应该还能赶得上。

    祈福,愿上天祝福他们的爱情。

    |jinjingwan手打,|

    ________完结__________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色殿下闯祸妃》,方便以后阅读绝色殿下闯祸妃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色殿下闯祸妃番外并对绝色殿下闯祸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