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男公关

16-18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微醺的梦 本章:16-18

    第十六章

    “噢~噢~睡觉觉咯~”

    若熙将吃过N,已经睡得不亦乐乎,脑袋开始东倒西歪的楚怜放在婴儿床里,盖好了被子。

    她站在床边,用手指轻轻抚过可爱的小脸儿,这样看着看着,就开始发起呆来。自己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孩子,现在还有没有活在这个世上,在哪里呢,过得好不好,张什么样子,像自己,还是……

    X口又开始疼痛,脑袋里也开始混乱起来。算了,想也想不来了,就此忘了吧。连带着,和他的父亲……都忘了吧。

    若熙抓起身边楚怜换下来的衣服,走进洗手间。

    若熙清醒之后,所有的心思全放在孩子和若童身上。她必须让自己忙起来,她只要一停下来,就有无法控制的思绪从这个或者那个角落,像幽灵一样的冒出来。

    若熙整天这样忙忙碌碌,一刻不得闲。开始楚梦还担心她的身体会受不了,但是看着她的脸色一天天红润起来,脸颊上居然还长了些许R出来,就随了她去。反正这屋子里的活,再怎么忙,也忙不到哪里去,除了照顾楚怜,基本没有什么真的需要劳心劳力的事。

    能这样过下去,其实也不错。就这样吧,那么多次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她了,再也无法抱着她了。上帝已经让你如此幸运,不要苛求太多。人太贪婪,会受到惩罚的。

    夜深人静,月光温柔。

    “嗯……嗯……呃……”若熙闭着眼睛,扭动着身体,眉头皱了起来,一滴汗水从额角滑落。楚梦睁开眼睛,看着她,轻轻的叹一口气,把她搂进自己的怀抱,轻拍着安慰。

    柔软的身体在他的怀里渐渐安静下来,楚梦让开一些距离,就着朦胧的月光看着若熙的脸。细致的皮肤,立体的五官,玉石雕刻一般。眉心依然微微的皱着,他用手指轻轻抵住,帮她揉开。

    可怜的女孩,又梦到什么了。

    若熙每天晚上还是需要吃药才能安睡,即便这样,还是经常会在睡梦中挣扎扭动,想要叫喊,却又喊不出来。真不知道她的心病到什么时候才能痊愈。

    看着她在药物制造的沉睡之中,依然无助的依偎着自己的模样,楚梦心头就会有一丝丝的抽痛与怜惜。他情不自禁的凑过去亲吻她的额头,眼睛,鼻梁,脸颊,下巴,然后看着她的唇,硬生生的停顿住。

    楚梦深呼吸着想要压抑住身体的冲动。他也是男人,二十七岁,血气方刚的男人。每天躺在自己所爱的女人,而且还是一名绝美的女人身边,他不可能没有欲望。开始睡在她身边,是为了每天晚上照顾她,抱着她,帮她度过她的梦魇。若熙清醒之后,她依然让他睡在自己身边,似乎已经是默许。只是,楚梦不想要这样趁人之危。虽然就算他现在强要了她,她醒来之后也什么都不会记得。但是如果他楚梦真的那么做了,和那个疯子又有什么区别。

    楚梦将若熙放平,起身披了件衣服走出卧室。他先去婴儿房看了看楚怜,然后踩着夜色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水,沿着他很多个夜晚走过的路线,拉开阳台的门,踏了出去。

    夜风颇冷,很快就将他身体内火热的血Y冷却,头脑也跟着清晰起来,没有了睡意。他原本想要带着若熙和楚怜,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生活下去。若童的出现虽然让若熙清醒了过来,却也打乱了他的规划。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如何对待若童。她毕竟是若熙的妹妹,是若熙除了孩子之外唯一血脉相连的亲人了。她已经无法和自己亲生的孩子生活在一起,他不能再把她的妹妹送走。

    他自然会竭尽所能照顾若童,让她顺利的长大成人。但是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个正值青春期的小女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不停的猜测让他有点儿力不从心,甚至开始神经兮兮的。

    这也不能全怪若童,楚梦自己心里对那误伤的一枪也是有所在意,面对这个女孩的时候,心里总是感觉很怪,很尴尬。况且当时若童是为了申若城才挨的这一枪,楚梦不能不怀疑,这个女孩来这里的目的,不那么单纯。

    楚梦轻叹一声,没什么证据,自己这样胡乱猜测也是白费力气,平时小心些就是了。只要若童不对若熙和孩子有什么伤害,他就对她怪异的言行举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过了夏天,他就送若童去上学。这个年龄的孩子,总是待在家里也不太正常。邻居说不定会多管闲事。

    从阳台上走进屋里,温差让楚梦忍不住浑身一哆嗦。看来,这一次在外面站的时间太长了点儿。他小声地打了一个喷嚏,最近自己身体似乎不太好,有事没事经常会头晕脑热的,这次不要生病才好。

    不过楚梦到底还是发烧了。早上他还是硬撑着起来给若熙做早餐,但是他没敢再进婴儿室,怕自己会传染给小孩子。吃了点儿药,他就回床上躺了下来。虽说若熙已经可以独自忙家里的杂物,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快点儿好起来。互相也有个照应。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阵子,楚梦听见有人敲门。他翻个身,看见若童走进来,手里端着水,“姐说让你吃药。”

    “可我刚才已经吃过了。”楚梦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皱了皱眉头。

    “姐说这个药更有用些。”

    楚梦有些奇怪,家里的日常药品都是自己准备的,哪里有什么更有用的药。

    “我不吃了,躺一躺就好。”

    他想要翻身向里躺着,一只手却抓上了他的肩膀。

    “你把这药吃了嘛,你不吃,姐姐会生气的。”

    “不用了,我睡一觉起来就好了,谢谢。”楚梦觉得的那味道更浓了些,脑仁都在跳动着疼痛,“你先出去吧。”

    若童跪着爬上床来,说什么也要楚梦吃药,楚梦只觉得一阵阵的晕眩,和若童推挡之间,水杯里的水洒了出来。

    “若童,你究竟要干什么?”楚梦把若童按在床上,只来得及质问了一句,便晕了过去。

    第十七章

    楚梦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些很奇怪的梦,在梦里,有人尖叫,有人哭泣,他挣扎着想要阻止什么,却无法移动身体的任何一块肌R。他努力去回想,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梦了些什么。他只记得,在他晕倒之前,若童来让他吃药……

    楚梦看看周围,身边没有若童,也没有若熙。他挣扎着起身,移动之间,只觉得头有一块儿特别的疼。他M了M额头,已经不烧了,再向疼痛的地方M去,手碰到的触感让他愣了一下。纱布?自己什么时候头受伤了?

    他起身打开门走出去,热度刚刚退去,许久未吃东西,有些头晕脑涨,步履艰难,仿佛踩在棉花上。厨房里有切菜的丁丁当当的声音,他先打开婴儿房的门,远远的看了看,楚怜好好的躺在那里睡觉。

    他走进餐厅,若熙回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忙自己的,只问一声,“醒了?”语气冷淡。

    楚梦M了M自己的头上的纱布,还是打算问问清楚,“我的头……”

    “你自己从床上滚下来磕的。”

    楚梦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但是若熙一直对他都爱理不睬的,若童也只是怯怯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是个吃人的魔鬼似的。

    吃过晚饭,若熙居然提议让楚梦去若童的屋子睡。楚梦拉住若熙问为什么,若熙只是说,“你生病了,我晚上比较不踏实,怕你和我睡会休息不好,影响病情。”

    这个理由并不算充分,但是楚梦并没有坚持。他只是有些担心,若童看到姐姐晚上 被噩梦缠绕的时候,会不会慌了手脚。

    是夜,楚梦躺在若童的床上,翻来复去的睡不着,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不放心。于是披了衣服下床,开门M黑走了出去。

    楚梦先看了看楚怜,乖乖的躺在小床上,偎在毯子里,睡得很安静。他又轻轻打开主卧室的门,若熙和若童两个人睡得正沉,若熙似乎也没有在做梦。

    楚梦松了一口气,还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他去厨房倒了一杯水,往回走过转角,却没想到有个温暖的身体一头撞了过来。

    楚梦被撞得踉跄了一下,水洒出去了半杯,勉强站稳了抱住怀里的人,凭着身高认出了她,“若童?你怎么起来了?”他顺手把杯子放在旁边的台子上。

    怀里的人双臂搂着楚梦的腰,脸埋在他的X口不说话。楚梦推了推她的肩膀,她抱的更紧了些。

    “你姐姐有事?”

    “没有。”若童在他怀里嘟囔着。

    大家都那么关心她。她怎么会有事,她从来都是最最幸运的一个。拥有母亲的美丽,拥有健康的身体,拥有大家的喜爱,拥有被父亲接回家的机会,拥有被若城哥哥那样爱着的权利。可是凭什么幸福都是她的呢,她们是同父同母的姐妹呀。为什么,为什么她就要承受孤单,痛苦,嫌弃的眼神,就要独自一个人一天一天的面对空荡的房间,要在若城哥哥面前,做一个替身。为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只爱她。

    若童在楚梦的怀里调整一下姿势,企图寻求更多的温暖。楚梦放柔的声音,轻轻的在她耳边说:“若童,你要做什么。已经很晚了,快去睡觉。乖。”

    “哥哥……”

    楚梦一怔,思索着若童是不是在叫自己,然后又推了推她的肩膀,“若童,你放开我。”

    女孩扬起脸,在黑暗里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单觉得两只眼睛亮晶晶的,似乎闪着泪光。

    “哥哥,我害怕,陪我睡好不好。”

    楚梦叹一口气,“姐姐不是在和你一起睡么。”

    “哥哥,陪我吧。我要哥哥陪。以前若城哥哥都会陪我睡的。”

    楚梦眉头皱起,抓着若童的肩膀推开她,“你说什么?”

    若童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黑暗中的某处,仿佛梦呓一样喃喃的说:“若城哥哥对我很好的……他会给我买很多玩具……很漂亮的衣服……带我吃很好吃的东西……去很好玩的游乐场……他还会陪我睡觉……他会抱着我……还会宠爱我……”

    若童的视线转过来看着楚梦,幽幽然,像只深夜里钻出来躲人魂魄的鬼,“哥哥……你也那样对我……好不好……抱着我……宠爱我……”

    疯了,全疯了,那个疯子居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楚梦抓着若童的肩膀,看进她的眼睛里,一字一句地说,“若童,他那样对你是不对的,知不知道。他是你的亲哥哥,他这样对你是不可以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说不可以……若城哥哥是唯一对我好的人……是他让我重新站起来的……是他让我知道了什么是被呵护的感觉……”

    楚梦不知道要怎么和这个女孩解释,他说了很多,若童只是摇头,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开始歇斯底里。

    “若城哥哥是对的……你们都说他是疯子……其实你们才是疯子……呵呵……你们每一个,每一个都是疯子……这个世界,只有他看得懂……只有他懂……可是你们都抛下了他……所有的人都抛下了他……就像你们抛下了我……你们都是疯子,疯疯癫癫的生活在这世间……只有我懂他,我懂他的苦,他一个人的寂寞……他那么爱姐姐……他爱姐姐爱到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了……姐姐却背叛了他……都是你……都是你的错……都是因为你姐姐才杀了若城哥哥……他说得对,你们都该死……你们全都该死……”

    楚梦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手臂一刺。他条件反S的把若童推开,女孩的头撞在墙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他把手臂上的小注S器拔了下来。药Y还有一点点留在里面,大部分已经被注入皮下。

    “这是什么?”他问若童,却没有得到答案。若童歪躺在地板上,鲜血从头上流下来,冲着他笑得诡异。楚梦的头又开始疼起来,一瞬间,他发觉有什么不对。他和若童在客厅里这样吵闹,若熙没有可能听不到。

    他挣扎着冲进主卧室,若熙静静的躺在床上,安静的像睡美人。他爬过去,跪在床前抓住她的手,触感冰冷。

    疼痛感在蔓延,沿着颈椎,脊柱,中枢神经向X肺蔓延。每一次呼吸都是撕裂般的痛。

    “若熙……若熙……”他的声音嘶哑而破碎。可是没有人回应他的呼唤。

    他隐忍着从头到脚剧烈的疼痛,爬上床,躺在她的身边,抱住她。

    意识在渐渐抽离,而疼痛便只残留在他的R身。鼻尖闻到一股奇妙的幽香,唤起一段段记忆的画面。

    夜梦微醺的暗红色雕花大门缓缓开启,有一道黑色的身影站在那里,背对着他。侧影很单薄,细细长长的,骨架也小,肩膀窄窄的,很娘气的男公关。

    她缓缓回头,幽蓝色的碎直发,垂到锁骨的位置。她的容颜依旧美丽,冲他淡淡的微笑。

    火红的花朵在她身边一朵朵绽放,凑成一片鲜血般的花海,如火如荼,妖艳而悲伤。

    忘川岸边,她是一株孤单的罂粟。

    谁中了她的毒,换得魂飞魄散。

    无关乎爱恨,无关乎生死,无关乎欲求,无关乎悲苦。

    末之彼岸,花开不败。

    ——————————————————---------------

    这一世又完了。是不是觉得莫名其妙呢?

    虎头蛇尾的感觉吧。

    恩,某梦也这么觉得。

    但是这一世的任务也完成了,把所有人写“死”。

    某梦曾经的伟大梦想……(变态啊……)

    如果你不想他们都死了,下面还有一章,让大部人都活过来了。

    纯粹留给想要若城和若熙在一起的亲。

    经历了这么多,他们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

    我也不知道。有亲这么要求了,我就这么写了一章。

    over~~

    第十八章

    初秋的凉风吹落第一片枯黄的树叶,沾粘着被细雨打湿的泥土。一支皮鞋踏了上去,将单薄的经脉揉成粉碎。陵园里回响着两个人的脚步,合着轱辘碾过石板的声音,空旷而孤寂。

    两只黑伞,一高一低,错落的停在一座墓碑前面。雨水在冰冷的石面上汇成一条蜿蜒而下,滑过照片上男人英俊的脸。

    女人将伞交给身边的男子,俯身从车里抱出穿着一身墨黑的婴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滴溜溜的看向四周,似是充满了好奇。

    “怜,快叫爸爸……”

    女子抱着孩子蹲下身子,让婴儿看着那照片上的人。

    稚嫩的小手伸过去,刚抚上照片,就被那冰凉的触感冷得缩了回来,一头扎进女人的怀里。

    “怜,那是你爸爸,快叫啊……”女人有点儿急了,转过孩子的脸,“在家里不是已经会说了么,快叫啊,叫给爸爸听啊……”

    孩子说什么也不配合,一个劲儿的往女人怀里扎。女人咬着嘴唇,都快要哭出来了。

    “怜,快叫啊,乖……”

    旁边的男子看着女孩的嘴扁了扁,也快要哭出来了,忙走上前,宽慰她说:“孩子还小,不要逼迫她了吧。”

    女人只好做罢,将裹着孩子的毯子拢了拢,抱着她站在墓前。

    “梦……”只不过唤出这一声,她已经泪流满面,心中有无数话想说给他听,在这一刻,也全乱了逻辑,“怜已经一岁了……她会喊妈妈,也会喊爸爸了……她今天有点儿害羞,以后叫她喊给你听……童……在疗养院很好,医生说,她只是需要时间做心理治疗,会慢慢好起来的……梦,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为我做了那么多……姐姐说,她会抽空飞过来看你……一切都是因为我……你们原本可以……都是我的错……”

    女人终于哽咽得说不下去,男子将婴儿从她手里接过来放在婴儿车里,伸手把女人颤抖不已的肩膀搂在怀里,轻轻的抚着她的背。

    “别哭了,若熙,别哭了,他不会想要看到你这样伤心……这一切不是你的错……没有谁错……要错,也是老天爷的错……不哭了……”

    两道墨黑的身影依偎着站在那里良久。一台黑头车停了下来,一个高大的男子走了下来,远远的看着,任凭雨水将他昂贵的黑色风衣一片片打湿。

    雨小了些,苏飞收起伞,把若熙大衣上的帽兜拉紧。一只手搂着若熙,一手推着婴儿车,慢慢的往回走。

    苏飞早就发现了站在高处的那道身影,他和那个男子对望一眼,便垂下了眼睑。

    若熙一直走到近前才泪眼朦胧的看到来人,站住脚步,一时踌躇不知该走过去,还是转头离开。

    “回去吧。”若城又一次如此低声下气的求她。

    但是若熙并不领情,回头看了看那孤单的墓碑,“不,我要留在这里……梦……他很寂寞……”

    “如果你一定要……我们可以带他一起走……”

    “不要再打扰他了……让他静静的睡吧……”

    “可是,这里并不是他的故乡,他也会想要回去吧……那里还有他的姐姐……”

    若熙沉默。

    “或许,他更喜欢这里……远离那些纷扰……”

    “你就这么狠心让他无法魂归故里?”

    若熙争不过他,索X转身离开。也许若城是对的。葬在这异国他乡,她从未问过楚梦是不是愿意。也无处可问。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那个熟悉的城市,怎么面对自己的过去,怎么面对那个因为自己死去的男人,怎么面对面前这个自己一直以为已经死在自己枪下的男子。

    所以她选择,逃避。

    “你难道不想见见我们的孩子?”若城在她身后大声地问。

    若熙一下子顿住脚步。X口有滚滚岩浆在翻滚,在灼烧,在侵蚀着她的意志。

    “他已经一岁多了,很健康,很可爱,会叫爸爸了。”

    “你好好照顾他。”若熙没有转过身。

    “回去吧,让他有个学习叫妈妈的机会。”

    刚刚忍住的泪水,又决堤而出,若熙站在原地,闭上眼睛,任凭泪水打湿自己的脸颊。

    身后的脚步声接近,她却挪不动步子,只是本能的紧紧攥着婴儿车的把手,仿佛要将它捏碎了。

    申若城打开自己大衣的衣襟,把女人纤细颤抖的身体环抱进去。若熙感觉那无比熟悉的X膛搂住自己,她听见心底的堤防彻底坍塌。

    他拨开她的帽兜,冰冷的唇贴上她的后颈,感觉到她的身体在他的怀里战栗。

    “我不会再伤害你了……不用再害怕我……过去的申若城已经死去……现在的我,只是一个爱你的男人,你儿子的父亲……回来吧,我们结婚……我会给你最华丽的婚礼……做我的妻子,好么……那样我们就可以一起看日出……我们还有一辈子……去学会幸福……”

    若熙转过身体,雨水混着眼泪在她脸上滑落。

    “可是,有那么多人为了我死去了……汪静轩……楚梦……背负着那么多人的X命和幸福,我们凭什么,凭什么拥有幸福……”

    若城用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痕,“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若熙……不是付出就会有回报……我们只能索取我们想要的,管不了那么多……就让我们活下去,让我们代替死去的人们获得幸福……一切的罪过我一个人背……若熙,不要想那么多……”

    “可是……”

    他的唇寻上她的,将她的挣扎吞进自己的身体。

    妖艳的花朵在绝望的土地上扎G,在人类不可控制的欲望之上,怒放。


如果您喜欢,请把《绯色男公关》,方便以后阅读绯色男公关16-1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绯色男公关16-18并对绯色男公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