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阳同居

第四卷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跳跃的火焰 本章:第四卷

    第一章

    青白江以前是个很荒凉的地方。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开发,已经建设的相当不错。颇有一点沈阳浑南新区的味道。这里有一家不错的火锅店,江津豆花。门面是仿古的二层小楼。门前还立着一块大石碑充作下马桩。王恕便在下马桩前停了车,扭头冲副驾驶座上的童谣笑笑:“既然遇到了就一起吃个饭吧。怎么说也曾经是一家人。”说罢转身冲后座的田旭东点点头:“旭东,一起来。”

    “我也是听朋友说看见谣谣回来了,所以去小区看看。没想到真碰上你们了。”王恕点上一支烟,微微一笑:“好些年不见,还以为你们都不在成都了。”“我们也是刚回来。”田旭东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隔着烟雾微眯起眼睛打量王恕。

    “这些年还好吧?”王恕看着木然的童谣:“谣谣你脸色不太好。”“我还好。”童谣低下头。不想去看那和王博一模一样的脸庞。心里的伤口原以为已经结痂。没想到却痛得那般鲜明,让她窒息。“能看见你挺好。”王恕笑笑:“我一直想找你,就是不知道联系方法。也不方便上你家里去。本来还想托都熟悉的朋友帮给带话的。”童谣抬起头看着王恕。王恕掐熄了烟头:“王博的坟家里想给他挪到老家去。怎么的也的告诉你一声。挪坟定在初七。方便的话,你就来吧。”坟前的青草在雨水之后绿得油亮。清晨七点,有雾。童谣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戴了一个大大的墨镜,遮去了她的大半个脸庞。她不想面对王博的家人,也不想让他们看清她脸上的表情。

    约的是九点。来得早了,只是想在这个地方坐一坐,就她和他。以前他们的生活太喧闹太嘈杂。仿佛除了做爱,他们的生活里总有别的人存在其中。童谣在墓碑前坐下,拢了拢衣服和长发,轻轻把头靠在冰凉的石头上。冷。就像王博的手指。他的手指总是寒的,让她颤抖的划过她的身体。这个男人,体温,皮肤,呼吸,拥抱。都埋在这一赔黄土之下。童谣把头埋到双膝之间。王博。那个骄傲的,霸道的,残忍的,温柔的王博。你现在在哪 里?

    “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童谣抬起头,王恕正通过公墓的小道走上来。雾气浓重,沁润了童谣的发丝,也浸透了王恕的外衣。他黑色的毛大衣表面一层细细的毛茸茸的水珠。王恕拿着一大把白色的菊花。在墓碑前站了一下,弓腰将花C在墓园准备好的花瓶里:“我看见你的车停在山下。”“我就想上来坐坐。”童谣瑟缩了一下。冷。王恕转身在墓道的围廊上坐下,点上一支烟,C在王博的坟头。淡淡的青烟便在灰白色的雾气中缭绕了上来。“这些年还好吧?看你和旭东在一起?”“还好。”童谣的手指轻轻抚M着墓碑,很抗拒在王博的面前谈田旭东。

    王恕看了童谣一眼,又自顾自的点上一支烟:“王博都去了这么些年了,该看开的也该看开了。”童谣看看王恕,恍惚了一下。王博和家里的人一向都是很生分的。他太凌厉。他的家里容不下他的那些过往。王恕和他不同。这个男人总是沉稳的,淡定的,有点像田旭东。

    “没什么看开看不开的。”童谣低头笑笑,感觉到心里细细碎碎的疼痛在将心慢慢肢解,让她呼吸困难。只是一瞬间,眼前便模糊了。童谣转过了头去。欢爱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屋子。童谣不说话,只是紧紧抓住田旭东的胳膊,让他更加沉重更加暴力的深入自己。她的身体仿佛要散架了。极度的愉悦充斥着身体的每个细胞。心里却只觉的空茫。田旭东微抬起身体神情冷峻的看了看童谣的表情,猛地抽了出去。童谣呻吟一声抬起腿夹住了他的臀,神情带着几丝疯狂的主动迎了上去,不想让他离开她的身体。田旭东诅咒了一声,腰间一沉,又用力的压了回来。童谣的身体深处顿时一片火热,这样的力度与撞击不是她所能承受的,她的身体一绷,随即剧烈的收缩。“童谣。”田旭东翻身看俯趴着的童谣。她的长发随意披散在雪白的背上,因为汗湿的缘故,粘了很多在皮肤上。童谣闭上眼,不想去看此时的田旭东也不想搭话,抓着被子的手暗地里紧了紧。

    田旭东长叹一口气,转身仰躺在床上:“王博……”童谣猛地掀开被子赤脚下地往卫生间跑。田旭东还没有来得及有所动作她已经冲了进去,砰的一声合上了房门。卫生间迎面的大镜子里,一个浑身赤裸,皮肤雪白的女人,海藻一般有生命力的卷发散披在身后,年轻的脸上带着哀恸的迷茫。童谣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她环抱住双手,慢慢的转身坐到马桶盖上。“童谣,你出来!”童谣唇边浮起一丝冷笑,将手上MP3的音乐开到最大。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顿时充满了她的鼓膜。她随手拨弄浴缸里温暖的水流,毫不在意自己浑身的赤裸。转身坐到马桶盖上。

    手边的小瓷台上放着中华和打火机。这是方便王博在卫生间突然想抽烟时准备的。童谣抽出一支,慢吞吞的点上含在唇间。单薄的门被擂得砰砰直响。隔着重金属的音乐,也能听见王博带着怒意的大喊。童谣收起双腿将头埋到双膝之间。她不想去听。不想和这个男人说话。不想再看见这个男人。她的头痛欲裂。可是那个男人就在一扇门之外,不依不饶的叫着她的名字。“谣谣你到底要干什么?!”王博的声音由最初的愤怒变得有几分惊慌和焦急。是她听错了吗?童谣烦躁的扯下耳机。机器缠绕着线顿时沉进水里。他还会为她焦急?童谣忍不住又冷笑。

    “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王博的声音又变得冰冷而平静。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又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语气里。童谣俯在浴缸边。水接满了,有一些已经慢慢的溢了出来。她转头看看那扇紧闭的房门,回头毫不犹豫的拿起锋利的剃刀片,对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割了下去。

    第二章

    “童谣!”田旭东撞开卫生间的门。浴室里,童谣仰着头面对着哗哗的水流闭着眼睛。听见声响她回过头来,看着惊魂未定的田旭东:“怎么?”“我以为……”田旭东耸耸肩,明显放松下来:“没事。”童谣看着田旭东跨进浴室,温柔的拿过毛巾替她擦干身上的水珠:“童谣,年快过完了。我想后天回沈阳,好不好?”“好。”童谣淡淡的回答:“没什么不好的。”田旭东掰过童谣的身子:“童谣,你是不是打算自己一个人待在成都,然后和我老死不相往来?”童谣怔了一下。她没有具体的这样想过。但是诚如田旭东所说。如果他回了沈阳,而她在成都。已经变成这样的两人关系她真的会这样处理。童谣苦笑了一下:“旭东……”

    “我可以等。”田旭东打断了童谣的话:“我可以等你从那些Y魂不散的过去里恢复过来。但是童谣。”田旭东握住了童谣的手:“我只是要求你答应我。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好不好?”童谣静静的看着田旭东的眼睛,没有回答。佛渡众生苦厄。童谣闭眼垂眉跪在大雄殿的佛前,身边淡然青烟缭绕。跪得久了膝盖由最初的刺痛僵硬变得麻木。管香火的僧人再次过来看了她一眼,终是不忍的说:“女施主,你已经跪了一天了。再这样下去,身体承受不了的。”童谣缓缓睁开眼,对着顶上的大佛再拜了一拜,想要起身,才发现自己已经挪动不了半分。香火僧叫来了打扫清洁的妇女,帮着把童谣扶了起来,去了平时开放给香客们吃斋饭的饭堂。此时夕阳已斜,文殊院里的有人也稀落了起来。“姑娘到底有何事看不开?”香火僧请来了院里的管事僧。童谣的面色极度苍白,引起了他们的隐忧。童谣谢过大婶和香火僧,对着管事僧微微摇头:“我只是想……赎自己的罪罢了。”管事僧微微一愣,轻叹一声:“人必自苦而苦之。姑娘有什么事,还是想开一点。”

    自苦。童谣苦涩的咀嚼这个字眼。人若是不能自苦,该有多好?可是无论她怎么放纵,怎么逃避,怎么努力的去幸福,她始终挣脱不了自己这个Y影。童谣遥遥看向外面那在夕阳余晖中金光灿灿的千佛塔,我的苦厄,到底何时才会过去呢?童谣跪了一整天。加上先前身体就一直不太好。在斋堂里待了一回,终于是又发起了高烧。本就是偷偷回来,童谣不愿家人担心。打了几个电话给先前的同学或是好友,这帮人都像约好一样的不是关机就是在外地旅游还没回来。童谣发现,从某种侧面来看,她已经被成都的生活彻底的摒除在外了。最后来寺院接童谣的是王恕。本来最不想再见的便是这个男人。只是他打来了电话。她无法离开。又不能在这清净之地拖着病体过夜。不得已,只能让他来了。王恕踏着最后一缕阳光进到斋堂,客气的谢过管事僧便将童谣一把抱了起来。童谣有一瞬间的僵硬。王恕低头看看她:“遥遥,我知道不是逼不得已你也不想看见我。但是现在,温顺一点,好不好?”他还以为她是当初那个爪子锋利的小野猫。童谣垂下眼睛。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锐气嚣张已经全部被磨光了?那样敢爱敢恨的一个人,而今面对感情却优柔寡断,成了过去自己唾弃的人。

    童谣不想去看这张和王博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高大与沉稳。她在他的怀里蜷起身子,心痛得抽动。王恕看看副驾驶座上苍白萎靡颓然的童谣。默默地开了车。车厢里弥漫着茉莉花的清香。童谣不是一个喜欢用香水的女人。王博喜欢用香水的女人。童谣只喜欢淡淡的茉莉香味。为了王博她便改变了自己的个人喜好,从那以后,她的身上便总是有淡淡的茉莉花香。前方十字路口信号灯变换。王恕缓缓停下了车。空空的斑马线上没有几个行人。王恕看着前方淡然的开口:“看见我的这张脸很讨厌吧?有的时候我看见镜子里自己的脸,都会恨到极点。”

    童谣没有搭话。更加的往窗外侧了侧身子。“想知道我恨什么吗童谣?我恨的是。为什么他明明已经死了,还要在我的脸上留下他的影子。”“慕容童谣!”巨大的惯X使得童谣猛地转过身子重重的撞到王博的身体上。他挑高了眉,Y冷的看着她:“我很想知道,‘我’和你这些亲热的照片是怎么回事!”一沓照片拍到了她的身上,随后零乱的四散在地面上。童谣瞥了一眼。照片上,她温柔的靠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或者他挽着她的腰在逛街。最角上一张是两人亲吻的画面。所有的背景都不在成都,而在美丽如画的丽江。“如果不是我的好友看见你在丽江旅游,暗地里拍下这些照片想给我一个惊喜,只怕我到今天还发现不了这些事。”王博抓着童谣的手腕又紧了几分。童谣冷眼旁观着自己的手。只怕这下又会留下一圈淤痕吧。只是这次,她要用什么样的借口来回避家里的追问呢?“真是‘惊喜’。”王博的眼睛更加森然:“我接过照片,还要笑着对他说‘谢谢!’”

    “你想知道什么?”童谣冷笑:“你想知道的事实不是全部已经活生生的摆在你的面前了?你还想从我口中问出点什么?你是想听我亲口承认,还是想听我亲口否认?”“童谣。我知道你恨我。”王博闭上眼,吸口气又睁开:“我还维持着这段婚姻就是因为我还不想放弃你……”“但是我早就已经放弃你了。”童谣打断了王博的话,冷冷的回答:“从那个女孩哭着找到我,告诉我她有了你的孩子的时候,我就已经放弃你了。”童谣自嘲的笑笑:“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遇到这么恶俗的戏码。也谢谢你给了我这样的‘惊喜’!”王博放开了手,退后了一步:“你从来就没想过要听我解释,是不是?”

    “好,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童谣定定的看着王博:“我只问你一句。孩子是不是你的?”

    这个男人。这个曾经霸道张狂的男人,曾经是她的绕指柔。这个chu鲁的男人,后来学会了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头将熟睡得她轻轻放到床上。这个从来不会对女X抛开那张冰冷面容的男人却在阳光灿烂的春熙路上,突然扯开嗓子大喊:“慕容童谣,我爱你!求求你嫁给我吧!”

    只要他说不是。她会扑到他的怀里祈求他的原谅。告诉他她所作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气他。她和王恕在丽江是碰巧遇到的。除了那个似是而非的吻,她G本没有和他发生什么。

    童谣清晰的听见自己的血Y在身体里逆行的声音。说啊!只要你说不是,我就会相信你。哪怕是骗我也好,只要你骗我,我就心甘情愿的去信。只要你说不是,我就会吞下所有的伤害去相信你。

    王博静静的看了童谣很久,慢慢的开口:“是。”那一刻,童谣的眼睛,变成了灰色。

    第三章

    05年,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纪念的东西。记忆里关于那一年仿佛变成了一片空白。

    那一年的夏天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区别。慕容童谣买了最新款的大露背无肩T恤穿上,从空调凉爽的商厦里晃了出来。手上还拎着满满的几个大袋子。长长的卷发在脑后高高挽起,露出让人遐思的雪白脖颈。出门的一瞬间惨烈的太阳晃得她有点头晕。童谣抬起手背档了一下,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男人向她走来。从一开始她就不曾把王博和王恕弄错过。一个男人飞扬跋扈,一个男人沉稳平静。外在的气质差异太大。只是看见这一模一样的面容,童谣的心还是像被什么虫子咬了一下,说不出的又麻又痛。王恕走得近了,皱着眉头打量她:“怎么穿成这样?”除了大露背,身下的短裤也是险险挡住翘臀而已。童谣灿烂的一笑:“热。”

    王恕于是不再说什么,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你要去哪?我送你。”

    “你不是应该很忙吗?怎么我看见你总是这么有空?”童谣把乱七八糟的购物袋扔到车后座里,爬到副驾驶座上坐下,抓起王恕扔到前台的烟点了一G。王恕看她一眼:“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童谣吐出一个很大的烟圈,车厢里顿时烟雾迷漫。她漫无目的的挥了挥手:“你是我大哥,又不是我老公。王博都不管,你管什么。”王恕又看她一眼:“你最近和王博是不是闹得很厉害?”“你自己弟弟什么样你不知道?”童谣冷笑,狠劲掐熄了烟。烟太呛。呛得她眼泪鼻涕横流。

    “不会抽就别逞强。”王恕拉出一张面巾纸给她:“所以你就在丽江拿我做报复品?”

    “报复?”童谣轻哧一声:“我又没有和你怎样。”王恕抿紧了和王博一模一样的薄唇,没有说话。“难道你回来之后觉得压力很大?翻来覆去的想觉得对不起你弟弟?你没那么古板吧?我们只是同游三天,开玩笑的接了一个吻而已。”突然的刹车让童谣猝不及防,猛地撞到了车前窗玻璃上。王恕抓住她的胳膊,逼得她不得不转身面对他:“是。我回来之后翻来覆去的想。我在想为什么我就不能忘记那几天,忘记你这个妖J一样的女人。忘记你是我弟弟的女人……”“王恕。你爱上我了?”童谣挑眉。王恕像是被毒蛇咬到一样放开了她的手,远远坐到车的另一头。猛地拎起拳头砸向仪表板,偏头看向窗外。“你们王家的男人。真有意思。”童谣冷笑:“一个告诉我,他出差喝多了无意识和那女孩上了床,因为那女孩是第一次,还没想到会有了他的孩子,所以他不忍伤害她。另一个想上弟弟的女人。”王恕回头怒视着童谣。童谣高傲的一扬头:“看什么看,怎么,我说错了吗?”

    “什么不忍伤害。什么喝醉。如果真的喝醉了,他还有什么能力和别的女人上床?如果不是爱上了那个女人,有什么不忍?这样的伤害我,他就忍心了?!”童谣终于崩溃,将头埋进胳膊里,不管不顾的大哭起来:“他说还不想放弃我。怎么,他还想两个女人同时拥有吗?!”童谣抬起头,脸上泪痕犹在:“我慕容童谣不是好惹的主!那个女人哭着来单位找我,做什么,示威?我告诉她。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野种我管不着,王博是我的男人。让她滚开点!”王恕脸上的怒意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心痛。他伸出了手:“童谣……”

    童谣没有避开,任由他的大手落到自己的脸颊上,表情有些茫然:“我应不应该相信王博?我应不应该继续维持我们两的感情?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和他谈谈。”王恕收回手,颓然的靠在椅背上:“不要妄下结论。很多时候男人想的事情和女人不一样。女人全部用感情,男人考虑的还有责任。”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这个男人能够诚恳地认错,和那个女人断得一干二净,然后回到自己的身边吧?童谣浑身颤抖的站在那里,看着王博小心翼翼的扶那个女孩下楼梯,那女孩扬起的脸上是不容错认的幸福。头晕。仿佛所有的理智,控制力,能够维持她的东西全部轰然崩塌。她生气,她发疯,她骂他做那些同样让他生气的事情,就是因为他只能是她的,而今他却和别的女人有了她极所不愿的联系。这样的联系只要想一想就会让她发疯。她想要的是他回来,是他对另一个女人背过身去,而不是这样站在这里看着他们甜蜜蜜的相扶上车。这就是他所说的没有联系?这就是他所说的他还想维持和她的婚姻?王博啊王博,如果你是要用这样的方式维持,那以后要把我置于何地?童谣向往前走,偏偏脚如同生G了一般的钉在原地,不能挪动半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为什么眼前一片红雾,连每一次呼吸都带着透彻心扉的痛?“遥遥!”童谣茫然回头,身后有个男人在拉她的手臂。童谣突然开始神经质的笑,逐渐逐渐变成不能控制的疯狂的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原来这种感觉,就叫做心死。“遥遥,别这样。”王恕握住童谣的双肩:“想哭就哭出来。别这么压抑自己。”

    童谣的笑声终于在王恕的怀抱里变成了无声的呜咽。她觉得孤单,觉得无望,觉得害怕。她一直深爱的人就这么背叛抛弃了她。她那些曾经单纯的生活,感情,再也回不来了。

    童谣半睁开眼睛。哭得极累了,竟然像个孩子一样睡了过去。满屋温暖流泻的桔色灯光。一个男人高大的背影正对着她。童谣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即那些心痛,难过,又如大浪一般排山倒海而来,将她淹没。童谣动了动,书桌前的王恕回过了头。又发现一样他和王博不同的地方。原来他戴眼镜。镜片后的眼睛沉着的看着她:“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童谣摇摇头,站起身来。从玻窗的倒影里看见自己瘦弱的,可怜兮兮的身影。童谣抬手把已经凌乱的一头卷发放下,任它们瀑布一般在身后流泻:“现在几点了?”“八点半。你要回家?”童谣滞了一下,慢慢放下手。家。她还能回那个家吗?王恕沉默的看着她。童谣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突然开了口:“王恕,我们做爱好不好?”“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王恕的嗓子有一种异样的沙哑。童谣从空气中嗅到了情欲的味道,极尽妖娆的笑了:“我知道。我现在想这么做。”王恕看了童谣很久。久到她以为他要拒绝她的时候,他站了起来,过来一抄手,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我想告诉你。先前王博打过你的手机,是我接的。我告诉他你在我这里。”

    王恕还不知道丽江照片的事情。童谣的眼睛里闪过一道报复的光芒,垂下眼掩盖了过去:“是么?打就打了吧。反正我不回去。”说罢勾起王恕的脖子:“现在你是要把我抱进去呢?还是要送我回去?”王恕的眼睛越发深沉,转身进了卧室,砰的一声踢上了门。

    第四章

    被另一个男人贯穿,沉入情欲的一霎那童谣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恐慌。她不得不抬起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不想面对身体上方的那个男人。然而王恕抓住她的手腕拿开:“童谣,我要你看着我。”

    能感觉到王恕在她的身体里。她的身体,王博所拥有的唯一。就这样被她自己狠心而无情的毁掉了。从此以后她再不纯洁。她的身体印上了别的男人的味道,气息。她的所有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童谣的心里有极致的心痛和报复的快感,交织参杂在一起。让她不能呼吸。她随着这个男人陌生的节奏而动着。悲哀的闭上了眼睛。王博已经有将近半年没有碰她了。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有自己的生理需要。她想做。可是为什么在这个男人的身下,当他已经完全的,毫无间隙的充满了她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空茫的大洞呢?难道她的身体已经适应了他。没有王博她就不行么?童谣感觉到一种无可比拟的悲哀。是。她想要。可是她想要的人是王博。不是其他任何男人。可她现在却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只为了要报复他么?!童谣紧紧咬住唇,咬得渗出血来。这样的情景更加的刺激了王恕。他的进攻越发的凶猛而没有章法。在这样极致的律动中童谣终于还是顺服了情欲,进入了没有爱的发泄中去。

    已经发生的事情。没有后路。童谣翻过身,背对着王恕。心里极度厌恶自己和身后的男人。昨夜狂野的欢爱随着黎明的来临被童谣坚决的扔进了回忆的垃圾桶。她不要记得这一夜。她不要记得这些发生过的,肮脏的事情。王恕拿过一支烟点上,将碰倒在地的电话放回原处,又将手机开了机。童谣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已经没有电了。她将电话随手一扔,起身,穿衣,挽发。动作一气呵成。正在她转身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王恕家里的电话和手机同时急促的响了起来。很久以后童谣回想起当时的那一刻。那样的电话铃声仿佛带着一种让人心惊R跳的急促,让她不得不停下脚步。王恕慵懒的拿过电话:“喂?……嗯。什么?!”童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疯狂的跳着。王恕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他机械的挂上了电话,慢慢转头看童谣,眼睛里带着一种死寂的颜色:“……童谣……昨天晚上王博开车过来接你。在百花潭公园发生车祸……死了……”08年的百花潭公园。那起已经过去了很久,深夜的一场事故早已被人们遗忘到了脑后。童谣没有见到王博最后一面。确认死亡之后殡仪馆就直接把尸体拉走。她再见到他,是在遗体告别仪式上。因为车祸他的面容起了很大的变化。化妆师不得不用很多撑子把他的脸撑起来,再上妆,以维持生前的形象。可是这样的王博,已经不是王博了。没有了生前的笑容,让人恨极的冷漠。只是像具假人一样躺在花团中间。他们围的是杜鹃花。可是王博生前,最讨厌的就是杜鹃花。生前。生前。童谣痛苦的承受着这个字眼。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在她最恨他也是最爱他的时候散手而去。他要让她的那些爱恨情仇,放到哪里?!王博在出车祸一个月前,也就是丽江照片事件,和童谣闹离婚最厉害的时候写下了一份遗嘱。他死后给父母留下了八十万存款。其余的公司财产,房子,车子,存款,悉数留给童谣。那个怀了他孩子的女人。什么都没有。那时候他就已经不爱她了吧。所以他做出了这样的抉择。他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她。准备把自己给那个女孩子吗?遗容瞻仰仪式完毕后童谣出了瞻仰厅,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和其他家人一起送王博去火化。那个女孩子,肚子还不是很明显,怯生生的站在人潮涌涌的广场上。那一刻童谣的心里对她恨到了极点。她是他的妻子。可以站在家属区答礼。可是她不是他的什么。所以这样的葬礼。最普通的朋友都可以参加,她却不能。她只能怀着那个已经死去的男人的孩子,带着他已经死去的爱,站在那里,怯生生的看着她。王博被推进焚化炉的前一刻,工作人员问,还有没有人要看他最后一眼。童谣神经质的紧抓着王恕的手。年迈的父母早已在遗体告别仪式上哭晕了过去被亲戚送到医院。童谣想喊停。她不要那个活生生的男人就这么被一蓬火从此焚化。可是她嗫嚅着说不出话来。那些沉重,不能遗忘的过去。她忘记了,还有一个男人如她一般的承受着。

    童谣走到百花潭公园里最有名的罗汉松下。据说这是宋代的时候栽植的。历经这么几百年,它看透了多少人事变迁?而我们,却在这短短几十年里纠葛着,彼此不放过,也不放过自己。

    “这么多年了,还是盆栽种兰花。为什么不多引进一些新的品种?”童谣捋捋头发在长廊上坐下,眯着眼睛看外面阳光灿烂下的风景:“对了,好久没有去过杜甫草堂了。带会有空顺便去旁边转转。”王恕到长廊的另一边坐下。拢了拢风衣:“你和田旭东在一起?”这好像是他第二次这么问她。上次是旁敲侧击。童谣回头淡笑:“不。我在给一个大老板做情妇。最近觉得不顺心跑了回来。旭东是过年顺道和我一起回来而已。”“为什么?你又不缺钱。”王恕点燃一G烟,淡淡的吸着。他也爱中华。喜欢青烟缭绕指间的感觉:“不为什么。觉得老男人能让我心里安定一点。”“不打算结婚?”王恕眯起眼睛。童谣淡然一笑,转变了话头:“你结婚了?”

    王恕点点头:“我的孩子比王博的孩子小两岁。是个丫头。他的是个小子。和我们小的时候长的一模一样。爸妈把他从孩子他妈那接了过去在养。”童谣嗯了一声:“那女孩子呢?”“嫁人了。”王恕又吸了一口烟,轻吐出去。这就是那段纠葛的过去。而今却如此的云淡风清。“童谣……我知道如果我娶你,要面临很大的压力。”临分别前王恕淡然地说:“我们都是现实的人。最后的选择还是保护自己。”童谣决定回沈阳。临行前回了一趟家。父母看见童谣极高兴。童谣完全的放松自己在家过了快乐而短暂的两天。然后将王博留下的另一个八十万的存折拿了出来,让妈妈转交给他的遗腹子。她恨的是孩子的母亲,可是那个孩子,身体里有一半的血Y,是王博的。是她如果为王博留下的孩子身体里一模一样的血Y。

    终章以及后记

    童谣在桃仙机场遇到了一个意外的人,李丹。她仍是J致的装扮,J致的妆容,手上拖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看见刚下飞机的童谣,她也微笑着停下了脚步。从二楼的咖啡厅看一楼大厅。空旷明亮。时不时想起空姐柔和的声音播报着国内外的航班情况。童谣礼貌的点点头:“准备飞哪里?”“巴黎。”李丹轻搅手中的咖啡,却并不着急喝:“你刚回来?”童谣点点头。李丹笑了一下:“田旭东怎么样了?”“还那样吧。”童谣回答的不肯定。从田旭东离开成都就没有给她打过电话。她有点M不清他的想法。他要她给他一个机会。却销声匿迹。不像他的作风。李丹淡然一笑:“帮我转告他,我不怪他。”童谣抬头。李丹耸耸肩:“至少他没有不爱我而为了责任和我结婚。这样我会痛苦一辈子。他放手,我不过小痛一时。”一个同样坚强,而具有强烈自尊心的女人,童谣点点头:“好,我会转告他。”

    童谣在深水湾公园附近买了一套房子住了下来。每天推开窗就能看见外面的桃花似锦。沈阳也是春天了。映着阳光的金色浑河平静流动,有许多老人一大早就在河边打太极拳。小孩子们欢腾的跑来跑去。让童谣很安心的景象。童谣在小区里开了一个麻将馆。把成都那热闹的风情引到了沈阳。麻将馆每天生意都很好。大家都认得这个年轻漂亮的老板娘。热情的在屋里招呼着大家,给端茶沏水,偶尔还下场M两圈。很世俗很真实而快乐的生活。也有好事的人问她有没有对象,想帮忙给介绍,她总是笑着回答她已经有丈夫了。不过他在另一个地方。这样的日子平静的过了几个月。初夏了。桃花已谢,丁香花,海棠花,梨花却争相开放,童谣在房间里养了很多茉莉,一进门,就满室幽香。这天早上童谣下楼去给麻将馆开门。远远的就看见一个高个子男人靠着卷帘门站着。童谣赞叹的看着这个男人的侧影。好长的腿。更加显得他身材高大修长。清晨的微风淡淡抚过脸庞,吹乱了童谣脸颊边的几G发丝。初升的阳光是一种近乎透明的金黄,映得这个男人的眼睛如琥珀一般流动着光华。田旭东。他的脚边是一个硕大无比的行李箱。还有三个编织袋。“嗨。”童谣微笑着走近,就像每天都看见他一样的自然。田旭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也淡淡的:“嗨”了一声。“这是?……”童谣打量着周围的东西。顺手拉开了编织袋看看。田旭东把什么东西都带来了。事无巨细,全在这些行李包里。“我炒股赔了钱。没有能力付房租了。当初不是说好一人一半的吗?我白白多付了这么些年。”田旭东理直气壮:“现在我来要回我的房租来了。”“那怎么办?我新开了一个麻将馆,手上也没有流动资金。”童谣促狭的笑。

    “那好办。”田旭东一把将童谣转过来搂进怀里:“就先用你抵债吧。”

    “……旭东……”“童谣。”田旭东微放开她一点:“我照顾了你二十几年。是不是也应该到捞取福利的时候了?”麻将馆的常客们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老板。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能看出来他很疼童谣。他们养了一只斑点狗。夕阳西下的时候河边多了一对相依相伴而行的恋人。脚边总有一只大狗欢腾的跑来跑去。每当童谣轻靠着田旭东肩膀的时候,大狗就会安静的趴在他们的脚边,和他们一起看落日。

    “童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田旭东转头轻吻童谣的耳廓。童谣怕痒的躲了躲:“嗯……先让你把我欠你的房租挣回来,再考虑考虑吧……”河风吹散了隐隐的笑声和狗吠。又是平静而安心的一天,过去了。(后记)“你这个女人怎么一点也不可爱。顺从我一点不行啊?!”田旭东无奈的低吼。周末的兴隆大家庭,正是人潮涌动的时候。两人到底层的床上用品世界买新婚用的喜被与喜帐。

    “可爱?!”童谣从鼻子里哧了一声:“我都快三十的女人了,不要把那么恶心的词放到我的身上。”田旭东看着这个不负责任转身就走的女人,不得不第一百次哀叹追了上去。她全然不顾他拎着大包小包在人群里挤动有多费劲。所以说女人不能太宠。田旭东痛心疾首的总结。可惜他是晚了,晚了二十几年……前边的女人良心发现一样的停下了脚步。田旭东总算是跟了上去。正准备大吼,突然发现她目光带着几分茫然的看着一家店里。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蒋震怀里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同样在选购着喜被,那个女孩子却不是江畅。田旭东腾出一只手硬掰过童谣的肩膀,威胁的说:“慕容童谣我警告你。从今以后你的眼里只能看我一个男人。知道不知道?”店里的售货小姐们,身旁的行人们都听见了田旭东霸道的宣告。童谣腾的红了脸,伸手接过他手上的几个包:“我知道啦!怕你还不行吗……”身后路人会心的微笑。女孩子抬头看见蒋震有着几分痴迷的看着一个方向,拉了拉他的衣服:“蒋震,你在看什么?”

    蒋震一震,低头笑了一笑:“没有。看见一个……过去认识的人……”“哦。那你说,我们买什么样的喜被好呢……”(全书完)

    end


如果您喜欢,请把《在沈阳同居》,方便以后阅读在沈阳同居第四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在沈阳同居第四卷并对在沈阳同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