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辣小仙万人迷

83-86完结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偏爱陌生人 本章:83-86完结

    第八十三章 九死一生

    中枪的花刺仍旧保持清醒,她吞下藏在内衣里的止痛药片,撑着最后一丝气力。

    从酒店的外侧管道上抱臂滑下,却在触碰地面的一刹那,跌倒。

    眼看着媚惑女子紧跟着滑了下来,花刺一咬牙,几下打开一旁的一辆货运车的车锁钻进驾驶的位置,一踩油门,终于将她甩在后视镜越来越看不清的远方。

    神志不清,无法识别方向,只知道逃命。

    她竟然开到了山路上。

    大雨滂沱,她忽的踩住刹车,前方就是悬崖。

    巨大的迷茫笼罩下来,花刺眼前一花,有人在开她的车门?

    “谁?!”花刺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彻底的晕了过去。

    朦胧中听见滴滴的雨声,有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

    花刺费力的睁开眼睛,眨了眨眼想坐起身来,X口撕扯的疼。

    “啊……”她申吟一声,门吱呀的开了。

    “你醒了。”一个男人笑着说。

    他面容清秀俊朗,穿着白色的医生服,他摘下听诊器走过来正想伸出手MM她的额头,花刺一手使力打开了。

    他笑了笑,“我不是坏人。”

    “坏人都说自己不是坏人!”花刺瞥他一眼,就要下地。

    他拦住她说,“不行,你现在是病人,你必须要听我的!”

    花刺瞪着她忽然笑了,“拜托,不要拿救死扶伤那一套跟我理论。”

    男人笑了笑说,“那就好好休养。这是我在山里开的诊所,很安全也很隐蔽,不会有人发现你的。”

    花刺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桌子床,简单的仪器,一张营业执照挂在墙上,倒是像模像样。

    “这里就你一个人?”花刺警惕的问。

    “是。”

    “你是哪的人。”

    “台湾。”

    “我也是。”花刺抬头瞥了他一眼。

    男人礼貌的伸出手来,花刺把手伸过去握了一下。

    “你为什么自己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开诊所。”

    “这个山里住着很多贫穷的人,其中也有我们中国人,我想这样可以帮到他们。”

    花刺看了看他,简单明了的眼神清澈见底,确实不是说谎话的材料。

    “我饿了。”花刺爬下床,顺手抄起一瓶葡萄糖就灌了下去。

    男人笑着说,“我给你熬些粥吧。”

    男人要出门的时候,花刺问,“你叫什么名字。”

    “阮铭之,小姐你……”

    “叫我花刺。”

    他呢喃着,“花刺,花的刺,确实有些合适。”他笑着摇着头出了门去,花刺才意识到他是在说自己很蛮横,像一G刺。

    这座山是花刺开着车无意中闯入的,是郊外的一座不向阳的山,外国人喜欢晒太阳所以这里不受待见,花刺的伤好了大概,她仔细检查之后才发现自己中枪的部位这么危险,可见阮铭之的医术还算不错,他说自己是医学博士,尤其擅长内科,她是赶对了人。

    “喝茶。”阮铭之递过来一杯温暖的冒气的红茶,然后坐在她旁边说,“我要回国了,你还愿意待在这里还是……”

    “我也要回去。”花刺闻着透着荔枝香气的红茶,清新怡人。

    是的,她必须回去,那里还有人等着挨她的枪子,她这九死一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定要报仇。

    第八十四章 报仇雪恨

    飞机划过天际,两个人坐在一起,花刺太累了,不知不觉靠在阮铭之身上睡着了。

    “起来吧,马上就要落地了,下面风大不要吹坏了。”

    花刺整整衣服,望向窗外,熟悉的地方终于到了。

    除了飞机场,阮铭之拉着行李箱说,“我的车没有开来,我们去坐出租车吧。”

    “不用。”花刺笑了笑举起钥匙在他眼前晃了晃说,“我的车就在后面,走吧!我送你。”

    花刺的粉红色保时捷在众多暗色的车中异常显眼,她将顶棚打开,安置好行李之后,阮铭之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花刺开动,笑着问,“不系安全带?”

    阮铭之笑了笑说,“你开车不安全吗?”

    “不是不安全,是太安全了。”

    阮铭之看了看她,然后尴尬的把安全带系上。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阮铭之下车就吐了,第一次晕车晕的这样厉害,实在是因为花刺开车就像过山车一样,好几次快要造成交通事故却偏偏擦边而过,飘移转弯都是急速冲过,十分惊险。

    花刺给阮铭之送到他家,然后就要离开。

    阮铭之跑了过来挡在她前面说,“你要干什么去?”

    “报仇啊!”花刺不经心的回答。

    “不行,你不能去!”

    “为什么?”

    “你不可以去冒险,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做什么职业的,但是,你会中枪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不管你要伤害的是谁,最终都会伤害你自己。”

    花刺嗤笑一声看着他说,“阮医生,你的大道理好多啊。”

    “就是不行,你就是不能去。”

    花刺撇了撇嘴说,“那就不要怪我咯。”

    她发动引擎,急速转动方向盘,车身与他相擦而过,虽然不会撞坏他,却也是让他踉跄着栽倒。

    “花刺,不能去!他们会杀了你的!”

    阮铭之从地上爬起来,也不顾检查身体就向自家后院奔去,开着自己的车试图跟上她。

    花刺的车子被丢在半路,因为那些人对她的车子太过熟悉,她在半路抢了一辆出租车开到一栋大厦的门口,这里是百货公司,也是他们的地下据点。

    花刺挑起嘴角轻笑,手中的车钥匙顺手扔进驾驶座,她提着事先准备好的包光明正大的走进大厦。

    她对这里的一切都熟悉不过,每一个柜台每一个角落。

    她钻进监控室,打晕了两名警卫,然后从大屏幕上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行踪。

    她看了看手表,距离下午三点还有十分钟,那女人该进场了,这是他们例会的时间。

    果然,那女人依旧窈窕着走进商场,满身的珠光宝气。

    可是!那后面的人是谁!是阮铭之!

    他竟然与女人攀谈上了,看样子像是在问路或者问问有没有遇见她。

    女人的眼光有些慌乱,随便指了个方向,阮铭之就往里面跑,随后她打开手机不知说了些什么。

    不好!她一定是知道自己还活着!

    花刺手攥成拳重重的捣在桌子上,阮铭之,你这个顽固的家伙,坏了我的好事!

    她转念一想,罢了,反正自己也是生无可恋,不如就此结束,同归于尽吧。

    她将袋子打开,里面是重装引爆炸弹,可以炸毁整栋大楼。

    第八十五章 生死证明

    她熟练地把炸弹安装在保卫处的房顶,开始倒计时,120秒,她足以走出大楼看着它炸毁。

    她穿梭过各个房间,警觉到这其中有很多眼线,幸好她准备充足,她的钩子和绑带就是为了翻出窗户而准备的。

    来到一个卫生间,她开始翻越,像是蜘蛛侠一样飞檐走壁。

    二十楼、十五楼、十楼……

    那是谁?!

    她向窗子里望去,竟然是被捆绑的阮铭之!

    旁边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媚惑女子和金发男人,他竟然没有死!

    女人拿着刀子在他的脸上滑来滑去,阮铭之厌恶的侧着头,金发男子站在一边,只是玩味的看着他。

    “还不告诉我们她在哪里么?你可是玩火自焚喔!”

    阮铭之冷哼一声说,“别说我不知道,即便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媚惑女子眼光一愣轻哼说,“别考验我的耐X,我不喜欢跟别人兜圈子。说!她在哪!”

    “我不认识她,更不认识你,你问什么我都会说不知道,别白费力气了。”

    “好啊,真是个忠心的像狗一样的男人呵,可是你可不是她唯一的男人哦,花刺这个女人水X杨花,可是风流极了,她身边的男人像是地沟里的老鼠那么多,你算第几个呢?别告诉我你对她动了真情,这可是个危险的感情游戏,你输不起哎!”

    阮铭之楞了一下,确实的,他就是喜欢上那个神秘的坚强的女子了,那又怎么样,可是,这个女人说的话……

    “不,她不是这样的人!你的反间计和激将法都没有用,要下手就趁早吧!”

    花刺不是个多情的人,也不是容易动情的人,因为这个职业注定了他们不能有感情。

    她苦笑了一下,真是个可爱的医生。

    她继续向下攀爬,想将那间屋子里的一切都淡忘。

    终于抵达地面,她仰头望了望,长长的绳子,狭窄的胡同,按照自己的默念,应该还有47秒钟,这幢大楼就会灰飞烟灭。

    她转身,却又停步。

    眼前突然出现阮铭之的影子,那张爽朗的脸,阳光的笑容,他为她治病细心的照料,他在飞机上为她披上自己的西装,他拦住她的车说不让她冒险。

    她摇摇头,不能再去想了,即便让她做个忘恩负义的人吧!

    可是,他就在楼上,虽然能够报复了他们,但是却同时赔上了他的X命。

    还有34秒,她毅然的拽起绳子向上攀爬,如果她放弃了他,或许会后悔一辈子。

    突然从十楼的玻璃窗出现,阮铭之惊愕的说不出话。

    媚惑女人和金发男人纷纷掏出刀子对准了他,他们不执行任务的时候身上没有配枪。

    花刺直接打开窗子跳了进去,看了看他们便去给他解绳子。

    那两个人不敢轻举妄动,不确定花刺身上是否有枪,可是怎么料想得到她这样明目张胆的走进来却是毫无准备。

    “你快走!别管我!”阮铭之喊着。

    花刺笑了笑说,“你以为我们在拍电影吗?舍生忘死不是这个时候该做的事。”

    她面向那两个人说,“怎样,是想同归于尽吗?”

    “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媚惑女人说。

    花刺举起手来,看着手秒倒数,“19、18、17……”

    “你安了炸弹?!”金发男人喊道。

    花刺点点头,“不愧是曾经的战友,还是很了解我的嘛。”

    媚惑女子有一丝的慌乱,然后质问,“不可能!你没有时间逃出去了,你一定是在骗我们!”

    花刺摊开手无所谓的摆摆头说,“随便,不相信就算了。”

    她转过身对阮铭之说,“怕不怕?”

    阮铭之笑了笑说,“生日有命,我无家无业有什么怕的。”

    花刺也笑了笑,瞥了瞥窗户的方向,用眼神告诉他一会一切都听她的指令。

    阮铭之点点头,拉住了她的手。

    花刺楞了一下,却感觉十分安心。

    “走!”她突然大喊一声,拉着阮铭之向窗外奔去。

    媚惑女子和金发男子见势不对急忙跟上,一刀就要捅上来,花刺抬脚一踢将女人的刀踢到一边,金发男子却跟了上来,阮铭之眼看着她就要受伤,急忙把她推到一边替她挨了这刀。

    花刺来不及说话,一个回旋踢把男人踢倒,然后拔起他的刀刺到他腿上。

    还有7秒,他们要很速度的滑落下去。

    可是阮铭之的刀伤在腹部,很难用力。

    “听着,一会紧紧地抓住我,我背你下去。”

    阮铭之涣散的笑了笑,艰难的说,“放心吧,我会抓好你的。”

    花刺点点头,揪住绳索蹲在床边准备下滑,“到我背上来!”

    阮铭之笑了笑,俯瞰地面,感觉眼前有点晕眩。

    “认识你我很开心。”阮铭之说。

    花刺笑哼了下说,“我也很高兴,一会可以一起去喝杯咖啡。”

    “走吧。”

    “你还没上来。”

    “你带不走我的。”

    “觉得我是个女人就背不动你么?”

    “我知道自己的情况,那一刀刺穿了我的脾,一直在失血,我活不下去了。”

    花刺愣了,她皱着眉问,“是真的吗?”

    阮铭之笑了笑,脸色越加苍白,“我不会骗你的。”

    花刺低下头,手攥成拳重重的捶在门边。

    这时候媚惑女子却突然冲了上来,想靠绳索冲下去。

    阮铭之回过头阻拦,却被她一脚踢倒在地,他捂着伤口起不来,痛苦万分。

    花刺咬着牙,捡起一旁的刀狠狠的刺穿她的心肺,一刀一刀的刺着,将从前的伤害和仇恨一起报复。

    “还有几秒?”阮铭之哽咽着问。

    “五秒。”花刺笑着回答,坐在地上握着带血的刀,她抬起头来看他说,“你真是个扫把星,刚才我明明可以自己逃脱的。”

    “为什么要回来……”他不断地失血,浸湿了他的白衬衣。

    “因为你好像喜欢我,我也发现可能我喜欢你,我来证实一下。”

    “那证实的结果呢。”

    “我确实喜欢你。”花刺说,两个人对望着,深情缱绻。

    轰隆一声巨响,大厦炸毁,瓦片翻飞人声鼎沸,只在一刹那,就坍圮成灰。

    第八十六章 西天绝壁

    花海,无边无际的花海,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广袤无垠的天地之间似乎只有自己的呼吸。

    她听得到自己的呼吸,急促的呼吸,甚至在四周的塬壁上徘徊,回音阵阵的传来。

    “我是谁,我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我是谁,我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我是谁,我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我是花玉薰,被剔去仙骨的缘仙。

    我是花玉薰,死后涅槃的妖王之女。

    可是,为什么我在这里,这里只有我发出的声音,甚至没有一丝鸟鸣,只有风声,风吹过花梗的声音。

    日出,日落,直到月亮升起。

    她仰躺在花海之上,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活着的意义,或者她已然死亡,只是存在于这样一个孤独的异世。

    忽然,一声近似虎啸的强烈狂吠在四周响起,震耳欲聋。

    巨石从山壁上滚落下来,轰轰隆隆。

    她淡淡的笑了,是不是再次死去就会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哪里?

    匆忙的脚步声,地面全部发震。

    她睁开眼睛,奔到她面前来的竟然是一只巨大的貔貅。他用嘴刁起花玉薰,急速的奔跑,周围的山川还是不断地滚落石块。

    跟随着他奔跑了好久,终于到了一个安静的小谷,这里遍地都是死去的牛羊的尸体,渗着血,发出一股恶臭。

    貔貅把她放在地上,那双绿色的瞳眸冷冷的盯着她。

    “你想死?”他开口说话了。

    花玉薰颓然的坐着,“不然如何。”

    “哼!”

    貔貅转头去刁起一直羊抛了过来,“我喜欢生吃,你自己看着办。我一向看不起自杀的人,我也不会让这样的人轻易地死。”

    花玉薰苦笑着摇摇头,站起来去捡木枝生活,生物还是要考着吃好些吧。

    篝火在夜晚发出光亮,照的四周的丛林也光辉起来。

    “你要不要尝尝?”花玉薰举着一G羊腿问。

    “不需要。”貔貅说,然后锋利的牙齿便开始撕扯动物的皮R。

    “你为什么会说话,你是神还是妖?”花玉薰盯着他问。

    貔貅回过头,嘴边还挂着血R,他望了望她说,“以后你会知道的。”

    也许是求死之心暂时搁浅毫无所惧的原因,花玉薰现在愿意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这个绝境中唯一的生物。

    “这是哪里?”

    “西天绝壁。”

    “西天……绝壁?”

    花玉薰自言自语的重复着。

    西天绝壁,隔绝六界远离人烟,是犯戒的佛和菩萨禁闭的地方,也关押至关重要的人。

    但是她怎么会到这里来,好像睡了一觉,做了长长的一个梦,她便晃晃悠悠的来到了这里。

    她还记得,闭上眼睛前,自己的眼前人。

    那是在地府的奈何桥旁,她站在忘川河边,流着泪想要跳进去。

    “不要!”虞颜站在不远处喊道,“你已经经历了两世,只要再一次就可以自由,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从前,我是一个仙,以为四处游玩就是自由,后来我认识了许多人,以为依靠一个人就是想要的生活……可是,一切都错了,自由不是别人给的,却也是自己无能为力的……已经经历了两世了,爱我的人为我粉身碎骨为我堕入轮回,我爱的人心中鸿沟已然遥远再也无法厮守,即使我度过了大劫,可以过一段平静的日子又如何?我的身份,我的责任,已经容不得我去肆意妄为,百年,仅仅人间百年,只是白首偕老又如何,我不甘心,也不舍得再次分离,更不想每一世都辜负他……”

    “你是为了秦泊之是不是,你是为了他……”

    “是,我是为了他,我再也不忍看他情愿在宿命轮回中备受煎熬,再也不忍看到他一次次为我错过为我心伤,我割在他心上的痕,太多了……”

    “你难道就那么恨我,那么无视我为你做的一切吗?”

    花玉薰哽咽着说,“虞颜,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恨你,恨你恨得太深,几世轮回,我宁愿相信自己的心去跟随你,却始终没有完美的结局,我们不会在一起的,注定不能在一起。”

    “你不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我,你会允许我陪你走下去,我宁愿抛弃一切也不愿舍你,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想在这忘川河里待上千万千,永生永世不得轮回,倘若如此,我也会陪你!”

    虞颜攥着拳步步走近,“你若生,我便生,你死,我也不会独活。”

    奈何桥上,再往前走就是黄泉路,却有另一人在等待着。

    他站在路边,身旁是匆匆而过的投胎灵魂,他依旧白衣胜雪,宛如他们初见时有些虚弱,温润的笑容微弯的嘴角,一块玉佩在腰际叮当作响,一把折扇放在手中却不敢风流的打开。

    “秦泊之……”花玉薰泪眼朦胧。

    第二世的阮铭之,便是他。他用先皇传下来的盘龙古玉做缚缠住了虞颜,私自下凡尘去找了她一遭。但是这个代价是巨大的,他必须要承受世代的感情挫败和伤害,无论是与谁,这便是惩罚。

    “没关系,你爱过我,我便知足了。你是花晴也好,是花刺也好,是花玉薰也罢,你举世无双独一无二,在我心里无法取代。”

    秦泊之,虞颜,对她不顾生死的两个男人,可是世间哪得双全法,又如何不负如来不负卿……

    她只记得,当她想跳下忘川河自我逃避的时候,虞颜的一掌将她打晕,再次醒来却是在这个荒无人烟的西天绝壁。

    “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花玉薰自嘲道,“这里不是只有堕仙和强妖才会关来的禁地吗?”

    “呵呵,大概是那个人关你进来的吧……”

    “那个人?”

    貔貅望了望她,然后慵懒的走进密林,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夜,依旧深沉。

    -------------------------------------------------

    第六十七章 必看必看

    首先,先跟大家说一声抱歉!

    陌陌几天没更文了哈,不过也是为了给亲们积累在一起再看个够哦。

    之前已经说过了,是在准备结局。

    结局两版:一对一和NP两种模式。

    第六十八章是一对一结局,第六十九章是NP结局,请大家不要看串哦。

    有强烈一对一结局爱好的亲不要自惹麻烦去看NP咯,同理,喜欢NP的亲也不要去看一对一的啦。

    若是你是个杂食动物啥结局都吃滴,可以两个都瞅瞅哈~绝对不是悲剧惨剧的说~

    大结局之一对一版

    在西天绝壁看了很多场日出日落,她不知道这里的会不会是东升西落,也不知道这里每一天到底有多少次星辰闪烁,没有人可以陪她说话,她也不想说话,每天坐在花海里遥望天边,找不到任何关于未来的线索。

    貔貅总是会定时给她送来一匹死亡的野兽,她也会习惯X的生火品尝。

    直到有一天,这个宁静的山谷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山石滚落惊雷闪闪。

    “该来的终于来了。”貔貅站在她身边说。

    “是谁?”

    “来找你的人。”

    待到天空出现一个破口,她才看清,来人正是熟悉到不行的虞颜。

    紫衣华发,英姿勃发,是啊,西天绝壁又如何挡得住灵力强悍的他,若不是父亲甘愿在这里赎罪,这里也是留不住他的吧。

    虞颜的眼睛始终定在他身上,凝望着挣扎着。

    她恨不得立刻奔到他身边,却又被这些回忆牵绊。

    没有想到,再次相见,她竟然会怯懦的逃跑。

    她驾着貔貅,命令道,“带我走!”

    “你是真的不想见他吗?”

    “我不敢见他。”

    “怯懦,最容易错过人世间的真爱。当初,我就是一时怯懦,才在这里等待了三百年。”

    “三百年……?”

    花玉薰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是和亲人守护在一起。

    三百年前的妖王出世天地大劫,又突然的消失于世间,原来他正式被困在这西天绝壁不食人烟。

    “你是……”

    “没错,我是你生父。孩子,停下来吧,懦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虞颜紧紧跟在她的身后,从不逼迫,只是默默地等她回头。

    待到回头,二人已是泪满眼眸。

    “为什么要来找我……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我们已经相互爱恋着,我不喜欢逃避,更不喜欢对自己的心逃避。我们缘定三生,却只剩一生可以相守了,我不要再错过你,不管是剩下一年、十年、二十年,我都会珍惜。”

    两人慢慢靠近,残垣断壁变成了湖光山色,回忆犹如寒风中的落叶萧索而过,多少辛酸,多少忧伤,多少欢乐,多少温馨。

    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取暖。

    “这一世,任何人任何事,再也无法将我们分开。”红尘多可笑

    痴心人总寂寥

    天庭之上,仍旧冷冷清清,月老手持弯剪修裁花草,看着自己J心照料的种子发育成璀璨的花枝,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欣慰。

    只是身边少了一个孩子的陪伴,一切似乎都不那么热闹了。

    月老捋捋胡子笑了笑,有些人,无论过了多少年始终念念不忘。

    当年,若不是他心怀社稷将心爱的女人拱手让人,如今大概也不会独守天庭,千百年如一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花凌冰宁愿在奈何桥继续派发孟婆汤也不愿重返天庭,只是为了一个人,那个人,让她日久生情,心甘情愿的生下子女。

    妖王在西天绝壁圈禁了多少年,她就在奈何桥上等待了多少年,只因为在那里才可以面对黄泉路,看见西天绝壁的影像,即使可望不可即。

    月老苦笑了一下,她的女儿何尝不是如此固执。

    而固执的人,又何尝都是女子?

    像虞颜那样的男子,他拥有超脱于他的勇气,肯为了爱放弃天下,那身上至高无上的妖王力量,却始终隐忍着不肯爆发,宁愿归守田园与心爱之人相伴百年。

    佛祖出面结束了一切,走火入魔的闻人墨本X不坏,被洗去记忆带到佛祖身边修行。

    魔界由宇文无容统领,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能够挑起大梁,绝不会让秩序倒塌。

    月老修剪着枝叶,阳光洒下,一片光辉。

    他遥望着远方,一座高山惊耸入云,浑山青碧,泉瀑常年流淌。

    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蒹葭山,“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当地人管它叫秦山,只因那一个美丽的传说。

    三百年前,一个痴心的男子为了守护心爱的女子甘愿化成高山耸立,时刻可以观察到她的所在,她也会感受到他的叮咛,两两相望,不管生生世世多少轮回,他的心始终如一。最美的爱,不是花前月下,而是浪迹天涯执手相依。

    最美的爱,不是悸动热情,而是深情款款细水流长。

    最美的爱,不是地老天荒,而是前世有约今生珍惜。

    大结局之NP版

    花玉薰躺在草坪上看着天上繁星变换出各种形状,夜已经深了,她却睡不着。

    为什么他还在隐瞒……真的以为她从未见过他,于是就认不出来了?

    三百年前的貔貅变幻出妖王,如今又被关在这西天绝壁的禁地,他虽然极力掩藏对她的关心,可是那悄悄生起的为她照明的篝火,那悄悄为她撕扯下来的取暖的动物皮毛,都是在默默的关心着她。

    花玉薰笑了笑,她不是这般矫情的人,又怎么会真的和他计较。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她不再是那个单纯幼稚的小仙,她懂得责任,懂得人世间的情爱究竟为何物,懂得有时候无可奈何真的会让人堕落,她现在就是在逃避,恨不得在这里能够得到永世安宁。

    窸窣的脚步声,一定是他又来为她盖被子,她闭上眼睛假寐。

    一块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她睁开眼笑望着他。

    “父亲。”

    妖王愕然的愣住了,然后低下头急促的离去,花玉薰抱住他的脖子说,“父亲,不要走,你总是告诉我做人不要逃避,现在我也把这句话告诉你,我不想逃避了,也请你勇敢一些好吗,我和母亲都不会埋怨你也不会恨你,你在这里独自忍受了三百年,也该是时候获得自由了。”

    “我不该出去,我为祸人间,那一次造成的罪孽深重,几生几世也赎不清的。”

    黑夜深沉的像是一汪死水,可是却忽然来了一道强光,七色光辉迎着金色的朝阳一起散布,远远地一个声音在低声说,“你已有向善之心,我佛慈悲,赦你罪免,你可以重回人间了。”

    他们跪在地上,来者正是玉帝都让他三分的佛祖,当年也是佛祖在这里做了封印,本来关禁堕仙堕佛的地方,全部用来圈禁他一人,现如今终于还他自由。

    一个简朴的村落中住着一户人家,在方圆几百里中都算是富庶之家。

    “听说这里的女主人长的绝世啊!”

    “是啊,女主人是个少妇,听说她的爹娘只是在府中养老,并不掺和任何事呢!”

    “有个那样勤快又聪慧的女婿,谁还自己打理家务啊!”

    “可不呗,真是给我们女人长脸了,一个女子要四个男人来伺候,四个男人还都出色的不得了!”

    某宅后院,东西南北四个厢房相对,中间是宽敞的庭院。

    说来奇怪,这大清早的,四个宅院都是大门四开,每个门边都伫立着一人。

    其中一人紫衣华发邪魅轻笑,手执一把长剑随意的打量周围。

    另一人白衣胜雪,笑容温润,手中一把折扇安逸的扇动着。

    还有一人冷面凝眸,银白色盔甲熠熠发光,手中一柄沉重铁剑令人生畏。

    最后一人坐在门槛上,竟是六七岁小儿模样,他一手托着腮一手举着苹果,在衣服上蹭了蹭就要咬下去。

    “闻人墨!”海拔很高的女声突兀响起,小孩子吓得一哆嗦苹果就滚落在地。

    “老婆……呵呵,我就是随便闻闻看看……”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吃东西之前要洗干净!”某绝世女子双手叉腰喊道。

    宇文无容走过来说,“魔尊还小,以后会注意的。”

    “这里早就没有什么魔尊什么将军了,更不用有地位高低之分。更何况,被佛祖撤去武功打回原形,他永远只能是这般模样这般智商,我自不会欺负他,你也不必时刻保护他”,紫衣华发邪魅如狐,他的凤眼一眯凑到女子耳边说,“对不对啊亲爱的?”

    “去去去,一边去。”女子瞥他一眼说着。

    白衣胜雪的秦泊之儒雅的走来,折扇一开说,“这是我为你亲手制作的扇子,湖光山色,正是我们初次相遇的情景。”

    “老婆,我不会做扇子,枣子给你吃。”孩童睁着眼睛从口袋里掏出几颗枣子递给她。

    她撇嘴摇摇头叹声气说,“走,我们去洗干净再吃。”

    身后三个男人目送他们离开,互相之间却透露着奇怪的气息。

    “老婆,什么是嘿咻啊?”

    花玉薰本来气吁吁的走着,这下突然停止抓住他的肩说,“谁跟你说的?”

    “不是啊,是我偷听到的。虞颜哥哥说他每晚能和老婆嘿咻三次以上,宇文哥哥气的都拔剑了,可是秦哥哥就不一样,他肯定是不开心,每次回房弹琴都是同一个曲子。”

    花玉薰恶寒的抖了抖脸,终于肌R不那么僵硬了,她抓着闻人墨的手说,“乖,这个嘿咻呢,是个游戏,你虞颜哥哥就是爱吹牛,以后不理他哈。”

    “那我也要和老婆玩这个游戏。”

    “等你长大了我们就玩。”

    “一言为定,老婆不许反悔。”

    “好,绝不反悔!”反正你也不会长大……花玉薰暗自叹气,怎么会命惹四夫呢……

    “走吧,去找我的父母亲,一起去挖白菜好不好?”

    “好啊好,我最喜欢和老婆挖白菜了,我们走吧!”

    宅院里热热闹闹的,到处是红色的绸带灯笼,他们迎来了第一个团圆年。

    鞭P声声辞旧岁,村子里的所有孩子在这天都会接到花夫人发的糖果,她是这个村子里的大善人,总是施粥给穷人百姓。

    久而久之,这个村子有了新的命名,叫做花仙谷。


如果您喜欢,请把《热辣小仙万人迷》,方便以后阅读热辣小仙万人迷83-86完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热辣小仙万人迷83-86完结并对热辣小仙万人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