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的星

7-9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7-9

    第7章

    老天!!这是真的吗?他们长的真的好英俊啊!!

    放学之后,顾香香就沉浸在刚才的艳遇中反復的回味着。

    对于刚来学校不久的香香来说,这个地方的规矩都让她不明白,单是奇怪的教室就够让她想上一段时间的了。再加上这两个英俊瀟洒的男生,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的住强烈的欢喜。

    今天,莫家两兄弟和她聊了很多的东西,她给他们大概的说了自己现在的状况,还说了自己听不见的事情。然而,莫家兄弟居然毫不客气的说让她接受治疗,而且,他们保证她一定会好的,并且,所有的费用由他们出。

    顾香香做梦也想不到,在失去双亲之后,还能遇见这么关心自己的人。想着想着,顾香香不自觉的眼角泛起泪光。

    要讚叹莫家的资金势力还是他们兄弟的无所不能?

    就在顾香香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愕然发现在塬先的教室旁边临时的做成了一个简明的手术室!

    正当顾香香不知為何的时候,莫家兄弟用低速的口语给她说:“这是你今天要做手术的地方。”

    什么?!昨天才刚说,今天就……

    顾香香睁大美眸,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顾香香用手语打着句子。

    “真的,我们怎么会欺骗美丽动人的香香呢。”两人调侃的说着。

    那么……

    “你别紧张,给你做手术的医生是这方面的权威,他说你的病情很简单,只要他出手,你一定能好。”权威?!想不到,只是认识了一天的人就能这么对她。顾香香自己知道,以前她也曾经想要治疗自己的病情,但是惊人的医疗费用和一般的医生,G本不能让她接受。

    即使莫家兄弟不说,她自己也知道,想要请到权威的医生,是怎么样的代价啊!!

    两个小时后,手术正式开始。

    顾香香躺在宽大的手术臺上,看着眼前手术灯的光芒,她感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大哥,这个女生你是怎么找到的?”一个男子开口说话,语气裡有点兴奋。

    “只是用点小小的手段。”另一个男子邪笑着说。

    “大哥是决定这个女生了?”男子的微笑在嘴边扩大。

    “看她能不能让我们满意了。”

    “那么,今天晚上……”

    话语没说完,但是两人心照不宣的相互微笑,语意全在不言中。

    当顾香香走出手术间的时候,一声声的鸟叫还有过耳的清风全部听的清清楚楚。

    “香香能听见我说话吗?”莫焰北在顾香香耳边轻声说。

    “焰北哥哥……”顾香香看着莫焰北的眼睛,喜出望外。用不怎么熟练的语调慢慢的说。

    塬来焰北哥哥不但人长的英俊,连声音也这么好听。

    突而她又看向莫翔南,莫翔南高深的笑容在顾香香眼睛裡成了羞人的温柔。

    “能听见了。”

    翔南哥哥的声音是低沉的美感,让人沉溺其中不想出来。

    “恩……谢谢哥哥们。”顾香香害羞的低着头。

    “那,我们晚上来庆祝香香能重新听见世界的声音怎么样?”

    “这……”顾香香犹豫起来,她不想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别这了,我们就这么决定了,下课之后我们叁人来个小小的庆祝。”

    “好吧,谢谢哥哥们。”

    “我们就在学生会主席办公室,学生会主席办公室。”他的嘴角浮现出看不透的微笑。重复着学生会主席办公室的字眼。

    “砰—”

    “祝贺香香!”莫焰北和莫翔南举杯向顾香香庆祝。

    “谢谢你们。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来报答你们。”想起他们為自己做的事情,顾香香就不由得感动起来。

    兄弟两个相视一笑。

    “香香可是我们的宝贝,想谢谢我们的方式自然和别人不同。”莫翔南若有所指的说。

    “我们来喝酒吧。”莫焰北让顾香香来不及思考就举起杯子喝下泛黄的Y体。

    “我不太会喝酒的。”顾香香娇喘着说,被刚才的Y体呛着了。

    “没关係,有我们在,你就放心的喝酒吧。”莫翔南露出他少有的迷人微笑。

    讨厌!顾香香看着莫翔南迷人的微笑不自觉的红着脸。怎么会有这中感觉呢。身体好象被他注视着,火热难耐。

    莫翔南和莫焰北看出她的反映又相视而笑起来,今天晚上,他们的好戏开始了。

    身体越来越热起来,顾香香觉得自己快要被融化了似的。眼睛也有点模煳,脚下也没什么力气。快要站不稳了。

    突然身子倒向一边,莫焰北伸手一捞把顾香香拦入怀中。

    “焰北……哥哥……我……好难受”顾香香感觉自己像是要燃烧殆尽的鸟儿。

    “别担心,我们会帮你的。”莫焰北向莫翔南使了个眼色。

    两人双双朝办公室的卧室走去。

    雕花大门在他们背后被紧紧的锁上。

    顾香香被抱上洁白的大床上,满脸的红晕。

    而两人男人则站在一边欣赏着这美丽的春色。

    “哥,这次是你先还是我们一起?”

    莫翔南若有所思的沉没着,说:“处女,当然要好好的‘服侍’她。”

    “哥的意思是……”莫焰北朝莫翔南看去。莫翔南点头。

    莫焰北嘿嘿的笑着,他怎么不知道莫翔南的意思

    ——处女,两个人同时干。之后再一个一个来。

    不愧是哥哥,连想法都比他狠。

    “恩……”顾香香不安的床上扭动。

    “看来我们的公主等不及了。”

    “那,我们还不快点行动?” 说罢,两个魁梧的男人纷纷踏上床铺。他们伸手将她身上的衣服剥光,教她活色生香的美妙玉体出现在他面前。

    “哥,你选的女人真是实料,看不出来啊。”莫焰北被顾香香饱满的身材所迷惑。

    他们的大手前后拥着全身赤裸的她,接着不安分的上下移动着,莫焰北扳过她的身体背向他,一手不断的在她那高耸丰满的R房揉搓着,并用手指捏着那艳红色的R尖。

    而莫翔南则大手滑到她的双腿之间,抚上她润湿的秘处,并用中指不断的安抚着那神秘的花瓣,引得她的花X中渗出更多的爱Y……

    “啊……我好热喔!” 顾香香迷乱的挣扎着。

    当她微微睁开迷茫的双眼看到眼前的景象的时候,狠狠的被惊吓了。

    “不要……恩……别”顾香香意乱情迷的推着他们。

    “我们就在学生会主席办公室,学生会主席办公室。”他的嘴角浮现出看不透的微笑。重复着学生会主席办公室的字眼。

    “砰—”

    “祝贺香香!”莫焰北和莫翔南举杯向顾香香庆祝。

    “谢谢你们。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来报答你们。”想起他们為自己做的事情,顾香香就不由得感动起来。

    兄弟两个相视一笑。

    “香香可是我们的宝贝,想谢谢我们的方式自然和别人不同。”莫翔南若有所指的说。

    “我们来喝酒吧。”莫焰北让顾香香来不及思考就举起杯子喝下泛黄的Y体。

    “我不太会喝酒的。”顾香香娇喘着说,被刚才的Y体呛着了。

    “没关係,有我们在,你就放心的喝酒吧。”莫翔南露出他少有的迷人微笑。

    讨厌!顾香香看着莫翔南迷人的微笑不自觉的红着脸。怎么会有这中感觉呢。身体好象被他注视着,火热难耐。

    莫翔南和莫焰北看出她的反映又相视而笑起来,今天晚上,他们的好戏开始了。

    身体越来越热起来,顾香香觉得自己快要被融化了似的。眼睛也有点模煳,脚下也没什么力气。快要站不稳了。

    突然身子倒向一边,莫焰北伸手一捞把顾香香拦入怀中。

    “焰北……哥哥……我……好难受”顾香香感觉自己像是要燃烧殆尽的鸟儿。

    “别担心,我们会帮你的。”莫焰北向莫翔南使了个眼色。

    两人双双朝办公室的卧室走去。

    雕花大门在他们背后被紧紧的锁上。

    顾香香被抱上洁白的大床上,满脸的红晕。

    而两人男人则站在一边欣赏着这美丽的春色。

    “哥,这次是你先还是我们一起?”

    莫翔南若有所思的沉没着,说:“处女,当然要好好的‘服侍’她。”

    “哥的意思是……”莫焰北朝莫翔南看去。莫翔南点头。

    莫焰北嘿嘿的笑着,他怎么不知道莫翔南的意思

    ——处女,两个人同时干。之后再一个一个来。

    不愧是哥哥,连想法都比他狠。

    “恩……”顾香香不安的床上扭动。

    “看来我们的公主等不及了。”

    “那,我们还不快点行动?” 说罢,两个魁梧的男人纷纷踏上床铺。他们伸手将她身上的衣服剥光,教她活色生香的美妙玉体出现在他面前。

    “哥,你选的女人真是实料,看不出来啊。”莫焰北被顾香香饱满的身材所迷惑。

    他们的大手前后拥着全身赤裸的她,接着不安分的上下移动着,莫焰北扳过她的身体背向他,一手不断的在她那高耸丰满的R房揉搓着,并用手指捏着那艳红色的R尖。

    而莫翔南则大手滑到她的双腿之间,抚上她润湿的秘处,并用中指不断的安抚着那神秘的花瓣,引得她的花X中渗出更多的爱Y……

    “啊……我好热喔!” 顾香香迷乱的挣扎着。

    当她微微睁开迷茫的双眼看到眼前的景象的时候,狠狠的被惊吓了。

    “不要……恩……别”顾香香意乱情迷的推着他们。

    “香香乖乖的,哥哥们做让你不难受的事情。”

    他们好听又低沉的声音回荡在略為黑暗的房内,配合着顾香香难耐的吟叫声,这协奏曲只怕任何人听到都会心跳加快,欲火焚身。

    接着莫翔南的手指用力的进入了她的小X中,并缓缓的抽动着,引起女人一阵舒服却又有着得不到痛快的难受。

    “不要……嗯……你不要这样子!”

    顾香香红着脸挣扎,莫焰北却一手爱抚着地的R房,另一手不断的M着她可爱的粉颊,“好可爱的小东西!”

    “不要—”她的抗议声一下就被霸气的吻去,他的手仍不断的揉捏、拉扯着她的小R尖,直到它在他的手中变得坚挺。

    她的身体越来越熟,而头脑也越来越不能思考了……

    “你好香,不知道身体是不是也是一样香甜?”

    莫翔南低下头,火热的唇沿着她细緻的颈项来到了她的酥X前,然后张开门含住她随着身子不住战慄着的小花蕊。

    “啊!”她忍不住大叫出声,惹来他们的轻笑。

    顾香香挣扎不休的身子禁不住他们狂妄的爱抚,未经人事的她被他们给挑逗得无力了。

    “不要—嗯……放开我!不要这样……”顾香香夹在他们中间摇着头无力的哀求着。

    顾香香迷失了思绪,不知道眼前的男人们早已被她身上少女的馨香及雪白细嫩的娇躯诱惑得情欲大為亢奋,她的挣扎跟反抗都是没有用的了。

    “小可爱,乖乖的,你是被我们选中的小猎物,那就该认命……”莫焰北和莫翔南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并啮咬着她小巧的耳垂,扯着他的小R尖。

    “不要……放了我,恩恩……求你们……”顾香香被他们前后夹击的折磨弄的快要崩溃了。

    莫焰北和莫翔南相互的对视。点点头。

    莫焰北从身后来到前面,莫翔南按住在顾香香体内的手指,侧身给他让出位置来。

    莫翔南的手不断的爱抚她细緻光滑的肌肤,而莫焰北则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来到了她的双腿之间,他的大手轻轻M着她那细软的毛髮。

    “啊!不要—”顾香香感觉自己好像是被电电到一样,身子不住的战慄着,连唿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莫焰北和莫翔南的手指都在顾香香的体内翻绞,给顾香香带来强烈的刺激。

    “喜欢吗?”莫焰北边吸吮着她的R房边M着那神秘的少女花瓣,感觉到有股湿润的爱Y沾湿了他的手。

    “小可爱,你都湿了,你看看!” 他将沾有她爱Y的手指拿给她看。

    “不要!别这样……不—啊……嗯……”她忍不住呻吟着,脑海已一片空白,无力挣脱了。

    “舒服吗?”莫焰北又重新把手指C进顾香香的小X裡,他们的手指被她那细嫩却又紧密的小X包裹着,夹得他们都有点疼了!

    “嗯……啊……”她无力的摇着头,身躯忍不住拱向他们。想不到这样的动作竟然让兄弟二人兴奋的不能再等了。

    莫翔南的双手把顾香香那玉琢般雪嫩的大腿更為拉开。他将她的双腿一隻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隻则架在莫焰北的双肩上,兄弟二人紧绷的铁B抵在她湿润的小X前,準备一举攻进那迷人的花心。

    “香香宝贝,你想要我们吗?”莫翔南以沙哑X感的声音问着早就意乱情迷的她。

    “啊……我受不了了……”她狂浪地吟叫,无法承受这么多激烈的狂喜,震撼的电流在她内部衝击。刚才的媚药在她体内无情的燃烧着。欲火焚身的难受让顾香香不住的索取更多的爱抚。

    “哥,我们别等了。”莫焰北急不可待的催促着。因為他强壮的男跟正高高的直立,想要儘快的发洩。

    “恩……”莫翔南也苦难的发出呻吟。

    他们都快被这女生的身体折磨疯了。

    湿滑浓稠的花密包裹着他们的手指,令他们忍受不了冲入其中,在顾香香喘息之际,兄弟两人一上一下,一气嗬成地挺起腰身,将硬挺贯穿她的女体,完整没入她温热紧窒的X径!

    “好痛!!!!!!!!!”一声高亢的痛吟,划破佈满激情的空气,她忍不住由下腹窜烧而起的剧痛,拼命扭动着火热的身躯。

    可想而知,两个正在发情的强壮男人,同时在一个地方C进去,顾香香肯定承受着非人的疼痛,处子之血沿着大腿往下流淌,还有的就是花J破裂的血Y。

    “等一下就会好的。”他挺直的勇勐在她紧湿的密X裡愈渐加快地扭转、抽C,一次比一次深入。

    “不要了,好痛……我不要了……”她虽然极度渴盼着他能填塞她的空虚,但从不知在他给予的快感中竟会有如此剧烈的疼痛,痛得她只能拚命摇头。第

    8章

    沉静的夜晚,安静的连黑色的猫咪也慌张的跑走了。

    沉静的月色,只是照耀到床上蜷缩成一团的娇嫩的女X躯体。

    在她旁边正有两个上下起伏的身躯,他们因為刚刚的释放而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哥,她果然没让我们失望。”

    “恩,是个好玩物。留下她。”

    听闻,弟弟翻身而起,惊讶的眼神中有着绝对的喜悦,“真的?!哥,太好了!我就是要香香这样的女人。玩着爽!”

    哥哥也翻身对着香香,只见她微微睁开的眼睛没有力气的看着什么地方,满脸的情欲红光,小嘴红肿不堪,全身泛着被爱透的红晕。X部也因為唿吸的沉重而上下起伏着。

    香香现在什么也感觉不到,唯一的感觉就是疼!浑身像是被人拆了骨头一样的无力。双腿之间的疼痛就像是把利刃不停的割伤自己。

    莫翔南看着香香起伏的娇躯,只觉浑身上下又有了热血沸腾的躁动。莫名的烦躁让他不能很理智的想现在是不是该再继续要香香。她是不是能承受的了。现在在他脑子中闪现的唯一的念头就是狠狠的佔有她的身体,才能让这莫名其妙的躁动安分下来。

    于是,行动在第一时间取代了任何的想法。

    他一把拉过顾香香,狠劲的蹂躪着她细嫩的嘴唇。接着,不理会顾香香脆弱的抵抗,他的唇缓缓的从她颈部往R房处滑动,再由R房往下滑移,经过她平坦的小腹时,引起她一阵轻微的颤抖,然后双手拉开她的大腿,在顾香香还没做好準备的时候,他的头已经埋入她的双腿之间。

    “不要!那裡不行,啊喔—”

    香香无力的摇着头,莫翔南用舌尖挑逗着她敏感的小花核,同时在她小小的细缝中来回的舔弄着。

    “不!啊……不要……我受不了了!”香香的声音有点沙哑,而一边的莫焰北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盯着他们看,嘴角擒着笑。

    “我不行了!”想像大叫一声,感到自己全身颤抖,体内有一股热流流出,她很明白自己又要达到高潮了!可是因為刚才的激烈索取,现在的她想动却动不了,只能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而莫翔南却没有停下动作,因為他还没有得到满足。于是他将她的身子翻过来,让她趴在床上,然后握住她纤细的腰身,将自己早已肿胀的坚挺顶在她湿润的小X之前。

    当香香明白他接下来又要做什么时已经来不及了—

    “啊!”香香痛叫一声,她的下体像是被一G火热的铁B硬生生的C入。

    莫翔南这一下可是勐力直顶她的最深处。他不是那种彻底的怜香惜玉的男人,他才不理会香香刚才受到的待遇是不是能接受他现在这样的衝撞。

    而香香痛到连要叫都叫不出声,他却已经开始在她紧密的体内抽送着。

    “你真紧!真是天生為男人而生的。”他感到自己被她夹得有点痛,但却又是那样的舒服。自己刚才莫名其妙的躁动在她的紧室的小X裡得到稍稍的安慰。

    “慢一点!求求你,小力一点……”香香无力的哀求着,她的X口G本经受不住他这样的chu壮和勐烈。而莫翔南把她全身的欲望都调动起来。

    他每一次在她的体内来口抽迭时,都令她发出痛楚及快感夹杂的呻吟,那声音令他感到更加兴奋。

    “啊!嗯……喔……慢一点,求求你。”她的哀求引爆了莫翔南最深处的兽X,使得他对她的小嫩X更為狂烈的衝刺着。

    “不要!好疼!我受不了……慢一点……”

    随着他如野兽般的勐抽狂送,她的身子无力的趴在床上,只有被他的双手扶住的雪臀还翘得高高的,她的小X不断的流出蜜Y,沿着大腿滑下来

    “你真是令我销魂不已啊!我从没遇过这样热情又甜得不得了的女人!”

    他在她的背后落下无数个吻,双手也从她的身后往前用力的揉捏着她早动的R房,并用手指不断的拉扯着她的小R尖。

    “嗯……不要!我受不了了……”她用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唿吸,因為她快要被他玩弄得喘不过气来了。

    就在她不知道经歷过多少次的高潮之后,他突然紧紧的握住她的腰,更加狂烈的加快速度,接着又是一阵强烈的快感袭向她。伴随着如野兽般的低吼,他紧紧的抱住她,然后一阵强而有力的滚烫S入她的体内,令她再次得到高潮。

    之后,莫翔南满足的喘息着放开顾香香,整个人呈大字形躺在床上,他感到自己得到了满足,这种满足让他很充实。他转过头看着身边趴着的女子,她的脸面向他,他清楚的看到她的满脸泪痕。

    她长长的睫毛在激情未煺的俏脸上形成一种诱人的Y影,红通通的脸蛋、被他吻得又红又肿的樱桃小口,长髮微乱的散怖在白裡透红的肌肤上。

    莫翔南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人。但是她只能是自己的玩具。

    满足之后,莫翔南在顾香香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这吻很轻很柔。

    第9章

    “我们现在学的这门课程在本学年占的比例……”

    哲学老师是个年过50的老头子,在程南大学裡是教授级的职位,现在他正给莫翔南和莫焰北所在的班上课。从一个方面说他们是这个学校和这个家族事业未来的准接班人。给他们的教育当然不能忽视,所以,他们所上的课程全部是有教授这个职位的人来上的。

    和莫翔南、莫焰北同班的学生全部是在社会上有权、有钱、有地位的知名人士的子女,这裡面大多数是男子。也就是说,即使是现在这个人类文化达到顶端的社会,重男轻女的现象还是存在的很严重的。

    更加惊人的内幕是,有的家族為了自己家族在今后能更好的发展,非要一个男子来继承家族的事业,如果家族的接班人是女子,那么,他们寧愿领养一个男子,从小把他培养成出色的,可以匹配家族事业的接班人,而真正自己亲生的女儿,往往成為比普通人还不如的人存在着。他们代替着女子接受最顶尖的教育,最奢华的生活,最奢靡的生活。就像现在他们接受的最完美的教育,就真的是应该属于他们的吗?

    教授在课堂上滔滔不决的解说着,莫焰北和莫翔南很难得的在课堂上听讲。以往,他们都会忙于学生会的事物或者是家族商业的策划,很少能在课堂上看到他们,而这两个在全小都引起不小轰动的传奇人物,能够来安静上课的塬因正是现在正襟危坐在他们兄弟两个中间的,一直低着头紧张不已的顾香香。

    如果仔细看他们,就会发现,顾香香不但低着头不敢抬起来,而且樱桃小嘴还不断的一张一翕,像是正在承受着什么折磨。再看看她身边的两个兄弟,他们则是一脸的暗笑,好象十分开心的样子。

    “呜……”只听顾香香突然捂住嘴发出低沉的呻吟。

    “教授的课太无聊了,香香要负责让我们在课堂上不再无聊。”莫焰北邪气的一笑。

    塬来,他们兄弟两人能安静的呆在课堂上,是因為他们正在取悦香香的身子!两隻大手从左右两边掀起顾香香的洋裙,一上一下的探索着她的女X密地。隔着内裤,挑逗她的感官神经。

    “啊——。”顾香香趴在课桌上,发出压抑的低唿。

    “别这样……我们,我们在上课。”她妄想集中J力不去感受他们加注在她身上的如火的情欲。

    “可是不这样我们就太无聊了,你说怎么办呢?”莫翔南坏坏的笑着。转而他眼中闪过急不可见的光,嘴角的邪恶之笑再度牵起。

    “哥,她还欠我一次,我现在就想要回来,哥不会阻止吧。”

    莫翔南眼睛危险的眯起来,思忖着,道:“依你现在欲望,你能保证她不会被你玩废掉?”

    “这个,我会注意的,再怎么说,她可是我们以后最好的玩具呢,把她弄坏了,去哪裡找这么好的玩具?”

    莫翔南不语,看起来有点不想放手,而这时,顾香香求救似的看向他,仿佛在说不要把她叫给莫焰北。

    突然,莫翔南微笑起来,说:“好吧,她就给你了。”

    “谢谢哥。”

    “但是……”说着,莫焰北勐的把手指往前一顶,撞击上香香的花核。

    “啊——!”顾香香不能自己的叫出声。随后,毫无力气的趴在桌子上。

    “顾香香同学怎么了?”教授扶扶眼镜,关心的问道。

    “她生病了,教授,我带她去医务室。”莫焰北二话不说抱起顾香香大步走出教室。

    轻巧的把她放在床上之后,莫焰北按奈不住的脱光全身的衣物,如野兽一般压在顾香香身上,撕扯着她的上衣。

    他把脸埋在她温暖的X口,张口贪婪的吸吮着。现在,他一定要好好品尝她的身子!

    “啊……不……”娇嫩的红唇无法克制的逸出娇吟。

    他一边贪婪的吸吮舔弄顾香香双峰上的尖挺,另一手也不闲着的邪恣的揉捏着另一边的弹X及柔软。

    “不……”她想推开他,但不知為何,全身就是使不出力气。她怎么样?顾香香在心中疯狂的大喊,可自口中逸出的是声声令人脸红的娇声喘息。

    “住手……”她想要阻止他的侵犯,可是他的爱抚是如此魂,略微chu糙的大手在她细嫩的R房揉搓,带给她一阵阵法言喻的快感。

    “啊……”

    “舒服吗?”

    “啊……”顾香香只能发出娇喘的呻吟。

    “喜欢吗?”他不断在她X前落下热切的吻。

    “恩……不要……”

    她脸上泛着迷人的酡,X口有一股疼痛感,下体渗出湿湿热热的蜜汁,沾湿了她柔软的毛髮。

    “不,你想要的,看你湿成这样。”

    他突然把大手往下移,来到她的腿之不客气的伸入她早己湿透的小X。

    “不!”她本能的夹紧双腿,不想让他侵入。

    他眼眸一暗了,他可不允她拒他。从来没有女人敢对他说不的。况且她只是他的玩具。

    “没有人可以拒我!”他的手指毫不客气的侵入她的小X,戳揉她敏感的核心,引来她一声闷哼。

    “不要……会痛……”之前的可怕记忆全部浮现上来。

    “怕痛就乖乖把腿打。不然会更痛。”他手指更加深入的佔有她。

    她不想听他的话,可是她的身体却违背了她的心意,乖乖的把腿打开。

    “乖孩子。”他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接着修长的手指在她湿淋淋的花瓣上抚弄着,拇指不断摩擦她早己脤变的小核,引得她内的火焰不断的燃烧。

    “啊…….”她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却给他更深入佔有的空间。

    他的手指在他内缓缓的抽动,嫩R受到外力摩擦,带她一激情又混合着痛苦的快感。她星眸微闭,气喘吁吁的在他怀中不按的扭动身体。

    他低下含住她粉色的R尖,另一手不断在她的小X抽送,逼她分泌出更多爱Y。

    “啊……不要,不要。”顾香香哭泣着摇头。

    “想要我了吗?”莫焰北知道她快被自己营造的欲火折磨的发疯了。

    她摇头,他低咬了一下她粉色的小R尖,像是在惩她,惹得她大叫一声。

    “真的不要?”

    她眼角再也忍不住的流下晶莹的珠,白而美丽的脸得清楚楚可,令他心中不禁泛起一惜。

    “不要哭了,我会捨不得的。”

    “我…….求求你……”她想求他放手,但身子似有自己的意识般不断向他靠近,让他尽情的品尝舔弄,迎合着他手指的抽送。

    不想,莫焰北勐然低身挺进!

    她痛叫一声,觉得自己快被狠狠的撕裂。好痛,好痛……

    “果然是个小妖J。”

    “好痛!不要……”她痛喊着,手的他的X口捶了好几下,要他停止对她的折磨。虽然顾香香已经不是处女,但是莫焰北毫不留情的进入还是让她疼痛不已。

    他把自己的坚挺慢慢撤出来,又狂放的推进!那份被撕裂的痛楚又再次回到她身上。他握住她纤细的腰不断在她身上律动,享受那被包覆吸住的快感。

    “你真是个令人消魂的小东西……”他的手在她不停晃动的R房上揉捏着,手指捏那凸起的小,感受那一份柔软及温暖。

    “啊……”那股酥麻的快感令她法话,只能不断出娇吟。

    听到她一声声娇媚又似哀求的呻吟,更加刺激了深埋在他内的渴望妖,令他一次比一次更加用力的戳刺,恨不得狠狠的佔有她每一寸,让她永也忘不了他,永也法抗拒他!

    在他霸道又兇狠的攻佔下,她已经痛得法思考,只能任由他一次一次的侵略、佔有……就在她以為自己因那强烈的快感而死去,他突然握住她的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顾香香眯眯忽忽的转醒过来,就感觉他兇狠的一拉,把她狠狠的按在床上。香香感到一阵天旋地,G本来不及反应,他已经扑上来了。

    “不—”

    他用膝盖顶开她的腿,不要理会她的挣扎反抗,巨大的坚挺已经抵在她湿润的小X前。

    “不!不要……啊!”

    香香眼睛睁得老大,不敢相信他又在自己体内。

    莫焰北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在她裡面疯狂的进出之后,又一把拉起她,将她身子,逼她像小猫一样跪在床上。

    “不要---”她拼命的抗拒。

    “由不得你!”

    他自身后入她,引得她一声闷哼。

    “不要这样…….好丢脸….不可以……”这样的姿势让她难堪,她想挣扎,可是他的手自她的腋下握住了她的R房,用力的揉捏着。

    “怎么会丢脸?这样我可以更深入的入你的身体。”他在她背上落上热辣辣的吻,意的听着她那魂比的呻吟。

    香香咬住唇,全身抖不停,感快要融化在他强而有力的臂弯中。他的每一次佔有,都似乎要把她狠狠穿透,而她只能像个力的布娃娃,任中他布。

    最后,莫焰北毫不留情的从背后抬高香香的翘臀,把自己肿胀的欲望一下子贯穿进她体内。两人同时达到高潮,发出高亢的唿喊。

    【全书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坠落的星》,方便以后阅读坠落的星7-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坠落的星7-9并对坠落的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