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世家

....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风弄 本章:....

    文章节选

    “这个血玉杯,真的被那个浑身铜臭的瑞家买走了?”

    “这……”

    “说啊!”

    “是,是的。被瑞清公子买走了。”

    “公子个屁!”一提到瑞家,张老爷气不打一处来,平日修身养X得来的一身好涵养完全报销,暴跳如雷,连珠P一样开骂,“不过是卖胭脂水粉,靠着拍马屁奉承G里太监们发的家,如今开矿开店走船赚了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居然还踩到玩物行当里,在我们清逸阁对面开古玩铺?和我们清逸阁斗古玩?哼!他配?古玩珍物讲的是情趣,风雅,他瑞家懂吗?我们清逸阁十世收藏,藏学渊博,谁人不知?要在玩物界成世家,可不是有钱就行的!什么叫玩物,光有钱买不懂得赏玩,有个屁用!上次那个红陶浮雕走兽灯,多好的东西啊,汉代制的那个手工,J致得……啧啧,真的叫人想起来就喜欢。又是那个混蛋瑞家,不知派了哪个副掌柜出价,硬给高价从我眼皮子底下买走了。那么好的一件东西,平白到了不懂赏玩的混蛋家里,唉唉,真是一朵鲜花C在牛粪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这种情况在这几年发生了不少次,张老爷时而激愤时而伤感,指天骂地吼了大半个时辰,等到吼得嗓子都有些干了,才发觉自己倒霉的儿子已经从刚进门跪到了现在,又开始居高临下责问。

    “既然知道是血玉杯,怎么不出价买啊?多大的价钱也该咬牙买下来!这个要紧时候你心疼钱干什么?你怎么就这么不中用,争不过那个姓瑞的小子呢?”

    “爹,卖方开口就要二十万两……”

    “二十万两算什么?你要是有一点胆气,就该给他提到三十万两。为着传家宝物凑成一双,难道我们清逸阁就拿不出三十万?大不了把钱庄里的存金一次都提空了!”

    “孩儿确实把价钱开到了三十万。”

    “嗯?那怎么会……”

    “可是瑞家出了五十万……”头顶上方一阵沉默后传来异动,张玥朗抬头看去,立即从地上跳起来慌忙扶着差点晕倒的父亲,着急地问,“爹!爹!你怎么了?爹你不要激动,千万不要激动。”

    ……

    控诉方:檀木透被雕花椅

    (请檀木透被雕花椅同志出场,大家鼓掌~~)

    檀木透被雕花椅:(一瘸一挂地出场,语气沉重无奈)

    各位,我今天这模样,出场实在,那个……有些丢人。

    唉,老了,老了。

    我原以为只有人老了才不中用,东西越老,不是越值钱吗?谁想到在主人眼里,G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他师兄不过是醒来时,第一眼看见我玲珑剔透,标致可爱,造型经典,巧夺天工,忍不住赞了我一句“美哉,椅子”……

    陪审团:(强烈咳嗽)

    檀木透被雕花椅先生,控诉时请注重事实,伪造证词是要负责任的。

    檀木透被雕花椅:

    哦,不好意思,一下子动了感情。我改正,我改正。

    (憧憬地回忆)他师兄虽然没有赞出口,但是心灵中的赞美,我是可以听见的,大概也就是和“美哉,椅子”差不多了。

    可是……

    (开始悲痛)就为了这么一句符合社会审美观的真话,我的主人居然吃起了飞醋,过来就一脚把我踹倒了,呜呜,真是落英缤纷,人间惨剧啊,美就是这样毁灭在一个人类的手中……

    陪审团:(强烈咳嗽)

    檀木透被雕花椅先生,你觉不觉得天气有点冷?

    檀木透被雕花椅:

    要开暖气了吗?好啊,我不介意。

    陪审团:(微笑)

    我的意思是,檀木透被雕花椅先生,如果你再在控诉时扭曲事实,我们很有可能会劈木头点炉子。

    檀木透被雕花椅:(憨厚而迷惘)

    可是,我是檀木耶。

    陪审团:(加深了微笑)

    檀木也是木头。

    檀木透被雕花椅:(立即举手,正义凛然)

    法官大人,我发现了陪审团里面有一个奸细!他分明就是被我从前的主人收买过来威胁我的!法官大人,你看他长个歪瓜劣枣的脸!你看他那纹理,八成是劣质红木做的,手工也不J巧……喂喂,不要拖我出去!放开我!放开我!

    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我可是有来头的,我是前代奇匠宋之清的代表作!虽然现在瘸了两只腿,雕花被踩烂了,但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唉哟!打椅子啊!有人殴打椅子啊!没天理啊,我这样的高档玩物你都打,呜呜呜呜……救命啊!

    文章节选

    看看房间里奢华又极有品味的摆设,这个,大概就是师弟的卧房吧?瑞家果然是金山银海,咦?那边的是……好一张檀木透被雕花椅,瞧那雕工,该不会是宋之清的大师之做吧?

    一看见上好珍品就全神贯注的张玥朗,顿时忍不住从床上坐起来想细看,但下一刻就立即一百二十个后悔了。

    “呜!”张玥朗发出一声悲鸣。

    腰杆和下体好像被人揉碎了一样的疼,五官俊逸的脸痛楚地皱起来。

    “这么快就醒了?”脚步声立即响起,来人一屁股坐到床边,关切地看着他。

    但,这关切只维持了一瞬间而已,当看清张玥朗的目光所向后,瑞清俊美姣好的脸顿时沉下,用指尖挑起张玥朗的下巴,让他看清楚自己的不爽。

    “师兄,你不会醒来之后第一眼就瞄到了那张该死的破椅吧?”非常危险的磨牙声。

    “呃……师弟……我……”

    “我就知道!”瑞清霍然站起,转身走过去,一脚把价值不菲的椅子踢倒。

    房中传来轰然大响。

    “你心里,就只有!这些!破古董!烂东西!”一边说,一边恶狠狠地乱踹,巧夺天工的透背雕,转眼就毁在瑞清的蛮脚之下。

    张玥朗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师弟不要踢,不要踢,那可是檀木透被雕花……”

    不做声还好,一做声,立即把正拿椅子出气的恶魔引到了面前。

    高大的影子覆盖上来,把床上的张玥朗完全遮住。瑞清气势可怕的慑人,平日藏在俊美外表下的儒雅通通不见了。

    “去他的檀木雕花!你眼里就只有这些破烂!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第一眼就瞄瞄我?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账师兄,总有一日我要把你C死在床上!”

    居高临下怒吼了半天,发觉师兄脸色还是和昏睡时一样的苍白,心肠又不禁开始发软。

    看着那张好看又透着清澈单纯气息的脸,再大的火气都会不知不觉消下去吧?

    何况,这个人还是他最没办法的师兄。

    慢慢的,一向自大刻薄嚣张的瑞家大少爷,不知不觉把音量收小,尽量不惊吓对方地,放轻动作坐回床边。

    “我本来不想吼你,真是的,还特意命人加急多送老参过来,熬给你喝。”挫败地解释了一句,把师兄从被窝里拽到自己怀里,抚着他的背,“我知道我脾气不好,师兄,你生我的气吗?”

    “没有。”我敢吗?

    “今天我抱得你舒服吗?”

    “舒……舒服……”个鬼!肠子都差点被你玩出来啦!

    似乎听出语气中的言不由衷,瑞清挑起怀里人的下巴,认真地看着他,“师兄,你要是对我有哪不满意,就直接告诉我,没必要撒谎,我可以接受实话的。”

    张玥朗连忙摇头,“不不,没有不满。”

    可以接受实话?他才不上当!

    控诉方: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

    (请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同志出场,大家鼓掌~~)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低着头,怯生生地走进来,声音比蚊子还轻)

    见过各位青天大老爷。

    陪审团:(慈祥的温柔)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哦,我可以简单点叫你镇纸吗?别害怕,有什么冤屈,你尽管说,我们会帮你做主的。唉哟哟不要跪,不要跪嘛,我们都是平等的。嘿嘿,先来说一下基本资料好了,你住哪啊?电话号码多少啊?有主人没有啊?(桌子底下挨了一脚狠的,立即正容)咳咳,别的先不废话了,先说一下你的案件情况吧。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

    是,大老爷。

    (弱不禁风地蹲个万福)回大老爷的话,我本名是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出自名师之手,从来就清清白白,向来都是被人放在书桌上当镇纸用的。

    可是……可是……

    (眼眶红红,开始哽咽)

    那天杀的瑞家公子,真不是个好人,竟然把人家当成了……当成了……Y器来使!(痛哭)

    陪审团:(竖起耳朵,大声问)

    什么?当成了什么?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涨红了脸,羞耻不堪)

    Y……YY……Y器……

    陪审团:(继续竖起耳朵,总算听到了,表示愤怒)

    过分!太过分了!

    明明是寿山石的材料,怎么可以当成银器呢?

    这不是假冒伪劣商品吗?法官大人,我要求立即封了瑞家的商场,做全面的质量检查!

    另一个陪审团成员(举手发言)

    咳咳,好像证人说的不是那个银吧?

    陪审团:(疑惑)

    是吗?它明明说的就是银器嘛。

    嗯?难道是金器?哇,更过分,罪加一等!

    另一个陪审团成员(继续举手,商量的语气)

    咳咳,证人所说的,不是金属的那个银吧。

    好像是Y荡的Y。

    陪审团:(更加疑惑)

    Y荡的Y?读音和银器的银差不多啊,你们怎么能分辨出来?

    另一个陪审团成员(友好的回答)

    两个字的读音只是相近,应该还有一点区别吧?好像尾音有点不同。

    陪审团:(非常敬业的继续讨论)

    真的?

    这么重要的问题,不可以忽略,法官大人,我要求取字典,从学术上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法官大人:(笑眯眯)

    不管是银器还是Y器,其实呢,本法官最希望的就是,听证人说出使用过程。

    众陪审团:(非常敬佩地看着法官)

    对哦,对哦,重要的是使用过程。

    请镇纸先生,继续说出使用过程。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已经晕过去两次,再度被救醒过来)

    过……过程啊……

    就是……(别过脸,颤抖着唇)就是那个……

    旁听观众:(忍不住站起来大声叫)

    什么这个那个啊?拜托你痛快点说嘛!关键时刻吊人胃口,你这毛病跟谁学的?喂,说详细一点啊!(压低声音,兴奋)各位兄弟,谁借份纸笔过来?啧啧,这控诉旁听闷出个鸟来,总算有点荤的啦!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楚楚可怜地被众人盯着,异常胆怯)

    就……就是……

    (又开始抽泣)

    就是……就是那个瑞家公子他……他把我……把我……

    (小声哭了五分钟,才哽咽着继续)

    把我用来对他师兄那……那个……

    陪审团、法官、旁听观众:(所有人异口同声)

    到底是哪个啊?!!!!

    说!

    你说不说?不说就大刑侍候!

    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直接吓晕过去,不管拳打脚踢,水泼火烧,甚至拿它去BBQ!都不肯醒过来)

    …………

    ……………………

    (两百年后,陷入装死状态的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终于苏醒,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生不入官门啊!死不入地狱啊!这辈子都不要想着控诉谁啊!)

    文章节选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造型古朴优雅的镇纸。

    张玥朗艰难地喘息着,“对,是我们清逸阁的,这寿……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纸是啊!师弟!你干什么?嗯嗯……不要!”

    “我又不喜欢写字画画,要镇纸干什么?只好拿来派点别的用场了。”瑞清斯条慢理地说着,一边将比指头chu上少许,凹凸不平的长形镇指,一点一点塞入红肿的入口。

    “呜呜……嗯―――师弟求你……不要呜―――唔…………”

    虽然不算太chu,但还没有消肿的RX和饱受蹂躏的黏膜都正处于最敏感易痛的时候,哪怕一点点的异物都让人经受不住。

    何况寿山石非常冰冷,上面雕刻的蟠龙玲珑浮现凹凹凸凸,只进去一半,已让张玥朗双膝打颤地摔在床上,“不要了……不要……”

    没打算让师兄继续趴跪的姿势,瑞清把他抓入自己怀里,命令他坐在自己大腿上,“脸朝着我,两腿分开坐在我这,不许磨蹭。”

    “呜……师弟……”

    “你不是喜欢这些破古玩吗?把它们看得比命还要紧,我就让你好好喜欢它们。”两指拈着镇纸,缓缓在RX中C入,抽出。

    “嗯嗯――不……不行……”浓密的睫毛上挂满了水珠,张玥朗英俊的脸上被蹂躏出屈辱妖媚的艳红,娇鲜欲滴。

    高雅珍贵的,而且是清逸阁宝库里面,爷爷和父亲心爱的,这次不得不忍痛取出的珍玩,正在进出自己的Y荡的屁股。

    明明应该痛不欲生,但瑞清每一下动作,都巧到好处地让镇纸的棱角戳在体内最敏感的小凸点上。

    “哼,爽到小弟弟都挺起来了。”瑞清故意说着不屑的刻薄话。

    果然,师兄更为难堪。

    狼狈却又逃不过欲望漩涡的模样,份外迷人。

    “这个破玩意,叫什么来着?”

    “呜――嗯唔――”

    “啧啧,被C得浪起来了?喂,我在问你话!”

    猛然一下,差点把镇纸完全C进去。张玥朗破碎地喘息起来,“啊啊――我说,我说……呼呜―――叫……叫寿山……寿山高浮……雕蟠龙纹……镇……镇纸……”

    “鉴赏一下。”

    “什……什么?”

    “我要你鉴赏一下,这些都是你的心肝宝贝不是吗?什么破镇纸破椅子破杯子。我要你好好鉴赏一下你屁股里面这块石头,到底有什么地方好。”

    “呜……”

    “你说不说?”

    ……

    控诉方:白玉雕龙笔杆

    (请白玉雕龙笔杆同志出场,大家鼓掌~~)

    白玉雕龙笔杆:(器宇轩昂,豪迈入场,面带微笑,向四周拱手打招呼)

    各位各位,好久不见,身体都好吧?

    哟!黄杨木刻字如意兄,有上百年没见面了吧?你怎么还是老模样啊?还是灰溜溜的象G黄杨木?哈哈,开个玩笑嘛,如今入陪审团了,就不能和老朋友开开玩笑了?别见怪,别见怪呀。

    我还不也是这个老模样,打出生起就是白玉啊,这么多年,还是晶莹剔透的,一看就是好货色,嘿嘿,你说玩物啊,这什么档次质地,可是从出生那天起就定好的了,没得比哟!哈哈哈。

    陪审团:(正经的表情)

    白玉雕龙笔杆,严肃一点!

    这里是主持正义的地方,你以为是菜场吗?

    把案发经过详细说出来,我有言在先,伪造证词是要负责任的,听见没有?

    白玉雕龙笔杆:

    啧啧,用得着这么绷着脸吗?

    (笑容满面)少装蒜了,你绷着脸我也认得出你,你不就是核桃壳佛珠吗?

    我知道了,你眼红我是不是?别眼红啦,这都是命啊。这白玉雕龙笔杆,向来都是G廷的东西,就是到了民间,也是放在宝库里面珍藏的啊。你呢,那就不同了,大不了就落到个和尚手里。

    (看见对方脸色大变,笑得更欢)哎?哎?怎么又变脸了?我没有说错什么吧?

    (想了一下,更乐)难道你没落到大和尚手里,落到尼姑手里去了?哈哈哈哈,谁叫你是核桃壳的质地呢,没办法啊,这东西啊,从出生起……

    陪审团:(拍桌,怒吼)

    你有完没完?!

    说案情!

    白玉雕龙笔杆:(无所谓地摆手)

    好好好,案情就案情。啧,这质地不同啊,修养都差半截。

    其实呢,案情很简单,不过各位不是黄杨木就是核桃壳,反应上比不上我白玉质地的,好啦,我详细一点说。

    本来呢,我是个笔杆,雕龙笔杆,啧啧,有多矜贵,大家是有目共睹的。那瑞家呢,银子大把大把的,一看见我,就知道我是上好的珍贵古玩,不惜重金把我买了去,而且是经过和清逸阁的拍卖斗价,才把我买过去的。

    对了,顺便说一下,核桃壳佛珠兄啊,那时候我还见着你表亲杏仁壳微雕了呢,它也一起被拍卖。不过卖没卖出去,卖了多少价钱,我就不清楚了。

    陪审团:(磨牙,Y森森)

    你有完没完?!

    说案情!

    说!案!情!!!!!!!(回音不尽)

    白玉雕龙笔杆:(好脾气地笑)

    好好,说案情,说案情。你呀,这脾气,还陪审团呢,怎么象被人指控的犯人一样坐不住呢?

    好好好,我说案情,别皱了,你本来脸就够皱的啦,不象我白玉似的,怎么皱都是一汪晶莹。

    好啦好啦,案情嘛,我知道。

    (轻咳一声)

    瑞家买了我之后,瑞家公子对我啊,那是爱不释手啊。

    有一天,他忽发奇想,要把我这个稀世奇珍,用在他最最心爱的人身上。

    (认真严肃地环视大堂一圈,语气低沉)各位,一个玩物的价值,就体现在人的使用上。你会把低劣的东西用在心爱的对象身上吗?不!绝对不!

    瑞家公子家财万贯,高档古玩无数,他挑了什么来调教他心上人最敏感脆弱的地方?嘿嘿,不错,就是俺!白玉雕龙笔杆!

    为什么挑俺呢?原因很多,第一,我档次最高,第二,我质地好啊,白玉,多晶莹透亮,多不伤人啊,戳哪里都是圆润润的滑滑的,第三,我这身上雕的龙可不能小看,该凹的凹,该凸的凸,哪个按摩B用起来比俺顺手?

    嘿嘿,这同时也验证了本笔杆的多功能X,在这个多元化发展,全球化生产的时代,本笔杆不失为一个历史X的杰作。

    当然,也证明了我家主人选择的绝对正确X。

    所以说,好不好,看看白玉雕龙笔杆,妙不妙,瞧瞧情人反应骚不骚……

    陪审团:(忍无可忍,站起来大吼)

    闭嘴!

    你这也能叫控诉吗?!!!

    白玉雕龙笔杆:(非常无辜)

    控诉?我为什么控诉啊?

    我很骄傲啊,我很自豪啊,我从上到下都很完美啊。

    我为什么要控诉?

    陪审团:(很有吐血的冲动,欲哭无泪地问)

    你不控诉,你来血泪控诉大会干什么啊?

    白玉雕龙笔杆:(惊讶)

    什么?这是血泪控诉大会?

    不会吧?

    你搞错了吧?

    这不是高贵玩物新闻发布会吗?难道我走错了大门?哎呀,我还特意洗了个澡,想让记者们看清楚我这白玉的质地和上面的雕龙呢。

    哎呀,我怎么这么糊涂呢?好好的露脸机会就这么放过了。糟糕,糟糕,现在赶过去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哦对了。

    (抬头看法官席)我说法官大人,你们什么什么控诉大会,应该也有记者到场吧?能不能请他给我来张特写,对了,请在我的照片下面加一句备注,简单一点好了,我不喜欢复杂。就写,嗯――高贵的白玉雕龙笔杆下个月将参加瑞典的世界古玩拍卖展。

    后续:(如白玉雕龙笔杆所愿,记者最后确实报道了它的消息,并且真的特意加了一句备注――在庭警把白玉雕龙笔杆踢出大门之前,陪审团成员已经至少有一半吐得鲜血淋漓……)

    文章节选

    “混账!我们清逸阁是开学馆的吗?”张老太爷帮心爱的小黄雀倒了水,转过身来,正眼都不瞅儿子一眼,“我看你,平日也不轻易把人带入清逸阁,怎么偏偏让他进来了?这里面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吧?嗯?”

    “绝……绝没有!”张老爷冷汗潺潺而下,抹着汗水结结巴巴地说,“其实也……也不算不相干的人,他和玥朗同时拜了一个师傅,有有有……有同门之谊。玥朗,快向你爷爷禀明。”悄悄抬起手肘,猛撞身边锯嘴葫芦一样的儿子。

    蠢材!你哑巴啦?

    还不快点帮你爹我,向你爷爷说两句好话?傻站着干什么?

    他哪里知道,儿子此刻还能直挺挺站在自己身边,已经算不容易了。

    小X被RB狠C了一个晚上,现在还塞着一G硬邦邦的东西,敏感充血的黏膜正受着Y靡到极点的煎熬,张玥朗的两条大腿其实一直在布料下打着哆嗦。

    接触到父亲投过来警告兼求救的目光,张玥朗欲哭无泪,“爷爷,他是……是我的师弟……我们一……一个师傅……”

    呜,师弟东西都没有给自己看一眼,就自作主张地塞了进去,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屁股里含着的是个什么玩意。

    只能凭那种坠坠重重的感觉去猜大概是玉石制的。

    而且,那个凹凸,雕工似乎还不错,不知是否出自名家之手……呸呸!都什么时候了,还去想雕工?!

    他不自在地偷偷挪了一下身子,想让自己稍微舒服一点,却蓦地脸色微变。

    ……

    控诉方:张玥朗

    (注意!肃静!现在请本案最重要的证人,清逸阁的少东家,有玩物界帅哥之称的张玥朗出场,大家鼓掌~~)

    (掌声如雷)

    可是……

    (好半天,连个影都没有,所有人愕然,安静下来)

    (后台传来轻微的骚动)

    张玥朗:(郁闷得要死)

    不不,不要推,我不去,我说了我不去!

    某人:

    去啊!去啊!一定要去!

    你师弟那么坏,你是最大受害者耶!

    你才是那个最可怜的玩物耶!

    一定要把他的罪行公诸于众!枪毙他!阉了他!

    张玥朗:(依然郁闷)

    你胆子那么大,你当着我师弟的面说啊。

    某人:(立即缩回G壳)

    嘿嘿,我胆子大是大……那个……暂时还不想死无全尸啊。

    但是但是,你可以出去作证的嘛。

    (继续用力推证人出场)

    快去啊,法官会为你做主的。

    张玥朗:(死抓着墙缝,拼命摇头)

    不要啊,不要啊,让师弟知道我就完蛋了。

    他警告过我,没有他的允许不准和陌生人说话,不然会被惩罚。

    某人:(更加努力地抓证人出来,动作从推改为拽)

    不行,你一定要出来。

    别怕啊,把你的遭遇坦白说出来就好了。

    你师弟怎么欺负你啦?他用什么东西调教你的小菊花啊?他对你可爱的R头干什么坏事啦?他有没有经常剥光了你的衣服,还要打你屁股啊?他跑到你家,在你房里都干了什么下流事啊?

    (兴奋地吞一口唾沫,眼睛放光)

    你别怕啊,你就坦白说吧,越详细越好啊。

    这样世界才会有乐趣啊不对,是有正义啊,嘿嘿。

    张玥朗:(涨红了脸,恼怒地瞪着某人)

    他一天什么了我多少次,要不要说啊?!

    某人:(高兴得简直蹦起来)

    你愿意说,我一点也不反对耶!

    张玥朗:(磨牙)

    我!不!说!

    某人:(诚恳的看着他)

    我完全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为你主持公道嘛。

    难道你不信任我?(乌黑的眼睛,纯洁的表情)

    张玥朗:(低头)

    我不去。

    你别逼我。

    某人:(吃定他了!跳起来,增加压迫感)

    就逼你!就逼你!

    今天我无论如何都逼定你了!

    哼,逼你又怎样?

    张玥朗:(闷声说)

    你逼我,我就告诉师弟,你小时候偷看过我洗澡……

    某人:(愣掉)

    我有吗?

    张玥朗:(点头)

    有,我娘说的,小时候满月的时候,我们还放同一个澡盆呢。

    某人:(大叫)

    搞错啊!那是满月好不好?那也算偷看?

    张玥朗:(讪讪的)

    算不算偷看,就看我师弟怎么判断了?

    某人:(僵硬)

    你……你你你……你不会真的……真的打算……

    张玥朗:(老实的点头)

    你欺负我,我就告诉他。

    你不欺负我,我就不告诉他。

    某人:(怒!)

    你威胁我?!!!张玥朗,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敢揍你!反正你师弟现在不在,我照打!

    张玥朗:

    上次我出门,有个人不小心撞了我一下,师弟后来知道了,把他的腿打断了。

    某人:

    …………

    张玥朗:(很无辜的,平心静气)

    上上次我去饭馆,有个人不小心把筷子掉地上,戳到我的鞋面,师弟后来知道了,他……

    某人:(紧张)

    打算了那人的腿?

    张玥朗:(摇头)

    我师弟很讲道理的。

    他只是拆了那间饭馆。

    不过拆饭馆的时候,柱子砸下来,把那人的腿给砸断了而已。不是我师弟打断的。

    某人:

    …………

    张玥朗:

    但是,我师弟心肠很好,他每次打算人家的腿,都会帮人家治好,毕竟人家也是无心之失,不能下手太狠。

    可是,偷看我洗澡,X质就不一样了。

    某人:(冷汗潺潺而下)

    呵呵,呵呵,没那么夸张吧?

    大不了就是打一顿吧,还能怎样是吧?呵,呵呵……

    你师弟不是心肠很好吗?

    张玥朗:(认真的点头)

    对,我师弟不但心肠好,还很大方。

    他家里钱多,宝库里面堆满了各代的古玩珍物,大的小的,尖的圆的,说不定会送你几箱。因为他说,有的东西好是好,可惜个头太大,用在我身上,虽然刺激,却可能会伤到我,所以,不如送人。

    例如,有一个前尖后宽,手臂chu细的象牙雕,他就挺想找个人送送的……

    某人:(呆滞)

    ……………………

    张玥朗:(很老实的问)

    那个……我还要不要出去作证啊?

    某人:(继续呆滞)

    ……………………

    张玥朗:(试探地看着他)

    要是不用的话,我就回家了。

    师弟说,下午三点之前必须回家。

    某人:

    …………………………

    张玥朗:

    那。

    那我走了。

    请代我向陪审团和法官问好。

    (远去的背影,实在是玉树临风啊,玉树临风。)

    后续:(某人――――在原地呆滞了至少三天后,还是收到了一大箱令人毛孔悚然的珍贵玩物,上面贴了一张可怕到极点的纸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就是你把我师兄带出门还对他又推又拽吧?这箱东西送给你,至于怎么用,我会派高手来教导你的,嘿嘿,等着。)


如果您喜欢,请把《玩物世家》,方便以后阅读玩物世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玩物世家....并对玩物世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