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老师

4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4

    他的RJ时而尽G送入,时而露出湿淋淋的一段。诗礼的Y道已经很滋润湿

    滑了。接着,大文生把chu硬的大阳具从她的Y道拔出来。他让诗礼粉腿高抬着仰

    躺在床沿,然后握住她的脚踝把雪白的嫩腿分开。

    诗礼立即知趣地把他的G头对准着自己湿滑的Y道口,大文生的阳具又一次

    进入了诗礼的体内。

    这时坐在Raymond 身边的宝琛,也看得脸红耳赤,心跳加速。Raymond 牵着

    她的手M他的阳具,她M了M,就低头用小嘴含住G头吮吸。Raymond 也M着她

    的头发,顺势M她的R房,她的R房不很大,像R包子一般大小,不过很有弹X。

    这时大文生一边玩M着诗礼的玲珑的小脚,一边把chu硬的大阳具抽送得“唧

    唧”有声。

    这时在床上的小文生用双手去M捏诗礼的R房,结果诗礼在双重的刺激下被

    搞得欲仙欲死。

    大文生狂抽猛C了一会儿,终于在诗礼的R体里发泄了。

    大文生对Raymond 招手说道:“你抱阿琛上来玩吧!她可能已经等不及了。”

    跟着大小文生便和诗礼到浴室去,在浴室里明为替诗礼洗身,二人实则把诗

    礼全身上下都M透了。

    Raymond 便把彩玲抱到床上,把手指C到她Y道里一验,果然,当手指拔出

    来的时候,已经见到Y汁津津了。

    这时Raymond 其实也很冲动了,于是他扑到宝琛身上,宝琛伸出手儿,玉指

    纤纤把他的阳具道入她的小R洞。宝琛的Y道很紧窄,把Raymond 的G头吸地紧

    紧的,Raymond 抽送的时候很有摩擦感。

    不一会,大小文生和诗礼从浴室出来,诗礼看见到自己的丈夫正趴在宝琛身

    上狂抽猛C,就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弄我的时候又不见你这么落力!”

    大文生这时把诗礼搂到他的怀里,双手捏住她的R房说道:“刚才讲明不准

    吃醋的,你已经犯规了,应该处罚你了。”

    诗礼娇声说道:“罚我什么呀!我没有吃醋啊!”

    小文生笑着说道:“罚她替大文生吮阳具!”

    诗礼笑着说道:“那也叫罚吗?你都没有罚我,我刚才也吮过你呀!”

    说完,诗礼就把头钻到大文生怀里,含着他的G头又吮又吸。刚才诗礼含小

    文生阳具的时候,把他的阳具整条吞入小嘴里,可现在大文生的阳具太大,她祗

    能含入一个G头就已经涨满了她的小嘴。

    这时,Raymond 谷着的欲火已经熊熊燃烧,终于把JY喷入宝琛的Y道里了。

    Raymond 抱着宝琛到浴室冲洗后,便跟她到另一房间去,让诗礼专心和大小

    文生继续玩下去。

    在长长的走廊上,宝琛对Raymond 说道:“你试不试我姐呢?”

    Raymond 指着软软的RJ说道:“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能呢?”

    宝琛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一定可以的,你跟我进来吧!”

    Raymond 尾随着宝琛进入一个房间,果然见到宝芳躺在床上。

    宝芳见妹妹带着男人进来,连忙从床上坐起来,身上还裹着被子。

    宝琛说道:“姐,他刚和我玩过,我们要稍费口舌才能继续。”

    宝芳对Raymond 逗了一个媚笑,就把被子揭去。

    这时Raymond 不禁眼前一亮,原来她是裸睡的,Raymond 对自己说,自己真

    是傻昏了,平日自己和老婆也不是一样裸睡吗?

    宝芳裸露一具洁白晶莹。细皮嫩R的娇躯,她不但身材匀称,而且肌肤赛雪,

    特别一对羊脂白玉般的R房,无论形状。肤色,都不在诗礼之下。

    宝琛推Raymond 坐在床上,宝芳随即把头钻到Raymond 小腹下,把怹的阳具

    含入她的嘴里。

    Raymond 则抚M着她光滑的背脊,觉得非常滑美可爱。宝琛也亲热地凑过来,

    她跪在Raymond 背后,把一对R房贴着Raymond 的背脊按摩。

    Raymond 的阳具渐渐在宝芳的小嘴里膨涨发大,不过Raymond 并不急于进入

    她的R体,因为她的口技的确不错,吮得他的G头怪舒服的。Raymond M到她的

    R房,是一对丰满而富具弹X的R房,这使他想起自己老婆同样一对丰满而富具

    弹X的R房,也正被抚M着。Raymond 连忙收摄心神,示意宝芳坐到他怀里。

    宝芳立即跨到Raymond 身上,她对Raymond 妩媚一笑,接着用玉手轻轻握住

    Raymond 的阳具,把G头对准她已滋润的Y道口,“噗”地一声,就把chu硬的大

    阳具整条C入她的身体里了。

    一阵温软舒适感觉包围着Raymond 的G头,宝芳的Y道虽然没有宝琛那么紧

    窄,但是她产生一种有节奏的伸缩活动,虽然她没有上下套弄,但她的Y道像一

    张嘴在吸吮着Raymond 试试钻入她体内的G头。她把R房紧贴着Raymond 的X部,

    Raymond 双手顺着她的大腿M到她玲珑的小脚儿。

    宝琛仍然把她的酥X不停在Raymond 的背脊摩擦。

    宝琛那个特殊构造的Y道,把Raymond 的G头吮得渐渐有了一阵跃跃欲喷的

    感觉。

    Raymond 对宝芳说:“你躺下来让我抽送一会儿吧!否则我就要被你吸出来

    了。”

    宝芳温柔地说道:“你不必忍住嘛!尽管放松,要SJ就S进去呀!你已经

    算很有能耐的啦!要是细文生,早就在我里面一泄如注了。”

    这时宝琛说道:“姐,你玩得这么火辣,人家心痒痒的,你让我一会儿好不

    好呢?”

    宝芳笑着对我Raymond 说道:“哎呀,我这个小Y娃发浪了,先让她和你玩

    玩吧!”

    Raymond 笑着点了点头,于是宝芳从Raymond 怀里站了起来。

    她站立的时候,Raymond 才细致看到她的Y户长满乌黑浓密的Y毛,Y毛主

    要生在小腹的三角地带,她的大Y唇仍然光洁白晰。宝芳的Y户消失,接着出现

    的是宝琛的,宝琛的Y户上祗有茸茸细毛。她的肤色比较深,没有她姐姐那样珠

    圆玉润,但肌肤充满弹X。

    Raymond 的阳具又一次进入宝琛的身体,她像宝芳刚才一样,用女坐上男躺

    下的姿势。

    宝芳的Y道没有她姐姐那种如同婴儿吮N似的功能,但是她尝试收腰挺腹时,

    却有另一种交媾的乐趣。那种舒服的感觉使Raymond 几乎想在她的Y道里SJ,

    不过Raymond 想到刚才已经在她的Y道里S出过,现在应该均分雨露,在她姐姐

    的R体出一次才对。于是Raymond 捧着彩玲的臀部,将YJ深深顶入她的Y道里

    研磨。这一下可把她玩得双眼反白,手脚冰凉,Raymond 才脱离她的Y道。

    Raymond 把宝琛软绵绵的娇躯推到床后,令宝芳躺在床沿,宝芳举高着双腿,

    让Raymond 捉着她一对雪白细嫩的双腿,进入她的Y道。

    Raymond 把她的粉腿架在自己肩膊,腾出双手搓捏她一对羊脂白玉般的R房,

    又在她的Y道里狂抽猛C。在Raymond 上下急攻之下,宝芳双目翻白,手脚冰凉,

    Raymond 并不紧张,因为诗礼极乐时也是这样的表现。Raymond 继续把宝芳肆意

    Y乐,终于把浓热的JYS入她那会收缩的Y道里。宝芳轻轻哼了一声,嘴角挂

    上了一丝满足的笑容。

    诗礼吸过大文生的阳具后,大文生伸直仰卧在床上,诗礼趴在他上面,

    她的Y道里正塞入了大文生chu硬的大阳具,而小文生则跪在诗礼前面,让她的小

    嘴吐纳舔吮着他的G头。大文生的chu硬的大阳具在诗礼的Y道里抽C着,诗礼则

    筛动着臀部,扭腰摆腰配合着他的狂抽猛C,诗礼收缩Y肌夹紧他进入的阳具。

    这时大文生从诗礼的Y道退出来,把诗礼翻过身来,翘起屁股,他把他的chu

    硬的大阳具从后面C到诗礼的Y道里,而小文生生仍把他的阳具塞到诗礼的口里,

    大文生和小文生一人一边不停的抚M着、搓揉着诗礼的大N。大文生一波一波的

    抽C着诗礼,而诗礼嘴上则随着大文生抽C的节奏,吮吸吞吐着小文生的阳具。

    当二人似乎有所跳动时,二人同时离开诗礼的身体。

    “咦,你们玩死人啦!”诗礼妩媚的道。

    这时诗礼一丝不挂的躺在牀上,双腿分开,Y户完地暴露着,她又一只手M

    着自己的大N子,另一只手的手指放在嘴唇舔着。

    “想不到斯文的老师如此的放浪诱人,真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大文生笑着说。

    “我不要你死啊,我……我要……你……啊……”诗礼娇嗲的说。

    “女神……女神啊,那我来了!”小文生道。

    大文生握住诗礼一对丰满的R房,又搓又捏,小文生先生双手在诗毛茸的Y

    户M了M,就把手指伸到她的Y道里,揉捏着诗礼的Y蒂。

    诗礼一被挑逗后,便身不由己把自己的Y户凑向对方的下体,小文生生便把

    他的阳具C入诗礼湿润的Y道里,大文生先生的双手在M玩捏弄诗礼的大R房。

    小文生C了一会便退出,大文生向小文生打了一个眼色。

    诗礼身内欲火正炽,小文生竟离开自己的身体,正好生奇怪之际,这时大小

    文生手里拿着小布条。

    “你们做什么?来干我呀!”诗礼发浪的说。

    “来吧,我们玩个游戏!”大小文生同声说道。

    他们用布条把诗礼双手分别绑在床柄上,又用布塞着诗礼的口,然后他们分

    开和抬高诗礼双腿,把诗礼的Y户完全展现出来,Y道Y唇便更清楚暴露无遗,

    他们二人像欣赏艺术品一样审视诗礼的私处,又玩弄她的Y蒂。

    虽然诗礼的身体给不少男人M过看过,但从未试过这样毫无保留地把身体所

    有的秘密都给人看得那么清楚。诗礼猛的摇动身体,因口被塞着布,口中只能发

    出唔唔之声。

    这时大文生生把他chu大的阳具,对准诗礼的Y道,猛力一C,直顶着诗礼的

    子G,诗礼感到胀满得很。大文生强力的抽C十来下便退出来,由小文生的阳具

    C入诗礼的Y道,他也是抽C十来下便退下,再由大文生的阳具C入,他抽C十

    来下又退出来,再换上小文生C入诗礼的Y道,如是者他们二人轮流C入诗礼的

    Y道,同时他们双手又搓捏着诗礼的大R房。

    由于诗礼的口塞着布,只能唔唔的啍着,双手被绑着,双腿又被他们捉住擘

    开,好让他们全力C入,自己的身体不能随意扭动。被他们这样轮番的抽C,搞

    得诗礼亢奋无比,就是那种被轮番抽C的感觉令诗礼的高潮来得很利害。

    这时他们才把塞在诗礼口中的布拿开,诗礼即时连番的大声Y叫着:“噢…

    …噢……噢……”

    不久,大小文生到了高潮的阶段。果然过了一会儿,小文生首先在诗礼的Y

    道里SJ,接着大文生也在诗礼体内喷S。二人分别躺在诗礼左右,手儿仍M着

    诗礼的大N子。

    Raymond 离开了宝芳和宝琛的身体,心中惦记着诗礼,于是他离开房间,循

    着刚才来的路径M到大房间。从门口望进去,刚刚看见诗礼被大小文生轮番抽C

    的情景,他不想惊动他们,便留步于门口观看。

    这时,Raymond 忽然觉得后面有动静,回头一看,竟有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

    站在他背后,原来是宝芳和宝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站在他背后偷看房内的

    春色。

    这时,大文生也看见到他们站在门口,便和小文生从床上起来,招手叫他们

    进去。

    Raymond 走到诗礼身边,诗礼仍躺在牀上闭目微微的透气,脸上还是红红的,

    Raymond 坐在牀沿,俯身在诗礼脸上轻轻一吻。

    诗礼突然用手环抱着Raymond 颈项,在他耳边细道:“你还爱不爱我?”

    “你怎会说这话呢?我下一世都要你做我的好妻子啊!我倒怕你吃我醋呢!”

    Raymond 用嘴唇封着诗礼的红唇,二人深深的吻着。

    “阿芳,阿琛,你们去准备晚膳吧。”这时大文生吩咐宝芳,宝琛二人道。

    宝芳和宝琛二人领了大文生的指示便离开大房间。

    “Raymond ,你们留下吃顿便饭才走也不迟啊!”大文生也对Raymond 说。

    “好,恭敬不如从命,那我们不客气了。”Raymond 说。

    大文生和小文生离开大房间,到他们自己的房间去,于是Raymond 和诗礼便

    到浴室去冲洗。

    Raymond 注了一缸热水,让诗礼浸下去,他就如平日一样,很细心地替诗礼

    抺身。

    诗礼也真的累透了,她把身子完全浸在热水中,闭上眼晴,享受丈夫温柔的

    冲刷。

    Raymond 看见到诗礼Y户都有点儿红肿,便关心地问她会不会感觉有什么不

    适。

    诗礼笑着说:“衰鬼!平时你一天搞我几次,又不见你问我有什么不适。”

    “我的意思是说大文生……他的……比较大嘛!”

    “你别看大文生的家伙大,其实他不够你的硬,唔,我觉得都是你弄我的时

    候比较有挤迫感哩!”诗礼M着丈夫的阳具说。

    Raymond 再没有什么话可说,祗把诗礼的娇躯紧紧搂抱着。

    Raymond 和诗礼冲过身后,二人仍然赤身裸体,因为大文生说过在这屋内,

    任何人都不可穿上衣服的。

    二人走到楼下去,看见大小文生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大文生看见二人下楼,

    便招手叫诗礼过去,又叫Raymond 拿出合约给他。

    诗礼一丝不挂的走过去,坐在大文生的大腿上,大文生抚M着诗礼的大R房,

    小文生则M着诗礼光滑的背部。

    Raymond 把合约从公事包拿出来,大文生放开诗礼,在合约上签了字,

    跟着小文生也在另一份合约上签了字。

    诗礼看见到事情已经成功,她站起来,向着大文生说了声:“多谢大文生!”

    “啊,你不用多谢我罗?”小文生向诗礼说。

    “哪敢啊,多谢小文生!”诗礼向小文生放软声说。

    大小文生看着诗礼的裸体,真个是魂魄不齐!二人在诗礼身上总是M来M去,

    诗礼有时给他们M得好痒,扭动身子逃避,这更使他们非要M到诗礼不可。

    “大文生,可以用膳了!”这时宝芳走来说。

    “好,好,大家用膳吧!”大文生说。

    大家一颗儿走到饭厅去。宝芳和宝琛果然厉害,不消一会,便弄来一桌餸肴,

    虽是一般家常小菜,却是色香味俱全。

    裸体的诗礼当然坐在大小文生的中间,她左右敬酒夹菜,弄得大小文生喜笑

    颜开。

    两位裸体侍女宝芳和宝琛也夹着Raymond 而坐,由于宝芳还要照顾大家的膳

    食,Raymond 主要由宝琛来服侍。

    “哈,哈,小许真令我神往,人生得美,又有学识,的确是内外俱备,难得,

    难得!”大文生举杯一饮而尽说。

    “咦,大文生常常取笑人的!”诗礼妩媚的说。

    “是了,Raymond ,如果小许答应替我多做一件事,我可以把合约延续多两

    年,并加50巴仙。”大文生一边M着诗礼的R房一边说。

    “真的?是什么事啊?我怕我担当不来吧!”诗礼倚在大文生的X怀娇声地

    说。

    大文生说出想诗礼要做的事,Raymond 和诗礼听了,二人互相望了一眼,诗

    礼对丈夫点点头,Raymond 轻咬一咬下唇,说:“好,没问题,不过要顾及小诗

    的职业身份,现场不可有摄录和拍照,我不想小诗受到伤害。”

    “这个你可绝对放心,我们保证现场不会有任何录像和拍照。”小文生拍拍

    X堂地说。

    “哪一言为定!”大文生说。

    “到时你通知我们!”Raymond 说。

    “咦,你们男人吃饭都在谈生意的,来,我敬大文生,细文生一杯!”

    “好,好,来……为我们的合作乾杯!”大文生说。

    大家举杯尽兴。

    子健来到Raymond 公司工作已好一段日子了,由于有美英的指点,工作很快

    便上手,而Raymond 也十分依重子健和美英。

    美英已成为Raymond 的贴身秘书,子健则是他的好副手。

    子健最开心的是,不但可以在公司见到诗礼,有时又会与美英和诗礼Raymond

    夫妇吃饭。

    而最使他兴奋的是,他和美英可以时不时到访诗礼和Raymond 的居所,

    因为到访诗礼老师家中,大家是要坦荡荡的,这样,子健又可以再欣赏诗礼老师

    的美丽身体,虽然只止于用眼睛去看,但子健已心感满足了。子健也感到,大家

    坦荡相见,那一种自由无拘束的感觉,使大家可以无顾虑地畅谈。

    一天,诗礼放学后来到公司,Raymond 和美英刚好正在见客,她便来到子健

    的房间。

    “子健,忙不忙,谈一会儿,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

    “最近和美英怎样?”

    “老师怎会这样问?我和美英很好。”

    “我不是说过不要再叫我做老师啦!”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啊!”

    “好,那你就为我这个老师做一件事!”

    “莫讲一件,就是多几件,只要是老师吩咐的,一定做到!”

    “真的?”

    “真的!”

    “那好,我要你和美英结婚。”

    “这……”

    “什么?你不喜欢美英吗?还是不想和她结婚呢?”

    “不是,不是,我当然想和美英结婚,只是不知她肯不肯嫁我?”

    “我问过美英了,人家只等你开口,难道要女孩子开声!傻瓜!”

    “但……我还想储多一点钱,买一个居所才打算和美英结婚!”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和老公谈过,我们就把美英现时租我们的单位送给你

    们作为结婚礼物。”

    “那……怎可以呢?这个礼太大了,我和美英收不下的。”

    “你不是说过要为我这个老师做一件事吗?”

    “是的,老师……但……”

    “我过了这学期就退下来了,我怕我等不了……我很想看到你和美英的婚礼!”

    “老师的意思是……我不明白……”

    “你就照我的意思做吧,好不好?”

    “好的,老师!”

    “子健,Miss许的生日礼物你准备好了没有?”

    “你放心,那天你说的我已买妥了,你看……”子健把礼物给美英看。

    “好,那我们走吧,再不走,迟到了。”

    “好的!”子健把礼物收好便和美英一道离开。

    今天是诗礼的生日,她丈夫为她举行一个小小的宴会,参加的都是一些好友

    及公司的同事。

    今天诗礼打扮得明艳照人,一身装扮旣X感而不失庄重。

    大家唱过生日歌,Raymond 对自己的妻子来一个深情的吻,大家看得都鼓掌

    起来。

    “Miss许,这是我和子健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美英把礼物递给诗礼。

    “我可以打开吗?”

    “可以!”

    诗礼打开礼盒:“啊,好漂亮啊,你们太破费了。”

    “Miss,你喜欢吗?”

    “太好了,这条红宝石项链和我老公送给我的红宝石耳环十分相配,你们是

    合谋的吗?美英,你来替我戴上,好吗?”

    美英替诗礼戴上项链后,众人都十分赞赏。

    “老师,我以前曾要你给我两份奖品,今天我也送给你两份礼物!”子健说。

    “是吗?那另一份呢?”诗礼好奇的问。

    连美英也用奇怪的目光望着子健,她和子健约好共同送一份礼物给诗礼老师

    的,怎会是两份呢?

    只见子健从衣袋取出一个小盒子,走到美英面前打开,单膝跪下,说:“美

    英,你是我一生的至爱,今天我就在老师及众人面前,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

    吗?”

    子健的举动顿时使所有人的动作像时间停止一样,大家一起望着美英。

    美英看见子健的举动及面前小盒子内的钻石戒指,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还是诗礼明白子健的心思,对诗礼来说,这确是一份很好的礼物——她的生

    日,就是子健求婚的日子!

    诗礼走到美英身边,轻轻地拍拍她,美英才如梦方醒般,伸出手拉起子健:

    “我……愿意……”说完脸羞红的低下头来。

    子健起身拥着美英,俯首就吻美英,这时众人都鼓起掌来。

    诗礼手挽着丈夫,依偎在他的臂膀,看着这一幕。

    子健和美英婚后,也如常的生活。

    由于香港经济的好转,公司的业务越来越忙,Raymond 和子健许多时都不在

    港,幸好诗礼从教职退下来,可以和美英一起。也因为诗礼的退职,有时诗礼也

    会出席一些丈夫生意上的饭局。

    铃……铃……铃……

    “喂……”子健从睡梦中拿起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的说话,使子健整个人也醒过来。

    “谁打来的?”美英朦胧的说。

    “是Raymond ,他说老师进了医院!”子健说。

    “什么?”美英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

    子健和美英立即换过衣服,匆忙赶往医院去。

    来到医院,子健和美英找到Raymond.  “仍在抢救中。”Raymond 说。

    “怎会这样的?”美英问道。

    “唉!本来她也是好端端的,突然她说透不到气,说好晕,我还来不及反应,

    她便晕倒了,我连呼叫她几次,没有反应,我怕……便叫救护车……”Raymond

    停了停再说道:“小诗一向都有心脏病,近年她常说身体不好,所以我才叫她不

    要工作。”

    “怪不得那次老师说什么等不了,催我和美英结婚。”

    这时护士走过来,让他们可以进房内看诗礼。

    美英看着床上没有醒来的诗礼老师,不禁哭了出来,子健连忙扶着美英。

    轮船终于到了东龙洲以东的海面。

    美英和子健看着Raymond 把诗礼的骨灰撒到大海里去,想起诗礼老师生前种

    种的生活片段,眼泪不禁从眼眶滚流出来。

    “大海为床云作被,眠风枕浪乐消遥”,子健和美英都祝福诗礼老师能够早

    日安息,真个消遥自在!

    轮船回航时已接近黄昏,Raymond 站在船尾看着夕阳西沉。

    美英依偎在子健身傍,他们陪着Raymond.  “小诗很喜欢看夕阳,她说夕

    阳是最美的!”Raymond 说。

    “是的,老师常说夕阳的美,但可惜也是黑夜来临的前奏!原来老师是知道

    的!”子健心想着。

    “老公,你在哪里啊?”美英从浴室出来。

    “呵,你忘了,今天是老师的冥寿。”子健凝重的说。

    “你呀,故意在Miss的生日向人求婚,不过,我想是Miss的意思,是吗?”

    “嗯!”

    子健把诗礼送给他们的照片拿出来放好在桌上,燃点了烛光。

    那是诗礼在美国时的一张在海滩上拍的照片,照片里的诗礼一丝不挂,双手

    高举持着薄纱,昂首挺身迎着海风的吹送,浪在她的身边冲过,云在她的头上飘

    过,一幅美妙大自然与俏丽人体的结合,这是诗礼最喜爱的照片。她把这幅照片

    作为子健和美英结婚礼物。

    子健和美英向诗礼的照片行了礼然后才回房去。

    突然照片里的诗礼好像会动一样,赤裸裸从照片走出来,看着子健和美英背

    影,点点头,微微一笑,然后又消失于空气之中。

    (全文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情迷老师》,方便以后阅读情迷老师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情迷老师4并对情迷老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