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我就好

61-63完结+番外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61-63完结+番外

    61

    幸福降临?还早!

    “大哥到现在都还没有给她答复。”可梨摇头,接下去,“我都不知道大哥在犹豫什么。注册而已,需要想这么久吗?”

    “注册而已?”关上电脑,转向可梨,解释,“这不只是注册而已的问题。我和你二哥已经结婚了,怎么和妳大哥注册?”

    是要,也是和路森吧?

    “别皱眉,对胎教不好。其实,二嫂,妳只要当成做善事,和大哥注册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需要想,这样就皆大欢喜了。大妈也是这么说的……”

    “我不会和妳大哥注册的。”我打断。隐约觉得不妥。这会不会又是Y谋呢?我答应到P岛,就已经证实是个错误了。即使那一次确实获得了路肯的表白,但,相较下,背叛路森与路肯而无法抗拒地和路温上床,却是个更深的痛。“可梨,妳也是女人,难道和这么多男人有纠缠暧昧不清的关系,妳不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吗?”

    “乐儿,他们三个都清楚,甚至比妳还清楚妳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妳不是欺骗他们,所以G本不必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可梨,我怎么说,妳才会明白?”

    “乐儿,不明白的人,是妳。”可梨笑着站起身,“算了,妳自己好好想想。”

    ??????????????????????????????

    “妳到底想怎样?”隔天,当我接到希蕊的电话而到指定的律师楼赴约时,正好看见路温语气很坏的对希蕊大喊。

    “我知道你很生气。”希蕊把桌上的档拿给路温,说,“你先看了罗律师的合约,你就知道我打算怎样了。”

    “罗律师,这是梁乐琦小姐,她说约了郑希蕊小姐。”正当路温低头看着所谓的厚厚合约时,带我进来这间房间的可爱女生出声道。

    “乐琦,妳来了!”希蕊笑着走向我,把我拉向他们之前的座位,介绍,“罗律师,她就是我说的乐琦。”

    “妳好。”白发的罗律师和蔼的跟我笑着打招呼。

    “你好,罗律师。”我实在不明白希蕊到底想做什么。找了律师,安排我和路温同时来律师楼,到底有什么打算?她不会是打算让我和路温直接注册吧?不对,注册应该是到政府那里,这个律师楼是私人的,应该不是。难道,她打算让罗律师和路温对打官司,好带两个孩子离开?心一惊,马上问,“希蕊,妳今天为什么叫我来这里?”

    “我知道路肯是律师,但是我还是不大相信尤家兄弟,所以我另外找了律师,现在,只是要妳和路温在我面前签下合约,就……”

    “合约?”我惊讶打断,问,“我和路温?我以为那份合约是妳和路温的。”

    “我要确保如果妳真的和路温一起了,不会被他抛弃。”

    “希蕊,我不明白。我以为妳是为了威杰和威妮的保障,才要我和路温注册的。现在怎么又要我们签合约了?”

    “这……罗律师,请你把乐琦的合约拿过来。”

    “好。”罗律师点头,拿起他桌上的档给我,“梁小姐,这是合约,妳先看,可以考虑要不要签。”

    “好。”我点头,打开厚厚的文件。扫了扫,开口,“希蕊,罗律师,你们还是直接告诉我合约的内容吧!”

    “这份合约我是不会签的。”路温抢过我的合约,丢在桌上,对希蕊说,“孩子妳要带走,就带走,我不会任妳摆布的。”

    “为什么要拒绝?我的合约你应该很满意才对,你这个生意人几时会放掉这么好的生意不做?难道,你在心虚?”

    “我为什么要心虚?”

    “我先出去,你们谈谈。”罗律师突然开口,然后在走了出去。

    “不是心虚就签了它。和乐琦维持婚姻,有这么难?”

    “妳的合约写着不许离婚!”路温大喊。

    “这个……是情有可原的。如果你们这里一签约,我回去后,你们又离婚了,那,不是在骗我吗?”

    “但是,也没有理由要我赔上一辈子!”

    “路温,乐琦是个好女人……”

    “妳这个背叛我的女人,现在又凭什么安排女人给我?”

    “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但是,何必为了我而单身?乐琦可以给你快乐……”

    “希蕊,妳如果真的爱他,就留下,我无法给路温幸福的。妳会这么为路温着想,也是因为在乎他、爱他,不是吗?那就留下,别走。”

    “我不能。”希蕊摇头,“他不爱我。我的自尊不容许我留下。”

    “路温他其实是爱妳的……”她只是误会了。发现希蕊因误会而做出了这么牺牲的决定,我解释,“其实,那星期我们到P岛去,也是为了让妳误会……”

    “梁乐琦,妳在说什么!”路温生气地拉住我,对希蕊大声说,“好,要我签字妳才肯走的话,我现在就签!”

    “路温,你别意气用事……”

    “你给我安静!”路温抓痛了我的手臂,他一向Y冷的脸更为黑沉了,他凶狠的警告,“妳最好别再出声了,马上给我签字!”

    “你别这样,你绝对会后悔的……”

    “后悔也和妳无关!”

    “和我无关?”我也被惹火了,“那你自己一个人签个够!”

    “妳在发什么脾气?”

    “我就是爱发脾气,我就是脾气坏,怎么样?我发脾气又关你什么事?”

    “乐琦,妳别生气,路温只是一时生气……,虽然我从没看过他发脾气……”

    “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发脾气,总之,我没妳对他这么有心,即使我没结婚,我也不可能和他这种人结婚的,更何况是我已经结婚了。希蕊,妳难道要我犯下重婚罪吗?”

    “不算重婚,妳和路肯没注册,我问过罗律师了,妳放心好了。至于那个合约,路温也同意签了,妳就签了吧?就当作给我送行的礼物?”

    “希蕊,即使我和路温没注册,没签下合约,我也会照顾威杰和威妮的……”

    “我知道,我相信妳。我就是因为相信妳,我才要妳做路温的妻子。乐琦,我是没这福份了,但是妳有,妳要珍惜。”

    希蕊的笑容有着伤感。我知道她还爱着路温,而路温,我深信他也是爱着希蕊的。为什么他们两个就是不肯低头?

    “希蕊,听我的话,如果爱路温,先留下再说。”

    “我不能了。我必须回去了。”希蕊摇头,“其实,我这一次回来,真正见到了妳,我真的很开心。我现在只希望妳会照顾我的两个孩子,和路温。”

    “妳是不是有什么事?”我隐约觉得不对,希蕊似乎隐瞒着什么,急着办妥她最在意的人的事情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我的父母……他们已经帮我安排了对象。我这一次回来,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重头到尾,妳还只是做妳自己高兴的事!”路温放开了我,冲到希蕊面前,抓住她,问,“妳现在是什么意思?在结婚前安排好妳的孩子和前男友的生活,好让他们不会打扰妳和妳的未来丈夫吗?妳真是个自私、可怕的女人!”

    “路温,放开她!”我拉住激动得失控的路温,我从没看过这么失控,这么凶霸,这么……伤心与受伤的路温。“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希蕊也不好受啊!她要嫁给一个父母安排的男人,已经够难过了,她还要为你和孩子担心,甚至为你想好了一切……你快放开希蕊,她已经在哭了,快放开她!”

    在我的大喊下,路温终于放开了希蕊,神情有点茫然,我把他轻推坐下,然后担心地看着满脸眼泪的希蕊,一直说着安慰她的话,直到她停止了哭泣。

    “乐琦,妳会签吧?妳会帮我照顾他们吧?”

    “我会的。”我点头。我真的被希蕊感动了。难道希蕊真的必须嫁给别人吗?我想问她,但是我知道问题在于路温。只要路温开口,希蕊绝对会留下的。

    难道路温到现在还是不肯原谅她吗?我转向一旁,眼神带着责怪,盯着我们看,没出声的路温,我知道,他……还是无法原谅,甚至因为这一次,误会得更深了。

    我无法再说什么。毕竟我从来就不是安慰人的高手。我们三人就这么静静地没再开口,直到罗律师敲门,走了进来,在我们三人没异议下,让我和路温签下了合约。

    ??????????????????????????????

    “路温,我知道你在生气。但是,你能不能冷静地想想你到底要什么?如果你爱希蕊,就趁她回国前留住她,难道你真的忍心让她就这么嫁人?”发现他还是没有回应,我依然不放弃,因为我知道,他心地是爱着希蕊的,“她甚至在嫁给认前,还担心你和两个孩子,就证明她真的爱你的。只是几百年前的失误背叛,为什么要她一个人承受?你一定也不少女人在一起过,为什么她不可以?你甚至接受我和一个以上的男人……那样了,你也要了我,为什么你无法要她?为什么不能原谅她?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都是因为你爱她!你到现在还爱着她!”

    “我不爱她!我才不爱她!”路温终于开口反驳。“我才不会爱这个自私的女人!”

    62

    一切都是计谋

    “希蕊哪里自私了?她这么难过地安排你和孩子,你还说她自私?”

    “不自私是什么?她明明都要结婚了,何必还来管我和孩子?她这么做,只是怕我和孩子会影响她的婚姻吧?怕我们缠住她不放,所以安排妳这个女人来绑住我。”路温冷笑,“说什么照顾我?我才不需要妳这个身材烂、五官丑陋的女人!”

    “如果真是不要,刚才你又何必签约?”虽然很生气,但是,我知道他心里更痛,不然,一向斯文有礼的尤路温,绝对不会说出这么伤害人的话的。“你爱她,就让她知道,她也是爱你的……”

    “我不能。我无法开口要她留下……”路温突然在停下了车子,摇头,“我不能。我知道她爱我,知道她在乎我,但是只要想到她和世笙在床上,我就无法原谅。我的好友和我的女人,怎么可以?”

    “那是因为你爱她,所以无法接受。你现在不去原谅,不去阻止她结婚,你到时候一定会后悔的。”

    “我才不会后悔!如果要说爱,世笙比我还爱她……”

    “你在妒嫉。因为你爱她……”

    “我不可能会妒嫉!”

    “对啊!尤家人不可能妒嫉。我怎么忘了?”所以,路肯和路森都不介意分享我。

    “妳怎么了?”

    “嗄?没有。”我笑着回答。惊讶他这个时候还会注意我的失神。“我们还是回去吧!很晚了。”

    “妳不会以为路肯和路森真的会妒嫉吧?如果他们妒嫉,他们就不会赞同妳和我注册。”

    “我知道他们不会。”即使他们最近表现得很像在妒嫉。

    “路森昨晚来找我,要我放弃和妳注册。妳知道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怎么没听路森提起?

    “他说,他为了要和妳注册,而答应让妳和我到P岛去,所以,他绝对不容许。”

    “路森非常坦率。”我的心一甜。原来,这是路森会忍心让我离开的原因。我竟然不知道他有这计画。

    “但是,不是为了妳。是为了孩子。”

    “什么意思?”他是故意要我生气路森吗?“即使为了孩子,也很正常啊!”

    “但是,妳知道为什么我会答应注册,甚至签约吗?”

    “因为你不想向希蕊低头……”

    “难道妳不认为,顺着她的安排,签了约,也是低头?”

    “那……我真的不知道了。”我因为路温的突然靠近,而向左边移,当我发现背抵着车窗时,我只好直接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会同意,是发现,如果没有了希蕊,有妳也不错。”路温M着我的嘴唇,以拇指支开我的嘴,M着我的舌头,在我反SX地绕着他的拇指转时,路温干笑,“妳看,我的琦儿,妳这个无时无刻都热情回应我的女人,我怎么舍得放开?”

    “你别开我玩笑……”我扫开他的手,挣扎。

    我该开车门离开吗?他……是认真的吗?

    怎么可能?他不是还在为希蕊的事伤心吗?怎么变成这样?

    “妳不该同意坐我的车回去的。”路温低喃,“我已经在避开妳了。妳却给了我这机会……还是,妳在为妳制造机会?”

    唉!我刚才的确该听路肯的话的。

    路肯放下我在罗律师楼之前,一直叮嘱我要打电话让他载我回去,但是我却因为担心路温,而没打电话地就上了路温的车。

    是我咎由自取吗?是我活该?

    还是,我真的就如路温说的,我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了。

    发现路温因为我的沉默而变本加厉地压在我身上,我安抚,“你别这样,你知道你受伤了,但别用这方法疗伤。你爱的是希蕊,别这样……”

    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明明对路温的感觉是同情,为什么只是单纯的被他碰触,我就整个人溶化了?我是不是太没廉耻了?

    路温的舌头一直绕着我的舌头,他的手M向我的R房,他的腿间硬物挤进我的双脚间,那舒服的摩擦令我不由得抬起下身回应他。

    好难受……。实在该推开他的,但是,他的邪恶摩擦,他带X欲的进出旋律,令我只能喘息地攀住他——

    ??????????????????????????????

    “乐儿,妳回来了?我打妳手机怎么没接?”路肯一看见我,就冲过来问。

    “乐琦,妳没事吧?”

    “我没事。”我笑着回答两个脸上有着急躁的男子。

    “和我一起,还能会有什么事?”路温从后抱住我的腰,亲密地抱住我,以他即使才刚发泄,却又再J神十足的欲望抵住我的臀部,他的声音也因此转为沙哑,“今晚,我会到琦儿的房间去。你们两个自便。”

    “你想太多了。只是档上的注册,乐儿还是我的老婆。”路肯把我用力拉过去,硬把我带上楼。

    “你虽然和乐琦注册,但是,什么也不会改变。乐儿还是我的女人。”路森追上我们,打开我的房门,生气问,“妳和他怎么了?妳答应他什么了?”

    “我没有。我只是和他签了合约。”我把手中的合约拿给他们看,“这是希蕊找了罗律师,要我和路温签的合约。”

    “妳怎么签了?”路肯翻了几面,出乎我意料地大声骂道,“这种合约怎么可以乱签?”

    “她签了什么?”

    “她签了类似终身的婚姻。”

    “你的意思是说,她将无法和路温离婚?”

    “的确如此。”

    “你们在说什么?我和路温离婚?”我突然了解了。难怪他们两人会突然同意我和路温注册,原来是他们计画着在之后离婚。本来还以为希蕊找罗律师拟合约太过己人忧天,现在不由得佩服希蕊的设想周到。“你们怎么可以骗人?”

    “难道妳真的愿意成为路温的合法妻子?”路肯生气地大声问。

    “如果你们真的在乎,今天就不该让我到律师楼去!”还让我受不住诱惑……

    “路肯本来计画好一切的。妳怎么可以乱签合约?”

    “我没有乱签。”我讨厌路森的指责,我推卸责任,“律师楼是路肯载我去的,他难道不知道去律师楼是要签档吗?”

    “如果不是今天我刚好有秀……”路森气得满脸红红,转向路肯,“我怎么会以为你值得信任?如果你今天没空陪乐琦到律师楼,就让我载去!我至少会陪在她身边,不让她乱签约!”

    “路森,我已经签了,你就别骂路肯了。”发现路肯静静不出声任路森骂,我不禁有点心疼,“我们就别想了……”

    “别想?妳可知道为了成为妳合法的丈夫,我忍下了什么?我甚至忍痛让妳跟着路温……我这么换来的却是什么也得不到?”

    “你至少有了孩子啊!”我知道路森的苦心,也知道路森的难过,但是,我和路温的注册,的确是我心甘情愿的,即使那时候,我也没想过要在之后解除和路温的法律婚姻,更何况,我也答应了希蕊……“其实,路森,你不必担心我和你大哥的,我和他……你大哥他爱的是希蕊,他只是不想在希蕊面前低头才答应和我注册跟签约的。”

    “如果真是这样,或许我可以让路温签下合约无效的同意书。”路肯安慰地拍拍路森的后背,然后问我,“乐儿,妳也会签吧?”

    “路肯,你别天真了。”在我犹豫回答前,路森打断,“路温要她!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就算不知道,看她现在的模样,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刚才做了什么!”

    路森的没掩饰的坦白指出,令我尴尬得无法出声辩护。我……的确跟路温在车里……。

    “我知道。”路肯点头,抬起我的脸面对他,“但是,我实在不想知道。我只要知道,乐儿还是我的妻子,还是喜欢我的……乐儿,妳还喜欢我吧?”

    路肯的突来慌张令我心口感动地一揪,“你……要我的喜欢吗?”

    “妳别逗我,妳明知道我在意、我要!”路肯抱紧我,在我头顶喃喃,“乐儿,妳绝对不会离开我的,不会的……”

    “我的乐琦,除了孩子,我只要妳的爱……”路森也从后抱住了我,呼吸急促,“我的小乐琦,妳会爱我的,永远爱我的吧?”

    我……没有回答。

    因为,我知道他们不需要我的回答。他们只是缺乏了我向来熟悉的安全感而已。

    我静静地任由他们一前一后地抱住,把我紧紧地挤成三明治。

    突然,我开始感觉到这本来清纯的拥抱改变了。

    我感觉到路肯的欲望开始抵着我的腹部,我惊慌地后退,却感觉到路森的也向我臀部推挤。

    我从来没同时面对过同时对我有欲望的这两个男人。我……呆站着,不知如何反应。

    见识过他们单独的欲望,知道自己绝对无法同时应付二人。

    虽然知道该躲开,我确实该躲开,但,我却有点不舍,我竟然期待看他们二人如何同时分享我。

    难道,他们真的不妒嫉?

    难道,还会像刚才那么合作得让我远离路温?

    63

    乱

    “啊……不……”路森的手突然从后M向我的X部,而路肯也把我的臀部拉向他。幻想和实际重叠令我清醒,“你们别告诉我……你们同时要……要我?”

    “我不知道,乐儿,我现在要妳……”路肯故意摆出可怜的模样,他知道这让我无从拒绝。

    “我的乐琦,今晚是我的……妳别想逃。”

    “我没有要逃。但是路肯……”

    “路森,如果你要我帮你改成那合约无效,今晚让给我!”路肯说着,开始拍开路森在我X部的手,然后用力地揉搓。

    路森没有回答,我感觉到他退下了他的裤子,甚至拉下了我的内裤,然后,从后进入了我。

    太过的刺激令我大喊。

    不知是从后的新鲜做法令我觉得刺激,还是因为看着路肯的脸,当着他的脸,却和路森那样而觉得刺激。总之,我……失控了。

    我只能任由路森的冲击,而无力地靠在前方的路肯身上。我的脸埋在他X膛里,难受地呻吟。我觉得路森似乎比平时还卖力地进出,弄得我除了呻吟外,发不出其他声音,也无法开口指责他。

    突然,我被路肯推开,在我还不了解状况下,我被推到了床边。

    我现在……我和路森现在的姿势是,他坐在床上,我坐在他腿上,而,他的欲望,在我里面。

    我害羞地不敢抬头,我知道路肯在看我,但是我双脚打开夹在路森腿上的姿态,令我羞愧低头,不敢看路肯的反应。!

    bcdefCopyright of 四月天原创424176.186055027

    “乐儿,妳不会不公平吧?”路肯抬起我的下巴问。

    天!我的视线正对着站在我面前的男Xchu大欲望,他……他竟然已经脱了长裤。

    “你……你……你要做什么?”发现路森没再反对地默许,还是他忙得没法反对?我有点害怕地要求,“你们……别这样……”

    隐约觉得路肯他要我帮他解决他胀大的欲望,但是在路森还托着我的臀部进行着暧昧的动作时,我还能怎么办?

    他……要我用嘴吗?这一想,虽然我从没试过,但看着那在我面前的欲望,我的下面不由得一缩。

    路森突然加快了速度,而路肯也在我还犹豫时,把欲望推进了我的嘴里——

    上下被攻击令我难受地挣扎,但却引起了他们两兄弟的合作,路森按住我的臀部,而路肯则压住我的肩膀,在无法挣开到因快感而受不了地放弃挣扎下,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太过Y乱了。

    ??????????????????????????????

    “你确定能有办法让路温签下合约失效书?你认为这一次拿张世笙威胁他还有用?”

    “好的办法不怕多试。”

    “如果路温不同意……”

    “不会发生这种事的。”路肯的声音有点颤抖。

    “我知道乐琦的魅力,这一次,你至少要想好后补办法。”

    “路森,你做事几时变得这么没信心了?”9

    “不是没信心,而是,我知道我的小乐琦有令我们三个无法放掉她的本事。”感觉到路森的手在我脸上徘徊,我继续装睡,“虽然还是圆圆的脸,五官也不突出,身材……也RR的,但是,只要要了一次,G本无法退开。这种女人,你认为路温会放弃吗?”

    “如果,路温不放弃,你……有什么决定?”

    “你也想到了这一步。”路森的笑声带着苦涩,“我刚才已经想好了,我既然能和你正面分享乐琦,我……我应该也可以和大哥分享。只要,我的乐琦不会离开我。”

    “我也是。”在我左手边的路肯伸手M向我的X部,在我耳边说,“乐儿,醒了就别装睡。除非,妳要我乘妳装睡时要了妳。”

    “你们才刚刚……”我一听马上坐起身抗议,却对上两双带笑的眼睛。我不满地嘟嘴,“你们在作弄我!”

    “乐儿,妳也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吧?如果,路温真的不签……”

    “你们就打算和他分享我吧!”我打断。苦笑,“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是太爱我,而不舍得我离开你们,还是,G本不在乎我和别人分享我。”

    “当然是爱妳!”两人异口同声回答。

    “乐儿,我爱妳,爱得宁愿只占有二分之……,不,三分之一的妳。妳怎么能指控我不爱妳?”

    “是啊!乐琦,这种分了妳的感觉,简直令我愤怒,却无法把妳藏起来,让妳只属于我。我明明是妳的第一个男人,却是个没有名分的男人,这种没名分的身分已经让我痛心了,妳还指责我不爱妳?”

    “对不起。”他们两人带着责怪的表白令我惭愧。“我这个人真是坏,如果我好一点,就会做出决定,只和你们其中之一在一起。我真的太贪心了,对不起。”

    “不,别选!”路森大声反对,抱住我,“这样就好,别选。”

    “对,别选。”路肯也从后抱住我,“只要路温赞同,我们就维持现状就好了。”

    “可是……”我挣扎。

    这种一女三男的关系,还是不对。

    “别想了乐儿,我会和路温谈妥的。现在,满足我一次,好不好?”

    “你刚刚才……”想到路肯在我的嘴里,我摇头。

    “妳怎么这么不公平?妳只喜欢路森吗?”

    “不是,但是……”

    “我不介意和路肯对换位置……”

    “但是……”

    “别可是了,路肯,对乐琦,不强可是不行的。”

    “这我赞同。”

    他们两兄弟不理会我的反对地再次对我进行了刚才的上下难为情举动,只是,位置的确如他们说的,对换了。

    ??????????????????????????????

    隔天早上我醒来时,发现只有我一个人。

    我心里忧乱地马上冲凉,就下楼去。

    “乐儿,妳醒了?他们在书房里,应该快出来了。”可梨从到楼梯口,说,“他们已经进去半小时了。看来这次会谈很棘手。”

    “妳……妳知道……什么事?”不会吧?这么没隐私吗?

    “大约猜到。来去不就是妳的事。”

    我一听,羞愧得无法出声。

    “乐儿,妳起来了?”大妈拿着黄色兰花,笑着问我。

    后面跟着进来的二妈和三妈也笑着走向我。

    “早安,大妈,二妈,三妈。”我礼貌地笑着问安。其实,我心里,好乱。

    “别紧张,乐儿,路肯会说服路温的。”

    “二妈,妳……妳也知道?”

    “我们都知道啊!”三妈笑着回答。

    “啊!他们出来了。”可梨的话令我们马上转向同时出现的三个男子。“你们谈得怎么样了?”

    “路温不签合约失效同意书。”路肯皱眉回答。

    “我们三个,已经分配好了。”路森宣布。

    “分配好日期吗?是不是一人两天?”可梨没有半点尴尬地大声问。

    “我们决定每天在琦儿房里睡。”

    “什么?”我摇头。“不行,我要自己睡。”

    我无法相信这是他们讨论后的结果。

    “妳认为妳有权反对吗?”路温开始用常对我不屑口气问。

    “为什么没有?我只答应希蕊签合约,不包括……不包括和你睡!”我生气地反驳。

    “琦儿,我早说了,妳早就没法拒绝与反对了。”路温拉着我,向楼梯走去。

    “路温,你在做什么?”站在楼梯口的爸爸大声问道。

    “我带我的合法妻子回房。”

    “你没签路肯给你签的合约失效文件?”爸爸的话令我无地自容。怎么我们的事,在这里一点也没有隐私啊?“路温,你如果还爱着希蕊,就别对乐儿乱来。”

    “希蕊和我,没可能了。至于这个女人,”路温抓紧我的手腕,“这个女人,我确定我目前还要她。在我不要她之前,我不会签任何档。”

    “乐儿,妳呢?妳心里怎么想?”

    “我……”我到底怎么想呢?

    “我们会照顾好乐儿的。”路肯走到我右边,以肯定的语气对爸爸说。

    “我不会让乐琦受到伤害的。”路森走到我后面,近得贴在我背上,“放心吧!我们绝对比你还关心乐琦。况且,乐琦已经怀有我的孩子了,你难道不怕乐琦做出离开这里的决定?”

    “那,乐儿,妳……妳如果受到委屈,要告诉我和妳的三个妈妈,好不好?”

    “好。”我点头。我了解爸爸是个非常疼爱孩子的父亲,更何况他的三个孩子的决定一致,他当然也无法反对了。

    就这样,我跟着路温,还有路肯跟路森一起回到了我才离开的房间。

    看着没有说话,却盯着我看的三个特出的男人。我,不禁怀疑自己能让他们要多久。

    如果真的像路温刚才说的,厌倦我的一天,突然不要我了,那,我怎么办?

    如果他们同时不要我了,或有一天,三个都不要我了,那,我怎么办?_

    “乐儿,其实,我们三个刚才谈了之后,我们都同意和妳签下这合约。”

    “什么合约?”我看着路肯手上的文件,心一慌。“你们要我签下不可以缠住你们的同意书?还是不可以告诉外人我们之间关系的保证书?还是,要我签下不可以带走孩子的……”

    “都不是。我的小乐琦,我们是要妳签下不可以抛下我们三个的合约。”路森笑着回答。他M着我的脸,摇头,“我的小乐琦,我不是说了,我不会不要妳的。孩子对于我,只是比他们两人更贴近妳的阶梯而已。”

    “路森,将来,琦儿也会有我的孩子。”

    “路温,你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乐儿接下来绝对会有我的孩子。”

    “等等!”我打断。“你们……你们真的要我签下不可以离开你们的合约?那,你们呢?合约也写着你们不可以离开我吗?”

    “乐儿,妳要我们加上这条?”

    合约竟然没这条?

    “我当然要!这才公平。”如果他们反悔了,要离开我,怎么办?

    “那,我再加上这一条。”路肯和他的两个兄弟相视而笑。

    “当然要加!你们怎么可以不公平?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看他们三人的默契笑容,我生气地说道,“还有,要加上如果有一天谁抛弃了我,就要赔偿我……”

    “乐琦,不会有这一天。”

    “你们不加,是怕我到时候敲诈你们?”

    “当然不是,乐儿,我们没加,是因为没必要。我们,绝对不会抛弃妳的,我们只怕妳抛弃我们。”

    “难说。说得这么好听,刚才路温不是才说他会有厌倦我的一天?”

    “那是怕爸不答应才说的。”一进来就没出声的路温突然开口,“琦儿,我对妳的感觉,妳应该最清楚,妳认为我有可能会厌倦妳吗?妳是唯一令我满足的女人,我绝对不可能放了妳的。”

    路温的表白令我心里欢喜。天!他竟然也真的要我?

    “乐儿,妳会签下这份合约吧?妳不能只和路温签了合约,太不公平了!”

    “琦儿,妳签吧!这份和昨天的不同,昨天的是婚姻,这份是妳的整个人。琦儿,妳签吧!”

    “乐琦,妳难道就不能让我有安全感?让我这个没名分的男人有个能永远保有妳的合约?”

    终于,我点头了。

    不是受不了他们的纠缠与哀求,而是,我心底明白他们有多么在意我才会准备了这份合约要我签下。

    我咬唇,忍住笑容,开口要路肯马上另外准备了一份。加上了对我有保障的条件。^

    我不知道我的人生是否能因此而得到保障。但是,我知道他们对我的在意,令我相信了这份保障。

    我,只是个平凡的女人。现在,有三个这么出色的男人为了留住我在他们身边而准备了合约。

    我,还要奢求什么呢?还有什么奢求呢?

    我的嘴角向上弯地看着手忙脚乱以我的电脑重新加上我定下条件的三个男人。我深信,未来的每一天,我都会这么笑着的。

    番外-合约的条款

    合约的条款.

    立约日期:XXXX年X月XX日

    立约人:

    1. 甲方: 中文姓名:尤路温(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

    ii. 中文姓名:尤路肯(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

    iii. 中文姓名:尤路森(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

    2. 乙方:  中文姓名:梁乐琦(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

    鉴于:. 甲方——三位成年,有自主意愿,能自行判断能力的男X。        乙方——一位成年,有自主意愿,能自行判断能力的女X。

    合约章节与条款:

    本着互不伤害互不损失的原则,双方自愿签订如下合约协议:

    一, 乙方不得隐瞒或否决与甲方的关系。

    二, 乙方不得拒绝与甲方同房。

    三, 乙方不得避开与甲方的亲密接触。

    四, 乙方不得存有离开甲方的意愿。

    五, 乙方不得提出欲要离开甲方。

    六, 乙方不得和甲方以外的男生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七, 乙方不得在没有甲方的陪伴下和其他异X独处。

    八, 乙方不得采取任何行径以终止此合约。

    经双方友好深刻商谈,甲、乙双方已经达成意向,并附上以下条款:

    九, 甲方不得离开乙方,否则需赔偿乙方开出的条件以赔偿所有乙方损失。

    其他(违约责任):

    十, 本合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本合约构成双方之间就本合约项下之合作所达成的全部合约,并替代双方以前或执行本合约过程中所做的任何口头交流、声明或合约。

    十一, 对本合约的任何修改仅得以经双方盖章生效后的书面补充合约进行,否则此合约不得更改。

    十二, 双方一致同意本合约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开始生效。

    十三, 本合约一式四份,双方各执两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十四, 本合约自签订之日起生效,此合约无失效日期。

    十五, 如有违反以上条例,违约者需以终生相伴另一方以作为赔偿。

    甲方全权代表:尤路温         甲方签署:

    甲方全权代表:尤路肯         甲方签署:

    甲方全权代表:尤路森         甲方签署:

    乙方全权代表:梁乐琦         乙方签署:

    番外-路森的秘密

    “乐琦,妳还不下来?”发现乐琦竟然让他们三人在下面等了半小时之久,他只好编了个谎闪开,偷偷往楼上来。

    房门一推开,他看见一个全身上下只穿着粉红色薄内裤和遮也遮不住她丰满X部的同色系内衣的X感女子,感觉到下腹迅速的急切反应,他转动了右手握住的门把,锁上,才向前走去。

    “路森,我找不到衣服穿……”发现本来皱着眉头的女人因为他的进来而撒娇地转向他,“路森,怎么办?我好像又肥了。”

    “这样很可爱。”路森没有否认地带开话题。对她,他不会说谎。不是害怕的不会,而是不想她知道谎言后失望的不会。

    其实,早在上个月,他就发现到她已增了不少R。但,他却不说,原因有三。

    其一是,他喜欢她RR的身材,RR的X部才令他无法移开视线。像现在,单单看着她,他就兴奋难耐了。

    第二,是因为他不舍得她花时间减肥。他不喜欢他的自卑。他希望她快快乐乐的,满足她身材的女人。

    最后,当然是他希望其他两个一直和他争着乐琦的男人会因此而放弃。虽然是不可能,那就让他们三人外的男人不再一直带着色欲的眼神看她。

    或许乐琦自己没发现,自从生了三个孩子后,她由于长时间陪着孩子,她的个X也变得像孩子似的,常挨着人撒娇。就像现在,她嘟着嘴的样子,令他想直接要了她——

    “那就是说我肥。我已经四十了,怎么可爱啊?”看着她生气地转身背对他,那诱人的臀部的摆动,令他不客气地把已胀大的欲望,往她那裂缝里推挤。“别……路森,我……我还要找衣服……”

    “等一下再下吧!”他含住她的耳朵,以舌头逗弄她耳朵的痕路,听着她因此而突出的呻吟声,他再也无法忍受地一手M向她的X部搓揉,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前,再把欲望从后进入她竟然已经为他而湿润的X洞。他急切地进出她那温暖的地方,听着她因他的急切而不停呻吟的女人,他忍不住想逗她,问,“我的小乐琦,妳这么湿,还怎么找衣服?”

    “别……这样……不可以的……”

    “可以的。他们不知道的。”今天是礼拜四,早上听着乐琦和他们两个满脑只有欲望的家伙的欢爱声,回来吃午饭时又再刺激着他,如果不是刚好他们两个被小孩缠住,而他的小孩已大得能以看电视为乐,他还逮不到机会溜上来。“难道妳要我今晚听着妳因为他们两个带给妳满足而发出的声音,自慰度过吗?”

    “你昨晚才……”

    “太久了,今天一整天我都想着妳。”感觉到因为自己的话而紧包住自己的暖壁,他知道她又被自己说服了,就像平时那样,他不再压抑地把疼得发痛的欲望chu暴地摩擦水壁。

    他知道自己不该如此chu暴,听着她带哭的哀求声,他知道自己该放慢速度,但,她那闭着眼,向后靠在他肩上的满足模样,却使他无法停止。

    “你不可以一直犯规的。”

    “我知道了。”看着怒视着他的乐琦,或许她以为自己很凶,但是,想到自己还不曾在她生气时要了她,因为想到这刺激感而再次大胀的欲望,他赶紧避开地转向衣橱,拿了衣服给,走向她。她再这样没有危机意识,他绝对肯定自己会再要了她。但今天不是他的日子,偷吃一次已经够了,不可太贪心,不然,可能连这一次的偷吃也不会再有了。他笑着说,“乐琦,快穿上衣服下去吧!大家都在等妳切蛋糕。”

    “啊!我竟然忘了!惨了……”

    看着因紧急而把他给她的大T-shirt和牛仔裤套上的乐琦,他隐藏心中的剑戟得逞的得意,和眼前这个看不见身材的女人一起走下楼去。

    “反正只是在家里,以后随便穿好了。”他不忘补充,“最好穿大件的衣服和牛仔裤好了,知道吗?”

    “知道了。唉,我这身材……我本来还想好好选件美丽的衣服给你们惊喜的。我真的越来越肥了……”

    “不会肥。刚好。不过,就算肥也好,我还是喜欢。”他忍不住打下毒针,“如果他们嫌弃妳,妳就来找我好了。我才不会像他们两个那样嫌弃妳。”

    “他们没有嫌弃我。他们对我也很好。”

    “不过,还是我就好吧?只有我是真的爱妳的。妳也爱我吧?”

    “我当然爱你。只有你让我最放心……”

    “当然。只有我是真心的。不像他们……”

    或许,有时也该让这女人有点小自卑感,那她才不会有抛弃他的一天。

    番外-路肯的秘密

    “你们……”看到双双一起下楼的男女,路肯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难控制的脾气,差点就爆发。发现才五岁的孩子有点被他隐存着怒气的身体吓倒,他移开了身体,走向楼梯,他忍下了怒气,不想让他的妻子发现他的妒意,挤出笑容,问,“乐儿,妳怎么现在才下来?”

    “我……我找不到衣服。”

    “妳穿什么都好看。”发现不会掩饰表情的女人红着脸低头不敢看他,他给她身边的男人警告的眼神,然后把她拉到身边,“快来看看我买了什么蛋糕给妳。”

    “妈咪,爸爸买了好多蓝色一粒粒东西的蛋糕哦!”

    “小孩站到一边。”发现怀里的女人把手伸向孩子,他赶紧挡住。“你去厨房叫温爸爸出来。”

    “可是妈咪……”

    “乖,男孩不可以哭,森爸爸带你去厨房,走!”

    “路森他这次还挺识相。”把怀里的女人拉倒坐在他腿上,问,“妳说,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亏……心事?”

    “是啊!比如,他有没有像我前天我那样,趁他们因为展览迟归时,在这里要了妳。”看着不敢回答的女人,他觉得自己再次被她不说谎的X格更爱她一分。

    其实,他们三兄弟是和她说过,每天三人里的两人轮流要她,但是,他和路森明白,他们是无法制止自己要她的欲望,一天也不行。所以,他们两人都心照地对于对方的偷步,不至于评。尤其看着没心机的女人常为他们的不照约定而担心,他们两人又不想对她坦白其实自己已经默许了对方的犯规,甚至两人暗下达成共识地隐瞒了路温。

    说到路温,他到现在还很气他的越步。后来居上的家伙!心机重的男人!竟然以孩子作为诱饵。甚至,还从他那里把乐儿对他的同情心偷走了一大半。但,这也让他理解到,原来自己是这么渴望得到乐儿的关心与在乎。

    也好!不然,他不知几时才明白自己爱的是在他怀里的女人,不是那个他快忘了名字的女人。对那女人的印象竟然开始模糊,是老了?还是从没真正记住过?反观上星期走在街上却也会被年轻小子搭讪的乐儿,她是不是越来越有吸引男人的魅力了?还好自己那时候他在旁边,不然真是危险。

    “别这样……”

    “怎么了?”感受到怀里的女人挣扎起身,他回过神,按住她,问,“不喜欢坐在我腿上吗?”

    “不是。是……是你……”

    “是我什么?”抬起一直低头的脸,感觉到她不自在地抬高了臀部。他失笑,“乐儿,妳今天就四十了,怎么还像个处女?”

    “你……抵着我。”

    “对不起,我竟然没发现。乐儿,我要妳的欲望,太寻常了。寻常得让我习惯了。单是靠近妳,我就会如此。”说着,他用力把她的臀部拉下,按向他chu硬的欲望。“乐儿,妳怎么一天比一天还诱惑我?”

    “不能……孩子……别在这里……”

    “妳心里只有孩子吗?”他生气她常以孩子优先,以前她都是以他为先,现在却……心里一慌,问,“乐儿,妳是不是不再爱我了?”

    “没有。我爱你啊!”

    “别皱眉。”扫开两边因他的话而弯曲的眉毛,“我是太爱妳了,怕妳会不爱我。”

    “我是你的妻子,孩子也有了,怎么会不爱你?”

    “我是怕你爱孩子比我多。”她不会了解他十年前就为她而茗生的妒嫉。“即使是我的孩子,也不可以。”

    “如果不是知道你不会妒嫉,我真的会高兴得无法入睡。”

    都过了十年了,她难道真的看不出自己为她有多妒嫉吗?

    “怎么样?乐儿,妳舒服吧?”还是无法对她坦言自己的妒嫉。说着他的手习惯X地按摩她的肩膀,听她因舒服而发出的满足声,他感到自己未退的欲望再而胀地抵住她柔软的臀部,他偷偷地享受着在她下体摩擦的快感,喉咙突然觉得有点沙涩,他忍不住在她耳边放话,“今晚,我不会让妳入睡。”

    曾经以为自己不会为女人而低声下气的他,已把按摩这轻易就把他变成欲望主义者的女人,视为自己的职责了。

    或许路森令她满足心安,或许路温令她同情得难以屈驾而屈服,但是,他深信自己的温柔按摩工,绝对会是她永远无法戒掉的爱情瘾品。

    “我也不想这么早就睡。”

    “别忘了妳说的话。”她的笑着回应,令他也咧嘴而笑。

    只要她永远对他如此笑着,即使一星期只分享了她五天,他,也无怨,也为此而满足了。

    番外-路温的秘密

    路温的秘密

    “妳知道为什么我会叫妳帮我洗澡?”看着被他命令不得穿任何衣物,全身裸露地帮他洗澡的女人,他才刚发泄的欲望,又再次勃起。他毫不掩饰地把欲望靠向她全是肥皂的双手,沙哑地陈述,“琦儿,我似乎永远要不够妳。”

    “那是因为你在生气。”

    “妳竟然知道我在生气。”心里的不快全消,看着盯着他的欲望的女人问,“那,妳为什么还要背着我和路肯到书房去?”

    “路温,今天是你和路肯的日子,你现在不也和我在这里了吗?”

    “那是因为他高兴得睡着了!”不说还没这么气,想到刚才在他才闭上眼养神不到五分钟,路森竟然乘机M向她。他一气之下,就把她拖来浴室。

    其实,他比其他两个男人还清楚,她的琦儿是个欲望非常强烈的女人。只要轻微的挑逗,她就会软化。只要再更进诱惑,她就会把自己无条件地交上来。因此,为了不让她被其他两个比他早几步和她一起的男人完全占据,他只好花比他们两人还要多的时间,看着她,盯着她,满足她,喂饱她。

    他常庆幸十年前逼她签下那对她不公平的合约。虽然现在还是觉得对她歉疚,但是比起可能会失去她的一线机会,他还是选择以这卑鄙的手段绑住她。

    他无法放开这个带给他无色的生活无限快乐的女人。十年无法,十年后的今天,他更无法失去这个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

    曾经,他以为女人都是骗人的动物,是个只在乎自己,而不惜背叛他人,是个没有品德的女人。

    但是,这女人却让他了解,女人,也可以是天真,做事不一定要求回报的。

    曾经,他无法原谅那个欺骗他、与背叛他的女人。

    但是,现在他只感谢她。她让他的得到这个他爱了十年的女人。

    曾经,他也只把这女人当成为自己疗伤的物件。

    但现在,却是他不可以失去的唯一药方。

    “妳爱我吗?”

    “嗄?爱?”

    “看在我们两岁的孩子份上,妳就不能爱我吗?”

    “我不知道你要我的爱。我一直以为你爱的是希蕊……”

    “妳以为,我是以什么心态和妳一起十年?”他突然对这没良心的女人生气。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

    “因为感动我照顾你和威杰、威妮他们?”

    “琦儿,妳如果是为了见识我的怒气,而说这话,我保证妳绝对不会失望。”他对着还跪在他面前的女人大喊。

    “别生气啦!逗你的……”

    “要我不生气?妳认为该怎么做?”感受到白嫩的柔软R房贴在他小腿上,他把即使生气,仍然不减要她,且还在兴奋状态的欲望,推到她面前,再把它推进她张开的唇里。看她没有抗拒且还非常尽责卖力地移动她的嘴,看她伸出舌头挑逗他地舔吸,他失控了——

    “你真是宝刀未老啊!”

    她银铃的笑声,她唇边流着自他身上出来的Y体,她带着欲望的眼睛,一切的一切,只令他更为想把自己才刚解脱的欲望,再次埋进她火热的地方。他不再克制地把她从地上拉起,把已经又J神十足的欲望向湿透的紧密处推进。她紧缩地回应令他再次失控——

    这个身、心都与他十分契合的女人,他绝对不会放开的。

    虽然知道她爱着路肯,也爱着路森,但他深信,只要他继续满足她的X欲,有一天,她也会像爱着他们两个那样,爱着他的。

    以X欲来绑住女人,他想都没想过。但,这却是他十年来的唯一留住这女人的方法,也是他十分享受的方法。

    番外-秘密

    秘密

    今天是我四十岁的第一个星期天。

    腿间的疼痛让我觉得好羞。

    自从他们安排了什么星期一是路温和路肯,星期二是路森和路温,星期三是路肯和路森,星期四是路温和路肯……一直排序下去,到星期日是他们三人的公用日后,我就整个人就一直过着这种一醒来到睡觉前,都在满足他们欲望的生活,当然其中也是在满足我自己的欲望。

    想到早上他们三个过分的X爱,我就觉得羞得不知如何面对他们。

    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三个同时……呃,但是,那种手、嘴、下身并用的X爱,真是……不该。

    我知道路肯是因为昨晚威妮和威杰的朋友一直绕在我身边而生气。

    我发现,路肯近来似乎很爱发脾气。尤其是为了小男生靠近我的事。是妒嫉吗?虽然很高兴,但是,小男生的友善对待,他是不是太敏感了?

    我是否该告诉他,我实在对小男生没兴趣。有他这么可爱的男孩,我怎么还可能对其他小伙子有兴趣呢?

    而且,想到他每一次对于我故意假装不理解他的爱和看出他的妒嫉而为此生气时,我就觉得自己好幸福。这,也该告诉他吗?

    至于,路森,虽然他不像路肯那样爱生气。但是,我发现他近来也变了。变得好爱说他的大哥和二哥的缺点来争强他的优点。

    是怎么了?我认识、我所知道的路森,一向很爱他的兄弟的。以前,他不也为了路肯,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和自己不爱的女人一起吗?他,又是怎么了?

    我实在想不到路森会有失去信心的一天。或许,我应该告诉他,即使他没有说那些不好听的话,他在我心中,还是唯一令我觉得心安且绝对不会对他存有怀疑的男人。那是不是会让他好过一点呢?不过,我却又爱看他以严肃认真的口气说着他的大哥与二哥的坏话,而让我觉得他在乎我非常的样子。这,也是不是该告诉他?

    说到底,唯一没变的是路温。虽然那并不代表好事,因为他的欲望,还是像以前那样强得令我无法拒绝。

    不过,他却比以往开朗了许多。以前的他,眼睛有着我不了解的冷漠与哀伤,现在,任何时候从他眼里,我看见的都是欲望。这,是好,还是坏呢?

    我开始发现他似乎因为我离不开他的身体,而自豪地反而更变本加厉地卖力表现他的持续度。

    我该告诉他,即使没有那么持续不休的欲望,我也会爱他的想法吗?

    十年了,我怎么可能会不爱他呢?我,怎么也不像个冷血的女人啊!更何况,我从来就不是个能拒绝他欲望的女人。1557

    嗯,好,我只是个有欲有爱的女人。

    我该告诉,我永远不可能会对他失去要他的欲望吗?

    其实,三个,我都爱,真的爱。

    或许,今晚我该坦诚,该告诉他们……

    “琦儿……”

    “乐琦……”

    “乐儿……”

    嗯,或许改天吧!

    他们那带着欲望十足的声音,令我怯步。

    目前还不是好时机……

    十年后吧……

    看着三双令我心跳加速的眼睛,呃,二十年或许……未来三十年……或许更久一些……

    有一天,我一定会告诉他们我的想法的,有一天……^


如果您喜欢,请把《想到我就好》,方便以后阅读想到我就好61-63完结+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想到我就好61-63完结+番外并对想到我就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