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伴乐交流

3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3

    逸华吸吮著思颖的**,丰满的**随著思颖的动作像木瓜一样晃动,勃起的**

    像熟透了的葡萄,他贪婪的用舌头舔舐,再含在嘴裡吸吮。

    在C入的情形下吸吮**,给了思颖强烈的刺激,她的**随著那种X的冲动而

    產生抽搐,就像一张婴儿嘴巴似的吮吸著C在裡面的**。

    “还要,还要吻我的**。”思颖几乎忘我的**,屁股猛烈颠波,逸华的**几

    乎被她从**裡甩脱。

    “静一点好不好?会传到外面去啦!”受不了思颖的呻叫,逸华终於停下来。

    “听到有什麼关系?他们不是也在做这种事吗?啊!又掉出来了!好极了!**痒

    痒的,我下面也酥酥麻麻。好舒服哦!”思颖继续**,G本不把他的提醒放在心上。

    “M我的屁眼。”思颖突然提出奇妙的要求:“把手指C进去!”

    逸华觉得新奇,一隻手慢慢从她背后从尾骨向屁股沟M过去,手指踫到肛门,就在

    那裡揉搓,慢慢的C入一个指头。

    思颖的Y浪声更大,全身就像波浪一样摆动。

    “死啦!我要死啦!你把我C死吧!”思颖两条嫩白的手臂紧紧抱住男人,好像呼

    吸都困难的样子。

    这时候逸华也开始兴奋,他紧紧闭著眼睛,把一切J神集中在下腹部,从身体涌出

    的快感像波浪一样扩散。

    他觉得很热,全身都很热。下腹部也骚痒,可是那种感觉真舒服。

    逸华终於忍不住说:“我快要S了!”

    “好哇!我也要和你一起洩身了!”

    “哦!啊!”逸华的手臂开始颤抖,同时开始猛烈喷S。思颖感受到他在SJ时,

    自己也立刻產生飘舞在空中的幻觉。

    “太好了!我知道你S进来来啦!”

    两个人的身体在一起揉搓著,不停的发出哼声…

    在餐厅裡,洁如的脑子有一段时间好像空白,直到感觉屁股很凉才醒过来。

    她用失神的表情仰望著天花板,然后向四周环视。

    “哎呀!这裡是周先生的家裡!”她突然恢复正常意识,急忙站起来整理衣服。

    房间裡祇有她一个人,慢慢的,终於能完整的回忆过去的一切情形。

    她被思颖叫来周家,喝自己冲的茶以后,意识就开始迷幻,以后的事情就像做梦一

    样,但她清楚记得自己的双腿光溜溜的举在半空…

    於是,她想到刚才自己的身上发生过很严重的事,她已经被姦Y,而那男人是思颖

    的丈夫周杰,但她又记起周杰把**C入她的**后令她產生非常甜美的快感和兴奋,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还爽得大声呻叫出来。

    认真又老实的洁如,J神正在崩溃,她惊慌的想穿好衣服,可是找不到自己乾净的

    衣服,她的衣服完全是皱纹,到处是污跡。还有一股强烈的味道。

    她也是过来人,很快就知道那是JY的味道,周杰的JY沾满她贴身的内衣。

    她不禁低头望向自己的下体…

    完了!R桃儿似的**已经有点儿红肿,粉红色的R缝正溢出男人的JY!

    怎麼办呢?现实摆在眼前,她已经对不起丈夫了。

    惊慌的洁如也顾不得穿好衣服,勉强把衣服的前襟一拉,就跑到厕所,她取出厕纸

    来,坐在马桶上擦拭著下体。

    黏稠的R白色Y体沾在厕纸上,还参杂著她自己的**。

    “啊!该怎麼办呢?对她来说,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当然还是第一次。

    厕所是暂时的个人空间,她竭力使情绪安定,心情上也恢复一些平静。

    可是,她身体深处的一种完全新的感觉出现在记忆裡,洁如自己都感到惊讶:没想

    到和别的男人**是这麼激烈又舒服…

    刚才在椅子上是很不舒服的姿势,可是在周杰C入她的**裡,她是双手扶著椅背

    努力抬起下体向他迎凑,她还清楚的记得自己曾经不断叫出内心爽快美感。

    我怎麼会那样呢?她开始沉思:虽然那是不守妇道的行為,可是从另外的角度想,

    如果我一生都没有尝试过这样美妙的事,岂不也很可惜吗?

    “和丈夫**时,要对丈夫顺从。”这是母亲给她的教育,所以她始终表示一切顺

    从的态度,觉得让丈夫看到自己Y荡的姿态就是很没教养的。

    她反覆想了又想,仍然百思不得其解,她觉得还是先回家再说了。

    后厕所出来,突然见到周杰在一个房间的门口对她招手。

    周杰的召唤好像有一股不容她反抗的力量,洁如身不由己移步过去。

    周杰把她拉进另一个房间,脸上露出Y笑:“刚才很刺激吧!”

    “我要回去了!”洁如转身想走。

    “你还不明白吧!那是因為你太纯真了,所以和我通姦后虽然很享受,但也感到非

    常苦恼!但是我还要告诉你,你老公和我老婆也正在隔壁的房间裡干这种风流事。我现

    在就带你过去看看。”

    “啊!什麼?”思颖一怔,很快又说:“哦…我不想看…”

    可是周杰以充满信心的口吻说:“我知道你口是心非,实际上是很想去看看的。我

    估计她们一定仍旧**拥抱在一起,你跟我来吧。”

    周杰强拉她出房,向另一个房间门口拖行过去。

    思颖的房间刚才没有关好,现在是微微开的。周杰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不要洁如

    发出声音,俩人继续悄悄的走过去,把眼睛靠在门缝上。

    洁如的身体在颤抖了,牙齿踫得卡吱卡吱响。周杰瞪了她一眼,但止不住她颤抖,

    她觉得自己的脸像用冰水洗过一样凉,好奇心使她跟到这裡,可是又不敢向房间裡看,

    周杰的chu壮手臂把她捉住,想逃走也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她听到思颖迷人的哼声,她忍不住用双手蒙住耳朵,但还是听到从床上

    传来男女的声浪和**摩擦的音响。

    房间裡的两个人,不知是不是没有发觉,还是太投入,完全不理会这一边,仍然正

    在气喘吁吁的“R搏”。

    逸华高高抱起思颖的一条腿,压在思颖的身上摇动屁股,思颖的头用力向后仰,头

    髮散乱的露出Y浪的表情,丰满的大腿在男人的肩上,另一条腿勾住了逸华的屁股。

    逸华发出很大哼声**时,思颖的肚子也随著他的**在起伏,在颤抖,抓住逸华

    肩头的手指陷入他的肌R裡。

    “噢…啊!”逸华发出忿怒般的声音,眼睛注视前面的空间。

    他快SJ了!洁如虽然用手蒙脸,但还是从手指缝看出去,她是逸华的妻子,所以

    知道他发出那种声音时,就是表示快要SJ了。

    她不禁惊异:我老公怎麼可以S在思颖的身体裡呢?但洁如很快又想到,刚才周杰

    也是在她的**裡SJ的。

    逸华的动作更激烈了!洁如看到他的**因為沾上思颖的**在闪闪发光,chu硬的

    大**在思颖**裡进出的景像清楚可见。

    思颖的**YY浪汁横溢,还流过肛门,滴下床上。

    “我要S了!”逸华也大吼一声,下半身拼命向思颖压过去,思颖则高高地举起还

    在颤抖的大腿,她的脚趾R紧得缩拢著。

    就在逸华SJ时,思颖也达到**。二个人的身体重叠在一起,彼此都汗水淋灕

    的急促的呼吸。

    洁如在心裡想:自己总算没有昏过去!亲眼看到丈夫和思颖**,这并不是做梦,

    因為从自己的**裡流出的**也正顺著大腿往下淌。

    洁如已经没办法看下去,她匆匆逃离周家,回到自己家裡。

    一连几天,逸华和洁如谁也不愿意先提起那天晚上的事,俩人似乎进入冷战时期。

    这一天,逸华下班的时间比平时晚了一些,洁如比平时丰富的备好晚餐,吃饭的时

    候,她不但露出笑容,也说一些家裡发生的事情,这种举动不禁让逸华鬆了一口气。

    到了睡觉的时候,洁如用很小的声音说:“今晚和以前一样,好吗?”

    “是不是要…”逸华一面换睡衣一面问。

    “不可以了吗?”洁如打断他的反问。

    “当然可以,我们是夫妻嘛!”

    自从在周杰家发生那件事以后,逸华一直没有向妻子求欢。

    这时,在旁仰卧的洁如轻轻的闭上眼睛。

    “洁如!”逸华用温柔的声音轻声叫她,然后靠近她的身体:“好久没有了。”

    “老公,很对不起…”

    “别道歉,把身体转过来吧。”逸华把洁如抱在怀裡接吻。

    洁如立刻把舌头伸过来,这样的小动作在她来说也是很少有的事,尝到的唾Y和柔

    软舌头的感触都非常美妙,逸华立刻勃起了。

    “我要来了。”逸华开始脱自己的睡裤和内裤:“你也脱吧。”

    “好难為情。”

    “又说这种话,又不是第一次了!”

    一直以来,都是逸华几乎强迫的扯下洁如的内裤,今晚洁如终於第一次亲自动手把

    自己脱得一丝不掛。

    逸华抬起上身凝视洁如的肚脐和和光滑的耻部,然后把嘴压在她的大腿G上尝到少

    许咸味,他一面抚M**一面分开大腿。

    逸华的心裡非常兴奋。他觉得妻子今晚和过去不一样了。她不但不再挣扎,而且她

    还一面扭动屁股,自己分开了大腿,并用一隻手玩弄逸华的**。

    洁如的柔软手掌握住已经挺硬的**,逸华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要C进去了。”从侧卧拥抱的姿势把她推过去仰卧。逸华今晚想用正常姿势。

    他虽然已经知道要让**偏低的洁如產生快感,最好是用“狗仔式”,可是逸华也

    很想试一试和周杰**过的洁如在正常姿势时会有什麼反应。

    逸华把她的腿用力分开,竖起膝盖。光滑的R缝完全看清楚。

    他用手指玩弄一下**,就把**对正浅红色的逃缝C进去,洁如轻轻哼了一声,

    就立刻开始扭动屁股向他迎凑!这样的反应对逸华来说也是非常少见的。

    不久前因為妻子像木偶一样使逸华感到不满足,可是今晚好像洁如也开始采取主动

    了,逸华当然联想到她和周杰交构的事,他认為面前的实际才是最重要的。

    祇要两夫妇能满足**,G本就不需要偷情。他和太太之间,就因為洁如对**太

    迟钝,所以才会让周杰和思颖她们有可乘之机。

    逸华继续不停的扭动屁股使他的**更深C入,**裡已经相当的湿润,深C时还

    能感觉洁如的Y肌在颤抖和收缩。

    向外拔出时,洁如也会R紧的发出哼声把逸华搂紧,两人呼吸急促,逸华的X部和

    肚皮也因為汗水而湿润。

    没多久,逸华达到兴奋的极点。

    “洁如,要S了!”逸华的**用力顶在子G上,猛烈地向她**裡SJ。

    洁如的身体也像波浪一样起伏,发出了好听的叫声。虽然很快就结束,但夫妇俩都

    感到非常满足。

    “洁如,你好像和过去完全不一样。”逸华一面擦额头的汗一面看著妻子。

    “不要这样看人嘛!”洁如把脸转过去。

    “是不是因為周杰?”

    没有听到洁如的回答。不过逸华深信是因為周杰的影响。

    在周杰家的餐厅裡,洁如简直就像妓女一样Y荡的姿势和**声,如今仍鲜明的留

    在逸华的记忆裡。

    受到周杰的姦Y后,洁如也许变成了真正的女人。

    可想到这裡逸华又突然惊慌了,难道自己的X技没办法让洁如满足吗?

    “我和周杰,谁的技巧好呢?”

    “你这样问…太过份了。”洁如**后红润的脸色突然苍白了。

    “告诉我嘛!”逸华温柔的把她搂抱。

    “我怀疑我是因為喝了他的茶…可能他下了药。”洁如软软的让他抱著。

    “不错!这件事思颖已经告诉我了,不过…你不怨恨周杰,对不对?”

    洁如把棉被拉到头上,没有再回答。

    去菜市买东西后回来,洁如听到家裡有怪异的声音,这时她紧张得一颗心快要从嘴

    裡跳出来,因為她知道这是男女**时的声音。

    “老公和思颖竟然在的家裡干那回事?但…两人的浪声是从哪裡传出来呢?”洁如

    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啊…”原来两男女竟在厨房**,逸华扭动屁股从思颖的背后C入,这时的思颖

    是趴在在锅台上,屁股高高翘起交给男人。

    逸华活动时,C在思颖屁股裡的**,在厨房的灯光下看得很清楚。

    “哇!那麼狂…好可怕!”洁如终於忍不住发出声音。

    她全身颤抖,但眼睛好像被吸住一样,她喉咙乾涸,舌顶僵硬,汗流夹背,内裤也

    已经湿润,不知不觉间她也在扭动屁股。

    “死啦!我也这麼Y…”洁如突然想起周杰,如果周杰能在这裡…她不敢再想。

    “哦,他们在干那回事!”从背后传来男人的声音,洁如回头后露出惊讶的表情。

    “周先生!你怎麼来了?”

    “嘘!这个等一下再说,我们先把那好事看完吧!”周杰把洁如搂住,洁如也本能

    的投入了周杰的怀抱裡,两人脸贴脸的欣赏厨房裡真人表演的交欢场面。

    表演已经接近尾声,逸华嚎叫SJ时,思颖好像紧接著也洩出来,然后俩人也没有

    分开,仍然连在一起调息。

    “啪啪啪!”周杰鼓掌:“真是万分J彩!看到我太太这样的**还是第一次。

    连我也硬起来了!”

    周杰拉著洁如的手去M自己的裤子。洁如似乎忘了羞耻,她放肆地握住凸起汁处。

    “好哇!你也终於变成真女人了。”周杰高兴地称赞洁如,他走近逸华,拍一拍他

    的光屁股说道:“逸华,我们都成功了。

    逸华抬起头,洁如仍不敢对著丈夫的视线。

    逸华笑道:“洁如,放心玩你的吧!但…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夫妻!”

    “知道了!”洁如认真的回答著。

    “好了,我们也该开始了!逸华,今天就在你们家玩,可以吗?”

    逸华点了点头,周杰轻轻推了推洁,洁如默默带著周杰来到她的房间。

    “**一刻值千金,我们快点啦!”周杰笑著吻洁如的脖子和耳垂,然后把她娇小

    的躯体抱在怀裡,洁如也撒娇的吻周杰。

    周杰稍稍的声音说:“我早已找到你身体的秘密,逸华还没挖掘出来,对不对?”

    “你在说什麼?什麼秘密?”

    “你自己大概不会发觉吧。”周杰更压低声音说:“其实你内心上是很响往chu野男

    人的,当受到男人chu暴的对待就会激发**。对不对!”

    洁如摇了摇头:“不对,那会有这样的事!”

    “哈!我不会看错的,因為你太矜持,不会说出来,祇有默默等待,可是你丈夫太

    温柔了,所以你们擦不出火花!”周杰把大手C进洁如的内裤,贴R捂住光滑的**。

    “啊!你这个魔鬼,你怎麼会知道!”洁如也报复的把纤手深入男人的裤。

    “还有哩!你老公自己很温柔,他喜欢热情的女人,所以他和我太太很投契。”

    洁如露出似懂非懂的表情看著男人。

    “你还有个特点,就是你**的时候**会紧缩,把男人的**夹得很紧,那种情

    形令我非常享受!”周杰说著,把手指轻揉著洁如的Y核。

    “坏蛋!你真是坏透了!”洁如把周杰**狠狠的一握。

    “呵呵!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不过我知道你这个贤妻良母型的小可爱,始终是

    热爱们你们的家庭的,我怎样让你爽,你也祇会把我当成玩偶而已,对不对?”

    “你!你是魔鬼中的魔王!”洁如不自觉地把握在身上的**鬆开了。

    “哈哈哈!全猜中了,对不对!不过不要紧,我也是以家庭為重!祇是你先别把我

    刚才的话告诉逸华,因為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如果你太快告诉他就不好玩了。”

    “我不会告诉他的,除非他自己意识到。”

    “那就好,现在快脱光衣服吧。”周杰突然变成chu鲁起来:“要脱得J赤溜光。”

    “不要,羞死了!”

    “我叫你脱就脱!”周杰用力扭洁如的**。

    “哇!好痛啊!”洁如虽然这样叫,但看起来好像很甘心的样子,她一件一件的把

    身上的衣服脱下去,最后从屁股上拉下内裤。

    “我还没有洗乾净身体哩!”周杰显出扭妮的样子,可是看到周杰严厉的眼光就不

    再说话。

    “躺下去。”周杰又发出命令:“把脚向著这一边仰卧。”

    洁如顺从的仰卧。

    “把腿举起来。”

    洁如乖乖的举起的美丽双腿,这样一来,可爱的R桃就完全暴露出来。

    “慢慢的分开大腿!”

    洁如就好像用线C纵的木偶,慢慢分开双腿。诱人的**完全暴露了。

    “哇!真是美丽动人!”周杰发出低沉的感叹,用指尖在表面轻轻触M。

    “好痒啊!”洁如发出娇笑声的同时扭动屁股。这时候她的**也像软体动物一样

    的不断改变形状,R缝也随著开和。当R门开啟时,还流出透明的Y汁。

    “你已经有快感了,是不是呢?”

    “快点给我嘛!人家就要发疯了!”洁如自已用手抚M著**,用极X感的声音诉

    说内心的需求。

    “好吧!就来了!”周杰也把身上的衣服完全脱光。

    周杰故意把**摇动几下,好像在向女人示威,接著就把洁如的双腿扛在肩上,她

    使Y部完全暴露在眼前,随著女人一声哼叫,**整条C进去了。

    **裡已经湿润,所以能很顺畅C入,可是因為周杰的**比较chu,洁如还是逃避

    似的扭动腰肢。

    “觉得好涨吗?”

    “是的!不过…已经进来了!”洁如比上次都更积极的活动,而且在完全C入时,

    小**就开始收缩。

    “哦!太早了,先放鬆一下吧,我想抽送…”周杰不得不相反的要求她放鬆。

    “不是我想这样呀!你实在太厉害了,真有充实感!啊!太好了!”

    周杰开始拼命的扭动,他和她的嫩R之间有非常强烈的摩擦感。

    这时,卧房的门被悄悄推开,门缝中露出逸华和思颖的脸。

    原来逸华和思颖还是刚才在厨房猛烈**时的姿态,两人身上仍然一丝不掛,悄悄

    来到洁如的房间。逸华看到洁如的完全超过他想像的表现,感到非常惊讶。

    在床上,表面上看起来是周杰扭动屁股在攻击洁如,可是仔细分析一下,又好像是

    周杰受到洁如夹攻、包围时在挣扎。

    逸华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叹了口气说:“想不到洁如也有这样的风情!”

    思颖把**贴在逸华的背脊,她的Y毛也像毛刷一样擦动男人的屁股。

    逸华回头一望,思颖的眼眸裡正露出Y浪的诱人秋波。

    “小Y妇,我又想干了。”逸华转身,双手压托住思颖沉甸甸的丰R。

    “你去干洁如吧!”思颖娇嗔的鼓起嘴巴转身就走。

    “等一下,现在我寧愿还是要你,你这样毫不保留的女人最适合我。”

    就在这时候从卧房连续传来洁如表示喜悦的喊叫声:“啊!我死了…”

    接著是周杰的吼声:“我也一样,洁如…给你了…”

    门内,木床上山摇地动…

    门外,逸华发狂的把思颖推向餐桌,思颖尖叫声中一屁股坐在餐桌上。

    桌子的高度恰巧适合男人下身的位置,思颖仰卧后立刻自动分开双腿,她的**也

    因為刚才看到周杰和洁如的R博战之后再度温升,她用自已的手指把**拨开,露出热

    烘烘的**,等待著男人来**。

    逸华的身体压上来,顺利的C入了,但因為太湿猾,一不小心又掉出来,他急忙搂

    住她道:“你挺起身,抱紧我!”

    思颖抬起身体抱住逸华,屁股靠在桌子边上,双腿尽量分开,双脚勾在男人的大腿

    上,男人则抱住女人的上半身从正面C入,这样玩虽然有点儿危险,但两人器官的高度

    刚刚好对正,不太费劲就结合在一起了。

    逸华讲完他的故事,雪妮不禁好奇的问洁如:“那麼…女**,你是什麼时候把自

    己身体的秘密告诉你老公呢?

    洁如咯咯笑道:“我那会听周杰的,他和思颖一走,我就实说了,不过直到周杰和

    思颖因事业方面的需要返回上海,我们和周家的交换游戏一直没有停止过。

    ~终~


如果您喜欢,请把《换伴乐交流》,方便以后阅读换伴乐交流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换伴乐交流3并对换伴乐交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