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着触手

6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6

    第六章将坏的人形

    ~结束与开始~

    芙蓉的战略对灯鼓发生了最大的效用。松明变成杀死灯鼓的武器。无法和自

    己的部下为敌,所以灯鼓只能采取防御战而已。

    “我所受的痛苦全报在她身上了!”人形使者疯狂的复仇意识追杀着灯鼓。

    “松明、你醒醒啊!”灯鼓拼命避开攻击,不断这样叫着,但松明G本清醒

    不了,看她的眼神就知道了。

    所以,她不能向松明回手。她只能大叫。一定有办法可解除魔咒的。但若方

    法错误,不知会有什么结果。无法可施的灯鼓只能咬牙切齿。但这样的胶着状态

    很快就结束了。

    气愤的芙蓉对着一直逃避的灯鼓说:“你喜欢玩捉迷藏吗?我就偏不让你玩!”

    灯鼓一愣:“松明的身体坏了?”

    芙蓉这样一说,灯鼓才察觉到松明的身体有异状。

    “机器人形是不会累的,可是「人类人形」原本就是用人体做的,R体能量

    是有界限的。”

    灯鼓马上领悟到此道理。

    “你是说,若我不乖乖被杀的话,松明会比我早死了?”

    “我喜欢聪明人,灯鼓小姐!”

    灯鼓用憎恨的眼神瞪着微笑的芙蓉,把手中的忍刀丢出去。然后单脚跪地,

    表示她不会再反抗了。

    “很好!”但芙蓉并不想马上杀了她。

    “我要让你尝尝被火烧的滋味!”想到当时的痛,芙蓉双肩不禁抖动着。

    “我要把你凌虐够了,再让你死!”

    她脱下松明的衣服,露出秘处。另一只手胡乱地搓着松明的R房。松明没有

    任何抵抗。被魔术C控的她,只是对刺激本能的反应着。似乎连意志也被控制了。

    嘴角流着口水,背脊抽动着。灯鼓就这样看着松明被辱。

    芙蓉叫来其他的「人类人形」,命令他们去侵犯灯鼓。灯鼓身体回应着所受

    的刺激,但视线直盯着芙蓉和松明瞧。她的眼中满是对芙蓉的怨恨,以及对部下

    的怜悯。

    (对不起!我没用~)灯鼓在心中对松明致歉。不知道松明为何会变这样,

    但她心中一定不想这样。从松明眼中流下的泪水,即可得知。她的意识现在似乎

    清醒了,她觉得事情会变成这样全是因为她。这眼泪同时也揪着灯鼓的心。

    (我知道意识被控制后是生不如死,可是你是我的部下,我怎么下得了手!)

    狡猾的芙蓉似乎看透了她的心。对松明更加凌辱。

    “看我和她这么好,灯鼓小姐吃醋了,哈哈!”这位有着天使脸蛋的少女却

    总是口出恶言。

    “好吧、就让你们亲热亲热吧!”说完,她把裸身的松明压在灯鼓身上。

    灯鼓又拼命地叫她。“松明,醒醒啊!”

    “没用的,她的身体自由已被医师夺走了。”

    灯鼓不踩,仍是一直叫着。在未判明该用何种方法来破解前,只有这样一直

    叫她而已。不到最后关头,磴鼓绝不放弃希望。但现实是残酷的。松明把她的脸

    埋在灯鼓的股间。

    然后伸舌舔着秘唇。

    “啊、不要!”因为太舒服了,灯鼓的叫声越来越弱。

    芙蓉叫了一声,松明将自己的秘贝往灯鼓的秘唇贴去。两个人开始用力地摆

    着腰。

    ——咻咻咻!只听Y音四散,爱Y乱喷,两人都被高潮占据了。因摩擦,两

    人的秘贝都已充血而变得鲜红。

    “嗯、啊、嗯、嗯~”

    “啊、松明、嗯~”

    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全身满是因找寻快乐而跳动着的汗水。两对R房也很有

    弹X地跃动着。花瓣发出的Y声越来越大。芙蓉看着这景象,忍不住把手伸至股

    间。她虽是个机器人形,但仍是有情欲的。露出钢突物,不停地摩擦、喘息着。

    “我也一起来吧!”说完,从她敞开的X前伸出触手,对着她们两人的体洞

    伸过去。

    “让我尝尝你们的「螺旋力」。”

    灯鼓不由得颤栗了一下。那一天的快感又来了,她的花蕊已贪婪地喷出蜜Y。

    不抓住这唯一的机会,就来不及了。

    四周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耳边传来的是芙蓉的哀嚎声。灯鼓吃惊地张开眼

    睛,有人把松明拉走。

    “竟然败在同样的敌人手下两次,你还当什么首领?”怒责的人是小枫,她

    不断挥着手中的剑。只见芙蓉身上的触手都被欣断了。

    芙蓉充满杀意地大叫。“小枫小姐,你为何老爱搞破坏?”

    她生气地从X前S出铁针。但全没S中小枫,都被她用剑挡掉了。感到害怕

    的芙蓉,突然想到了松明。她泛起邪恶的笑,对着倒地的松明下达新命令。

    “杀死小枫、松明!”

    松明接收命令后,马上拔刀向小枫杀去。可是小枫不像灯鼓那般重情。

    “灯鼓,你的手下训练的真好!”小枫毫不留情地砍了松明的双手。松明手

    上的刀掉下去了。

    灯鼓大叫。“住手!她是我的部下!!”

    “可是现在她是敌人啊~对敌人唯有打倒而已!”

    小枫不理灯鼓的请求,继续攻击。松明大腿流血,动作变慢了。

    “住手、快住手!”生气的灯鼓从手中发出火焰。

    她用「送灯笼」向小枫袭击,但小枫马上以「木遁忍法。木叶隐」还击。只

    见四周叶片四起,小枫不见了,突然,灯鼓的双颊被掴。小枫利用目眩法来移动

    身体。

    “为达目的不惜舍弃友情~这是我们的铁则,灯鼓,你忘了吗?”

    灯鼓懂她的意思。忍者要将任务摆在私情之前。可是……

    “在方法未弄清前,她还有救的!见而不救,岂非枉费我首领之名!!”

    我有我的方法。灯鼓看着小枫,拾起地上的忍刀。小枫仍是冷冷地看着灯鼓,

    然后转身离去。

    “随便你吧!我该说的都说了!”

    “你一定会被杀的!”

    小枫像一阵风似的走掉了。芙蓉看着她们起内哄。注意到难搞的敌人已走掉

    了,她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她特地来帮你,却让她走了,灯鼓小姐,你真笨!”

    既然豁出去了,就没有回头的理由。突然,灯鼓想起小枫所说的话。最初全

    只是一种错觉。她看着松明继续攻击的背影,持剑的手并没有受伤,脚也好好的。

    在她背脊上有条不自然的红线。那红线会随着防御的动作而缩张。拉着松明背脊

    的是一条极细的钢线。

    这下子灯鼓终于识破了「人类人形」的弱点。就如其名,「人类人形」术乃

    是像C纵人形娃娃般地在控制人体。而人的身体是由神经动作所C纵。那就是连

    接身体末梢神经和大脑的脊髓——背脊。背脊被钢丝穿入,而到达神经节。

    这连接神经的钢丝就是C纵人形机器的线,藉由此来传送「螺旋力」,让法

    术产生作用,因而被控制。(既然知道这原理,要破解就简单了!)

    灯鼓的表情变松懈了,芙蓉看到反倒紧张起来。

    “一鼓作气,快把她杀了!”芙蓉赶紧下了这道命令。

    松明一刀砍到灯鼓的手,芙蓉见流血了,甚是高兴。但那血却喷到松明背后,

    突然,「火遁怪里。血炎狱」!!血潮化成熔岩。刚好把那条C纵的钢线烧掉了。

    松明笔直地倒地。灯鼓赶紧抱住她,她的双眼焦距已恢复正常。

    身体也能自由活动,她哭着向灯鼓致歉。“对不起、对不起、灯鼓首领!”

    灯鼓只是轻抚着她的头说:“让你受苦了!”

    突然,灯鼓转向芙蓉说:“让你当我部下的玩具好吗?”

    知道大事不妙的芙蓉,摇着头哀嚎。“不要过来!!”

    被绑的钢丝松开了,梦终究该醒了。巴儿觉得自己已被松绑了。她将手指伸

    进嘴里,指尖还留着心爱男人的JY。正陶醉时,突然有人进来说:“巴儿小姐,

    对不起,我来迟了!”

    挣脱触手纠缠的深雪,仍谨慎地盯着敌人瞧。

    (再迟一点更好~)巴儿心里这么想。

    “还好吧、巴儿!”哥哥的语气中像是有着很深的罪恶感。

    “我很好!~所以大慧你别在意!”其实她内心是高兴的。

    “我~漂亮吗?”

    被巴儿这么一问,大艺只是点点头。其实当他看见妹妹被凌辱时的样子,他

    就觉得她好美。看到哥哥这样的反应,巴儿松口气微笑了。这个微笑却让大慧迷

    惑了。

    (我、我对巴儿~?)

    深雪的呻吟声打断了他混乱的思绪。

    “我实在很没用,我的能力仅止于此!”

    她本就不擅战,何况敌人是长满触手的人形机器和寄居蟹机器们。还要保謢

    巴儿和大慧的安全。要求她快来救人,实在太无理了。

    “深雪,不要把我们的事放在心上!”

    突然,身后飞来一阵铁针雨,深雪赶紧用身体挡住。眼前出现一片白雾。白

    雾中传来阵阵跑步声,混乱中出现了几位忍军。

    “深雪首领,对不起,我们来迟了!”

    说话的人是「萤组」的金丽,深雪知道情况特殊,也不忍苛责她们。

    “寄居蟹人形全都解决了,被C纵的人也依小枫首领的指示,全都解除了魔

    咒。”

    报告的人是「雪组」的威津奈,她最擅长绑人。

    “现在是听小枫的指示?”

    威津奈点点头,因为她们不知如何破解人类人形的弱点,乃是小枫告诉她们

    要诀在于背脊的钢线。那她又跑去那儿了?(反正她是听从夜摩都姬指示的!)

    深雪命令这些忍军把大慧和巴儿带到安全的地方。突然,她好像想起什么事

    情的对威津奈说:“刚才谢谢你救了我,不然我就要变成针鼠了。”

    威津奈听了,却摇摇头说:“不、不是我!”

    这意外的答案让深雪疑惑,她不禁把视线移到金丽身上,她也摇头否认。

    “我用的是金遁术,刚刚不是深雪首领自己施展忍术的吗?”

    在场的忍者全表示,“施白雾者不是自己。”

    深雪突然觉得怪怪的。但也不知结果如何,先进行下一个步骤吧!

    “你到底是谁!?”克罗姆洛可站在本应是他囊中物的面前,颤抖地问。

    利用X行为吸收对方的螺旋力成为自己的活力。这方法只有无机物的人形才

    能用,也只有他知道。竟然还有别的人类也会使用。

    “我不就是夜摩都姬吗?难道还是别人?”夜摩都姬笑着,拔出股间的突出

    物。同时她的秘处开始起了变化。她充血的Y核开始膨胀,渐渐伸长。那种器官

    是不可能存在女人体内的。那是个很大的男G。

    “魔、魔鬼~!?”

    “对不起了!”她温柔地M着异物的前端,轻声对人形使者说。

    “你们人类看不习惯吧!但这对本是王族的我来说,可是很重要的东西呢!”

    她的话语中暗示她并非人类。

    “你知道很久很久以前,支配世界的人是谁吗?”

    他们不是人,而是在人类以霸权统治世界前,被迫害的少数民族——亚人类。

    他们是住在森林里,被人类当欣赏用的奴隶——小妖J。住在矿山,擅长炼铁的

    小矮人。还有外表像人,一生气就变成野兽的兽人。这些被统称为“亚人类”的

    他们,就是这世界的原住民。

    “你身为魔术师,应该听说过吧?”

    他当然知道。她就是传说中的“高。小妖J”。

    “对我们来说,使用螺旋力太容易了,比和影虎上床还轻松。”

    克罗姆洛可也知道,影虎生病的G源在于她。

    “飞鸟是个武士之邦,如果以此地为据点发展,我们就可再统治世界了。”

    大慧和巴儿就是她为达此目的而混血生出的。

    “好吧~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吧!”

    但克罗姆洛可并不想说话。

    “指使你来对付我的人,是不是Y祷师一族?”

    他一听,整个脸部变绿了。

    “不回答吗?不回答也行。”

    “反正怎样你都得死!”

    就在那时,背后好像有人,克罗姆洛可哀鸣一声。小枫剑一挥,他的头发散

    落一地。

    “克罗姆洛可~现在觉悟了吧!”小枫逼问他。

    知道得不到夜摩都姬后,与小枫作战,显得有趣多了。

    “别开玩笑了!这个怪物岂能这么容易就打倒我!”

    只见皮手套裂开,露出满是钢丝的假手。他迅速向小枫袭击,但小枫很灵巧

    地躲开。

    “哈哈哈!和没有拿剑的人作战滋味如何?”

    “我都能打倒你的机器人形,你可别太小看我!”小枫说完,从嘴里吐出白

    雾。

    “芙蓉,束手就擒吧!”

    形势完全逆转,由于手下的帮忙,城内所有人形机器皆被摧毁。灯鼓准备收

    拾最后的敌人——芙蓉。

    人形姑娘拼命要找出逃路。可是已被忍军们团团围住。眼见无处可逃,芙蓉

    竟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们再怎么破坏,主人都会把我修好的。”她再度敞X,露出双

    X间的樱桃色水晶球。

    (和那一晚同样的光!)灯鼓赶紧要大家散开。顺从者可逃过一劫,来不及

    反应者只好命丧黄泉。

    “这是我最后的武器~把贮藏的「螺旋力」变成「虚无光」。”她苦笑着,

    已有自毁的觉悟。

    “只要我一发动,你们也一样烟消云散!”

    这样一来,所有忍军和周围建筑物都会不见。该让她逃走吗?灯鼓正在犹豫

    时,突然有个人跳了出来。那人是松明,她想报恩。她引开芙蓉,放出的光线就

    跟着她走。

    松明张开大腿。“我只会「Y法」而已!”以前她是什么都不会,但现在不

    一样了。

    「Y法。潮镜」!!她的勇气把「虚无光」消灭了。只见芙蓉慢慢溶化,最

    后什么都没有了。松明起先是一阵错愕,但看到敌人被她摧毁了,不禁高兴地跳

    了起来,跑到灯鼓身边。

    “首领,我成功了!”

    “笨、笨蛋!”灯鼓虽嘴里骂着松明,但眼中已满是泪水。

    “哈哈哈~终于成功了!”

    擦干眼泪,灯鼓又恢复严肃的表情。(再来只剩下那位人形使者了!)终于

    可结束了~她走在众人的前面,自言自语地说着。

    克罗姆洛可真的想不到。小枫嘴里吐出的白雾,竟把他的手钢丝弄断了。

    “怎样、人形使者?认输吧!”

    他G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怎么不说话!”

    气炸的他仍卷着他的钢丝。但断了就没用了。

    “别再逞强了,克罗姆洛可!”

    “少啰嗦!我绝不会输的!!”

    被称为葛多三弟子的他,曾创造出无数的人形机器,也不知制服过多少女人,

    怎么容许自己败给女人呢?无论如何他都要反击。

    卡卡卡——他的义手已发出破损的声音。失去了最后武器,他想逃。(笨蛋、

    笨蛋!

    我是大笨蛋!)他心中满是疑问与悔恨。他跑着大叫。

    “芙蓉!”

    “乌鸦!黑狗!蜘蛛!你们快来啊!”他叫着忠诚的人形机器的名字,可是

    没有人回答他。不,从屋顶上传来拍翅的声音。

    “啊、乌鸦来了!”

    抬头一看,竟是深雪站在屋顶上冷笑。她脚边躺着一只一动也不动、被冰葬

    的乌鸦。

    “其他的人形机器也是一样!”

    灯鼓把所有被毁的人形全丢到他面前,他真的是绝望之极。还有一只是芙蓉

    的右手腕。

    “你最亲爱的护士~很抱歉,只剩这只手而已!”

    克罗姆洛可已完全虚脱了。“我、我的人形们~”

    突然一阵红色旋风包围着他。那是夹杂着许多红叶的龙卷风。

    “人形游戏就到此为止吧!克罗姆洛可?”小枫一说完,红叶和龙卷风一起

    向他袭击。

    那是红的像血的吹叶雪。人形使者身上满是银光。「木遁怪异。叶牙C」!!

    他只听到「怪里」两个字,然后如梦幻般的红叶龙卷风就不见了。剩下的是

    克罗姆洛可,和在其背后挥舞着沾满血迹的爱刀的小枫。

    在那一瞬间——就像断了线的人形般,克罗姆洛可的身体大大歪了一边。

    “我、我、人~!!”还没说完,头就落地。血R模糊的秽物中,只有装着

    齿轮的义肢还发着银光。

    于是,忍军团和人形使者之战结束了。夜摩都姬再度取代病中的将军影虎,

    来执掌政治大权。大伤元气的忍军团休养完毕后,又被付予新任务。大慧仍继续

    用功,巴儿还是天天调皮地过日子。终于又恢复原有的平静无聊生活。

    但是人们并不知道将有新敌人到来。他就是指使克罗姆洛可的人。他已经听

    说计划失败了。

    “克罗姆洛可失败了!”说这话的是位眉目清秀的年轻人,黑发及腰,手上

    拿着把怪异的剑。

    “哼、全都要怪人类!非除掉那个女人不可!”讲这话的是位奇怪男子。有

    张瘦得可怕的脸。

    “我也要让那女人尝尝坐Y牢的滋味!”

    站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位令人觉得很不舒服的老人。他的体型像个饿鬼,只

    有肚子特别突出。

    “等到时机成熟,就进行我们的计划。”

    “我们Y祷族就快重见天日了!”

    老人哈哈大笑,舌头伸得好长的跳动着。就像一条蛇般。其他两人也跟着大

    笑。

    阿拉斯忍军将再有场硬仗要打。


如果您喜欢,请把《忍着触手》,方便以后阅读忍着触手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忍着触手6并对忍着触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