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色男人

9-10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9-10

    第九章

    樊耀凯带着傅亿烟出关后,机场外马上就有专车等候着。

    他吩咐司机把她载回他的住处后,就自己招了一部计程车往公司而去。

    傅忆烟有千百个疑问放在心底,她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他们原本还在义大利快乐的游玩着,他却突然告诉她他有重要的工作要做,要先回国了。

    她不断的调整自己的情绪,但不知道怎么地,她就是敏感的察觉到他的态度变了,当他从她的嘴里听到“我爱你”这三个字之后,他整个人就变了。

    他变得冷漠,变得有距离感。

    虽然他刻意表现得跟以往一样,但那股疏离感是他硬生生让它产生的。

    在他们的赌注上,若她爱上他,他就赢了。

    在爱情路上,她不怕输,她只怕他并不是真心的爱她。

    她全身起了**皮疙瘩,明明外头烈阳高照!她的内心却开始觉得寒冷。

    一个不好的预兆在她的脑海成形。

    他……接下来是不是要跟她分手了?

    ☆☆☆☆☆☆☆☆☆

    晚上,樊耀凯带着一束鲜红亮丽的红玫瑰与一个红布绒礼盒包装的小礼物给她。

    她迟迟不敢接过手。

    “为什么送我东西?”

    “送你东西不好吗?收下吧。”

    “我……我不需要。”

    “这是镶着紫水晶跟小碎钻的金项链,满适合你戴的。”

    “是你要分手的礼物?”

    他哈哈大笑,觑着她。“怕我跟你分手?”

    她紧闭檀口。她的在乎成为他自豪的事,仿佛她对他的爱情是那么不值得一顾,她的内心感到一阵心酸。

    “你真的是很聪明、很奇特的女子。我是打算跟你分手,反正赌局赢了,我还是纵情情场的最后赢家。”

    她的脸色惨白,“对你而言,爱情只是游戏,工作上无聊的消遣吗?”

    “难道不是吗?”他挑眉。

    “你就不曾放下感情,为任何女子动心过?”

    “异X相吸,我喜欢美丽的事物,不过,要我一直看同样的美丽事物太久,我会觉得烦腻。爱情是最不保险的东西,在商言商,我在爱情上面看不到应得的利润,所以我能闪就闪。”

    “不是任何东西都看得到实质的利润,对我而言,爱情是可以让内心丰盈的宝藏,那是无价之宝。”她绝望的说。

    “我要跟你分手,不是伤了你的心?你不恨我?”

    “我觉得你不懂得爱情的美好,是你的损失。我不需要恨你、气你,因为这样子对我的身体没有好处。”他视爱情如无物,才能绝情、残酷至此。而她对他的这种行为不觉得怨恨,反而觉得可怜。

    因为,他不懂得真爱……

    而她,并不是能够开启他爱的能力的有缘人。

    “我要离开你了,你不会觉得不舍?”他挑眉,故意问道。

    “我只想问你,这段时间我们相处,你对我的好全是虚情假意吗?”

    “不是。”他摇头。“你给我的感觉不错,以后我们还可以当朋友,你是我交过的女朋友中唯一的一个例外。”

    “我们之间到这里就好了。你在爱情上是漂泊的浪子,我祝福你能够找到一个帮助你了解爱情、品尝爱情的好女子。”她硬是挤出这些祝福的话语。

    因为不说话的话,她会觉得委屈,会想要掉眼泪。

    只有不停的思考,不停的说话,她内心的酸楚才不会快速的蔓延到她的眼眶,变成泪水狂泄而出。

    “你真的很不一样……一般女人都想从我身上捧得更多金钱,或是哭闹着不愿意离开我,我从来没有看过像你这么平静的女人。”

    她的柔顺与平静让他讶异,但他强迫自己抛开对她不由自主产生的怜惜跟心软。

    “哭有用吗?闹有用吗?”

    他诚实的摇头。

    “我想要一个私人的空间,可以把这间房间让给我,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吗?”

    “这是我的卧房。”

    “那我还给你,我随便找客房睡就好。”

    “算了,我把房间暂留给你一晚,我还有很多公事要处理,今晚我就睡书房。”

    “谢谢。”

    “不必跟我道谢。”他觉得好笑。

    “我现在要休息了。”她扬起笑脸,不看他,眼底的悲凉有多重,只有她自已清楚。

    当初她也知道他是情场浪子,是花花公子,她却还愿意跳进这个只有独脚戏的感情戏里,是她傻,是她呆,但是,她不后悔。

    他是个很好的情人……

    只可惜,他不懂得真爱。

    而她,跟他的缘分已尽,也只能祝福他了。

    心底深处的碎裂声……那么清晰……

    他离开了,整个房间空洞了,就像她的劳心,也破裂了。

    她想哭,方才他在的时候她极力忍住,现在他走了,她却反而哭不出来。

    她要求自己哭,却发觉……她已经丧失了哭的能力!

    ☆☆☆☆☆☆☆☆☆

    天一亮,傅忆烟就带着自己简单的行李离开,回去她原本的家。

    “忆烟……你不是出国了?”楼玉华大惊失色,“不是说开学前才要回来的吗?你自己回来,耀凯没有载你回来?”

    “他忙公事,很累,我没有吵他。”

    “他知道你要回来吗?”

    “应该吧!”她脸色宛如槁木死灰,非常疲倦。“妈,我好累,我想先回房休息。”

    “嗯。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用了。”

    走向楼梯口,迎面而来的是准备上班的傅伯轩。

    “忆烟,出国玩得开心吗?”

    “爸。”

    “樊总裁也回国了吗?改天我要亲自拜访向他道谢。”

    “爸?”她迷惑。

    “他运用他的能力,帮我把阿强送进牢里,而且所有的钱都拿回来了,现在是我自己在经营公司,他还派了几名菁英员工给我用,我现在经营的公司业绩愈做愈大,每天去上班就觉得好开心,好有成就感。”

    “嗯。”

    想不到他真的很用心在帮她的家人!

    “你睡不好?是不是有时差?”

    “嗯。”她敷衍的应了一声。“爸,我要上去补眠一下。”

    “好,我也要准备上班了。”

    慢慢的走进房间,一锁上门,她顿时放松了异常紧绷的心绪。

    漾开一朵苦笑,她幽幽的叹气。

    用她的初恋换来父亲的成就感,她觉得,很值得!在家里,她是父母关爱的唯一女儿,在外头,她是樊耀凯不要的女人。

    唉……

    只不过是被男人抛弃而已,太阳还是每天从东边升起,西方落下,她的日子照常要过。

    内心空空的……

    脑海也一片空白……

    她坐在椅子上,竟然一坐就是一整天,不吃不喝、毫无所觉。

    原来……她还是被这场爱情给深深的伤了……

    ☆☆☆☆☆☆☆☆☆

    傅伯轩不断的敲着傅忆烟的房门。

    “忆烟,开门,你跟樊总裁之间是怎么回事?”

    “你们分手了吗?”

    “是你要求分手的,还是他?”

    “我看到晚报报导他另结新欢,对方是个爆R红星,是不是真的?”

    房里,傅忆烟浑浑噩噩的吸收傅伯轩不时传进耳里的言语。

    椎心的痛楚、刺骨的悲哀窜进她的思维里……

    很落寞、很绝望……

    她喃喃自语,“他又有新的女朋友了?”

    “傅忆烟,开门!我是你爸,你给我开门!”

    傅伯轩在门外叫着,连楼玉华也跟着上楼来。“小声点,忆烟心情也不好受,你有必要这么大声吗?”

    “她跟樊总裁分手了,为什么回来时不告诉我们?”

    “分手就分手了,感情这种事她已经够伤心了……难怪我早上看她回来时就魂不守舍的样子。你有必要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吗?”

    “樊总裁能力极强、交游广阔,我们两家若是能够结上亲家,对公司是多大的帮助,你知道吗?”

    傅亿烟摇摇欲坠的跌坐在床上,咬着下唇,哽着声音一颗泪珠硬生生的从干涩的眼眶里滑出。

    MM惨白无血色的脸蛋,她以为她不会有感觉了。

    摇摇头,她在自欺欺人。

    泪水一颗又一颗的滚了出来,珠泪盈盈、楚楚可怜的哀戚模样就像正承受着无情的言语长鞭。

    事实的无情烫伤了她每一G隐隐作痛的神经。

    “傅忆烟,爸不准你跟他分手!你出来,你开门,爸要跟你说清楚。”

    傅忆烟泪光闪烁,白着脸,起身开门,那苍白而清瘦的憔悴模样傅伯轩看了,也哑口无言。

    “忆烟,你受委屈了。”

    楼玉华抱着她,泪水跌落。

    “妈,我没事。”

    她自卫的昂起下巴,把泪水噙住,不让它继续掉下。

    “妈不知道你发生了这种事,对女儿家来讲,爱情是很神圣、很重要的一件事,你的心里一定不好过,有事就告诉妈,妈会站在你这一边。”

    傅亿烟摇头,“妈,我真的没事。”

    愈说没事,愈表示一定有事!

    楼玉华心头绞痛,紧紧揽住女儿,“晚餐你还没吃,跟妈下去吃饭。”

    “我不饿。”

    “怎么会不饿呢?你从回来就都没有吃过东西了。”

    “我饿了我会去吃,妈,别为我担心。”

    傅伯轩沙哑的说:“忆烟,是他抛弃你吗?他把你玩玩而已吗?”

    傅忆烟眼神悲凉,神态酸楚,倔强的不愿意回答。

    傅伯轩明白她要维持最后的一点尊严,双手紧握,“明天我就去找他理论,他不能只把你玩玩而已,我们傅家的女儿是要当他的妻子的!”

    “爸,不要去,没用的,你去只会让他更加看不起我。”

    “哪有这种事?女儿吃亏难道还要当长辈的闷不吭声?”

    傅伯轩一意孤行,愤懑不平。

    “爸,没有用的……真的没有用……”

    她忍不住满眶泉涌的泪珠滚滚滑落,凄迷的绽开一丝苦涩无比的笑。

    在爱情的世界里,人人本来就有爱与不爱的权利,他不爱她,她何苦进逼?

    强摘的瓜不甜,强求的恋情也绝对是苦涩的!

    ☆☆☆☆☆☆☆☆☆

    她一声不响的偷偷回家,也不告诉他一声。

    樊耀凯内心充满不平衡。

    她该不会是希望他去找她吧?

    哼!他偏偏不如她的意!

    既然是他提出分手,他就不会再去追求。这向来是他游戏花丛的惯例。

    “达令,你在想什么?人家叫你好几次了……”

    新欢茉莉把一双爆R贴在他的手臂上扭动,模样既媚又浪。

    “你叫我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要买什么都可以吗?我喜欢那个包包。”

    茉莉手一指就是架上最昂贵的名牌皮包。

    二十万!他眉头轻轻一皱。

    “不能买给我吗?”茉莉撒娇。

    “可以。”

    茉莉眉开眼笑,马上趾高气昂的指示柜台小姐小心翼翼的拿下皮包。

    “小心点,手脚放俐落些,不要给我留下指痕……”

    樊耀凯眼眸眨也不眨的拿出白金卡刷卡。

    比起茉莉的虚荣!傅忆烟就比较朴实了。

    虽然他跟傅忆烟已经是过去式了,但他还是不自觉的想起她。

    而且,想的都是她美好的一面……

    回绕不去、无法忘怀……

    “达令,我还想买一些衣服……明天我有一个发表会,你看我身上这件衣服G本就不够鲜艳……你陪我去买一些香奈儿的衣服好不好?”

    樊耀凯面罩寒霜的紧盯着她,“既然你没有空陪我,就去做你的事,我不奉陪。”

    “达令,别生气嘛……不买就不买,我还有其他衣服可以穿,要买也不急在一时,我最重要的事当然是陪你。”

    樊耀凯扬起浓眉,充满讥刺的冷笑一声。

    以往,他的女伴开口要求要买任何奢华商品,他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现在,他却不愿意再当凯子,也腻烦了虚伪浮华的表面对待。

    茉莉当做什么也不懂的眨眨眼眸,一派单纯的模样。她刻意笑得甜美,因为她知道没有男人会拒绝像她这种拥有天使般脸孔、魔鬼般身材的可人儿。

    “达令,你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找个饭店休息?我的按摩技术很好,可以帮你按摩,还有……”媚眼一瞟、情欲流露。

    樊耀凯点点头。

    茉莉开心的挽着他的手臂,两人往附近的饭店而去。

    在房间里,她迅速的贴向樊耀凯,双手在他的身上抚M一通,他结实健壮的肌肤让她开怀,眼角勾魅着清晰明白的激情,主动拿着他的大掌放在自己心跳快速的X口,顺着敞开的领口让大掌滑向她的F军杯。

    “你喜欢吗?我好喜欢……你M得我好舒服……”

    她的言语煽情,举止露骨,娇躯在他身上扭动着,企图激起他的欲望。

    很奇怪的事发生了……

    茉莉是个床上高手,懂得许多启发X爱的方法,而向来贪爱女色的樊耀凯却在此时此刻失灵了……

    他无法勃起!

    茉莉膛目、呆住,他也惊讶至极。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第十章

    纵横情场无数年的樊耀凯竟成了有X功能障碍的男人!

    茉莉是演艺圈里着名的大嘴巴、广播电台,经由她那张嘴巴恶毒的渲染之下,媒体争相报导,全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向来贪色的樊耀凯可能再也不能人道了。

    樊耀凯对此事保持缄默,脾气变得异常暴躁,谁跟在他面前提起“女人”这两个字,二话不说,他一律给予严惩!不是加重工作量,就是减薪!让底下的员工哀号不已。

    他们不过是提自己的女人而已,也会惨遭池鱼之殃。

    傅伯轩看到报章上的耸动标题写着“花花公子樊耀凯再也不能花心了!”

    他把报纸丢给整日关在自己房间里,对外界不闻不问的傅忆烟。

    “老天有眼,帮你报了仇。那个樊耀凯连我去也不卖我面子,秘书说他忙着开会无法见我,而且我又没有事先安排时间,结果让我在会客室等了一整个下午,还让我听到他们底下员工说他又跟哪个女人出门……原来他宁愿泡妞也不愿意见我,真是气死我了!现在可好,他不能再玩女人了,这就是老天爷给他的报应!”傅伯轩咬牙切齿。

    “爸,你说他怎么了?他过得不好吗?”

    傅忆烟浑浑噩噩过日,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她感兴趣,但只要提到“樊耀凯”这三个字,她就显得特别有J神。

    “你……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他抛弃你,你还关心他?!”

    “我……”

    她也不想啊!可是她就是会情难自禁的想要关怀他。

    “自己看报纸就知道了。”傅伯轩冷哼一声,就走出去了。

    拾起报纸,傅忆烟看完有关于他的长篇报导,竟觉得酸楚难捱。

    他真的不能人道了吗?

    他是个自尊心超强的男人,这种关起门来的X事却变成人人茶余饭后的笑柄,而且传出去的还是他想要鱼水之欢的女人,他能忍受吗?

    虽然明知不该理会他,他已经放弃她,她就不该再去同情他,但她的心还是好软,软得为他的处境感到怜悯与不舍。

    他说过要跟她当朋友,她是不是应该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去见他一面?

    见一面只是借口,说实在的,她真的放心不下他,是真的想念他,想见他!

    ☆☆☆☆☆☆☆☆☆

    看过几个医生,对于他突生的状况连在医界富有权威的医生都摇头不解,直说他可能是心理上有什么障碍未除。

    樊耀凯才不承认!

    他责怪医生自己医术不佳,才无法帮他治好。

    抱着忿恨难平的心情,他看什么事都不顺眼,也不到公司继续巡查,直接让司机载回家里休息。

    心情真是荡到了谷底!

    都是那个傅忆烟害的!

    是她,让他无法再接受其他女人,光那个茉莉在他身上上下其手,就让他觉得恶心,X致全部消散不见。

    当他的手被动的抚上茉莉的圆R,那明显一看就知道是整过型的,他还真怕太过用力会捏破,任何该有的感觉也在害怕中瞬间烟消云散!

    他是喜欢做爱的感觉,但是,自从回国后接触到傅忆烟以外的女人,他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任何感觉都成为负面的了。

    都是傅忆烟把他害得这么惨!若是让他再见到她,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总裁,到家了。”

    司机把他的思绪拉回,他一回神,就从车里看到门口有个水蓝色的娇小身影在徘徊。

    他这辈子永远都不会看错的,虽然只是背影,但她绝对是傅忆烟!

    “傅亿烟!”

    樊耀凯一下车就大声的连名带姓叫唤她。

    傅忆烟原本是想来看看他过得好不好,但没想到他见到她的表情就像一只狂怒的猛狮要把她四分五裂似的,让她霎时脸色全白,想要逃走。

    她不该来的,他G本就不欢迎她!

    樊耀凯目光Y惊!“你休想跑走!”

    她要再度从他生命中离开的事实像—记重棍狠狠的打向他的脑后,他迅速变了脸色,凌厉而快速的追上她,声音生硬冰冷得令人发麻。

    “谁叫你离开的?”

    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男X脸庞宛如罩在千年寒冰中。

    傅忆烟纤细的手腕不堪他这般chu暴的对待,正隐隐作痛,而他又不放手,那像钢条似的掌力让她挣扎不开。

    “你放开我……”

    “我不放手!你跟我进去,我有话要问清楚。”樊耀凯铁青着脸,沉声命令。

    “好,我跟你进去。你先放开我的手,我的手好痛。”

    他重重的松开手,她抚着红痕满布的白皙手腕。

    樊耀凯打开门,拉着她另外一只手直到走进他的房间才放开。

    “要说话在客厅里说就好,我不要在你的房间里说。”

    “为什么不要?我想在哪里说就在哪里说!”

    “我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来关心你的,不过我看你现在没有什么问题,我还有约,我要走了。”

    “有约?你有其他男人了是不是?”樊耀凯一时醋劲大发,怒光闪闪、语音咄咄的瞪着她,“才跟我分开不久,你就勾搭上了哪个野男人?他愿意穿我的破鞋吗?我跟他的技巧谁比较好?”

    傅忆烟被他抨击得不胜恼火。明明自身清白,没有其他男人,她却忍不住反击回去。

    “当然是他比较好!你已经不能人道了,不是吗?”

    “谁说的?”被内心最重视的女人一激,他觉得非常狼狈。

    樊耀凯抱住她,把她压在床上自己的身下。

    “我还可以!”

    傅忆烟看了眼他的下腹,一片平坦……

    她内心百味杂陈,“你会为我吃醋吗?你在意我吗?”

    樊耀凯缄默不语。

    “如果不是你提出分手,我会以为你在乎我。我也不怕被你笑话,我是真的爱你,就算你不能人道,我也不在乎。爱情并不是以X为第一考量,对我而言,我更向往追求心灵上的满足感。”

    “我不能满足女人的X欲,女人一定会移情别恋,或是红杏出墙。”

    “我不一样。我爱你的全部,不论优点、缺点,我都爱。虽然我气你的风流,但你从不下流,而且婚前的花心并不保证婚后也会花心,你就算不能人道,在其他方面的能力还是有目共睹。”

    “其他方面?”他眼神暧昧。

    “你的工作能力不容小觑!”她含笑。

    “你是在跟我求婚吗?”他目光如炬。

    她红着脸,“我……我不敢奢望。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是真心真意的爱,不是敷衍。”

    “如果我是穷光蛋,你还会爱我吗?”

    “爱!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这一身本事。如果我爱你的钱,在我们出游期间,我会跟你要求买首饰、买衣服、买皮件。但是我并不看重那些,我也没有要求你买任何东西给我。”

    “就算我没钱又没办法在床上满足你,你也一样真心对我?你确定?”他挑眉。

    “你对女人非常没有安全感,也在怀疑我的居心,是不是?”

    “社会历练我比你多,也看多了现实面的残酷。”他淡淡的说。

    她伸出手,帮他抚平他没有察觉到的眉间皱褶。“相信你自己,你本身就是个迷人的男人,炙手可热。”

    “现在大概是上流社会的笑话了!”他自嘲。

    “我不会笑你。”她真诚的说,眼神再认真不过。

    “我们还没分手,是你自己跑掉的。”

    她讶异,“你不是提分手了?”

    “我还没说什么时候生效吧?”他皮皮的说。

    “哪有这样的?”她捶他,“我有自知之明,不想让你更讨厌我,所以自己先走。”

    “现在我知道了,全世界的女人都爱我的钱、爱我在床上的表现,只有你,只爱我的人!”他拥紧她。

    她惊讶的圆张着嘴。“下面……它……我有感觉到……硬了……”

    她语无伦次,他却会心的笑了。

    “是你救活了它。”

    他抓着她的手往下M,真真实实的隔着裤子感受他坚挺的勃起。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回国后就不想碰你以外的女人了……”

    “对其他女人你只能看、不能吃,不是很痛苦?”

    “不会!”他郑重的摇头。

    “你很贪恋男欢女爱不是吗?”

    “以后不会了。我只贪一个女人的欢、只恋一个女人的色,那个人就是你。”

    她全身一阵轻颤,鼻端感到酸涩,整个身躯被他窒息般的紧拥着,吸嗅的全是他洁净的男X麝香气味。

    一阵令人天旋地转的亲吻就像狂风暴雨般!全数落在她甜蜜动人的芳唇上。

    她满心悸动,感受着这份致命的狂情,也热烈的回应她的柔情。

    他轻轻咬着她的下巴,“你说爱我,就不要再离开我,我要你死巴着我不放,像牛皮糖一样缠着我。”

    “听起来我好像很没有价值……”她皱皱鼻。

    “不然换我当牛皮糖,我要缠着你不放。”

    “这样比较好。我喜欢男人追求我的感觉!”

    “好,我让你有虚荣感。”他搔着她的腋下。

    她笑着、躲着、扭动着。“哈哈!放开我……好痒……哈哈哈……”

    他放开了顽皮的手指,她在他怀里笑得快要不能喘气,一张脸红艳逼人。

    “这几天它都没有翘起来过,我怕中看不中用……”他丧气的说。

    “不会吧?你以前很勇猛的。”她瞠大眼。

    “我们来试试看好吗?”

    她被他整个压住,大腿被迫张开,他的双膝就在她的两腿之间摩擦。

    傅忆烟双颊酡红。

    “你……你真是色X不改!”

    “以前的风流帐都过去了,现在我的色只针对你一个,你就给我吧。”

    他眼底充满狼狈的深情,让她动容。

    “我以为你不会爱上我。”

    “你就像呼吸般闯进我的心里,当我找不到你,不安、混乱,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我才知道我不能失去你。”

    “为什么不来找我?”她问。

    “因为……我怕吃闭门羹!”他小声的说。

    她打着他的肩,“你……你真是……”她无法形容。

    “不过我很高兴你来找我了。”

    “如果我都不来找你,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之间的缘分到尽头吗?”

    “不会!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期限,等你开学了,我会天天去学校等你下课,我会让你重新接受我的追求,我会天天一束玫瑰,让你成为全校人人羡慕的对象。”

    傅忆烟嘟着唇。“现在我自投罗,等我开学,我就没有办法享受这些待遇了。”她哇哇叫,“放我下床,我要回家!”

    “不会!”他信誓旦旦,“你开学后我依然照做,而你还没开学的这段时间,我要你天天陪我。”

    “不要!”她摇头,“你如果害我怀孕怎么办?我不要堕胎!”

    “我也不会让你堕胎伤害自己的身体。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向你求婚——

    两个答案让你选,嫁给我,我们做一天一夜;不嫁给我,我们做三天三夜。”

    “喂!”她不平的大叫,“哪有这种求婚方式?”

    “做一天一夜怀孕的机会较小,做三天三夜的怀孕机会较大。只要你有身孕了,你就永远都属于我,那你就嫁定我了!”

    “你好无赖。”她娇嗔抱怨。

    “你现在才知道?”他扬唇大笑。

    “我两个都不选。”

    “没关系,我知道,你要的是跟我没完没了。我未来的‘X福’就交到你手中了!”

    “你确定你真的行吗?”她还是怀疑。

    “这件事光说不练也是没用的,我们就实地进行吧!”

    “喂喂……你不要这么猴急……哪有这样的?我还没答应……嗯——啊……”

    他让她全身赤裸的趴跪在床上,目光Y乱充满贪婪,她的双脚打开,他直盯着她美丽的三角地带,私密又羞涩的花X渐渐染上了湿润的水气。

    他的手指轻绘花唇的娇样,她感觉到骚动,呻吟出声。

    “好美的花……”

    初绽的粉红唇花在他灼热的视线下兀自开放。

    他拉开两片软嫩的花唇摩挲,她娇喘不休。

    他手指揉弄着藏匿其中的珍珠,一阵阵酥麻快感让她动情的蜜汁分泌得更多、更快。

    “已经变得红肿了。”他轻轻一弹那颗泛红的珍珠,她立即产生剧烈的反应,全身大颤。

    “我好想冲进去……”

    他的鼻子凑近,吸着她浓郁的体香。

    “你好香……香得快让我把持不住……”

    她全身乏力,腹部痉挛,因为他露骨煽情的言语刺激,她的蜜X收缩着。

    冷不防,他送进一指,她的小X马上紧紧吸住不放。

    “你愈来愈热情了……”

    他使力抽送,她湿润的小X激荡出羞人听闻的潺潺水声。

    “耀凯……好羞……不要了……”

    “才刚开始而已,稍安勿躁……”

    他轻抚她的背脊,麻痒舒服的快感让她逸出迷人的娇啼。

    樊耀凯抓着她的双腿,在她空虚不满的叫声逸出前,快速的送上他火热的舌头。

    “啊啊——”

    摆动俏臀,她感受到源源不绝的爱Y泌流而出。

    她无法拒绝他的唇舌入侵,也无力阻止。

    “不要这样……不要吸得那么用力……”

    她把他的头夹得更紧,他更卖力的取悦她,牙齿磨着她的花核,让她敏感得全身直打颤。

    “你这么湿了……已经为我准备好了。”

    他喷出的热气就洒在她的热X上,她难以控制的娇喘吁吁。

    “不要……啊……”他持续不断的舔弄她的大小花唇,她已经快要崩溃了。

    她剧烈颤动,高潮迫不及待的降临在她娇弱的身躯上,连他的舌尖都能感受她强烈的收缩不上……“还没完……”

    当她瘫软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全身软绵得像快要融化的棉花糖时,他剥去身上的衣物,抓着她的手放在他光滑硕硬的男G上。

    “你好大……”

    “因为你而变大……这是你身为女人的傲人魅力……”

    她觉得血Y逆流到脑门,整张脸红通通。

    “耀凯……”

    “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再叫一次。”

    “耀凯……”

    他把欲望挤进她花谷间的细缝,没有马上满足她。

    意乱情迷的她款摆腰肢,“进来……好不好?”

    “等一下……”他用硬挺的下身在她敏感的沟渠间来回扫动着,她被他弄得全身欲火,既空虚又难捱。

    她水淋淋又湿漉漉了……

    他扶正欲望,一鼓作气挺进去。

    天哪!

    她怎么能这么湿又这么紧?

    他快要泄在里面了!

    “忆烟……我的女人……”他激烈的撞击着她。

    “耀凯!耀凯……”

    她的身体正承受着他给予的激情狂爱,她爱恋不舍。

    “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你觉得我还能不能人道?”

    “能……你好B……”

    报章媒体的谣言不攻自破,沉溺在鱼水之欢的她明白,在她心里,他永远都是最B的。

    “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

    “你会成为我最后一个女人,我保证!”

    贪色男人已被眼前小他八岁的小女人给捆绑了身心,以往只有X爱没有真情的R欲已经离他远去。

    他像重生般,真心真意的对待面前这个与他不仅R体相契,心灵也相契的女子,和她共享情爱世界里的狂风巨浪……

    “啊——”

    他抚捏她X前的RR,将她两处最敏感的地方占为己有,恣意狂野的攻击着。

    她完全沉沦,不可自拔。

    他将她妩媚的娇态烙印进心版,猛力快速的进出。

    当热烫的种子在她体内生G时,他还舍不得放开她,让软疲的下身离开。

    “我爱你,忆烟。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伴侣!”

    疲累的傅亿烟听到他的肺腑之言,高兴的流下感动的泪水。

    好B……

    她的贪色男人终于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她终于得到了他珍贵的心,她好满足……好幸福……

    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贪色男人》,方便以后阅读贪色男人9-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贪色男人9-10并对贪色男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