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不用逃离我

10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10

    第十章

    谁都不能左右她的决定,除非是她自己的意愿。

    南下的火车里,坐着一名孤独的女孩。

    她面容苍白,眼神黯淡,斜倚车窗的姿势始终没变。

    她决定离开他了,对顾诺浅说的那番话,是她一点小小的报复,是她最后一次的坏心眼。

    他们两人之间,只有她还活在过去里,她的心为他而怦然,她的情为他所支配,可他早已脱离过去,拥有新的伴侣,拥有属于他的大好前程。

    失去他,她将一无所有,可得到他,她也一样一无所有——因为他早就不爱她了。

    当爱情逝去,她对他而言,比陌生人还不如。

    所以,是她该离开的时候了。

    这一次,她将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她将真正的逃离他所存在的地方。

    门铃轻响数声后,出来迎接月蕾的是再婚后搬来台中的靳晨星,以及刚满一岁,还在牙牙学语,路还走不稳的异父弟弟。

    “月蕾?”靳晨星讶异她的突然出现,“要来怎么不说一声?”

    “打扰到你们了吗?”月蕾抱起弟弟,逗他开心。

    “怎么会,”靳晨星拉开大门,迎她入屋,“你爸今天加班,不回来吃晚饭,刚好,待会陪我出去吃饭吧?”

    “好”。

    见她手上没有任何行李,靳晨星不免又问,“你只是过来看看妈吗?”

    月蕾沉默了一会,“方便让我住个几天吗?”

    “可以啊,我把弟弟的房间整理一下给你睡。”

    “谢谢。”月蕾走来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怀中的弟弟抓着她的头发,放入嘴巴里头啃。

    “不可以吃头发,很脏的,”月蕾忙将头发自他的嘴里怞出。

    玩具被拿走,弟弟不悦地嘴一抿,眼看就要哭出来。

    “看姐姐这边。”月蕾见他快哭了,忙做鬼脸逗他开心。

    哈哈哈……她的鬼脸滑稽,弟弟笑得乐不可支。

    靳晨星拿杯果汁出来,交到她手中,并将儿子抱走。

    “发生什么事了吗?”女儿虽然强装着开朗,可微肿的双眼早就泄漏了她的心情。

    “没什么。”月蕾顿了顿,想她满腹委屈实在需要倾吐的地方,即使母亲不会是最好的述说对象。“其实是……我遇到苍琹了。”

    “黎苍琹?”靳晨星愕愣,“你怎么会遇到他的?”

    “他回来台湾,我们碰巧在party上遇见了……”月蕾将两人之间的事概略的说了一遍。

    “你这傻孩子,”听到女儿竟然不计较名分的跟黎苍琹在一起,靳晨星心疼又生气,“你何必这样委屈自己,这下好了,他都要娶别人当老婆了,你这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月蕾低头头,沉默不语。

    “你真的是犯傻,当年那一百万说什么也肯让我去存,还偷偷藏起让我找不到,事隔多年,你又犯了同样的错误,黏上了对方,可这次却是连一毛钱人家也不会给。”

    “妈,别说了。”她真的是挑错说话的对象。

    “我用心计较,辛苦将你拉拔长大,就是希望你嫁个好人家,将来不用象妈一样吃苦受累,谁知你这么笨……”她重叹了口气,“跟你妈一样笨,为了爱情,连私奔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最后落得去为人帮佣的下场,你千万别步我的后尘啊。”

    “我不会,我已经决定要离开他了。”

    “真的是下定决心了吗?”靳晨星不信。

    当初她故意要拉拢两人在一起,以图将来衣食无虞的计划失败也就算了,没料到的是初尝恋爱滋味的女儿死心眼,只认定黎苍琹一个人,明明是如花似玉的漂亮女孩,这几年来却是一点花边新闻都没听说过,真是浪费与生俱来的好皮相。

    “我是真的下定决心了。”月蕾柔柔发疼的额角,“我有点累,可以先去休息吗?”

    “嗯,要出去吃饭时我再叫你。”

    月蕾感激的一笑,拿起提包走进弟弟的房间。

    躺在单人床上,浑身充满说不出的疲倦的她,不知为何,怎么也睡不着,一双空洞的大眼毫无焦距的凝视窗外无云的天空,怔怔流下了串串热泪。

    她是……真的下定决心了。

    三天后,月蕾回到了台北。

    一直关机的电话到此刻才开机,没有任何简讯,关机时不会收到任何来电的手机自然也不会有未接来电的通知。

    关机,是为了逃避。

    明知道他不可能寻找她,也不可能关心她此刻的动静,可是她还是害怕在逃离台北的这段时间内,她会过分关心手机的状况,害怕度过没有他讯息的每一天,故干脆将电源关上了。

    他果然未传任何讯息给她。

    她凝视着手机视窗好久,确定不会有任何简讯通知的讯息传入,才黯然阖上话盖。

    三天的时间果然不够让她忘记一个人。

    话说她六年的时间都忘不掉了,更何况只有短短的三天。

    来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原本打算搬家的意图,在发现无简讯的时候,改变了心意。

    他一定不会再来。

    在她对着他的未婚妻直接说明两人的关系,还当面呛声说结婚后仍要当他情妇后,他怎么可能不会扔掉她这颗烫手山芋?

    这几天的无消无息才是称了他的意吧。

    感觉眼眶似乎又发热了,月蕾连忙眨了眨眼,将泪意眨回肚里,钥匙C入锁孔内,开了门。

    脱了鞋,直接走向房间,入房的刹那,她才惊觉屋内还有其他人。

    惊慌回头,她最喜欢在发呆时眺望蓝天的窗台位置此刻坐着一名男人,头发有些凌乱,脸上胡须乱冒,看上去十分颓废,一种莫名的危险气息在他周边围绕。

    “苍琹……”他怎么会在这?

    “你终于回来了。”他跳下窗台,脸上带着勃然的怒气朝她而来。

    “我……”她慌慌退后,撞开了房门,跌坐在床上,“我不是故意的。”她慌张的喊,双手下意识挡在眼前。

    “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他一把抢走她手上的手机,“关机了整整三天,还敢说不是故意?”

    他在窗台上亲眼见她开启了手机身侧的电源,再打开话盖,凝视视窗许久。

    他本来以为是没电的关系,没想到她G本就是直接关机三天。

    这女人什么都不会,自他身边逃脱的本领倒是高强。

    他是指她关机三天的事,而不是她在他未婚妻面前呛声的事?月蕾傻了。

    “你知道我关机?”

    “电话怎么打都进入语音信箱,难不成你在地下室待了三天?”最好她编得出这种谎言。

    原来他有打电话找她?可他为什么要找她?他应该巴不得她离得越远越好啊……脑中灵光一闪,她明白了。

    “你需要我跟你未婚妻解释?”牙用力一咬,“我不会去解释的,我说的是实话,我的确是你的地下情人,你的婚约就算因此被毁,我也不会去做任何解释的。”

    “我看你是巴不得我的婚约被毁吧。”

    “是……是又怎样?我的确存着这种歹毒的想法,我就是见不得你跟别人在一起。”

    “你老实说吧,你就是想独占我一个人。”

    “不,”她摇摇头,“我决定要离开你了。”

    “你敢,”双手用力握住双肩,“你不是说就算我结婚,你也要当我的情妇的吗?”

    “我做不到。”她捂着脸痛泣,“我没有办法跟别的女人共享你,我只要想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就好痛,好痛……”

    他终于听到她的真心话了。

    他就不信她当真愿意见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那你就大声的说你要我只能跟你在一起,不就得了……”

    “说了又没用……”

    “说了就有用。”

    黎苍琹霍地拉开她捂脸的小手,捧住泪痕斑斑的小脸,“我不准你再逃了,该死的,你要我追你多久你才高兴?你的心真狠,靳月蕾,你总是无视我的真心,擅自的做下决定,毫不在意被抛弃的我心有多痛。这次我学乖了,我不再追着你跑,我守株待兔,总算把你守回来了。”他用力将她抱紧,“你敢再消失一次给我试试看,我非用铁练将你练住不可。”

    她的脑中一片混乱,她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她只想问他一句,“你还爱着我吗?”她紧张的等待他的回答。

    “你说呢?”他低头给她一个又狠又辣的吻。

    被吻得气喘咻咻的月蕾脑中更是乱了。

    这代表他爱着她吗?可是他即将结婚了啊!

    “可是你的未婚妻……那个很漂亮的小提琴演奏家……”

    “她是我姨丈的妹妹,也是当年在纽约求学时,同一所大学的讲师跟邻居。以辈分来说,她还是长辈耶。”“讲师?不是同学或学妹?”

    “她大了我五岁。”“什么?一点都看不出来。”“我们只是一起去参加音乐会而已,就被媒体写成我们是一对情侣,一起去参加外公的八十大寿,就被写成是未婚夫妻,还被擅自决定了婚期。Shit,谁会跟长辈结婚,这是乱轮。”

    一切都是她的误会?

    “可是你那个时候什么都没跟我说啊……”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新仇加旧恨,黎苍琹面色狰狞,“我干嘛去跟一个当年抛下我,后来又四处钓金G婿,完全没把我放在心上的女人主动说明白我跟诺浅的关系?你以为我没有自尊的吗?还是你以为我是黏皮糖转世,一黏上你就死也不放?”

    “我……”她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一切?“可是,当我哀求你跟我在一起,甚至后来报纸写出你要结婚的消息时,你也没告诉我一切都是误会。”让她自己痛苦难过得要死。

    “你有问过吗?你什么时候问过我跟诺浅的关系了。”

    “呃……”她好象的确没问过,“我那天去工作室找你的时候,本来是要问你的……”

    “为什么要问?”

    他怎么又反问她了?

    “我想……”两只小手在膝上扭成一团,“想叫你不要结婚的……”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我想……”

    “大声一点。”

    “我想叫你不要结婚。”她豁出去的喊,“我不要你结婚,我不要你结婚,我不要你找别人去欧洲,我不要你的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我希望你跟我在一起,只跟我在一起……”喊到最后,她泣不成声,“可我知道这不可能的,我们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为什么不会有结果?”

    “我一直以为你已经不爱我了,而且你爸妈也不会准许我们在一起的。”

    “他们准不准许关我屁事,我是个成年人了,我能靠自己的双手赚钱,我自然有资格决定我要结婚的对象。”

    “那……你想娶谁?”

    见她担忧又惶恐的模样,他一时心软,想直接告白,可再想到她的逃离,心上又有股怨气想要再让她多受点折磨。

    这小魔女,明明知道他找她长得快疯了,竟然可以沉得住气,打死不跟他联络,只因为他父母的要胁,只因为她妈妈跟他父母之间的陈年旧事,就害得他必须活该倒霉承担这一切?

    话说回来,这是因为她对他们之间的爱情毫无信心吧?

    她没信心他会选择她,没信心他会坚持承诺,与她白头到老。

    该死的她G本不信任他。

    “我带你去见她。”他诡谲的一笑,这是报复她让他等了三天的惩罚。

    “去见我要结婚的对象。”

    驱车前往的路上,月蕾的心整个跌到了谷底。

    她原本还抱着一点希望的,虽然没听到他亲口说,但他应该仍是爱着她的——她本来是这样以为的。

    可一听到他想要厮守终身的对象另有其人,她才真正的梦醒。

    瞟了眼身边面容苍白的小女人,黎苍琹心中有些许不忍。

    不,为了最后的戏剧效果,他一定要忍到最后。

    车子在工作室前停下,月蕾木然着小脸随着他走入。

    等见了那个女人她就会离开,她决定。

    工作室的后方有一间小房间,里头空无一人,只有一具以布幔掩住,看不清楚样子的雕像。

    “这是我作品中唯一的非卖品,这次回台湾,我特地将它也一起运送回来。”

    “呃……你不是要带我来看你的结婚对象吗?”为什么会扯到雕像身上去?她一头雾水了。

    黎苍琹用力将布幔拉下,“她的确是我唯一的结婚对象。”

    一见到那具双手撑在膝上,微蹲着,脸上笑意盎然,恍如天使一般纯真温柔的女孩雕像,月蕾整个傻住了。

    “这是……我?”

    那与她一模一样的五官,任谁都不会错看她就是模特儿。

    “是你,但是是当年存在我印象中,那名将我视为生活中的全部的你。”

    她明白了。

    “所以,你已经不爱现在的我了。”她凄怆的解读他的意思。

    “我已经从我母亲口中逼问出当初你离开的原因了,包括她威胁你一事,还有你妈曾经想当我爸情妇一事。”

    “是……是吗?”清瘦的身子微颤,“你一定很看不起我吧?”

    “月蕾,”他猛地握住纤肩,“若说我现在对你有任何疑问,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在我心中纯真如天使般的女孩,会成为在party上浓妆艳抹妄想钓金G婿的拜金女?”

    “我说了,你会信吗?”

    他无语瞪视着她。

    “不管你信不信都没关系,我会这么做的原因是,我想再一次看到你。”

    “想看到我可以直接来找我……”

    “我不能,”她摇头,“我答应过你妈,不可以主动去找你,跟你有任何联络,我又怕我妈的丑事让你知道,我会无地自容,而且……而且我以为你订婚了,对象的条件又那么好,不象我这么的平凡普通,所以我想只有当我找到一名可与你家的家世不分轩轾的男人结婚,我才能光明正大的放帖子给你,才能正正当当的见你一面。”

    她这么做的目的都是为了他?

    而他竟不相信她当时的真心话,以为她另有所图?

    “你还是一直爱着我?”他的嗓音哽咽了。

    “我一直很爱你,”小手轻抚长有胡须的面颊,“我想我这一辈子除了你以外,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了。”

    那双诉说情意的水眸多么的真诚,温柔得仿佛他身后的雕像。

    “我也是,月蕾,除了你以外,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大手用力将纤细的娇躯环抱住,“我们结婚吧,月蕾,别再蹉跎我们的时间了。”

    教堂传来祝福的钟声,一对璧人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踏出大门。

    抱着儿子的靳晨星开心的欢呼,与儿子一块儿将花篮里的花瓣频频往女婿,女儿身上撒去。

    在她的对面是黎道祖夫妇,两人皮笑R不笑的,看得出来不甚开心这门亲事。

    靳晨星见状,走过去将花篮硬塞在黎夫人手上,“都结婚了,开心点吧。”

    “这下你倒是称心如意了。”黎夫人冷笑,“你女儿终于攀上我家儿子了。”

    “我说亲家母啊,你也别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谁都巴望着你们家那点家产啊?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老公可是上一期的乐透得主,独占两亿多的奖金耶,呵呵呵……”要说亿万身家,她也有哪。

    黎夫人脸色微变,“不过是暴发户。”

    “哼,”靳晨星冷哼一声,“在古代,经商的可是最下等,比工人还不如。”跩,跩个屁啊。

    “你。”

    “好歹我先生也是个公务员,可是最高等级的士呢。”气死你这没心没肺的老狐狸。

    “算了,别跟她一般见识。”黎道祖出声阻止她们再斗下去。

    “妈咪……”靳晨星怀中的小儿子发出甜腻腻的声音,“姐姐……新娘……”

    “姐姐很漂亮对吧?”

    弟弟用力点头,“漂亮。”

    “帮姐姐洒花,”靳晨星抓了一把花瓣塞入儿子手中,“快祝姐姐与姐夫幸福美满。”

    “美满……”小小的手儿用力将花瓣洒出去。

    适巧新婚夫妇正走过来他们这边。

    “弟弟,谢谢你的祝福。”身穿白色婚纱的月蕾甜美得如花仙子。

    “恭喜你们结婚了。”靳晨星宽慰的笑,“苍琹,要好好对待我女儿啊,可别欺负她!”

    “我会一辈子疼爱她的,妈。”

    “好女婿。”靳晨星开心的拍拍女婿的肩膀。

    “爸,妈。”月蕾转向一旁的黎家两老,“谢谢你们答应我们的婚事。”

    “不答应行吗?”黎夫人撇了下嘴角,“不答应的话,连儿子都没了。”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想不到儿子也差不多。

    “答应的话,不只儿子还是你们的,还多一个孝顺的女儿,有什么不好?”靳晨星横了黎夫人一眼,“我女儿的好,以后你们会知道。”真是没眼光。

    “老王卖瓜。”脸皮真厚。

    “爸,妈,你们别吵了。”黎苍琹真服了他们,每见面必吵,当初谈婚事时也是这样,最后他火大的完全不理会他们的意见,独断独行的决定了结婚的日期跟地点,大事这才底定。

    “妈,你也别跟公公婆婆吵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好好相处,好吗?”月蕾诚挚的望着母亲。

    已成亲家的三人互望一眼,有些许不甘不愿的点头。

    “这么大了,还这么孩子气。”黎苍琹快被打败了。

    “别这么说爸妈。”月蕾拉着黎苍琹继续往下走,“走吧,大家还在等我们呢。”

    走下阶梯的新娘转过身去,将手上的捧花往后一丢,一群女孩冲上前来,争先恐后想抢捧花。

    在空中转啊转的捧花如有自己的意识般,跳过了一个女孩的指尖,再闪过一只抢夺的手,最后落到黎道祖的手上。

    “唷,亲家还打算来个第二春啊?”靳晨星卟哧一声笑出来。

    “我还活着,什么第二春?”黎夫人生气的抢来捧花,随意的往前扔到一名女孩身上,“狗嘴吐不出象牙。”

    “狗嘴若吐出象牙,就可以巡回表演收门票了,我看到时你抢着要喔。”

    “我说的狗是你。”

    “汪汪,”弟弟一听到“狗”,立刻学了声狗叫。

    三个老人家一愣,不约而同笑开来。

    “那猫咪怎么叫?”黎道祖忍不住逗起小娃儿来。

    “喵喵。”学声的同时还不忘带动作。

    “好可爱啊……”黎夫人MM小娃儿的头。

    “可爱自己生一个啊……”

    “这么老了怎么生。”黎夫人瞪晨星一眼,“指望媳妇还差不多。”

    “放心,我这个当妈的年过四十都可以生儿子,我女儿绝对不遑多让。”

    “最好多生一点,反正养得起。”黎道祖巴望家里能多添点生力军。

    “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差不多吧?”靳晨星建议道,“不管男的女的都有伴。”

    “两个好字,的确挺不错的……”

    见三名原本象冤家的长者不知何故竟然热络的讨论起来,黎苍琹莫名的脊上发毛。

    “我怎么觉得他们热切讨论的不是什么好事?”感觉好象正要算计他们。

    “不管是不是好事,他们能和乐相处就好。”对她而言,只要能跟他在一起,都是好事。

    “说得也对。”黎苍琹低头亲吻了妻子面颊一下,“那我们就别管他们了,度蜜月去吧。”

    “嗯。”月蕾漾开幸福洋溢的甜美笑容,挽着老公的手,一起坐上一旁等待的礼车。

    今后,不管是天涯海角,她都将怀他同行,再也不分离。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我不用逃离我》,方便以后阅读爱我不用逃离我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我不用逃离我10并对爱我不用逃离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