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鲁直率男

9-10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9-10

    第九章

    “真的?”严烨喜出望外。

    他以为还要更久的时间,或者还要使出更多的花招来让乐清莳开心,还好,只送上这件衣服就让她眉开眼笑了,还好……

    见他像个单纯的孩子般喜悦地咧开嘴笑,乐清莳也仿佛感染到他的愉悦,一直在X口闷着的焦躁瞬间消失无踪,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件衣服让你花了多少钱?”她问。

    要找到这件衣服不容易,要找到保养得这么好的更不容易。

    “十……”想到海乐的交代,严烨住了口。

    不让她知道价钱,她会猜往更高的价值去,会让她更爱他,更愿意原谅他。这是海乐当初的交代。

    听说淑姬表妹很用力地杀价,才以九万九千九成交——当然他不知道的是,这九万九千九里头有一万五被洪淑姬给吞掉了——再加上他包给洪淑姬的大红包,一共花了十一万兀。

    他还承诺,如果乐清莳因此原谅他,他将招待洪淑姬去日本北海道玩上一个礼拜,所有费用由他负责。

    “十几万?”

    严烨抿着唇摇头,笑得很没心机。

    “不说?”

    他点头。

    “秘密?”乐清莳故意将脸凑近退视他。

    淡淡的幽香飘人严烨鼻尖,他的体内立刻起了骚动,置于腿边的两手蠢蠢欲动,想将乐清莳抱个满怀,用力地重重吻她,一解多日来的相思之苦。

    未察觉他心思的乐清莳决定不再逼问他,这男人用钱一向很阿沙力,几乎是砸钱在追她,所以她不用自他口中得到证实,也知道他必定又砸了不少钱。

    “要不要喝咖啡?”她转身朝放置咖啡壶的流理台走去。

    严烨走到她身后,俯身凑近她颈间,两手环抱盈盈一握的纤腰。“我可以喝你吗?”醇厚嗓音在她耳际呢哺。

    他亲呢大胆又露骨的挑逗让乐清莳一愣,他大掌所按触的小腹位置,在同时间莫名升起一股热流。

    她偏过头去,小嘴方张,想说些什么的唇就被堵住了。

    宽唇吸吮着粉嫩娇唇,火烫的舌尖探人她的口腔,引诱羞涩小看回应他的吻。

    热切的大手耐不住欲望地探人T恤内,两手抓住她丰满的R房,随着欲火上升越见热烈,揉搓的动作就越是激烈。

    隔着蕾丝内衣,他的掌心常不经意地摩挲过她敏感的R尖,受到刺激的R蕾在薄薄的内衣内暗暗挺立,突出于内衣上,搓刺着他的手。

    两手在她X前交叉,分别掏出急欲挣脱束缚的丰满,厚沉 的重量在他掌心跳跃,雪滑细腻的触感令他更是情欲奔腾。

    “清莳……幄,……清莳……我好想你……”

    他更加狂猛地吻着她,右手往下经过她平坦的小腹,弯过挺翘的臀,指尖撩起窄裙,雪白蕾丝小裤很快地就成了他掌心的俘虏,任由他往下褪去,没有任何挣扎。

    “不……” 被吻得意乱情迷的乐清莳并没忘记他们现在在店里头,外头有两个女孩随时会闯进来。

    “我要……”严烨喘息着,大掌滑人乐清莳两腿之间,温热整个覆盖在私密森林上。

    指尖没有任何犹豫地找着花后内轻颤的小核,指腹捏起,恣意地搓揉,一阵麻快有如电流般酥软了她的腿。

    “别……” 乐清莳困难地拒绝,“外面有……有小姐在

    如果被她们闯进来,看到她衣衫不整地被严烨爱抚,她这个糗就出大了!

    “她们不会进来。”严烨舔舔丰软的耳垂,热气不停在乐清莳耳畔盘旋。“她们说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会进来。”

    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会进来?这话听起来好像早有预感他们会在休息室里欢爱似的。

    说不定两个人四只耳朵已经贴在门板上,仔细窥听里头的动静。

    “不……真的不要……” 乐清莳小手无力地抓着严烨揉捻圆核的手掌。

    “她们是怕我们吵架,别担心。”

    耳下的凹洞是乐清莳的敏感点之一,当严烨的火舌一碰触到此处,她立刻浑身轻颤。

    “她们……没那么单纯……”跟她们共事一两年了,乐清莳晓得蓝羽和莹莹的X子,尤其蓝羽,最爱话中有话。

    “何必管她们?”严烨紧绷的突起抵着乐清莳的雪臀,情欲难耐地磨蹭。

    意识到在臀上来回的是什么,乐清蒋小脸微微涨红。

    她渴望他进人她,一解多日来等待的抑郁,可是时间不对,地点更不对!

    乐清莳试图舆快要混沌的脑子抗衡,想在神智昏乱中寻找微渺的理智,严烨却反掌抓住她的柔细小手,碰触她充血的小核。

    指尖碰触到圆滚滚的小核,乐清莳吓了一跳,急忙想拍手,但严烨可不依她。

    “M她。”严烨亲吻乐清莳的嘴角,“让我知道M你哪里最舒服。”

    “不!”乐清莳求饶,“我不要!”

    她不要M自己,那让她很难为情。

    “很舒服的。”他抓着她的青葱玉指,在圆核上来回。

    “唔……”乐清莳轻轻咬唇,想克制已到喉间的娇吟。“不要……拜托……”

    “那让我来。”

    “嗯。”乐清莳点点头,不知不觉中首肯了他挑逗的要求。

    严烨拇指揉弄着娟巧小核,中指无预警地突然C入已些微湿儒的花X。

    他突然的进人让她呼吸瞬止,手指灵巧地在幼细嫩壁上揭弄,毫不怜香惜玉地弯曲抽C,强烈的刺激快感立刻紧紧攫住她的所有感官。

    她迅速仰头,两手捂着嘴,避免春吟外泄。

    “爱吗?”健壮身躯已冒出薄汗的严烨见乐清莳强忍着,不让Y荡的叫声溢出唇瓣,那眉间紧皱,又是痛苦又是快乐的神情交织成最撩人心魂的画面,他看得呆了,在她体内的摧残更见猛烈。

    “啊……唔……” 指缝间泄漏了点声音,她慌忙捂得更紧。

    四处流窜的快感突然集中聚集,来到他指尖的点,紧接着爆炸开来。

    在爆开的前一秒,她将手指送人口中,用力紧咬。

    “不要……”她虚软地靠在他身上,适才高潮的花X在余韵未退的情况下吞吐着他的手指,似在要求他再给她一次爆炸X的快感。

    “不要什么?”严烨问,邪佞的手指还在他体内持续引弄大量春水流出,湿透她大腿G部。

    “不要再来了……”再来一次,她没把握可以克制不喊出声。

    “真要这样就罢手?”严烨唇角邪气勾起,褪下腰间长裤,欲龙弹跳而出,抵在她臀沟上。

    火烫的触感让她心中一跳,接着,他将欲龙放人她的两腿间,她下意识夹紧双腿,切实感受他的存在。

    “不想要他吗?”

    他在她腿间来回摩擦,火烫的赤铁像是燃着火,让她也一并点燃了。

    “我不……我不知道……”她好挣扎,她想要,好想好想,可是她知道他一进人,她不可能完全杜绝声音外泄。

    “你怕被外头的女孩听到?”

    乐清莳羞涩地点头。

    “不用担心。”严烨笑。

    “我很担心。”她不想成为女孩间的人卦,那与她维持多年的优雅形象不符。

    “我会解决。”

    严烨指引乐清莳两手撑放在流理台上,抬高翘臀,贪恋地在白皙雪臀上M了一把,蓄势待发的赤铁对准X口方向,一个挺腰,没人花X。

    花X被充满的当头,快感汹涌来至,她再也忍不住地张唇,叫声方至舌尖,厚实大掌猛然捂住她的唇,密密实实将她的娇喊封住。

    “我说过我会解决的。”严烨一手扣住乐清莳的腰,一手捂住她的唇,劲腰不断前后摆动,冲撞着细嫩的花X。

    乐清蒋听到外头女孩子们的窃窃私语,可见她们当真流连在员工休息室外头,想窥听里头的发展。

    她们随时有可能会闯进来,她想。

    她们会看到舆全棵无异的她像被强暴似地捂住嘴、他巨大的亢挺在她体内凶猛来回的模样……

    她脑子里这样想着,既担心又害怕,但不可思议的,她的感官并未因此而变得迟钝,反而更清楚地感受到他在她体内制造的阵阵酥麻。

    她抬高翘臀,明知这样的姿势更Y荡,如果女孩子们闯进来更不知会如何想.但她就是忍不住想抬高,想让他的分身完全没人她体内。

    丰满雪R在他的顶击下,悬空不断晃荡着,画下一道又一道旖旎的虹影。

    这样的晃荡不可以让她们看到……乐清莳脑中思绪快速转动,她抬起手想制止丰R不知羞耻的画圆,然而当手碰到自己的X脯,她竟强烈感受到另一波快感的来袭。

    她忍不住抚弄自己的玉R,两指揉捻挺立的粉蕾。啊……好舒服……   她的神态全落在严烨眼里,她越是Y荡,他的分身就越雄猛有力。

    他弯下腰,贴着她光滑脊背,在她耳边轻哺。“宝贝,你好Y荡……”

    她听了,慌忙放下手,严烨顺势抓住她的小手向下碰触私密森林里偷偷藏起来的珍珠。

    “换这边。”

    “不……

    这次严烨不由得乐清莳收手,他强迫她碰触自己的小核,当那令人几乎神智全失的酥麻感窜人脑里,她的手就离不开了。

    “这只手MX部。”他拉着她的手分别抚M上下敏感的点。

    “唔……”她的叫声被封锁在喉间,头颅痛苦地摇摆。

    她想倾泄,她快崩溃了……

    春室开始颤动,挤压着他热烫的火G,他低低狂吼,在她攀上高潮的同时释放出灼热的欲焰。

    当身体的轻颤平息,乐清莳这才注意到她的衣服虽然没像上次一样被扯破,但也乱得像梅干菜。

    “我不能穿这样去接待客人。”偏偏她没放替换的衣服在休息室里,这可怎么是好?

    “我去外面帮你拿一套。”

    乐清莳慌忙将大手已放在门把上的严烨拉回来。“你去拿衣服让我换,她们会怎么想?”她白了chu枝大叶的严烨一眼。

    “会很奇怪吗?”换衣服有什么好奇怪的?

    “会!”他还真是没搞懂啊?“她们会乱想。”

    “好吧!”严烨从善如流,“不然你换我带来的衣服。”严烨意指他为她找来的二手衣。

    “那还不是一样?”都是换了衣服啊!

    “不然呢?”严烨突然微笑,“还是你要穿我的衬衫?”

    最好里头什么都不要穿,这样的姿态最撩人。

    “别闹了。”再赏他卫生丸一大颗。

    “还是穿上你的外套,我们离开这里。”他低头亲吻她。

    “去哪?”乐清莳问。

    “就说我们去喝下午茶。”

    “这方法不错。”幸亏最近天气转凉,穿上外套不仅不突兀,而且也看不到凌乱的衣服。

    “或者也可以去你家或我家吃大餐。”他热络地提议。这份大餐当然是指他自己啰!

    “回我家。”

    “好!”严烨眼神大亮。

    “烫好衣服喝下午茶。”她泼了兴致盎然的他一桶冷水。

    严烨眼神迅速黯淡,过于明显的情绪表现让乐清得忍不住想笑。

    这诚实的男人外型看来虽危险,喜欢他的女生应该不少——跟她交往之前——但诚实过了头的他,势必翻不出她的手掌心。

    能一手掌握的男人挺不赖,她毋需提心吊胆,只要快快乐乐跟他在一起就好了。

    “你不想跟我聊聊天?”这家伙脑袋只有上床嘿咻吗?

    “想!”美人儿说什么都好。

    就说她掌握得住他吧!乐清莳美眸瞥向放着严烨费尽心思弄来的衣服的柜子,她已经找到与这头笨牛相处的方法了。

    凡事讲清楚说明白,万一他真犯了错,她知道他会想尽办法去平抚他的错,取得她的原谅,而且不计代价!

    “那我们走吧!”藕臂滑入他的臂弯,头靠着他chu壮的肩,她突然有种好笃实的幸福感。

    她想,她会跟这男人继续走下去,也许是用一辈子的时间。

    分手危机解除,严烨舆乐清莳感情越来越好,且在他的引领之下,床笫情事越来越有默契,每一次的翻云覆雨都让两人感情更近一步,顺利得让他即使隔天就是世界末日,也没有任何怨言。

    虽然有时他不小心忘了海乐的殷殷交代,对待女友太过chu鲁,也过于chu心,还好女友EQ高,大人不记小人过,顺顺利利地过了他最害怕的三个月观察期。

    以往的女友都与他交往不超过三个月,在第三个月又一天的那天,他决定要好好谢谢外表大刺刺却心思细腻的军师海乐。

    严烨出手一向大方,帮助他在爱情路上顺遂的大功臣,他当然不会小气。

    她永远不会忘记在咖啡厅里遇到乐清莳那天,严烨脸上的开心神情,以及他被乐清莳拒绝的懊丧,那是在她面前从不曾露出的患得患失。

    她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帮他,她只是带着一种报复心理,想要辜负她一片真情的男人付出点代价,没想到还真让他们凑在一起了。

    “不过我不太懂,为什么这样叫好消息?”海乐纳闷地问。

    “因为之前跟我交往的女友从不曾超过三个月,这是一项创举,也表示我跟清莳会在一起长长久久。”

    只多了一天就代表一辈子,这论点让海乐哭笑不得,X口很不是滋味。

    他真的很喜欢乐清莳呢!

    “为了谢谢你,我要请你吃中餐,还有,你可以去我女朋友店里买一样礼物,照旧到公司请款即可。”严烨豪爽地说。

    既可表达感谢心意,又替女朋友制造业绩,一举两得!

    “你真是大方。”海乐撑着脸颊,望着严烨的眼神有些许落寞。

    可心比罗马柱还chu的严烨,当然不可能看出海乐眼神的些微变化,他很开心地边吃饭边与海乐分享与女朋友之间的点点滴滴。

    海乐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突然,她冒出一句:“她不知道你在她店里花了很多钱吗?”

    “应该不知道吧?”她从没问起,他也没提过。

    “怎么不说?女孩子应该都会很感动。”

    “真的吗9”严烨诧异,“当初你不是说,这样的作法是引导她来注意到我这个人,我以为不应该先提起,会让她觉得我在炫耀。”

    他对她的交代真是谨记在心,怎么就不把她的情意也放在心上呢?海乐微笑的嘴角略略扭曲。

    他虽然chu心大意,但为了心爱的对象,他很拚命地殷殷告诫自己要改变,而她,没有那个能力让他为她改变。

    这样一想,海乐心更沉了。

    “那让我来帮你提。”海乐一反刚才爱理不理的样子,热络地说:“让她知道你这么用心。”

    借由旁人之口就不叫炫耀了吧?而且让乐清莳知道他这么爱她,一定会对他更死心塌地。

    “你可以多选一个礼物,我买单。”严烨豪爽地承诺。

    第十章

    秋天过去,冬天到来,天气终于变得寒冷,店里滞销多时的毛衣舆大衣也重见天日,被晾挂在店内最醒目之处,等待有眼光的客人将它们带回去。

    将橱窗里的模特儿搭配上今年秋冬最in的黑色系套装,自橱窗内走下来的乐清蒋一抬头,就看到冷冷的天气里,只着毛衣牛仔裤、英姿飒爽的海乐。

    “你好。”乐清莳笑着与海乐打招呼。

    “哈啰!”海乐朝乐清莳挥挥手,“我想看衣服。”

    “好啊!”乐清莳引领着海乐到服饰柜位,“是什么场合要穿的呢?”

    海乐望着乐清莳的俐落装扮,“我想找像你这种感觉的。”

    “是正式场合要穿的?”她现在穿的是适合上班族的服装。

    “我很少去正式场合。”顶多就是去喝喝喜酒,“我是想改变一下自身的气质。”

    “我觉得你这样很好啊!很活泼、很有朝气,有邻家女孩的味道。”

    “可是男生喜欢像你这种有气质、端庄娴雅型的。”

    乐清莳笑了笑,“那可不一定,就像料理一样,每个人喜好的口味不同,就像我跟你喜欢的男生类型也会不一样。”

    “会吗?”海乐偏偏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像严烨那型的?”

    谈到虽然有无数小缺点,但大优点不少的男朋友,让拘谨的乐清莳有一些不自在,“是啊!我还满喜欢的。”

    “那你一定也喜欢吃墨西哥料理。”

    “你怎么知道?”乐清莳有些讶异。

    “因为我也喜欢。”其实这是从严烨口中听来的。“我想我们喜欢的男人类型相同,搞不好连口味也相似。”

    海乐表情平常,但乐清莳却明显感觉到有把剑刺过来。

    海乐不是严烨的好朋友吗?还是她对他的感觉不仅只是朋友?

    “帮我挑两件衣服。”晓得自己的话已经在乐清莳心中埋下了疑惑的种子,海乐转移话题,“能够让我在静止不动时,男人会认为我是个高雅端庄女孩的套装。”

    虽然心里觉得怪怪的,但基于海乐是客人,乐清莳仍费心帮她挑了一套衣服,如海乐所要求的,当她放下头发,静静站在一旁时,会让人错看的高雅服饰。

    “这是严烨送我的礼物,请到他的公司请款。”海乐接过放着衣服的纸袋笑说。

    一套十万元的礼物?这出手未免太过大方,而且还是个对严烨有意思的女孩。

    “你生日吗?””

    “不是。” 海乐故意神秘地眨眨眼,“他是为了感谢我送的。”

    “你帮了他什么忙?”

    “他追你的所有招式都是我教的。”海乐志得意满地抬起下巴,“我说什么他都听,不然那个chu心又chu鲁的男人,怎么可能追得上橡你这样高雅的小姐呢?”

    严烨请海乐当军师,面授机宜,这并没有什么,可是海乐那句很刻意说出来的“我说什么他都听”,让乐清莳心中觉得不太舒服;但若利用这种事去盘问严烨,又显得她小家子气,于是她将它深放在心底,当作没听过海乐说过这种话。

    可难免的,当他们吵架、一言不合,或生气地与他冷战时,他想出的求和花招固然让她眉开眼笑,但她忍不住会想:这会不会又是海乐提供的方法?

    圣诞夜那晚,天气寒冷得教人直打哆嗦,乐清莳拉紧身上大衣,小手被严烨的大手紧握着,放人他温暖的口袋。

    “我们要去哪?”乐清莳问。

    他们刚吃完圣诞大餐,吃饱喝足再加上天气冷,让她好想睡觉。

    “想不想去山上看星星?”严烨指指在寒冷的天气里显得特别明亮的星子。

    “你也会搞浪漫喔?”乐清莳笑。

    “当然啰!我很努力在学习。”严烨得意地咧嘴而笑。

    这不会又是海乐的建议吧?乐清荷轻轻摇头,想甩掉老是在严烨有新主意时萌生的怀疑枝芽。

    坐进在停车场等待的温暖车子中,乐清莳搓着冰冷的小手猛吹气,白色暖雾在指尖盘旋了一会儿就散去。

    “很冷吗?”严烨打开暖气。

    “嗯。”乐清莳点点头,“我比较怕冷。”

    “要不要做点运动,驱逐一下寒意?”严烨的眼神别有深意。

    她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跑到山上去吗?”她装傻地反问。

    “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严烨始终温暖的大手托住乐清唔白皙的小脸蛋,“这个运动比跑步热得快。”

    不用开始运动,当他的手碰触到她的背,将她拉住他的方向时,她就开始热了。

    “要在……这里吗?”她趁亲吻的空档艰困地问。

    这里是停车场,会有很多人来来去去,虽然没有灯光,很昏暗,可是会有人看到啊……

    “还是要到山上看星星?”在星空下嘿咐,多有意境啊!

    “好!看星星。”乐清莳娇羞地点头。

    驱车抵达山区,选了一个最适当的位置,严烨打开天窗,小方格里有不少星星闪耀着。他们将椅背放到最低,共同仰望着天上的明亮星子。

    “好漂亮。”乐清莳笑着。

    天窗让暖气泄了出去,让她好不容易被烘暖的身子又开始发冷,她抬手搓着,在指尖呵热气。

    “又冷了?”严烨握住严烨冰凉凉的小手。

    “嗯”

    “动一下就不会冷。”严烨将乐清莳的身子一把抱过去,让她坐在他的小腹上。

    “动什么?”乐清莳困惑地问。

    “动之前得先有一点准备工作。”严烨说着,拉起她的毛料长裙至大腿处。

    “你有穿毛袜。”他想哀号。

    “会冷啊!”

    没关系,就算穿再多,他也有办法。“这双毛袜是名牌货吗?”

    乐清莳摇头,“在名佳美买的,一双两百。”

    是便宜货,又没纪念价值,那他就不客气了。

    严烨扯住乐清莳两腿间的毛袜,稍稍一个用力,那裹就破了一个洞。

    他chu鲁的举动让乐清莳大吃一惊。“你要干嘛?”何必撕毁她的毛袜?

    “要这样。”严烨唇角斜扬,又chu又长的指头探人毛袜洞内,拨开小裤,揉蹭着欲望核心。

    “唔……”一股热气窜起,瞬间暖透她的四肢百骸。

    “还会冷吗?”

    小核被他揉得又红又肿,只要再使点劲,她就会达到高潮。“不……不会了……”快感让她五指紧缩,用力掐着他的厚实肩头。

    就在令人几乎崩溃的高潮即将来临之际,严烨的手机响了。

    他的手指停了下来,乐清莳热度冷却,快感迅速退缩。

    “我接一下电话。”

    这白目男!这是应该接电话的时候吗?乐清莳有些生气地紧抿粉唇。

    “喂?”严烨边讲电话,手仍隔着衣物抚M乐清莳的玲珑曲线。

    “严烨,我是海乐……”海乐的声音闷闷的滞点哭腔。

    “海乐?什么事?”

    海乐?乐清莳的耳朵竖直了。

    “你来接我好吗?”

    “怎么了?”

    “我好像醉了,不敢叫计程车,你来接我回家。”

    “怎么会醉呢?跟朋友喝酒吗?”

    “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哭腔放浓,殷殷哀求,“来接我回去,我不敢自己回去……”

    “好,你等我一下,你在哪里?”

    “在美华街的pUB……”

    “乖乖等着,别跟陌生人走喔!”

    “好……”

    收线后,严烨对乐清莳说:“我们去接海乐回家。”

    “为什么?””乐清莳诧异地问。那他们的约会呢?

    “她喝醉了,我怕她发生意外。”

    “她打电话来叫你接她回去?”乐清莳隐约听到电话的内容,她不敢相信严烨会答应她。

    严烨点头,他托起乐清莳的细腰,将她放回驾驶到座上。

    “她可以请其他朋友来接她。”

    “她打给我,我也答应了,总不能叫她现在再另外打电话吧?”

    “不然我帮她叫无线计程车。”

    要送她回家的方法有很多种,没有必要破坏他们的圣诞夜约会啊!

    “她醉了,叫计程车我不放心。”严烨扭开引擎,调转方向盘。

    “所以我说我帮她叫无线计程车,那很安全的。”

    “我去接她比较安心。”她醉了又好像在哭,严烨觉得不太妥当,还是亲自送她回去比较放心。

    今晚是情人的大日子,圣诞夜耶!海乐没有其他朋友吗?为何一定要找他?

    乐清莳虽然心中有气,但还是决定忍一下,反正只要送海乐回家就没事了,他们一样可以继续过圣诞夜。

    到了美华街的pUb前,果然见到海乐一个人坐在阶梯上,穿的就是她去乐清莳店里购买的衣物。

    她将长发放下,披泄在肩上,活力笑容不见了,一层浓浓哀愁笼罩颜面,头软软靠着墙壁,看上去楚楚可怜。

    “海乐!”严烨大步走过去,“你还好吧?”

    看到严烨出现,愁云惨雾霎时散开了些,嘴角露出笑容。

    “不太好。”海乐说,“我醉了,好难过。”眼角还挂着清澈泪珠。

    “我送你回去。”严烨一把将海乐拉起。

    海乐将全身所有重量都放在严烨身上,软趴趴的两腿似乎连走路都有困难。

    “我走不动。”海乐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过跟在后头的乐清莳。

    “那我抱你。”严烨弯身将海乐横抱起来。

    海乐两手勾着严烨的颈子,小鸟依人地窝在他怀里。

    别生气,她是因为走不动,严烨才抱她的。乐清莳如此告诉自己。

    然而这不是更过分的,到了海乐家,海乐说她心情不好,圣诞夜只有自己一个人孤伶伶的,好可怜,请严烨再多陪她——会儿。

    严烨看了脸色僵凝的乐清莳一眼,面有难色地说道:“给我你朋友的电话,我请她们来陪你。”

    躺在沙发上的海乐摇头,“她们都去过圣诞夜了,我不能打扰她们。”

    那就可以打扰我们?乐清莳暗暗咬牙。

    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她X口的反应不会那么大,可她看得出来海乐对严烨有意思,她直觉海乐是故意的。

    “不管,你陪我!”海乐拉着严烨的手撒娇,借着酒意大胆地说:“本来阿姨是要把你介绍给我的,这个圣诞夜本来就该你陪我,是你移情别恋,去喜欢上那个女人!”

    “我没有移情别恋!”怕乐清莳误会,严烨连忙否认。

    “你移情别恋!”海乐痛哭出声,“我们明明很好,你却去喜欢上别人,我还要强忍心中疼痛来帮你出主意追女生,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难过!”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严烨慌了手脚。

    “我不知道……” 他压G没发觉海乐喜欢他,“对不起。”

    “不要对不起,我只要你陪在我身边,今天就好,好不好?”海乐殷殷哀求。

    “这……”严烨想了想,站起身来对乐清莳说:“我看她状况不太稳定,我陪她一下好了。”

    “那我呢?”乐清莳咬牙问。

    “我先送你回去,等她情绪稳定,我再过去找你。”未等乐清莳点头,严烨就转头对海乐说:“我先送清莳回去,你休息一下。”

    “不要!”海乐拉住严烨,“不要走。”

    .“一下就好。”严烨哄她。

    “我不知道你走的时候我会怎么样!”海乐出言半恐吓半威胁,“我情绪很差,我不想活了,我觉得活着没意义……”

    一听海乐要寻死,严烨脸色青白。“那……清莳,我帮你叫计程车,我陪她一下。”

    “海乐一定要你亲自接,你却放心让我搭计程车回去?”

    “情况不一样!”严烨一个头两个大,“你没喝酒也没情绪差,可是你看她那样子,你想我会放心让她自己一个人吗?万一发生什么事,我良心怎么过得去?”

    乐清莳难过地闭上眼。海乐是在借酒装疯,难道这大猪头看不出来吗?哈!他一定看不出来,他神经那么大条,连人家喜欢上他都不知道。

    “好,你照顾她。”乐清莳转身往大门走去。“照顾一辈子好了!”然后重重关上门。

    “清莳……”

    “不要走!”海乐大哭。

    转头看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海乐,严烨快抓狂了。

    “别闹了,我女朋友生气了,你是没看到吗?”严烨生气地喊,“如果你一定要人陪的话……”

    严烨一把将海乐拉到背上,“我们一起陪你,这样可以了吧?”

    严烨两手扣住海乐的臀,背着呆愣的海乐冲下楼去找乐清莳。

    “清莳!”严烨以跑百米的速度追上准备招手拦计程车的乐清莳。

    “你下来干嘛?”乐清莳冷眼看着像背着娃娃的严烨。

    “陪你……过圣诞节。”严烨气喘吁吁说道。

    乐清莳瞟了闪避她目光的海乐一眼,“你不是要陪她?”

    “我们一起陪你。”

    “我不要电灯泡!”乐清莳决绝地往前走。

    严烨赶忙跟上去,无言地走在她身边。

    沉默笼罩在三人之间,十分钟后,在严烨背上的海乐突然说道:“送我回家。”

    “海乐,你别闹。”

    他在情义上无法放下她,但他更不可能撇下女朋友不管,在两难之下,他只好选择背着海乐跟着乐清莳走。

    “我要回家!”海乐喊,“我不要这样被背着走。”

    “那你下来自己走。”

    “我要回家。”海乐打算撒泼到底。

    “够了!”严烨生气地松手,“要回去自己走回去!”

    没见过严烨发脾气的海乐一愣。

    “陪你是因为我把你当朋友,要撒娇、耍任X,只有我的女朋友有资格!”

    “那你现在别管她,我们自己招计程车去山上看星星。”一旁的乐清莳冷声说道。

    今天是怎样?两个女人一起为难他?

    “你们一起去看吧!”老子恕不奉陪了!严烨转身快步往回走。

    严烨的背影越来越远,呆愣中的海乐突然大笑。

    “哈哈!他也不要你了。”

    乐清莳冷瞥海乐一眼,“他明天就会上门来赂罪了。”

    她说得一点也没错!海乐抿住唇,思考了会儿后,很不甘愿地说:“算了,这样就够了。”

    她毕竟不是心狠手辣的坏女人,能够抢别人的男朋友而毫无愧疚之意。“他对我有情有义,只不过跟异X之爱无关。”

    乐清莳回视着海乐的眼神平静无波,“我欣赏他这一点。”只是有时在当下会很气很气。

    可转念一想,他不是不重视她,他只是胃口大,想女朋友跟朋友都顾全。

    乐清莳挥手招来一辆计程车,打开车门后,她将海乐推进去,“如果你喜欢的是严烨那型的男人,我有个朋友可以帮你介绍,她在超速配婚友社工作。”

    “那间我听过。”很有名,不过……“人会费超贵的。”

    是一年两万五,而不是一辈子两万五。

    “我想严烨愿意付这笔钱。”

    两个女人很有默契地点头。他大概天生注定要当冤大头了。

    “请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忘了。”海乐说。

    这种丢脸的事她以后不会再做第二次。

    “今晚有发生什么吗?”乐清前笑了下,“不就是个冷到不行的圣诞夜吗?”

    海乐回以微笑,将车门关上。

    计程车载着海乐绝尘而去,站在路旁的乐清莳想,今年的圣诞夜,她可不要一个人过。

    一辆计程车在生着闷气、快步疾走的严烨身边突然停下,将他吓了一跳。

    车门开启,一名姿态曼妙的美人儿优雅下车。

    “海乐呢?”严烨讶异地问身后无人的乐清莳。

    臭男人,第一句话竟然先关心别的女人!

    “她回家了。心情很平静地回家了。”她不忘加上后面那一句,以防“重情义”的白目男跑去海乐家确定她平安无事。

    “真的吗?”严烨松了口气。

    对于摆子女人争吵的场面他从来就不拿手,如果是男人的话,揍一接就听话了,可她们是女人,其中一个还是他最爱的女人,他连句重话都不舍得说。

    “我想跟你约定一些事。”

    见乐清莳神色严肃,严烨不敢掉以轻心。“什么事?””

    “麻烦以后把我摆第一位。”

    “我一直把你摆第一位。”

    “可是我刚下车时,你先问的是海乐的情况。”

    “因为她不在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会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乐清莳一脸正经地说:“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干脆跟海乐……”

    严烨立刻伸手捂住乐清莳的嘴,又急又快地说:“我不要跟海乐交往!”

    幸好海乐不在,不然她会心碎而死。

    乐清莳紧抿的嘴角总算露出一点笑意,“那就好。”纤纤小手搓了搓,“好冷。”

    “放人我口袋就不冷。”严烨握着乐清莳的手C人口袋内。

    “还是会冷。”今年的圣诞节真是冷透了。

    “运动一下就不会。”

    “要去哪里运动?”美眸千娇百媚地睨他。

    “去山上看星星。”

    “好”

    两人手牵着手,一块往停车处走去。

    “对了,我刚的话还没说完。”乐清莳说:“不可以将朋友的安危看得比我的还重要!”

    “我哪有?”严烨瞠目喊冤。

    “刚刚就是,你叫我自己坐计程车回去!”

    “那是有原因的……”严烨解释着他当时的想法,可是乐清莳不断摇头。

    “不管什么原因,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要把我摆第一位。”

    “是!”女友大人说的全都对啦!

    “还有一件事。”

    “还有?”罪状再数落下去,他怕待会儿也会跟气温一样,冷到热不起来。

    “我想介绍海乐去参加婚友社,看在她暗恋你的分上,你帮她缴个会费。”省得海乐哪天又突然发疯跑来搞破坏。

    她要全力护卫她的爱情!

    严烨从没想过海乐竟然喜欢他,这让他觉得很烦恼。他觉得海乐是个很不错的朋友,现在情况变得这么尴尬,以后要怎么见面?

    “大笨牛,想办法帮她找个男朋友吧!”乐清莳戳了愁苦的严烨额际一下。“她有了男人,就不会再暗恋你了。”

    “这么简单?”换个人就行了?

    “就是这么简单!”

    “会费的事当然没问题!对了,”严烨拿出手机,关掉电源, “这样就不会有人吵了。”

    “你越来越聪明了。”乐清莳笑了。

    “托您的福。”严烨回以微笑。

    方将手机收回口袋,突然一阵铃声响起,两人面面相觑。

    “是我的。”乐清莳拿出自己的手机。“喂?”

    “姊,”是乐清曼打来的,“我跟朋友来台中玩,晚上想睡你那可以吗?”

    乐清莳抬睫凝视着严烨,微笑说道:“自己去找旅馆吧!”她切断电话,然后关机。

    “今晚不会再有任何人打扰我们。”

    除了星子以外……

    —全书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粗鲁直率男》,方便以后阅读粗鲁直率男9-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粗鲁直率男9-10并对粗鲁直率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