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別跑

21-24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懶懶小Q 本章:21-24

    021 營養早餐2 發文時間: 9/6 2012

    慕岸重見秦小尤心思不在他身上,很是不滿, 繼而醋意大發。 他在她臉上印下一個吻後,左手趁機順著裙擺 慢慢上行,最後停留在雙R之間,那裏有件可愛的 小文X攔住了他的進攻。 “為什麼穿了文X?”慕岸重對此更是不滿,咬了 咬秦小尤的耳朵,問:“為什麼不經我同意,穿了這 東西?” 秦小尤知道他就是故意不講道理,面對他的霸 道,無奈的歎了口氣,小聲回嘴:“安娜在這裏,家 裏又有那麼多保鏢,難道你要我真空上陣?” 慕岸重側頭假裝很認真的想了想,手卻並沒有 因此停下。他的手滑到了秦小尤的背,一挑指,搭 扣就被他挑開。 一對沒有束縛的玉兔得到了解放,調皮的彈了 出來。因為溫差,小櫻桃變硬,俏生生的挺立起 來,頂著真絲睡衣,遠遠看去,兩個小凸點象可愛 的眼睛,正無辜的望著慕岸重。 慕岸重這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點頭說 道:“以後不許穿這東西,也不許穿內褲!” 秦小尤氣呼呼的沖他翻白眼,直接被慕岸重無 視帶過。 秦小尤不想再繼續糾纏下去,她低頭猛喝 粥,想快點結束早餐,趕緊到學校去才能安全脫離 他的魔爪。 慕岸重卻不急不徐,享受的輕撫著秦小尤的 背。那裏,光滑似緞,並沒半點贅R,年輕的身體 緊繃的肌膚,柔軟的手感,象一場盛宴,只等著有 人來享用。 手,沿著X際,又滑回到前面,在R溝之間迂 回畫圈。 秦小尤的R房不大也不小,慕岸重正好一手一 個,輕輕一捏,滑膩軟香。盡管有衣服遮蔽,慕岸 重仍能隱約看到被他捏變形的軟R,各種奇形怪 狀,好玩又好看。 “小哥,我吃完了。”秦小尤咽下一口粥後,不敢 逗留,一抹嘴就想溜。慕岸重嘴角噙著笑,不陰不 陽的說:“可是我還沒吃。” 說完,手突然放開雙R,改用兩指夾住因為情 動而變硬的小R頭,輕輕用力,麼指指尖還很不老 實的刮弄著R頭頂尖,引得秦小尤嬌喘連連,丟盔 棄甲。 “小哥,別這樣,還有別人……”秦小尤才不想演 現場版A片,她隔著衣服想抓住慕岸重,反而更是激 發了他的鬥志,不但手上的力氣加重,另一只手甚 至探到大腿G處,勾著內褲的邊緣,不停摩挲。 傭人們都自覺的背過身去,除了負責保衛的阿 鋼不得不守在身旁,其它傭人都知趣的一個一個的 消失。 慕岸重見秦小尤又急又怕,知道她是在擔心安 娜看到,更是得意,退出捏R的手,撐著頭斜側著 身體,調笑道:“你不好好吃飯,營養不良……讓哥哥 我給你加些營養吧。”

    022 營養早餐3 發文時間: 9/7 2012

    秦小尤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他嘴裏的營養絕對 不是用勺子喂進去的。 “不要!” “當真不要?” “就是不要!我要去上課了!”秦小尤三十六計, 走為上策。 可是,秦小尤還未站起身,慕岸重就象一座大 山似的立在她的眼前。她只聽到慕岸重低吼一聲“阿 鋼出去!”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阿鋼象幽靈般消失了,秦小尤眼前突然出現一 GRB,黑紫的顏色上青筋暴露,隨著主人的心率 隱隱跳動。 秦小尤愣住,她沒想到,慕岸重會突然也跟著 豪放起來,在這偌大的飯廳裏索要,盡管這裏已經 被清場了。 慕岸重象燒烤架上的黃魚一般,在阿鋼和安娜 狂野的叫喊聲中煎熬了一晚。明明隔音良好的房 間,在昨晚仿佛全部失效,懷裏抱著熟睡的秦小尤 不能碰,下身還被她迷迷糊糊的抓著不放,耳朵裏 全是真人版的R聲,他沒瘋掉,已經是奇跡。 他太想要秦小尤,立刻馬上,不分時間場 合,現在就要。 秦小尤沒有推托,昨晚安娜和阿鋼的激戰一定 是刺激得了慕岸重,她必須在安娜下樓看到這一幕 之前平息他的欲火。 秦小尤張開嘴,盡量張到最大,慢慢的,含著 他的欲望往裏吸。 “唔……”一股如電流般的舒暢流經慕岸重的四肢 百骸,恰到好處的溫度溫暖濕潤著他被欲火燃燒得 快要幹涸的血管,一瞬間,血管裏的仿佛被注入了 新的能量,激動的四處竄動,渴望著更深入的探 究。 可是,秦小尤已經無法再吞咽下去。她原本還 體貼的想用舌尖撫慰一下,結果慕岸重急切得象豬 八戒,急沖沖的頂了進來,在裏面橫沖直撞,頂得 秦小尤的頭晃來晃去,差點要得腦震蕩。 慕岸重不滿足在秦小尤口中機械式的進去,他 想更激烈些:“寶貝,再讓我進去一點。” 秦小尤搖頭,因為她只到安娜正在樓上叫她。 秦小尤急得面紅耳赤,她不願意讓安娜知道她 和慕岸重的關系,畢竟他們對外仍是兄妹,盡管誰 都知道他們G本沒有血緣關系,但保守傳統的秦小 尤仍對此耿耿於懷,不肯公開。 她必須快點讓慕岸重釋放出來! 秦小尤試著將慕岸重的欲望吐出來些,可是剛 剛把它逼出少許,慕岸重又不滿的用力沖出來,抵 著她的喉間不肯離開。 無奈,秦小萬只好用牙齒輕輕的咬了一下,慕 岸重只覺得疼痛,被迫抽出一半,正想抱怨,只見 秦小尤伸手拖住在外面的兩個圓球,時輕時重的揉 捏起來。 “小寶貝有進步了!”慕岸重很是受用,裏面外面 都得到了最好的照應,舒服感更上一重。 秦小尤見狀,卷起舌尖,尋到慕岸重槍頭小 縫,在上面輕舔著,舔兩口吸一下,再用舌尖挑開 小縫,鑽了進去,在裏面來回顫動著。 慕岸重全身緊繃,隨著秦小尤的動作,欲望越 脹越大,到最後,秦小尤的嘴被它塞得滿滿當當, G本無法動作。 慕岸重忘情的抽C起來,這裏,竟然比她的 下體還下舒服。秦小尤配合著他的節奏,在他每一 次沖進來時都用力吮吸,最後,慕岸重終於得到釋 放,他緊緊將秦小尤的頭往自己下體按去,強迫她 吐下自己所有的J華。

    023 未婚夫1 發文時間: 9/8 2012

    這時,安娜已經穿戴整齊,背著書包下樓來飯 廳找秦小尤,她一邊翻著書包一邊叫道:“小尤,我 們該去學校了,再晚些,又要被那個老處女罵!” 秦小尤半晌沒有回她,剛才來人來人往的一樓 變得渺無人煙。安娜直接來到飯廳,只見秦小尤頭 發淩亂,兩頰緋紅,小嘴無意時的微張著,嘴角還 殘留著可疑的白色。而慕岸重難得微笑的坐在那 裏,手拿著勺子,准備喂秦小尤喝他的愛心粥。 身經百戰的安娜當然明白剛才這裏發生了什麼 事,她善解人意的笑了笑,並沒有拆穿,指了指門 外的車子,示意秦小尤快點上車。 心滿意足的慕岸重沒有再耽誤秦小尤的時間, 而是親自駕車送她們上課。 秦小尤被慕岸重喂了一頓豐富的“營養”早餐 後,只覺得嘴角酸痛,隱約滲出血絲,知是他剛才 過於勇猛傷了自己。激情過後她也有些疲憊,便斜 靠車窗邊昏昏睡了過去。 慕岸重見秦小尤睡了過去,便對後座的安娜 說:“安娜,拿條披肩來。” 安娜將披肩蓋在秦小尤身上,慕岸重又不放心 的看了又看,直到確定她不會因此受涼,才安心上 路。 “慕大哥,你對小尤真好!”安娜無不羨慕,要知 道,慕岸重這種男人,天之驕子,骨子裏的傲氣使 他變得冷漠又無情。平時別人要見他笑笑都難如登 天,但他對秦小尤,卻溫柔似水,柔情的連他那雙 冰冷藍眸都能滴出蜜來。 慕岸重與安娜的幾個哥哥交好,對她自然也照 顧有加,見她羨慕秦小尤,便調侃道:“阿鋼就坐在 我們後面那輛車,要不要我停車讓你換過去坐?” “呸!”安娜也不客氣,假裝生氣的對著空氣吐了 口空氣,沈默片刻後,最後她還是鬱鬱寡歡的 說:“慕大哥,今天洛南會來學校。” “哦,布斯家的唯一繼承人洛南布斯?”慕岸重似 乎明白了昨晚為什麼安娜會如此瘋狂:“你下個月就 十八歲了,他是來催婚的?” 安娜是家裏唯一的女孩,洛南則是布斯家族裏 唯一有繼承權的男人,兩個家族為了利益早在他們 很小的時候就決定聯姻,並准備在安娜十八歲生日 那天才正式對外宣布此事。 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而慕岸重則是其中一 個。 安娜並不介意這個既定的婚姻,在她看來,只 要沒有人防礙她玩耍,嫁誰都一樣。更何況洛南也 是個風流之人,他必定不會為了安娜守身如玉,規 矩私生活的。 現在她突然唉聲歎氣起來,慕岸重不得不懷疑 這跟昨晚有關。 “怎麼,舍不得阿鋼?”慕岸重對別人的私生活並 不關心,不過安娜特地挑著秦小尤睡著的時候 說,想必也是急需開導,身為她的世交大哥,慕岸 重也不能不聞不問。 安娜十指交叉,望著熟睡中的秦小尤,問:“慕 大哥,你會娶小尤嗎?”

    024 未婚夫2 發文時間: 9/9 2012

    慕岸重一聽到秦小尤三個字,臉上便蕩漾著滿 滿笑意。他偏過頭瞧了瞧她,語氣輕松的回避了這 個問題:“每回我惹小尤生氣,小尤都鬧著說要和你 結婚。看來,你是我的情敵啊!” 安娜被他的話逗笑,暫時忘了自己馬上就要訂 婚的壞消息,哈哈大笑起來。 秦小尤被他們吵醒,見他們兩個笑得前俯後 仰,一頭霧水。 很快,車子到達了學校門口,也許是因為洛南 要來,張燈結彩的,門外早就站滿了女生,四處張 望。 慕岸重下車,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將秦小尤 抱下車來。安娜自食其力,想開門跳下車,可是昨 晚激戰過猛,雙腳無力,剛一落地就覺得身體下 墜,眼看自己要摔個狗啃屎,一個身影閃現,將她 牢牢接住。 “安娜……小姐,你沒事吧。”阿鋼將安娜抱個滿 懷,一手扶腰,另一只手剛拖在她的臀部,這個姿 勢很曖昧,但阿鋼並未多想,他只是單純的想扶住 安娜。 安娜不介意有男人這樣扶她,這是她魅力的表 現。但今天她很煩躁,正想用力推開他時,一個聲 音從身後傳來:“喲,這是誰?” 安娜不用回頭,也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 那個她不想見卻又陰魂不散的洛南布斯。 阿鋼見安娜無恙,要松手,卻被安娜死死抓 住。眼看洛南走到她身旁,她竟目不斜視的踮起腳 尖,對著阿鋼的唇,狠狠的親了一下。 阿鋼愣住,但他很快明白這只是安娜故意氣洛 南的一個動作,他只不過是顆解悶棋子,心底剛剛 冒出來的欣喜,立刻被燒滅。 “慕大公子,你今天好雅興。”洛南並沒有糾纏他 們,而是轉身來到慕岸重面前,與他握手寒暄兩句 後,又將注意力轉移到站在慕岸重身後的秦小 尤:“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慕大公子的寶貝小 妹秦小尤吧。” 秦小尤在車上迷迷糊糊的聽到慕岸重和安娜的 對話,知道他是安娜的未婚夫,本應對他有些好 感,可是不知為何,秦小尤一看到他那雙琥珀色的 眼眸,就覺得不舒服。 如果說慕岸重的藍眸冷靜深邃,淡然清幽,那 麼阿鋼的墨眸則真誠忠心,清澈明亮。唯獨洛南這 雙琥珀眼,裏面閃爍著不羈風流,看誰都好象對方 全身赤裸,沒有穿衣服似的。 秦小尤下意識的躲到慕岸重的身後,心底默默 為安娜擔心,嫁給他似乎並不能幸福。 慕岸重也看出洛南對秦小尤頗有興趣,他伸手 護住秦小尤,客氣的回道:“小尤不常見外人,布斯 公子別介意。” 洛南搖頭,呵呵一笑。 慕岸重拉著秦小尤來到安娜身邊,說:“寶貝, 乖,跟安娜去上課。”說完,又轉身低聲交待阿 鋼:“看住她們,小心洛南。” 細心的阿鋼發現慕岸重要求他看住“她們”,而不 是“她”時,堅定的點了點頭,隨後跟了過去。 洛南望著安娜和秦小尤漸行漸遠的背景,莫名 其妙的笑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宝贝別跑》,方便以后阅读宝贝別跑21-2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宝贝別跑21-24并对宝贝別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