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师M的下着

6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6

    第六章儿子的情人迷惑的三合一

    某内衣厂商委托的属於高度机密的听写调查的最後档案。

    渡濑行彦,四十四岁,服务於J密机械公司。

    这是去年夏天的事情。

    渡獭发生两件使他寂寞的事。

    其一是早期发现妻子有胃癌,手术後,住院很长一段时间。

    其二是儿子英夫和交往二年的女友山崎逸美分手。

    逸美是短大毕业後在银行工作一个月以後,不再来家里玩了。

    端丽的面貌和可爱的大眼睛予人华丽的印象。个X良好,能讨来做媳妇,觉

    得很有面子,但实在很遗憾。好像是向儿子做了单方面的宣告分手。

    到妻子的时,逸美穿着合身的深蓝色洋装,正把红色的花C在床头柜上的花

    瓶里。

    回去时,因为同方向,坐上电车时,渡懒不由得问道:“是不是和英夫恢复

    来往了?”

    “不,渡獭先生,我没有这个意思。”

    三个前还叫渡懒“爸爸”,现在的逸美却冷漠的说:“是我不好,但请不要

    告诉英夫吧。”

    逸美的脸红了。

    “好吧,在人生中如果有什麽困难就找我商量吧,再见。”

    渡獭想先下车时,逸美像突然想起什麽似的也跟着下车。

    “渡獭先生,我今天可以找你商量吗?我没有父亲,所以有很多事都不懂。”

    逸美像把自已当父亲一样,挽着渡獭的手臂。

    淡淡的柠檬香和手臂的触感,使渡懒再度感到惋惜。

    特别狠下心带逸美去吃可口而贵的寿司,觉得这可能是最後一次的谈话机会

    了。

    “逸美,有什麽事要商量吗?”

    看到逸美一直喝酒,但没有提出问题,渡懒只好摧促她。

    “渡濑先生,能一辈子都不告诉英夫吗?”

    逸美的表情认真。

    “当然。”

    “渡獭先生,那麽我们勾勾手指吧。”

    渡懒也伸出手指勾住。稍湿润,很凉。

    “我曾经和渡獭先生这样年龄的人犯过错,所以觉得对不起英夫,就和他分

    手了。”

    逸美露出茫然的表情凝视半空中。

    渡懒也默默的看着逸美。现在的女X都是这样的吗?想到和自己同年龄的男

    人就感到有点生气。

    “什麽时候?在那里?”

    “想知道吗?被灌醉了,受到调戏,不久被奸Y了。我无法忘记这件事,只

    看到中年人皮肤松弛的手指就┅”

    渡獭不由得产生嫉妒,但想知道受诱惑的动机。在某种情形下,也许能原谅

    她。

    “好可怕的表情,生气了吗?我们离开这里吧。”

    她已经是没有关系的人了,後悔不该生气,然为时已晚。

    相反的,逸美好像生气似的站起来。

    “渡獭先生,谢谢你请我吃饭,现在请问吧,代替英夫责骂我吧,这样我多

    少可以心情好过一些。”

    想起她的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大概多少受到一点影响吧。

    走出寿司店,逸美再度挽起渡濑的手臂,低下头,眼睛有一点湿润。

    “不希望别人听到吧,就到前面的公园吧。”

    “嗯。”

    逸美点头後,默默的跟到公园里的椅子坐下。

    水银灯的路灯灯光勉强能达到,稍感黑暗。但这样反而方便问,也容易说吧。

    “对方是谁呢?”

    “在卡拉OK认识的人,回家时用计程车送我回去。”

    “如此说来,认识也不到一小时吧。”

    “是的┅对不起┅”

    “究竟是什麽情形呢?”

    “从裙子上抚M我的大腿,前面有计程车司机,不好意思大叫。不久,他的

    手伸到大腿G。我因为喝了酒,也大胆了一些,又兴奋又骚痒,於是不由己的分

    开大腿了。”

    “哦,酒还是不要喝多比较好。”

    渡濑提出没有什麽作用的建议,继续问道:“後来呢?”

    “从裙子上抚M我那里。那个人的M法非常轻柔,有时让我感到急燥!偶尔

    还捏一下那个突出的地方,使得我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了。”

    大概想起那时的情景,逸美双眼湿润,深深叹一口气。

    “後来呢?”

    “有了快感,於是假装睡觉,这样就觉得羞耻感减少一些。那个中年男人又

    巧妙的把手伸入我的裙子口袋里。隔一层布抚M,那样比直接M到好像更骚痒,

    我几乎要失禁了。”

    “哦┅”

    “手指慢慢的在突出的地方揉搓,我感到比英夫弄的好多少倍。”

    “哦┅”

    “理X实在很脆弱,我觉得全身无力,所以当他说”再去别的地方喝一杯

    “时,应该睡觉的我,竟然不由己的点头了。”

    逸美不停的叙述那一段和陌生男人发生关系的经过。

    可是渡濑的心非常不平静。

    脑海里出现逸美在计程车里受到中年男人调戏的情景。如果自己也变成那个

    中年男人调戏曾经是儿子的美丽情人,会怎麽样呢?

    不┅当然不行!

    “那麽,後来呢?”

    “强行拉我到六乡河的河边,心里不断的喊着不可以,但还是让他把头伸入

    裙内,我的那里受到手指和舌头的蹂躏,那种刺激的方法可以说是艺术X,手指

    不停的扭动,用舌头舔或吸吮突出来的地方。”

    “哦┅”

    “说起来对不起英夫,仅仅如此,我的身心都好像受到红色波涛的袭击而昏

    过去了。”

    大概是说完了,逸美低下头,深深叹一口气。

    “逸美,还是忘了吧。”

    “谢谢,伯父。你真温柔,可是我忘不了那个chu糙的手指┅我真没有用!”

    好像没有父亲的情感使逸美难过,放开的手,眩然欲泣的样子。

    “逸美,谢谢好还叫我一声伯父。我的愿望,是N和英夫复合。”

    “伯父,那是不可能的。”

    “哦┅如果忘不了中年人的手指也就难怪了。”

    “难怪┅?伯父┅”

    “不,那是开玩笑的。”

    “不,还是全部说出来吧。”

    很意外的,逸美露出笑容,甚至还用手拍打渡濑的後背。

    “是┅我也那样做吧!”

    “真是的,英夫的爸爸要那样吗?不过有强烈的X感气氛。”

    “哦,不,对不起啦。”

    “不,正相反。伯父也可以那样吗?要吻我,还要M那里,这是有罪恶感的

    事呀。”

    “哦,嗯。”

    渡濑还无法真正了解比自已小二十四岁的逸美的心,但手已伸向逸美的腰际。

    “哇!好痒,我应该高兴起来了吧。”

    逸美闭上眼睛,把红唇送过来。

    渡濑吸吮逸美肥厚嘴唇,也肥舌头C进去。

    “唔┅唔┅”

    逸美摇头,两个人的嘴唇离开,逸美的呼吸有点急促。

    “伯父是┅很坏的爸爸。”

    逸美说完,主动的把嘴凑近,吸吮渡濑的嘴唇。

    渡濑对三个月前的儿子的爱人的嘴唇,不只感到新鲜,也产生罪恶感,裤内

    的RB勃起到二十来岁的程度。

    “唔┅唔┅”

    逸美也用舌头缠绕渡濑的舌头,扭动柔软的身体,把渡濑的身体抱紧。就完

    全信赖渡濑,也像和认识很久的情人。

    渡濑用嘴唇在逸美的嘴上滑动,用舌头摩擦逸美的牙床,把唾Y送入对方的

    嘴里。

    逸美发出啾啾声音吸吮渡濑的唾Y,再把自已的唾Y送回给渡濑。

    渡濑从薄薄的洋装握住逸美的R房,发现穿着很复杂的内衣,不像普通的R

    罩。

    R房很有弹X,正好能纳入手掌的大小,很符合渡濑的口味。

    “啊┅是很坏的爸爸。”

    逸美无力继续接吻似的脸紧靠在渡懒的身上。

    渡濑从洋装的领口伸入手,找到R罩下的R房。光滑的肌肤很有弹X,在R

    房的中间揉搓。

    “啊┅英夫最喜欢M这里。啊┅真舒服。”

    逸美说出稍嫌多馀的话,後背向後仰。

    渡濑找到已经勃起的R头。

    “啊┅好┅伯父弄得真好。接吻和MR房的方法,几乎使我要溶化了,不知

    神会有什麽感想。”

    可能受到基督徒母亲的很大影响,逸美又说出多馀的话,使R头硬起来。

    正因恐惧神,逸美才会对仅有一次的过错感到很大负担,当然也知道接受情

    人父亲的X刺激也是一种罪恶感。

    渡濑再度吸吮逸美的嘴唇,同时从薄裙上抚M逸美的Y部。

    “哎呀┅那里就是┅是我又不是我的地方。伯父,那是最不好的地方。”

    逸美把双腿夹紧後又慢慢的分开。

    “逸美,这样才比较容易弄的。”

    “哎呀,说什麽弄呀,伯父┅”

    逸美鼓起嘴巴,但还是让渡濑侧抱她的身体後,手伸入裙内。

    “哎呀┅我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逸美转过头来要求接吻,也让渡濑的手在裙内自由活动。

    可是逸美的内衣使渡濑困扰。丝袜可能是旧式的,大腿上有吊带,三角裤是

    蕾丝的,而且很紧。

    渡濑的手M到三角裤,因为很紧,手指不容易侵入。

    “伯父,对不起,因为有过上一次的那种事情,为了小心,换成这种内衣。”

    逸美小声的解释。

    “那麽,N肯跟我丢河边的旅馆吗?”

    “嗯┅就这样吧。”

    逸美用力点头。

    ┅从後门进入旅馆。

    “让我看N的内衣,不,裸体。”

    觉得太X急,但进入房间後,渡濑还是忍不住这样说。

    “嘻嘻,伯父,我还没有淋浴。”

    逸美笑一下,手伸到背後,拉开拉链。

    “我帮忙吧。”

    “可以吗?”

    逸美说完,把後背转过来。

    拉开拉链时,渡濑的手微颤。出现粉红色的内衣,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内衣。

    好像是R罩,束腰以及吊袜带呈一体的内衣。

    “伯父露出困惑的表情了,以为脱起来很麻烦吧。要和不久的儿子爱人做危

    险游戏,有什麽办法呢!”

    “哦,嗯。”

    “这样够了,其馀我自己会脱。伯父,请转过身去吧。”

    “为了增加我的见识,让我看看吧。这叫做什麽内衣呢?”

    “三合一。为了不让男人轻易手┅我竟然迷上中年男人而且是刚分手的爱人

    的爸爸。”

    “不,这是我不好。”

    “不,我会认为神是很大方的,难道伯父肯疼爱我到我有下一个情人为止吗?”

    “可以吗?我是没问题的。”

    “太好了,那样我愿意摆出比较勉强的姿势,还有变态一点的。嘻嘻。”

    原来逸美还会抛媚眼,又像开玩笑似的把屁股顶过来,三角裤底部的湿痕有

    手掌大小。

    “好呀,那麽就这样把手放在床沿,把大腿分开好不好?”

    只是接吻和轻轻在裙子里抚M,三角裤便如此的湿润,渡濑在惊讶中要求自

    已最喜欢的姿势。

    “真是的,果然是中年人,把我的玩笑当真了。不过,我会答应。和伯父在

    一起,心会怦怦跳,很愉快┅说起来真对不起英夫,大概父亲早世之故,从高中

    时代就仰慕伯父了。”

    逸美稍恢复认真的表情说完後,站在床边,回头看渡濑。

    这样看起来,这种内衣还真适合她穿。对渡濑而言,内衣的构造仍旧复杂,

    不知该如何脱。

    “伯父也真是的,不看我的脸,只看内衣,而且还盯着看。”

    逸美把头转过来说。

    “哦,对不起。”

    “伯父也不听我说话。”

    “抱歉。”

    “从我背叛英夫之前┅开始幻想和伯父接吻的情形,或伯父用手指玩弄我的

    那里┅还有强迫C入的X交场面,然後我用自己的手指玩弄。我真是很坏的女人。”

    “是这样吗?我听了即不好意思又高兴┅”

    渡濑想到逸美的身世以及宗教的影响,多少有一点感伤。

    “逸美,所以内裤就这样湿了吗?”

    “什麽?我不知道。啊!是真的,怎麽办┅羞死了┅”

    逸美用手M一M三角裤底部,然後像要隐藏似的蹲下去。

    “没有关系,我反而很感动,这样才自然,而且我喜欢弄脏的内衣。所以N

    能不能站起来给我看一看呢?”

    “可以吗?湿成这样,我自已都不敢相信。”

    逸美站起来,爽快的把屁股对正渡濑。

    “逸美,N能不能把三角裤拉开一点,让我看到里面呢?”

    “伯父好坏,内衣都这样了,那里就更厉害。对这样子,不感到失望吗?”

    “我想看,我要知道逸美的一切。”

    “那麽,是这样吗?”

    逸美撒娇的说,然後用手拉开三角裤。

    渡濑的脸靠近呼吸能喷到逸美屁股的地方,仔细的看。

    逸美的肛门是美丽的桃色,湿湿的,显得很鲜艳。

    “伯父很关心肛门吗?”

    拉开一点三角裤,露出肛门,还使肛门起伏,同时慢慢扭动屁股。

    “对逸美的┅当然很关心。”

    “嘻嘻,谢谢。我也喜欢伯父给我M一M,伯父不会生气吧。”

    “当然不会。”

    “英夫说那是排泄的地方,始终不肯碰一下。”

    那是因为老婆的教育以清洁为重,正因为如此,英夫才会被抛弃┅渡濑把到

    嘴边的这句话又咽回去。

    “是吗┅”

    渡濑用食指在逸美的肛门上触M。

    “啊┅很怪的感觉,还是中年伯父知道的地方比较多。”

    在肛门把食指C入到第一关节时,逸美的屁股从左右摇动变成前後摇摆。

    “伯父,也看看前面吧┅一面弄後面┅啊┅唔┅”

    渡濑把二G手指C入肛门时,逸美发出沙哑的哼声。

    肛门的洞口湿湿软软,但里面反而有乾燥感。

    “逸美,能不能把三角裤拉到膝盖,那样即容易看又容易M。”

    “是┅这样吗?”

    逸美把湿润大半的三角裤拉下去,回头看渡濑时,眼里含着怨尤的神色,但

    看起来比逸美任何时候都美。

    “伯父和我想的一样好色,等一等我可以做更难为情的事吗?”

    “当然可以。”

    “不会讨厌我吗?”

    “怎麽可能。”

    渡濑随便回答,因为正在欣赏逸美的Y部。如此美的地方,过去和英夫X交,

    被陌生的中年男人玩弄过吗?

    “伯父┅真的很脏吗?我真的不放心。”

    很快的,R芽蓬胀,从包皮露出粉红色的头。内缝溢出蜜汁,滴落在地上。

    “不是的,逸美。因为太美了,让我感到惊讶。”

    “骗我。伯父没有说,可是一定有味道吧。那里没有洗,而且又兴奋。”

    逸美一面问,一面扭动屁股。

    渡濑的鼻子更靠近,确实闻到味道,觉得新鲜又芳香。

    “真是的,伯父闻时鼻子还发出哼哼的声音。我这个人也很奇怪,知道伯父

    那样看,又那样闻,我就快受不了了。”

    逸美很急燥的用力扭几下屁股,一只红色的高跟鞋快要脱落了。

    “逸美,不要动了。”

    渡濑想仔细观察逸美的Y部,於是双手抱紧屁股,脸贴在光滑的屁股丘。绝

    大多数的女人的屁股都是凉凉的,唯有逸美是温温的,可能是体内有欲火在燃烧。

    渡濑抓住两个R丘,向左右用力拉开。

    “啊┅伯父在看里面吗?湿淋淋的,很难看吧。”

    “不,好像成熟的水蜜桃切成两半一样,真的很好看。”

    渡濑在逸美的Y部喷一口气,说出真心话。

    逸美的花蕊对渡濑的呼吸也有了反应,立刻溢出透明的Y体。

    “伯父┅用手指或舌头┅在那里玩弄吧。”

    渡濑并没有立刻那麽做,把Y唇拉开更大,用呼吸刺激R芽,让逸美等待。

    “伯父┅不要折磨我了┅就算我有了爱人,也会和伯父来往┅现在赶快弄吧。”

    “逸美,要忍耐。”

    “可是┅伯父┅啊┅这样的兴奋,我还是生平第一次,快用手指吧。”

    英夫可能因为年轻,不知道使女人焦急的技巧。那个中年男人遇到千载难逢

    的机会,就立刻C进去了吧。

    逸美猛烈扭动屁股,几乎要把渡濑的手甩开,双腿时而颤抖。

    “啊┅我快要死了┅求求┅伯父┅”

    渡濑不理会逸美的垦求,盘腿坐下後,拿起香烟点燃。

    用左手分开Y唇,观察蠕动的模样,还把香烟喷上去。

    “伯父┅这是置之不理的处罚┅还是对我视奸呢?”

    “两者都有。”

    “啊┅要漏出来了┅漏出来了┅”

    听到哔啦一声,Y部痉挛,排出大约两杯的Y体。

    “伯父┅对不起,尿了┅”

    逸美坐在渡濑的双腿上,转过头来道歉。

    渡濑熄灭烟蒂,用手M逸美的胯下後,闻刚才漏出的Y体味道。

    闻到女人X器的特有味道,但没有闻到胺摩尼亚或酒J味道。

    这证明逸美是有所谓喷潮体质的女人。

    “逸美,N每一次都这样吗?”

    “不┅幻想和伯父玩的时候有一次,和陌生的中年男人在一起时,就因为也

    漏出一碗半的样子,羞死了,所以才不能抵抗。”

    逸美低下头,手抓地毯。

    “逸美,这不是尿。”

    “伯父,骗我┅”

    逸美把原本很大的眼睛瞪得更圆而大。

    “那麽,去浴室吧。”

    “是要检查┅漏出来的是不是尿吗?”

    见渡懒拿出小型手电筒,逸美跟着进入浴室。

    “嗯,高跟鞋不脱,内衣也不要脱,蹲在磁砖上,分开大腿,让我看看尿道

    口。”

    渡濑以命令的口吻说。

    “是这样吗┅啊┅羞死了┅”

    穿三合一的内衣和高跟鞋,做出撒尿的姿势真是Y猥。

    渡濑打开手电筒。

    “这麽亮还要用那种东西照吗?”

    逸美眩然欲泣的样子。

    “好了,N现在尿吧,刚才已经漏出两杯,如果是尿Y,不该有很多了。”

    渡濑用手电筒照S逸美的尿道口说。

    “会不会喷到伯父呢?”

    逸美用力排泄,R洞口张开。

    “喷不喷到不重要,证明N的不是尿,而是喷出大量蜜汁才更重要。”

    “谢谢伯父。”

    “而且,能喷到N的小便也是光荣的呀。”

    为使逸美容易排泄,用指尖压尿道口的地方。

    “原来伯父和我想的一样。我梦到三次伯父把尿喷在我的身上。醒来时,那

    里真的湿淋淋了┅快用手指给我挖弄吧。”

    “不行!现在一定要先尿尿。”

    这一次渡濑用手掌在逸美的肚脐下方用力压迫。

    “伯父┅要出来,但又出不来,刚才的还是尿,不是蜜汁吧。”

    “逸美,这样觉得如何呢?”

    渡濑用手掌更用力压迫。

    “哎呀┅出来了┅伯父快离开远一点。”

    渡濑退到浴室的角落,脸贴於磁砖地,观察逸美的Y部。

    “啊┅伯父┅请看最难为情的样子吧。”

    咻咻┅

    浅黄色的Y体喷出来。

    确实闻到胺摩尼亚和酒J的味道,而且有相当多的量。

    “这个味道和刚才的蜜汁就是不同。逸美,N站起来,坐在浴缸的边缘,我

    给N洗。”

    “谢谢伯父。”

    逸美坐在浴缸的边缘,为便於洗,大腿分开很大,有一只高跟鞋脱落了。

    “这样会弄脏内衣的,那里买的呢?”

    渡濑确实喜欢上三合一内衣,而且产生让逸美穿着内衣就X交的欲望。

    “这个内衣是在涉谷的专卖店买的,是进口货,还相当贵,伯父不喜欢吗?”

    “不,正相反。我很喜欢,下一次我买给N吧。”

    “太好了,这也是我的梦想。伯父会和我一起去吗?”

    “当然,可是就这样C进去可以吗?”

    用热水洗净逸美的Y户。

    “啊┅伯父果然有一点变态┅不,也许是中年男人对X的智慧吧┅当然可以

    呀。”

    渡濑急忙用毛巾擦拭逸美的Y部,然後抱到床上,另一只高跟鞋也掉了。

    “现在我要尽情的用手指和舌头了。”

    “谢谢伯父,可以拿我的一切做玩具。”

    逸美任由渡濑抬起双腿,如此一来,R芽、花蕊、肛门完全暴露在渡濑的面

    前。

    “N的身体很柔软,对了,N和英夫是在运动场认识的。”

    “不要再谈英夫的事了。伯父┅啊┅那里┅快┅”

    “逸美,N抓自己的脚指吧。”

    “是,啊!这样很刺激┅唔┅”

    渡濑把R芽含在嘴里吸吮时,逸美哼出Y浪声。

    “唔┅啊┅噢┅”

    食指C在R洞里搅动时,逸美发出吼一般的声音,扭动身体。已经溢出如此

    多的蜜汁,应该容易C入了。渡濑对何时能喷潮感到莫大兴趣。

    “求求伯父,我真的不行。快给我吧┅啊┅”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等待,逸美大概已经到了极限。

    渡濑决定先让她泄出来一次。

    “好吧┅这样怎麽样?”

    渡濑用三G手指C入R洞里,或浅或深的抽C,同时用嘴唇夹住Y核吸吮,

    还把小指C入肛门内。

    三个地方同时蠕动。

    “啊┅好┅好┅快要死了┅啊┅唔┅”

    逸美拼命的扭头,身体变成大字型,X和腹如波浪般起伏,同时溢出大量蜜

    汁。

    “啊啊┅唔┅”

    逸美发出急促的哼声後,进入昏迷的状态。

    渡濑决定和逸美结合,先把浴巾铺在逸美的屁股下面。

    “逸美,现在要开始了!”

    渡濑不急不徐的把自已的RBC入逸美的R洞内。R洞仍在微微的蠕动“伯

    父,真的因为太舒服而死亡,该怎麽办?啊┅”

    逸美的R洞炙热,而且夹紧渡濑的RB。彷佛迟开的樱花,有一天因为寒冷

    而突然绽放。

    “伯父┅太舒服了┅我好害怕┅又要舒服了┅这是为什麽┅”

    渡濑没有回答,心里知道这是罪恶感使然。立刻把嘴压在逸美的嘴上用力吸

    吮。

    “唔┅我喜欢伯父。”

    逸美说出危险的话。

    “谢谢逸美,可是喜欢我或爱的话不要说出来。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永远是秘

    密。”

    妻子和英夫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大发雷霆。

    “我知道。现在请继续吧,还要继续折磨吧┅现在爱我吧┅”

    逸美抱紧渡濑,指尖陷入後背,R洞里也把渡濑的RB夹紧。所以渡濑像年

    青时一样用又硬又chu的RB在R洞里肆虐。

    “啊┅又要死了┅伯父┅会有这种事吗┅啊┅唔┅”

    逸美的R洞,尤其是洞口及其中段,特别的夹紧渡濑的RB。

    不知为何,蜜汁量变少,但变浓。结合的快感越来越强烈。

    “啊┅不行了┅我的眼前一片白┅伯父┅我要死了┅”

    前不久还是儿子的情人的逸美,用力抬起屁股。

    “啊┅要死了┅啊┅好┅”

    “不对,N应该说要泄了。”

    渡濑一面说,一面用耻骨压迫逸美的Y核扭动。

    “啊┅要泄了┅英┅夫┅啊”逸美叫出心上人的名字,飞上天堂。

    渡懒也开始喷S。

    “我泄了┅”

    逸美说出昏迷前的最後一句话。

    渡濑也被睡神所俘虏。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老师M的下着》,方便以后阅读女老师M的下着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老师M的下着6并对女老师M的下着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