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的毒酒

尤物凶猛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左岸妖 本章:尤物凶猛

    尤物凶猛

    “下半身瞎子”。是米里奥?奇用来骂他那个风流成X的双胞胎弟弟的话。长了一样的金发和蓝眼,被大把的画家看作是最佳天使模特的双胞胎兄弟一样俊美一样吸引人眼球,但很容易被区分开来。

    ——即便是那对兄弟梳一样的头发穿一样的衣服,只要有个女人上前去搭讪的话……你很快就能知道谁是哥哥谁是弟弟。陈璨冷笑了跟她的红发绿甲的痞子妹妹说起小孩的父亲时如是评价。当然,她不曾否认过小孩跟那对兄弟的关系,也从来不曾承认过那对兄弟拥有什么权利。意大利的骑士,米里奥兄弟。对待女士永远具有骑士该有的风度。但,很明显的不同。米里奥?奇觉得他自己更像是个军师,如果他们的组织里不是有个更让人又爱又怕的[相]的存在的话,他大可以扔下他那个喜欢冒险和用下半身思考的笨蛋弟弟坐个既没有风险又刺激的职位。米里奥?杰,是个喜欢冒险的家伙。米里奥?奇很喜欢他弟弟那种果敢决断的风格,一旦决定了他要什么后他便可以罔顾一切去追求的类型。在他们兄弟面前如果出现什么突发事件的时候,米里奥?奇喜欢参考他弟弟的直觉和决断,而他,在那基础上分析并且做出对他们兄弟更好的决定。他们是完美互补的一对双胞胎兄弟。在米里奥?奇和他的弟弟遇到那个女人之前,他对他们的一切都很满意并且充满了对未来挑战的期待。而一个女人的出现,却打破了那种微妙的平衡和美好关系。一对兄弟喜欢上同一个女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他们本来就有很多相同的爱好,关于美好事物的看法也基本一致。他们喜欢相同的东西。除了女人。米里奥?奇有轻微的对女人的洁癖。一定要回忆的话,他们第一次喜欢上同一个女孩的时候,虽然那女孩还没能让他们俩产生竞争的意识。但问题是那女孩连续跟他们兄弟上床,高潮的时候喊错了名字。米里奥?奇很沮丧。而他的弟弟吹了口哨愉悦地笑,说是那女孩在把他给认错的时候不断地夸奇表里不一,比她想像的更B……等等。于是,米里奥?奇在女人一事上跟他的亲密弟弟第一次产生了些许矛盾。但他和他弟弟的感情又岂是一个神志不清的女孩能比的,他开始习惯于观看他弟弟的情事,偶尔他弟弟觉得,可能是觉得无聊和对他的歉疚?他猜想的。他们偶尔会一起享用女人。不过,米里奥?奇虽然对他弟弟的滥交和花心有些不悦,但他弟弟挑的女人,自然都是不错的女人,能入他们俩的眼。

    但有一天,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他们再次同时喜欢上的女人,可惜的是他弟弟居然表现出了他不愿共享的意思!米里奥?奇否认了他和他弟弟一样的心思,他拒绝去想。只是,因缘巧合,他高兴地发现他弟弟一个人并不能摆平那个女人,于是他不客气地出手了,在他弟弟宣布了那是他的女人后,他不甘落后地让她也成为了自己的女人。——事实证明,他骂的那句“下半身瞎子”是很有见地的。睡什么女人不好,居然睡了福阿德家的公主,一个权势比他们家只大不小的最后的王族,尤其,那个女人,说是娇滴滴的公主,倒更像是手段不俗的女巫!失明的女巫被困在骑士的庄园时,表现再出色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平凡的女子,被他们俩便宜占尽。可是,一旦回到了她的森林后,女巫留下的毒咒却让他们俩神魂颠倒。而女巫早华丽地背转了身跟她的情人们亲热,早把他们这对陷入情的骑士给忘到另个半球了!米里奥?奇冷眼旁观他的弟弟重新回到花丛,但似乎总是缺少了什么,他和他都不能真正地快乐起来。当随意可以玩弄的落魄女人摇身成了他们连远观都不能的神秘低调公主后,那种想要她的欲望反而变得无比强烈。米里奥?奇确定他和杰都中了那巫女的毒,极深极深的毒。其名为爱情。

    果然是疯病!就连其它的女人尝起来看起来都变得无味。同时,米里奥?奇还要佩服他的弟弟居然还能去尝别的女人的味道,那胃口。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劣GX,或者说男人的恶X。连那个G廷的华丽男人[国王]奥兰多?阿鲁达也都跟那个女人传出绯闻来了!米里奥?奇看到他弟弟脸色不善,如同看着自己的脸一般。但随即居然是一脸信心的样子:他知道,他和他的亲密弟弟都确定了要把那个女人列为他们[骑士]狩猎名单上的最高猎物。

    非要到手不可的女人。 引起那么多男人注意的女人。不是凡品。米里奥?奇再和他的亲密弟弟对望的时候,看到了彼此眼神中的那种光芒。会心一笑。

    [骑士]要跟随的对象当然是公主。而公主身边总会有荆棘和恶龙等待障碍的存在。

    米里奥?奇和米里奥?杰很有耐心地应付那个叫做秦九歌的男人,并且警戒那个真正的[魔鬼],前杀手小糖。娇艳的玫瑰不仅自身有刺,更是藏在了荆棘园中。米里奥兄弟还发现了那个情报贩子Ane的踪迹,居然是另外一只狡猾的狐狸,福阿德?璨身边的第二秘书。公主和[国王]订婚了。听上去就知道是个笑话。尤其是,骑士兄弟得到了可信的消息:公主怀孕了!——谁干的?!还能有谁?!米里奥兄弟信心十足,干劲满满。然后遇到了又一个强大的敌人:喜好女装的BTG本黑蛇,居然还是他们小孩的抚养者!

    米里奥兄弟在福阿德家那个毒药般诱惑的女巫那边吃亏了:谁的小孩?米里奥的兄弟俩居然没有胆子去验证DNA,因为他们不能去验,验了结果又能怎样,验出来之后不仅不能当孩子的父亲,更会被恼羞成怒的[国王]教训,然后被那个女巫给彻底封杀!

    米里奥?杰只是沉默许久然后说了NO,米里奥?奇却想得更多。就算是个让他们俩兄弟都痴迷沉迷的女人,但也还没到让他舍弃他们的兄弟情的地步!米里奥的兄弟其实还是没有扭转局面的筹码。反而因为孩子那点血缘的关系,被关照得厉害。

    ——那几个男人居然暂时停火,调转了矛头一致对准了他们兄弟!米里奥?奇专心地弹他的钢琴,那几个男人真的可以和睦相处么?一致防着他们的时候,恐怕也是他们相互算计的时候吧,他且耐心等了看。只是,不知道那个女人,那个一切纷争矛盾起源的女巫,她又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尤物凶猛(续 伪NP)

    大多数女人都喜欢被温柔对待,而印象中喜欢直接的男人,其实,他们也是很喜欢前戏的,充分的前戏和挑逗,你会看到连他自己都惊讶的风情和美丽。-----------------------------好戏上演。而任X的女巫轻轻的一个话,却宣告了盛大华丽的舞台剧就此该嘎然终止。

    米里奥?奇几乎就要出离愤怒了。他的亲密弟弟在那张奇巧的床上光了身子不断颤抖呻吟,好像是他们进来时那院子里面呻吟喘息的溪水一般。而他,眼见了这样的春色和挑逗,只能被困在那里如同最悲惨的困兽。女巫笑了起来,跟她惯常的那种不动声色的带着礼貌又疏离的微笑,悲天悯人似的温柔浅笑不同,她笑得有些孩子气,是纯真又可恨的诱惑。她伸手抚M了他全身,手指过处他的皮肤跟着战栗和叫嚣,她在他身上点起了一场四处蔓延的野火,燎原的大火,而他不得闪躲。亦不得解脱。因为那天真无邪笑得美好的女巫转过身去便跟那个一脸魇足的黑蛇商议起来。

    米里奥?奇眼睁睁看着他的女巫跟他的亲密弟弟寻欢作乐。米里奥?杰被蒙上了眼睛。现在最为敏锐能够依靠的不是听觉,是触觉。

    似乎一切都变得遥远。他看到他的哥哥被那个魔女全身M遍,随之情动。哦不,他们早在见着她的那瞬间开始身体里的血Y便开始了沸腾!可是,他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心跳动得这么快,这么猛烈。他可以感觉,她的手放到了他的脸上,好像之前抚M他哥哥那样,轻柔地游走了一圈。

    可是,随之而来的却不是手指向下的抚M,那是什么?!米里奥?杰有那么一瞬间的恐慌,惊慌。他分明听到了电动剃须刀的嗡嗡声,但又不像,那声音要响亮多了。他微微发抖,不能控制地发抖。可是,很快他的脸和每个毛孔都开始舒服起来。

    她捧了他的脸,在用电动刮毛刀小心翼翼地清洁他的脸,小心地修饰他的眉毛,然后向下轻轻地完美他的脸。米里奥?杰不能控制自己身体的紧绷,和脸蛋那边来的紧张。他害怕她一个失手或者故意就毁了他那张引以为豪的天使脸蛋。可是,被人这样轻柔对待的感觉很好,他说服自己不要紧张,要放松下来。他不愿意在这个魔女面前丢脸。她的刀是轻柔和小心翼翼的,她用的毛巾却是故意狠狠地擦拭着,不过那力道真的算不了什么。

    当她的手和那把刀往下移去的时候,移到他X膛的时候,米里奥?杰满足又无奈地从喉咙里面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原来她讨厌他们的X毛?!“呃”米里奥?杰不由得发出了低低的呼叫,那魔女居然把刀子移到了他的那里!

    米里奥?奇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聚J会神地看着,看着那个女巫一脸专注地刮去他弟弟身上多余的体毛。这原本该是有些屈辱X的,因为很多男人都以他们的体毛为荣,毛茸茸的很X感,是米里奥兄弟被很多女人所夸奖过的。而很多时候,只有被人亵玩的男孩才会被要求剔除那些体毛。

    但米里奥?奇却一直看下来,不自觉地动了喉咙吞掉那不合时宜的分泌物。

    那是和他有着一模一样面孔的他的双胞胎兄弟,他被蒙上了眼,而他在一边观看。

    米里奥?奇觉得那个女巫的手不知何时又跑到了他的身上来。当然,这只是错觉,或者,就像她之前笑了跟那条美女蛇一样的男人大笑了讨论的双胞胎之间的“感应能力”?

    米里奥?奇听到了他弟弟不断的低低的呻吟,愉悦的,带着恐慌的,又有莫名的期待的,好听的男低音。他看到那个女巫的眼睛越发地亮了起来。灰色的眼睛,居然像月下的湖泊那样闪亮,而他们都是被诱惑的了往水深处行去的夜的旅人。G本黑折懒懒地坐在了凳子上看他的独一无二的大女孩干坏事。火苗似乎欢快地跳动了起来,他逐渐觉得口渴起来。而他的大女孩闲暇下来便扬了脸一脸讨好地看他,他按捺着看他的任X的大女孩怎样报仇,却又隐约觉得下回该要提醒她,提醒她他也要做那个罪大恶极的主儿。而陈璨的手,停留在那个微微陷下去的肚脐眼儿边。她摁掉了刀子的电源,疑惑地抬头,G本黑折便风情万种地笑了将自己手边的清酒给递了过去。可是,她理解错了意思。米里奥?奇看到她的女巫优雅又邪恶无比地倒酒。肚脐眼当然不可能是好的容器。那酒很快就溢了。然后醉酒后百无禁忌的女巫居然娇美无比地瞟了他一眼,便低头去饮酒。

    米里奥?奇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看到她的舌头在他弟弟的身上勾勒出了一个好像字母一样的图形,而他的弟弟比他更为紧张和兴奋,他的X口起伏不定,分明是快别逼疯了的样子。

    G本黑蛇微愣,随即便看到他的任X大女孩居然、居然!他站起身来,厉声,“陈璨!”她从那个男人的双腿之间抬头,不忘记舔唇品尝那最后的酒味,神情偏是娇媚无比,“怎么了?”G本黑蛇深深吸气,他忽略掉那对兄弟动情的呻吟,吃味地想要好好教训他的任X大女孩一顿。

    而她却揉了眼睛说了一句可以把所有男人都从天堂送到地狱的话:“好累,我困了。”她居然决然转身便要去睡觉了。

    end


如果您喜欢,请把《顶点的毒酒》,方便以后阅读顶点的毒酒尤物凶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顶点的毒酒尤物凶猛并对顶点的毒酒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