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艳记

第十三集1-2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老糊涂 本章:第十三集1-2

    第十三集

    内容简介

    来到轮回之境的唐小玄竟遇上他朝思暮想的嫦娥!嫦娥为了寻找真心的有缘人,透过月老的力量来到轮回之境,但她所代表的势力却想置唐小玄于死地……穿越再穿越的唐小玄,是否能为他自己争取到一线生机?且看《西游艳记》大结局。

    第一章 蛮荒之主

    悟空、八戒、沙僧他们在外面看得是又惊又险,可是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只能傻傻站着看着。这一次是唐小玄的终极考验,这种考验没有任何人能够帮他,他若想活下去,只有依靠自己的努力,谁也不能给他援助。

    “八戒……”

    悟空忽然转过脸来看了看八戒,道:“你去月G里走一趟,看看嫦娥还在不在月G之中?”

    八戒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去?”

    悟空道:“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吗?”

    八戒撇了撇嘴,其实八戒虽然喜欢嫦娥、爱慕嫦娥、思念嫦娥,可他们之间的这段缘分究竟是一段孽缘,更何况上次已经吃了一个闭门羹,这次也不好意思再去。

    但是既然悟空说了,而且自己确实也很想再见嫦娥一面,于是八戒叹了口气,道:“那好,我去就我去。”

    八戒将钉耙往地上一撂,驾着云朵,直朝着那月G而去。他对去月G的路很熟悉,不多时就已经到了月G之上。

    他找到了嫦娥居住的广寒G,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他虽然一心想见嫦娥,可是等到真的见面的时候却又有点害怕,这种感觉连他自己也难以解释。

    在那门前犹豫了老半天,八戒终于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再敲一敲还是没有人应,八戒舔了舔嘴唇,壮胆一推,门就开了。

    但是门里一个人影也没有,而屋子中的灰尘已经堆积得很厚,显然这屋子里已经很久没住人了。

    八戒一惊,心道:“难不成那轮回之境中的嫦娥真的是嫦娥本人吗?若是那样岂不糟了?”

    心中虽然这样想,可是八戒依旧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很快就找到了吴刚,吴刚并没有在伐树,而是在那桂树下坐着,情绪看上去好象很失落。

    “喂,我问你,嫦娥去哪儿了?”

    八戒一看到这吴刚就来了脾气。

    吴刚却好象放了气的气球一般,有气无力地道:“嫦娥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八戒睁大眼睛道:“你说什么?不会回来了?为什么?”

    吴刚看了八戒一眼,一双肿大的眼睛无神地看着八戒,道:“她被月老的金针引线引走,引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八戒不懂他的意思,道:“你说什么,什么金针引线,什么意思?”

    吴刚悠悠地道:“她在这个广寒G里实在太寂寞了,她说:”广寒G广寒G,夜夜深寒冰千重,不知君足何所踪,漫漫萧条路。‘“八戒古文学得不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只问你,她去哪儿了?“

    吴刚摊开手,道:“就是因为太寂寞了,所以她让月老用金针引线的法术将她送去另外一个世界,她想在那个世界中找到一个对她真心的有缘人。”

    八戒心想,倘若那轮回之境中的人真的是嫦娥,嫦娥绝对不是月老用金针引渡进去,这轮回之境需要四个法力最为厉害的人才能开启,就凭月老那点修为怎么可能启动轮回之境呢?

    八戒道:“不管你了,我去问问月老究竟嫦娥去哪儿。”

    说着,八戒准备去找月老。

    可吴刚忽然道:“你不必去了,月老已经死了,灰飞烟灭。他为了将嫦娥引渡到另外一个世界中,耗费自己所有的金针红线、所有的修为及他的元神,所以已经陨灭了,你不可能找得到他的。”

    八戒呆住,他想不到月老居然肯为了嫦娥自我牺牲,心中暗骂了两句。

    这样看来,嫦娥果真被月老带去了轮回之境。那么接着将会如何发展?

    八戒垂头丧气地回去之后,简单地将事情跟悟空说了一遍,悟空忍不住笑了。

    八戒心中已经相当不爽,看到悟空笑,更加不爽,道:“你笑什么?”

    悟空仍旧脸带笑容,笑而不语。

    因为他忽然想到师父以泡妞见长,这一次虽然在轮回之境中磨难重重,但有嫦娥相陪,想必不会寂寞。

    再说唐小玄在那屋子里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声很轻,唐小玄连忙闪到一边,往床底下一滚。

    门“吱呀”一声开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让唐小玄朝思暮想的嫦娥啊!

    嫦娥在这个空间里依旧那么的脱俗、那么的出尘、那么的娇媚、那么的令人痴醉。

    她慢慢走到床边,在床上坐了下来,好象完全不知道床底下有人。唐小玄正好看到她的香足,香足散发着淡淡的清雅之香。

    唐小玄整个人迷醉了。

    “好漂亮的一双脚啊。”

    唐小玄忍不住赞美道。

    “什么人?”

    嫦娥警戒地一闪,看向床下。

    唐小玄一个瞬间移动从床下闪了出来,在美女面前自然要有风度:“是我啊,嫦娥仙子。”

    唐小玄不慌不忙地道。

    嫦娥见到唐小玄也是大吃一惊,失声道:“是你!你怎么来到这里的?”

    唐小玄耸了耸肩,道:“连我自己也想问这个问题,你又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嫦娥也许是看到唐小玄脸上的猥琐之态,道:“哼,我怎么来的你管不着。”

    唐小玄双掌做十,道:“阿弥陀佛,贫僧只不过是问问而已,嫦娥仙子不必发火啊。现在贫僧想离开这个地方,想必嫦娥仙子你也想离开这儿吧?不如我们一起想办法。”

    嫦娥不屑一顾,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道:“我并不想离开这里,你若是想走,只管走就是了。”

    唐小玄故意露出关心的样子,道:“嫦娥仙子,贫僧可不能丢下你一人独自离开,我带你一起回去吧。”

    嫦娥脸上带着浓浓的讥诮之意,道:“那我问你,你知道怎么样才可以离开这里吗?”

    这句话倒是一下子将唐小玄问住了,唐小玄还真不知道怎样才可以离开这儿,他来到这里才一天一夜罢了,G本是人生地不熟。

    “我可是知道。”

    嫦娥得意地道。

    唐小玄道:“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

    嫦娥冷眼瞅了他一眼,道:“我当然知道,只要我高兴,我随时都可以离开这儿,只不过我现在并不离开。”

    唐小玄本来不想问,但又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想离开?”

    嫦娥的眼中露出一种很落寞的神色,过了许久,她才道:“因为我想找一个男人。”

    唐小玄愣住。他想不到嫦娥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不过嫦娥好象看出唐小玄的心思,很快地接着道:“但却绝对不是你这样的男人,因为我看不上你。”

    这句话无异于是一把盐,狠狠地洒在唐小玄的伤口上。想来唐小玄前世今生还从来没有被妞这么数落过,“我看不上你”这是一句多么沉重的打击啊!几乎将唐小玄打击得有点站不稳。直到这时候,唐小玄才有点失落感跟失败感。

    “哼……”

    嫦娥并不同情他,只是冷冷地道:“我看你还是走吧,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唐小玄咬着牙,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嫦娥扬起粉颈,道:“我喜欢文武双全的男人,文能经天纬地,武能安邦治国,天上地下为我独尊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其他的都是废物。”

    “天上地下,为我独尊”唐小玄虽然自负,可也是个有着自知之明的人,他知道自己还做不到这一点。不过他不是一个会轻易言输的人,为了能够得到嫦娥,他决心要做一个唯我独尊的人,只不过应该从什么地方做起呢?

    “我一直以为天下没有这样的男人,但……”

    嫦娥自顾自地道:“但我最近终于找到了一个。”

    唐小玄不由自主地道:“是谁?”

    说起他,嫦娥眼中露出一种骄傲的神色,道:“他就是叶非凡。”

    叶非凡?唐小玄从未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不过这轮回之境对唐小玄来说本来就很陌生。

    “好……”

    唐小玄忽然一声惊斥,道:“我一定可以打败他,你等着看吧。”

    说完这句话,唐小玄就走了出去。

    嫦娥看着唐小玄走出去,一句话也没有说。

    唐小玄径直来到红华洞中,将自己的事情跟红华说了一遍,红华道:“你不是叶非凡的对手。”

    “我不是?”

    唐小玄有点不承认。

    “我看你现在的修为等级顶多也就七级而已,在我们这片蛮荒,只能算是中等的水准。”

    红华毫不客气地道。

    唐小玄又一次被打击到了。

    “但是我可以传你绝世的修心法则,也许你还有一线希望能将叶非凡打败。”

    红华道。

    唐小玄找了张椅子坐下来,道:“我现在想问你两件事,第一件事,为什么要我杀嫦娥?第二件事,叶非凡是什么人?”

    红华娓娓道:“这里是蛮荒,在蛮荒之外还有一个魔界、一个妖界、一个仙界,蛮荒之上的君王就是”驼山‘,驼山的女儿就是嫦娥。嫦娥爱上了叶非凡,驼山没有办法,只有将自己的女儿嫦娥嫁给他。但是我知道这个叶非凡包藏祸心,他娶嫦娥只是为了篡夺驼山的帝位,所以我才想要你将嫦娥杀了,才能够保住驼山的帝业。“

    唐小玄沉吟着,道:“你跟驼山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一心要保住驼山的帝业呢?”

    “因为我就是蛮荒的第二把交椅、驼山最为信任的手下,驼山就是我的主人。”

    红华坚定地道。

    “但倘若你杀了驼山的女儿,驼山一定会怪罪你,说不定你会惹来杀身之祸。”

    唐小玄道。

    “只要能够保住驼山的江山,我死何足惜?”

    红华眼中闪动着坚毅的光芒。

    直到这个时候,唐小玄才发现红华居然是个瞎子,因为他眼中的光芒并不强烈,甚至有点黯淡,难怪他第一眼没有认出自己是个和尚。

    “你若是一定要对付叶非凡,我可以帮你,杀了也好,以除后患。”

    红华道:“现在你跟着我修习练心术,只有学好练心术,你才有机会打败叶非凡。”

    两人就这样达成一个交易、一个买卖,彼此都可以从其中获得自己的利益,所以两人都很卖力。

    悟空跟八戒沙僧却在外面看得有点呆了,师父第一难结束,下面这一难很明显就是对付叶非凡,若是能够打败叶非凡还好,若是输给叶非凡可就糟了。

    唐小玄跟着红华学了三天,他实在有点等不及,一是他老想起嫦娥说的话而心中不悦,二是自己若能打败叶非凡,那么嫦娥就会倾心自己、就会告诉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法子。

    所以第三天跟在红华后面学完后,唐小玄决定去找那叶非凡算账。

    叶非凡的年纪并不大,跟唐小玄相当,他想不到来挑战他的居然是个和尚。

    唐小玄这几天由于没空剃头,头发已经长出一点,但是还是很短,所以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个和尚,毕竟额头上有九个洞呢,再说身上不是还穿着僧衣吗?

    来观看唐小玄跟叶非凡这场决斗的人中,驼山出乎意料的出现,而红华也在旁边。

    本来红华想让唐小玄多练几天,但是唐小玄硬是等不及了。所以他心中已经有数,唐小玄这一次绝对赢不了。赢不了的话就是死,因为歹毒狠辣的叶非凡不会留下唐小玄这个活口,任何一个威胁到他的人,他都不会留下活口。可是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今天我就要你死……”

    唐小玄虽然修为没有面前这个叶非凡高,但却是斗志激昂。

    叶非凡只是冷眼看着他,就好象听到一个笑话一样。

    这更加让唐小玄火冒三丈,他双臂张开,三金斧从怀里飞了出来,飘浮在X加前,然后剧烈地震动起来。

    每一次的震动都带起空气的一阵波动,波动中暗藏着唐小玄真气的传输,然后就是一阵飞沙走石、风起云涌。

    唐小玄也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干掉叶非凡,所以先下手为强。

    外面的悟空、八戒、沙僧个个都是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师父是生是死都在此一举,若是这一番狂轰乱炸式的攻击不能得胜,那赢的机率微乎其微。

    唐小玄几乎倾尽全力,对着叶非凡就是一顿猛烈的攻击。

    叶非凡刚开始以为唐小玄只是泛泛之辈,并没有运真气设法盾,而是强硬抵抗,但是后来发现唐小玄的实力大大超乎他的预料之外,于是只好结出一个法盾来,将自己的身子罩住。

    但唐小玄依旧不屈不挠地攻击,每一次攻击的方位、力量、速度都相当霸道,让一边观看的驼山眼中不由得产生一丝赞许之色,除了赞许之外,还有一点点担心。

    毕竟这叶非凡是他的女婿,“爱婿小心啊。”

    他忍不住喊道。

    他这句话刚喊出来,唐小玄只觉得自己的腰腹上一阵疼痛,好象被蜜蜂叮了一口一样,他攻击的速度跟力量瞬间减损不少。

    这个时候,一边的红华脸上已经露出惊诧的神色,因为他已经看出刚才驼山在说话之时,手中轻轻一弹,一G百炼成钢的尖刺从背后偷袭,刺入唐小玄的背后。所以唐小玄才会产生疼痛感,而后面的攻击接二连三地来了。

    本来唐小玄的攻击不但狂轰滥炸,而且还配合得密不透风,G本没有一处破绽能让叶非凡还手,这连红华也没有预料到,红华几乎认为自己看走眼了、几乎认为唐小玄这一次必胜。

    无奈这坐在龙椅上的暴君驼山太不是人,居然帮助自己的女婿偷袭唐小玄,唐小玄速度跟力量大减,使得攻击的招式瞬间出现混乱,破绽大露。

    叶非凡抓住了机会反攻。

    唐小玄腰腹上的疼痛感很快就蔓延全身,真气开始变得散乱不堪,G本无法调控,不多时,在叶非凡的攻击下,唐小玄被伤及身上多处骨骼。

    只听见一阵劈里啪啦的声响,唐小玄多处骨折了。

    “师父!师父!师父……”

    外面悟空、八戒、沙僧几人眼泪已经掉了下来,他们本来正庆幸唐小玄这次必胜无疑,谁知居然发生这样的变故。

    在叶非凡接二连三的攻击下,唐小玄终于支持不住,一口鲜血吐出,自空中栽落下来,“啪”的一声狠狠地摔在地上。

    驼山松了口气,自己的女婿终于赢了,没有给自己丢脸。

    唐小玄输了,可是输得很冤枉,他似乎也看出其中的门道,不由得看了一眼驼山,然后视线转到嫦娥的脸上。

    嫦娥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痛苦,因为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无意之间的一句话却要葬送唐小玄的一条X命,她也想不到唐小玄真的会为她拼命。

    最后,唐小玄的视线盯在红华的脸上,红华已经不忍看他,毕竟他教授唐小玄内门心术,已经算是唐小玄的师父了。

    “将这挑战者拖出去,丢入G外的万丈悬崖。”

    这是驼山的命令,驼山的命令就是圣旨,没有人敢不从。

    唐小玄被架起来,几个大汉拖着唐小玄,准备拖出去丢入悬崖之下。

    “父王,求求你饶了他吧,不要杀他。”

    说话的居然是嫦娥。唐小玄想不到嫦娥居然会替自己求情。

    唐小玄忽然觉得有点好笑。

    “毋庸多说,拖下去。”

    驼山还是之前那句话。

    红华看着唐小玄,忽然冲过来握住唐小玄的手,眼中泪光闪动,道:“我不该让你来挑战。”

    唐小玄笑了笑,道:“没事,这与你无关,师父。”

    红华道:“你说什么,你叫我师父?”

    唐小玄道:“你教授我修心的法则,传授我知识,你就是我的师父,师父,你多保重,徒弟去了。”

    唐小玄终于被拉出去了。

    红华想救他,可是无能为力;嫦娥也后悔了,但同样无能为力。在蛮荒,只有驼山的话是圣旨,驼山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驼山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做得大错特错。

    “师父,他……他就这样走了?”

    八戒几乎不相信唐小玄在第二难之中就会死。

    悟空虽然目中含泪,但依旧决绝地道:“师父绝对不会就这样死去,你们看好吧。”

    轮回之境外面跟里面的时间差相当大,轮回之境里很快就过了两年,外面却只过了几天而已。这几天悟空他们一直没有见到唐小玄出现,而轮回之境里的故事却继续发展,那就是叶非凡终于造反,将驼山囚禁起来,自己当了蛮荒的帝王。

    红华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变成现实,那唐小玄呢?

    唐小玄没死,唐小玄回来了。苦等了几天之后,悟空他们终于再次见到唐小玄的身影,熟悉的身影只是多了几丝沧桑而已。

    唐小玄驾着马车回来了,驾车的是一个落腮胡的大汉,听唐小玄叫他的名字,好象叫做朱英豪,看来果真人如其名。朱英豪之所以会做唐小玄的车夫,是因为唐小玄在路上救了他。

    身为大丈夫,救命之恩不可不报。

    唐小玄一回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居然就是红华。当他碰到红华的时候,红华正被几个人押着,似乎要被押去赴刑。

    幸好现在的唐小玄已经不是以前的唐小玄。在轮回之境中,时间已经过了两年,唐小玄修炼的境界已经变得十分的高,究竟高到什么样的境界,无人敢妄言。

    看唐小玄只在挥手之间就将几个押住红华的高手打得落花流水,悟空、八戒、沙僧他们就甭提有多高兴。

    唐小玄修为的提升,对他们来说好象也有了无上的光荣。

    镇元大仙不由得赞道:“这唐僧看来果然是个修仙的好手啊,无奈之前却做了和尚,真是太可惜了。”

    “不可惜……”

    灵宝道君道:“因为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修仙的高手,看样子,若是他能够安然从轮回之境中脱身再回到我们的世界,我们四个也许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

    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唐小玄救了红华之后,才发现红华中了剧毒,必须要及时医治,否则会有X命之虞。他从朱英豪的口中得知,只有找到一个叫做无白子的人,才能够将红华的X命救回来。

    唐小玄必须去找无白子,可是又不放心留下红华跟朱英豪两人,只得将两人送去树人那里。

    树人还是老样子,他跟红华之间的关系居然很不错,很快就答应下来,而且树人还对唐小玄说了无白子的下落就在魔界之中,看来唐小玄必须要闯一闯魔界了。

    人生总是充满奇遇,唐小玄在魔界中遇到的第一个人名字叫吴思云,是个男的,第二个叫嫣儿,是个女的,而且还是个小妖J,长相跟小玉兔差不多。

    唐小玄带着这两人赶到魔界的魔洞之中,见到魔洞的洞主。据唐小玄多方打听,无白子就在这魔洞之中,尽管魔洞里的人都很险恶,但是唐小玄必须要去。

    悟空他们在外面看了好几天都没有合眼,终于有点困了。虽然唐小玄来到魔洞,但是他们并不为师父担心,因为现在的唐小玄实在太厉害了,简直厉害得过了头,已经用不着他们担心。

    唐小玄终于要见到无白子,是魔洞的第二把交椅徐大师带领他来找无白子。

    徐大师伸出手去,在门上一推,门“吱呀”一声开了,唐小玄还没走进去,便悄悄地对嫣儿道:“你在外面等一会儿。看这老头的样子脾气大概古怪得很,你还是不要进去为好。”

    嫣儿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独自一人待在门外难免会害怕,可是唐小玄的话她又不敢违背,只有抿了抿嘴,无奈地点了点头。

    唐小玄是什么人?慧眼独具,当然也看得出来嫣儿极其不情愿,只好道:“好吧,你还是跟我进来吧,但是不要说话,好吗?”

    唐小玄跟女孩子说话的时候,往往都是以一种商量的语气而不是命令的态度。

    嫣儿好象吃了开心果一样,用力点了点头,跟在唐小玄后面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这门上好象有什么机关,自行关闭起来。唐小玄看到一个老头子,其实说他是老头子也不算准确,因为这老头子的头发虽然已经花白,胡子也是白苍苍的,可是脸色却相当红润,看到他,唐小玄就想起驼山,驼山的面容跟他差〃不多。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人就一定是无白子。无白子泰然自若地坐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椅子上还垫着一块破破烂烂的垫子,他正坐在那里,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在一张纸上不停地画着,这是他的工作。

    别看他脾气古古怪怪的,可是工作起来却相当认真,一丝不苟,客人来了他也没有当一回事,理也不理一下。

    “先生,你还没睡呢?”

    徐大师很有礼貌地对无白子行了一礼,道。

    无白子的眼睛犹在书页上,道:“还早着呢,这么早就睡觉,我可睡不着,小于的病还没有看好,我必须要连夜开个方子。”

    他口中的“小于”想必是魔洞中的一位门徒,应该是受了伤。

    “哦,原来如此,有劳先生C心,小于现在好象已经没事了。”

    徐大师道。

    无白子瞟了徐大师一眼,道:“谁说没事?他外表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疤,但是毒气犹留在体内,我刚好调制一副解药,只要每日分三次服下,保证三天之后毒气全部清除,丁点不剩。”

    说完话,他就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包药递给徐大师。

    这种送药的事情原本应该让普通的门徒去做,他居然把这件事交了徐大师,徐大师也没有什么怨言,只是接在手里。

    这个时候无白子好象才看到唐小玄、还有唐小玄身后藏着的嫣儿,看到他们,无白子略略皱了皱白眉,问徐大师道:“老徐,这两人是谁?”

    徐大师正愁不知道怎么引荐唐小玄,既然无白子问起,他就顺水推舟,道:“哦,忘了向先生你引见,这位是洞主的一位故友,是来投奔洞主,而后面的这位姑娘则是他的内人。”

    无白子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道:“内人?这男人是人,这女人却分明是妖,人妖殊途,怎么会扯在一起呢?”

    他话说得很直,一点也不通情理。

    唐小玄也不生气,朝着无白子抱了抱拳,道:“前辈,人是生灵,妖也是生灵,既然同为生灵,共主天下,那又有何殊途可言呢?”

    无白子盯着唐小玄看了半天,好象想透过唐小玄的身体看到唐小玄的心一样,唐小玄算是能够沉得住气的,可是被无白子盯着看,也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任谁被一位这样的老人看着,都会觉得浑身别扭。

    第二章 无白子

    “你说得也有些道理。”

    无白子的白眉渐渐舒展,脸上的红光渐盛,道:“那你深夜到访究竟为了何事啊?我看你们两人脸色都不错,应该没有什么毛病吧,我这人除了治病救人之外,没有多大的本事,你们为了什么找我?”

    唐小玄正要说话,无白子又接着对徐大师道:“老徐啊,现在夜已经深了,你回去休息吧。”

    徐大师显然想知道唐小玄见无白子到底为了什么事,所以不太想走,道:“唉,现在体力不如当年,人也老了,不知为何,一到晚上我就睡不着觉,反正是失眠,不如我就留在这里跟你们说说话。”

    无白子突然板起脸来,道:“说什么话,没见我忙着吗?我可没有你这么清闲,你若是不回去休息,那我可要休息了。”

    徐大师暗中叹了口气,这无白子的脾X他很了解,说什么就做什么,既然无白子话都说到这分上,他也不能死皮赖脸地赖在这里,只好道:“那我就先告退了。”

    走过唐小玄身边的时候,徐大师又朝着唐小玄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这老头脾X不好,你要忍让着点,千万不要得罪他。

    唐小玄自然能了解他眼神中的意思,点了点头,徐大师这才走了出去。

    徐大师走后,无白子好象瞬间变脸一般,本来硬邦邦的一张脸一下子就放松下来,脸上带着笑容,道:“这死老头终于走了。”

    他自己都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称呼徐大师“死老头”真是让唐小玄啼笑皆非。

    “现在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你既然连夜光顾寒舍,一定是要我去救人,救谁?若是好人,我一定会施救,若是恶人……”

    无白子冷哼一声,道:“就算你跪在地上求我,我看也不会看上一眼。”

    唐小玄的脸上也露出笑意,他很欣赏这样的老头,恩怨分明,就算脾气有点乖张,但这种纯男人的作风相当硬派。

    “不瞒前辈,小辈想求前辈救的人叫红华,不知道前辈有没有听过?”

    唐小玄直言不讳地道。

    无白子拍案而起,道:“你说什么?你说红华?哪个红华?是不是蛮荒的红华?”

    唐小玄想不到红华的名头居然这么大,说给谁听谁都认识。

    唐小玄道:“正是。”

    无白子的脸上出现一种无法形容的表情,道:“你是红华的什么人?红华怎么会受伤、被何人所伤,你一一说来。”

    唐小玄想不到无白子突然之间这么激动,想必这无白子跟红华之间肯定有交情,于是唐小玄也就松了口气,他还怕自己请不动无白子帮忙呢!

    “前辈,红华正是小辈的师父,是被叶非凡所伤,说起叶非凡,也许前辈你还不知道吧,他是新起的人物,现在蛮荒已经被掌控在叶非凡的手中,驼山已经落狱,而师父他老人家也是命在旦夕。”

    唐小玄将整件事循序道来。

    无白子狠狠地拍了两下桌子,这桌子本来就扭扭歪歪,被他几下一拍,已经快倒了,可他却G本不在乎,口中直嚷嚷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气煞老夫也!”

    唐小玄沉默了,看着无白子如此激动,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等着他心情平复。

    无白子这人说也奇怪,情绪波动极大,来得快,去得也快,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大口喘了两口气,道:“你师父现在何处?带我去。”

    唐小玄不想无白子居然如此X急,他已经帮红华灌输相当多的真气,可以保住红华最少在半月之内不死,现在离开红华也不过才三天,这么急匆匆的回去完全没有什么必要。

    “前辈,你稍安毋躁,现在就走恐怕不太方便吧……”

    唐小玄话还未说完,无白子打断了他,大怒道:“有什么不方便?救人如救火,现在就走,快,带我去。”

    唐小玄有点为难,刚来到魔洞之中,茶还没有喝上一口,又要急急地回去,自己又不是机器,奔波一夜来到这里已经累得要死,怎么说也要等到明天再上路吧。

    可是看无白子如此热心,唐小玄又不忍拒绝,只好道:“前辈,既然你执意现下就走,那容我跟洞主道个别,说个清楚,不迟这一会儿的工夫。”

    无白子心急火燎地催促道:“好好好,那你赶快去,我在这里收拾一下。”

    唐小玄无奈地拱了拱手,道:“那我先去,一会儿来与前辈会合。”

    唐小玄走出无白子的屋子,用力打了个哈欠,摇着头叹道:“这老头子X情居然这么急躁,我都快困死了,他居然还想连夜赶路,至少也要让我在这里歇息一晚啊!”

    嫣儿在一边附和道:“是啊,太不通情理了,要不我们别理他,就在这里住下吧,明早再回去。”

    唐小玄苦笑着道:“你刚才也看到了,他X格这么奇怪,若是明早走的话,说不定会将他惹毛,不肯跟我回去救红华,那岂不糟了?”

    嫣儿道:“那可怎么办呢?”

    唐小玄揉了揉疲倦的眼睛,道:“莫急,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吧,我跟洞主道别一声,很快就会回来。”

    现在急急忙忙地,唐小玄也觉得手足无措,不等嫣儿说话就走了出去。

    眼下无人引路,唐小玄只好先朝着大殿走去,若是洞主还在大殿之上最好,若是不在,再慢慢地找。

    唐小玄一路急走,看着漫天的黑气遮住月亮跟星星,忽然觉得想成就一番事业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本来当下他很想找个温暖的床好好睡上一觉,可是却偏偏要东奔西走!唉,至少在成功之前并不容易,要走很多很多的路,要吃很多很多的苦。

    还好唐小玄的记忆力惊人,即便是在夜色中找路,他也能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还没有走到大殿,他就看到他的目标——洞主。可是他并没有迎上去跟他打招呼,而是闪身躲在屋檐下。

    因为他看到的并不仅只洞主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人跟洞主在一起,唐小玄目力极佳,他看到另外一人不是别人,竟然正是先前分手的吴思云。

    吴思云怎么会跟洞主在一块呢?他们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两个人的嘴巴蠕动着,显然正在说话,脸上的表情也是瞬息万变,明显地,两人正在争吵。不过两人的争吵并不大声,应该是用了密音之类的法术,所以唐小玄没办法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吴思云好象脾气大发,唐小玄忽然听到了他们争吵的声音,道:“难道你真的不去?”

    洞主背过身来,断然道:“不去,不去就是不去,你莫要再多言。”

    吴思云鼻子里喘着chu气,道:“好,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从此以后,你我二人再无关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他一甩衣袖,愤然而去。等到他走后,洞主才转过身来,注视着吴思云离去的方向,眼中露出一种无以言语的悲凉神色,还有痛苦。

    这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呢?吴思云想要洞主去哪儿呢?

    唐小玄不知道,但是他可以猜一猜。也许这两人是上下从属的关系,可是不太像,没有一个下级敢对上级说出这样的话,以这样的口气说话也许只有一种关系,那就是父子。

    难道说吴思云是洞主的儿子?既然吴思云是洞主的儿子,儿子为什么会对父亲如此说话呢,是什么让两人之间有了隔阂跟矛盾?

    这就让唐小玄百思不解了。

    现在这种情形之下,唐小玄也不好出去跟洞主打招呼,他只有等着洞主走到某个地方,然后敲门进去。

    洞主没有走,在风中站立许久之后才忽然道:“出来!”

    唐小玄一惊,以为洞主已经看到自己,或者说感应到自己的存在。按说不可能啊,自己已经进入隐身的状态,外人G本无法察觉。何况以洞主的修为,不一定在唐小玄之上,更是万不可能察觉自己的存在。

    唐小玄正犹豫要不要出去,这个时候,一道黑影从天而落,落在洞主身边,黑影是一个少年,少年身穿红色的披风,两眼如星,闪动着光芒,腰杆笔直,看起来很J干。

    原来洞主那句“出来”并不是指唐小玄,而是指这个少年,这个少年应该就是洞主的贴身护卫,只要洞主一声令下,他随时随地都会出现,他的存在就是为了洞主。

    洞主沉声道:“小于,你跟着少主人去,全权负责他的安危,以防他会出事。”

    这少年想也不想,双手一拢,道:“是,主人,小的领命。”

    他话一出口,不做停留,瞬息之间就消失无踪。他的瞬间移动之术居然如此高深,看上去似乎不在唐小玄之下,这么好的身手、这么高的修为,怎么会屈为人奴呢?

    唐小玄忽然心头一怔,刚才洞主称呼他为小于,之前无白子也说起一位“小于”这两个小于应该就是同一个人。不是说小于中的毒素还未清除吗?可是他却全然不顾就跟随着吴思云而去,难道不怕自己毒发身亡?

    唐小玄想不到在洞主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忠诚的护卫,看来这魔洞之中果然藏龙卧虎。

    洞主看着天边,喃喃地道:“天快要亮了,虽然黑夜很漫长,但天总是会亮的。”

    说完这句话,他就缓步走了过去。

    他这话里有双重的意思,弦外之音自然就是自己经历这一番艰辛,总会有回报,迟早总能得到整个魔界,或者说是三界。

    唐小玄的隐身状态还未解除,跟着洞主走了出去。果然,天边终于有了一点点光亮,魔洞之上笼罩着的黑气再黑,也阻挡不住希望的光亮。

    洞主走了很久,才终于走到自己的住所,唐小玄在他的后面也跟得有点着急了,他急并不是急洞主走得慢,而是急时间耗费多了,怕那无白子会发脾气。

    洞主走进自己的屋子之后,门就“喀嚓”一声关上了,这门上有机关,否则不会发出这样的声响。

    唐小玄不是不会破除这样的机关,可他并不想这么做,他是来向洞主说明实情,然后道别,并不是来当小偷。他敲了敲门。

    嫣儿在无白子的门前等得已经有点急了,来回走动几步,朝着外面看了看,还不见唐小玄的影子,双手不断搓揉着。

    正当她觉得焦急的时候,无白子的门开了,无白子走了出来。看到嫣儿,无白子的脸上似乎露出一副不合乎他年龄的猥琐表情,好象一个老色鬼一样。

    嫣儿本能地护住自己的X部。无白子左右看了看,好象偷情似地道:“姑娘,外面风有点大,你进来等他好了。”

    他的态度较之前好象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嫣儿不敢进去,毕竟自己的修为比较低,到现在连飞天之术都不懂,而这个无白子虽说医术高超,在其他方面境界不高,但是倘若自己不是无白子的对手,在这个地方又人生地不熟,要是失身给无白子,自己以后还怎么抬起头来呢?

    所以嫣儿只是紧紧地抱住自己的X脯,不说话。

    无白子M了M自己的鼻子,笑着道:“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而且我现在已经老了,不会在你这样的小姑娘身上打什么主意,你尽管放心好了。”

    嫣儿还是不相信,以前在百花谷工作的时候,她就遇过各式各样的男人,有的男人比无白子还要老,老得简直走不动路,还被人推着来到百花谷中。

    在百花谷里有各式各样的男人,说着各式各样的甜言蜜语,可是这些甜言蜜语却没有一句兑现过,最后的动机不过是占她的便宜而已。

    所以嫣儿并不为之所动。虽说外面确实凉风飕飕,有点冷,可是就算冻一冻,也要比被无白子非礼得好。

    无白子见嫣儿不说话,而且好象对自己满怀敌意,有点不高兴,脾气就上来了,冲着嫣儿道:“你要是再不进来,我可要把你摄进来了。”

    看他说话的样子并不像是开玩笑,这种老古董往往都是说到做到。

    嫣儿想想,自己若是不配合这个老头的话去做,这老头若是硬来,自己恐怕也抵挡不得。现在已经三更半夜,就算自己大呼救命,想必也不会有人来救自己,不如相机行事吧。

    嫣儿很有戒心地看着无白子,道:“你……你可不要占我的便宜,我……我的老公很厉害。”

    无白子的脸上又露出笑意,道:“你这个小丫头,哪有女人直接称赞自己的男人,你可真是不害羞,跟我以前的女人有得一比。”

    嫣儿忽然又觉得这个老头并不是很色,只是一个人寂寞得太久而已,所以脸上才会出现那种猥琐的神色,嫣儿的戒心少了许多。

    她走进无白子的屋子里,随便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她发现无白子的房间里除了这张凳子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坐。他的那张床脏得可以当拖把,而那张扭扭歪歪的椅子她可不敢坐,要是坐垮了,搞不好这个神经质的老头子还会让自己赔呢。

    无白子在他那垫着一张垫子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对嫣儿道:“以后呢,称呼自己的丈夫不可以用老公,知道吗?女人啊,要显得娇羞一点,别人才会觉得你有素养,否则别人一定会认为你是神经病。”

    无白子居然一脸正色地说着,一点古怪的感觉也没有。

    嫣儿是个小妖,对人类之间的交际并不在行,问道:“不叫老公,那叫什么呢?”

    无白子道:“要叫做外子,知道吗?男人称呼自己的女人叫内人,女人称呼自己的男人当然就是外子了,所谓女主内,男主外,你说是不是?”

    嫣儿并不通晓人类之间这种繁杂的规矩,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不说话。

    无白子忽然平白无故叹了口气,道:“我以前的女朋友也跟你一样,是个大剌刺的女人,在别人的面前总是称赞我、以我为荣。”

    嫣儿冒了汗,刚才还说她的称呼不对,他都这么大的年纪,居然还称呼自己昔日的女人叫女朋友,真是叫人哑口无言。

    无白子说起自己的女朋友,脸上就露出纯真的笑容,幸福洋溢着,悠悠地道:“她是一个好女人,只可惜我们天生注定有缘无分,她是个很有身份的女人,而我不过是个打杂的,我们今生注定不可能在一起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眼中流露一种自然而然的悲伤。

    嫣儿是个很容易被别人情感感染的人,见无白子说得十分悲苦,安慰他道:“人世间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别看我小,其实啊,很多的道理我也懂,有人曾经说过一句话,说:”人生总是充满了矛盾,任何人都无可奈何。‘我觉得这人说得很对。“

    无白子长长叹息着,道:“谁说不是呢,在不同的情形下遇上不同的人,人是对的,可是时间跟地点却不对。”

    嫣儿跟其他女孩子一样,对这种感情上的事情很有兴趣,不由得问道:“那你跟你女朋友到底错在何处,致使你们不能在一起呢?”

    关于这一段尘封的往事,在无白子心中已经藏了很久,许久许久都没有触碰过,就好象人心灵深处的一道伤疤一样,可是越不触碰它,越会隐隐发疼;而若是狠狠给它一刀的话,淤血流尽,也就好了。

    无白子一直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现在终于找到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能够跟自己聊聊天、谈谈心事,觉得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就将那段尘封的往事说了出来:“我在年轻的时候,本是太乙门下一个打杂的少年,因为我父母死得比较早,我生无所依,所以就投靠太乙门,做了一个小道士。我在门里的地位很低,许多人都看不起我,不过我也因为如此发愤图强,别人在练功的时候,我就偷偷地看,学了一些本事。可是渐渐地,我发现打打杀杀并不是我的喜好,既然有人要杀人,那我为什么不能救人呢?于是我苦心钻研医术,终于,我在某年修仙界的行医大会上崭露头角,拔得头筹,这也让我的名声大振。那时候我依旧没有离开太乙门,一来,毕竟太乙门给了我一口饭吃,让我能够活命至今;二来,我跟太乙门掌门遥清子的女儿互有好感,已经暗生情愫。后来我们之间的事情被遥清子知道,他下令要杀我,那天晚上我就连夜逃走了……”

    听到这里,嫣儿忍不住问道:“他为什么要杀你呢,就是因为你跟他的女儿互相有好感吗?就因为你们相爱吗?相爱并没有错啊。”

    无白子徐徐摇头,道:“相爱确实没有错,可是错就错在我出生低贱、无父无母,而她却是仙界之首太乙门的掌门之女,门户有别,所以为了不玷污他的名声,他要杀我。因为他也知道,只要我还活着,他的女儿就不会死心,我们对于对方的爱都是诚心实意,绝对不会改变。”

    嫣儿缓缓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后来呢?你怎么知道他要对你下毒手呢?”

    无白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刚才你的丈夫不是央求我救他的师父红华吗?”

    嫣儿也并不笨,就道:“是不是红华救了你?”

    说起红华,无白子目中只有感激,道:“你说得没错,当年红华跟我一样也是年方弱冠的少年,他的出身很好,是富贵人家的三少爷,后来因为先天多病,拜入太乙门学道。他虽然出身富裕,可是跟我的关系非常不错,对我也很好,别的弟子欺负我的时候,他会帮我出气;我在学医的过程中,若是需要什么书籍钻研,他也会竭尽所能地帮我寻找,我们后来还结拜为兄弟。而遥清子要杀我的消息就是他告诉我,他帮助我连夜逃出太乙门,并杀掉拦路的十三名弟子。我医术虽高,但法术修为却不高,若不是有他的帮助,我恐怕早就已经死了,也不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

    其实这些仙界门派的事情,不在场的唐小玄早已弄得清清楚楚,在落下悬崖这两年,天下大势唐小玄都已经了如指掌。不像无知的嫣儿听着无白子说起往事,就好象听故事一样听得入迷,她觉得红华一定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没有势利的观念,是个真男人。

    “那你逃出来之后,红华怎么样了呢?”

    嫣儿对无白子的往事生出很浓厚的兴趣,追问道。

    无白子接着道:“我出太乙门之后,想劝红华跟我一起逃走,毕竟杀害自己同门师兄弟是大逆不道之事,若是被遥清子得知,难逃一死。可是红华却说遥清子对他有恩,今日他虽然杀了同门,可是大丈夫做事敢作敢当,若是顶罪而逃,岂不是一辈子都直不起腰做人吗?所以他又折回太乙门,而我,只好流落到魔界之中投靠魔洞,因为只要我在仙界待上一天,遥清子肯定来捉我,太乙门的势力之大,已经完全可以C控天界,其他几个门派虽说也小有成就,但是跟太乙门相比却相去甚远。”

    嫣儿紧张地问道:“那红华回去之后呢?遥清子没有杀他?”

    无白子吸了口气,将思绪整理一遍,才道:“我逃到魔洞之后,四方打听红华的消息,才知道红华被关入太乙门的天牢之中。红华是个男子汉,外表很英俊,悟X又极强,在众师兄弟之中佼佼不群,深得太乙门中女弟子的芳心,尤其三玄长老的女儿跟他的关系特别好,可算是红颜知己,她得知红华被关入天牢之后,想方设法将红华救了出来。红华知道在仙界已经待不下去,于是就逃到蛮荒,投靠蛮荒的老大驼山。那时候我还跟他联系过,劝他来魔界,可是他说魔界中人向来手段狠毒,荼毒苍生,他并不想与魔道为伍,而蛮荒处于三界之外,素来属于中立派,所以他才会投靠驼山。”

    嫣儿“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难怪你一听说是红华,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无白子仰面向天,道:“红华不但是我的再生恩人,也是我所崇敬的人物,就算是用我的血医治他,我也一定要将他医好。”

    嫣儿伸出手在无白子的肩膀上拍了拍,道:“哈哈,我觉得你们两个都算是我见过的真正男子汉,有情有义,是非分明,现在这个世上,如同你们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噢!”

    无白子像个小孩子一样搓了搓自己的鼻子,道:“那你呢?你跟你的丈夫如何认识的?”

    嫣儿沉吟着,嘟着嘴,想了想,毕竟她并不真是唐小玄的老婆,她跟唐小玄之间只有过一夜之欢罢了,而唐小玄又是个很讲情义的人,乃X情之人,所以就将她当做自己的女人一样看待了,她要编怎样的谎言搪塞呢?

    无白子见嫣儿不说话,就道:“你要是不想说也没有关系,我想你们能够在一起,肯定也经历了一番挫折,因为他是人,你是妖,人跟妖之间有隔阂,你跟了他,以后若是再回妖界,一定会遭到万般唾骂。”

    嫣儿的目光中露出坚毅的神色,道:“我既然已经跟了他,那我永远也不会后悔,就算是所有人都骂我,我也无怨无悔。”

    无白子将声音拖长了道:“嗯……不错,为了自己的感情而放弃一切,确实很多人都做不到,你做到了,我觉得你很不错。”

    “承蒙夸赞,不过我现在也不可能再回妖界了,因为妖界已经被妖世阁占领,妖神宗已经名存实亡。”

    嫣儿对这件事也是唏嘘不已,毕竟妖界才是自己的家园。

    无白子“嗯”了一声,道:“我也听说了,现在妖界好象已经是妖邪魔君一人的天下。不过话又说回来,如今的世界大势就是如此,三界一地,四区已经渐渐快统一,妖界被妖邪魔君统管;而仙界在几十年前就以太乙门马首是瞻,如今仙界的一切事务都是太乙门说了算;而魔界最近几年内战也相当厉害,对大权领土的争夺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我想不久之后,就会归于一家执掌;而天外的蛮荒,刚才你丈夫也说得很清楚,驼山被叶非凡关入天牢,叶非凡想必就是今后的霸主。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世界的统一应该不会太远,只不过花落谁家还难说得很。”


如果您喜欢,请把《西游艳记》,方便以后阅读西游艳记第十三集1-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西游艳记第十三集1-2并对西游艳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