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家教老师

3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不详 本章:3

    “嗯!龙太太都五十多了,她的丈夫已经六十多岁可能不能办事了,那倒好

    办。可是田太太的丈夫,虽然叁十多岁他在北部工作。一个月才能回家两叁天。

    这样子先把龙太太弄到手,田太太慢一步再弄到手给你玩好吗?”

    “好呀,你怎麽说都可以。”

    “来!让我今晚好好的侍候你一顿丰富的宵夜点心,作为谢礼。”

    於是我把那已硬跷跷的大**巴拿出来大搞这位未来的丈母娘。从那晚起江太

    太和娟娟母女虽然和我同床共眠,但是江太太不许我再和她母女X交,要我在这

    叁天内养足J神,以便迎战龙太太。

    叁天後正逢星期六,娟娟的学校举办两天一宿的郊游,家中只有我和江太太,

    她叫我暂时在娟娟房中等待,她则打电话邀龙太太,而成其好事。龙太太来後江

    太太陪她谈起来。

    “江太太,你不是说要打牌,怎麽没有一个人来呢?”

    “我是先打电话给你的,再打给其他二位太太,她们说要在家陪先生和孩子,

    等明天再来打,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家里人都出去不到晚上是不会回来的,反正一个人在家也无聊。”

    “说的也是,我的先生一个月有二十七天不在家,我那个丫头嘛,她一上学

    去,我也是一个人在家里,无聊透了,所以打打牌消磨时间。说真格的,龙太太!

    你比我好多了,不管怎麽样,晚上睡觉还有先生陪着你,不像我晚上都是一个人

    冷冷清清的,有时侯一夜失眠,浑身难受死了。”

    “江太太!各有各人的苦衷,是无法说出来的。算了!不说也罢。”

    “龙太太,说说不妨吗!我们都是女人,有什麽关系,说给我听听,到底你

    有什麽苦衷,何不互相想办法来研究一下去解决这种无聊的日子,你看怎麽样呢?”

    “好吧!你可不能对别人乱讲呀。”

    “你放心,我的目的是想听听你的事情以後,看看有什麽方法来打发这种无

    聊的日子。”

    “你说我晚上睡觉有先生陪着,但是他已阳萎多年了,我才五十叁岁,身体

    也很健康,当然还需要X安慰,可是他已经不行了。我本来想到外面找一个男人

    来替我解决问题,但又怕找到不良份子,所以只好忍耐着,每天打牌到天亮,免

    得想到那X事就难受,而睡不着觉,失眠到天亮。”

    “照这样看来,你的情形和我差不多,我的先生他每月回家二叁天,和我行

    房连叁分钟的能耐都没有,使我天天盼他回家。回来了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

    弄得我不上不下的更难受。龙太太我俩真的是同病相怜的苦命人。龙太太,我有

    一句话问你,你必需真心诚意的回答我,不要不好意思讲,好吗?”

    “好的,请说吧。”

    “那你想不想找一个年轻力壮的来替你解决生理上的需要呢?”

    “想、当然想呀!可是年青的他会喜欢我这个老太婆吗?再说我的身材也不

    美了,他会要我吗?”

    “那可不一定呀!男人嘛,是各有所好。有的喜欢已婚的少妇,有的喜欢丰

    满成熟的中年妇人,这就是各人的喜好不同。眼前就有一位喜欢像你我这种既丰

    满又成熟的年轻人,就看你敢不敢要了。”

    “那是谁呢?你认识他吗?”

    “就是XX大学的徐子强,上星期不是还一同晚餐的吗?”

    “喔!是他呀,我记起来了,长得蛮英俊健壮的,你怎麽知道他喜欢丰满成

    熟的中年妇人的。哦!莫非你已经跟他有过了…”

    “龙太太,我就对你老实的说了吧!我因为太寂寞空虚,已经和他发生关系

    几个月了,为了怕我的女儿知道了,会告诉我的丈夫,所以把女儿也给他玩过了。

    若是你有意的话,我叫他来侍候你一番,他很欣赏你那丰满成熟的胴体,龙太太

    是否愿意呢?”

    “这个…我…”龙太太粉脸羞红难当地说不下去了。

    “龙太太,别害羞了,反正我们又不是没经验,为了解决X的需要,年轻力

    壮的味道也未尝不可。再说子强那孩子,不但人长得英俊健壮,而且他生有一条

    chu长硕大的阳具,能持久耐战,功夫又B,每次跟我X交时,都把我缠得要死不

    活的,那才真要命呢?龙太太,我是把你当作大姐看待,你若有意,我就叫他来

    陪你。你若不愿意就算了,千万别传漏出去,你考虑考虑吧。”

    “可是,他的年纪比我的儿女还小呢?那、那多难为情嘛。”

    “哎呀!我的龙大姐,你又不是给他做太太,管他年纪是大是小。我我为了

    要享乐,连女儿都给他玩了。怎麽样,你考虑好了没有?”

    “嗯,既然他很欣实我,我也很需要X的安慰,好吧。”

    龙太太被江太太的一番游说,春意上眉稍,浑身发热,情欲也兴奋起来,而

    Y户中开始骚痒湿润了。

    於是江太太拉起了龙太太的玉手,一同走到卧房,二人坐在床上,江太太则

    对龙太太说道:“龙大姐,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叫他马上来。”

    “怎麽大白天的就…就…那多羞死人呀。”

    “哎呀!大姐,你管它是白天或晚上,我和他要是兴趣来了,也不管是白天

    或是晚上,关起房门就办事。尤其在白天办起事来,更能增加彼此的情趣,玩得

    更痛快。”

    过了一会子强来到卧房,将房门锁好,走到床边坐在龙太太身边,只见龙太

    太那圆圆的粉脸,羞红的低着,双眼也不敢看我,知道此时龙太太已经春情荡漾,

    心情混乱了。

    於是我用左手搂着她那稍嫌chu大的腰,右手抬起她羞红的粉脸,用嘴先去亲

    吻她的面颊说道:“龙妈妈,你好漂亮,又丰满成熟,我想你好久了,谢谢你今

    天能让我达成心愿。我要好好的爱你、疼你、侍候你。”

    她这时闭着双眼,呼吸急促的娇喘,粉脸羞红过脸。我则将嘴过去吻上她的

    嘴唇,双手一齐伸到她的X前,开始揉搓那一双稍稍下垂的R房,时而用手指去

    捏弄两粒R头。她被我这一阵调弄後,竟自动的将香舌伸入我的口中。

    龙妈妈好似忍受不了了,也开始用力的吸吮我的舌尖。我感觉到她比我还会

    吸吮,而且双手紧紧的抱紧我的头,我被他吸得大**巴挺硬高跷起来了。

    我再也忍不住,替她宽衣解带,她也很顺从的让我把她全身脱得J光。我看

    她全身雪白丰满,我用手拨开她的双腿,她则自动张开得大大的,两片大Y唇,

    Y水滑润的,红色的R洞,己经湿湿的流满了Y水。

    她急忙把我拉到她的胴体上面,将我夹在她的两腿中间,肥臀向前挺动,口

    中浪叫道:“小宝贝,快、快给我C进去,我里面痒死了。”

    於是我握住大**巴,对准她的R洞,用力猛的一C至底。“噗滋!”一声,

    我因用力太猛,东西又大,只听她叫着:“哎呀!哎呀!我的妈呀…好痛…”

    龙太太虽年届五十馀岁,X儿已和丈夫玩过近卅年了,又生过叁个儿女,但

    是其夫年老物小,那个小肥X又长得肥厚,好似还没生育过的少妇一样紧小异常,

    被我这样一C到底,怎不痛得大声叫呢?“她双手双脚将我紧紧缠住,我用手揉

    M着她的大R房道:”龙妈妈还痛吗?“

    “小乖乖,你怎麽这麽狠心,一下子就C到底,差点没把我痛死…”

    她被我这一问,过了半向才回答我的话。我看她粉脸转红,媚眼如丝,心中

    倒也平添了不少情趣,於是我开始缓缓地抽C起来。

    龙妈妈这时仰躺在我的身下,一双媚眼紧紧看着我的脸,粉脸不时的发出微

    笑,嘴唇微张娇喘着。

    我忽然发觉她的肥臀也开始在摆动起来,娇声浪语的道:“小心肝…大**巴

    的亲儿子…快用力C…C死龙妈妈吧!我好舒服,啊…人家花心被你碰得酥麻死

    了…哎哟…我要…了。”

    我感到她的Y道渐渐发热起来,加速抽C,才C了卅多下,她子G内的Y水,

    往外直流。我的大G头被她那一股热流激得麻痒痒的,忙将阳具抽了出来。

    “龙妈妈你毛好多啊。”

    “不、不要看嘛!也不要问人家嘛,羞死人了。”

    龙妈妈仰躺在我的身下,娇声嗲气的说着。那双小而娇媚的眼睛,半闭半张

    着,享受那第一次高潮的异味。龙妈妈此时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美感。

    这也难怪,自从嫁了丈夫至今将近卅年了,老头子的阳具生得短小,在年轻

    时还算可以,中年以後从来没有使自己满足过。所以今天被子强的大**巴,才干

    了数十下就已流了那麽多的Y水。

    当她正在回味这种奇异的快感时,大**巴已全G拔出来,这叫她如何忍受得

    了,她呼叫道:“小宝贝,喔…不要抽出去嘛,人家好…好难受啊…”

    我故意的逗她道:“龙妈妈,你什麽地方难受呀?”

    “嗯!死相,你真坏!明明知道,还来问我。”

    “龙妈妈,你又不说,我怎麽知道你那里难受吗!”

    “是…是那里吗?那里?又是那里呢?”我故意逗她。

    “我不来了嘛,你知道还假装不知道,你呀坏死了,我的心肝宝贝!别再逼

    我嘛,人家要你再…”

    她被我逗弄得把小嘴跷得高高的,假装一付生气的样子,娇媚动人。

    “我要你叫我一声好听的,让我听得舒服过瘾了,我就…”

    “那你要我叫你什麽,才听得过瘾呢?”

    “我要你叫我一声亲哥哥和亲丈夫,还要说,妹妹的小X痒死了,要亲哥哥、

    亲丈夫的大**巴C进去干死我。”

    “要死了,我怎麽叫得出口嘛!我的儿女都比你大,这、这叫我怎麽叫得出

    口吗?”

    “这有什麽关系,在做爱的时候,叫声越亲热,动作越Y荡,玩起来才能尽

    兴。我们现在是为了满足双方的X欲需要,而正在”偷情“。偷情的滋味是又紧

    张、又刺激、又满足嘛!”

    “小宝贝,我真爱死你了,要是我能够年轻个卅多岁,一定非嫁你不可,你

    真是我的亲丈夫、亲哥哥。来吧!妹妹的小X痒死了,要哥哥的大**巴快点给妹

    妹C进去,替妹妹止止痒,解解饥吧亲丈夫。”

    龙妈妈激动的用手抓住我的大**巴一阵套弄,嘴里娇声的说着,那种迫不急

    待的模样,再加上她玉手套弄我的阳具,这一阵Y荡的动作和浪语,使我欲火燃

    烧得更激烈了。

    我怕又弄痛了她,所以用手握着大阳具,对准她那红红的R洞,慢慢的C了

    进去。

    “唔…唔…好胀…”

    Y水湿润着的R洞,只挺了数下,已全G尽C到底,大G头已顶到她的子G

    口了。

    “亲哥哥,你又顶到人家…人家的花心了…啊…好胀…好酸…”

    “亲妹妹还会不会痛啊?”

    “亲丈夫,现在不再痛了,只是好胀,大G头顶得妹妹的X心好酸…好痒…

    小宝贝,动嘛、快动嘛…”

    我是越抽越快,越C越深,左右C花,到底时来阵旋转使大G头磨擦她的花

    心。

    “啊…亲丈夫…顶得小X好美…我的大**巴亲哥哥…”

    “亲妹妹你好浪啊。”

    “人家忍不住了嘛,你还…还羞我,啊…要命的亲丈夫、亲哥哥、亲儿子…

    啊…你要干死我了呀…”

    她现在已乐得缠在我的身上,双脚高高抬起缠在我的腰上,肥大的粉臀,不

    停的摆动着,拚命上挺来迎合我的抽C和猛顶。

    “亲爱的快一点…”

    “龙妈妈你美不美…”

    “好美…美死我了,妹妹爱死你了,我一个人的亲哥哥…”

    我的抽C加速了,大G头每次顶到她底部敏感的花心时,一吸一吮着我的大

    G头,她的身体也随着抖动几下。她每次正在享受这酥美的馀韵时,大**巴往外

    一抽,小X里又是一阵麻痒。

    像这种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滋味,真是太甜美、太舒畅,也太B了,使她去体

    验这X爱的异味。这时候若要她把一切都奉献给我,她都愿意的。

    她这时娇声说道:“心肝宝贝的亲哥哥…我要死了…我又要…泄了…”

    我这时也累得停止了抽C,俯在她的胴体上休息一阵。

    “哎呀亲哥哥,不要停呀…妹妹难过死了…我还要…”

    她双手抱紧我的屁股,把臀部拼命挺起:“亲哥哥…快C呀…你怎麽停下来

    嘛…你、你真会作弄人,我要被你弄死了,快动…快C呀…”

    “亲妹妹,我以为你已经满足了,才停下来的嘛。”

    “亲丈夫,我还不够…我还要…求求你…心肝宝贝快…点嘛,我要哥哥的大

    **巴,不然…我不依…”

    我知道她已浪到极点,这才又猛的抽C了廿多下。

    “啊…大**巴顶到花心了…美…美死妹妹了…”

    我故意的又停了下来,用手揉捏着她的大N房和R头。

    “我的亲丈夫…小祖宗…别…别再作弄我了…求求你…小心肝…妹妹的小X

    难受死了…快、快C妹妹吧,唔…唔…”

    我这时才拿出真功夫,开始狠抽猛干,下下尽G,次次着R,连续抽C了一

    百馀下。

    龙太太这时被我干得欲仙欲死,接连泄了叁次之多。

    “亲哥哥…大**巴的亲丈夫…你C死妹妹了,小心肝…哎呀,我的水快流乾

    了…大**巴哥哥…你饶了我吧,停、停一停,不能再…再C了,我…我又泄了。”

    她再次泄的时候,我感到一种奇妙发生了,小RX的子G口大大的张了开来,

    把我整个大G头一下咬住,紧紧不放,过了大约二分钟左右,则慢慢的放了开来,

    连续不停的。“啊!”真B。

    我以前玩了四个妇人,一个处女,花心吸吮大G头都有,但是没有像今天这

    位看起来不太起眼的龙妈妈。想不到她的花心能把我整个大G头紧紧包得那麽久

    都不放开,这还是第一次玩到生有於此“名器”的妇人。

    “亲哥哥,妹妹这一阵好舒服…太美了,哥哥…妹妹的小X好…不好…心肝

    宝贝…你舒服吗?”

    我也急忙停止了抽C,让大G头被花心吸吮着。

    “啊!我的亲妹妹…亲太太…亲妈妈…你的小X真B…吮得我的**巴头爽快

    死了…我真愿意死在…你那小X里…”

    “唔…亲哥哥…妹妹好爱你…好爱你…只要你喜欢…你需要…妹妹的小X随

    时都等你来干…我的亲丈夫…小祖宗…别…别再作弄我了…求求你…小心肝…妹

    妹的小X难受死了,快…快C妹妹吧,唔…唔…小心肝…龙妈妈以後一天都少不

    了你,一天都不能没有你了…我要命的心肝宝贝R。”

    我们两人搂成一团,龙妈妈为了讨好我这位大**巴的亲哥哥哥,小X的花心

    不停的吸吮着**巴头,肥白的粉臀也不停的摆动磨转。全裸的两具胴体紧紧的缠

    在一起,Y态百出,我真是有生以来所玩过的其他四位中年美妇人,都比她的功

    夫差一筹。

    我拼命的猛抽狠C。

    “哎哟…小心肝…小宝贝…我要死了,我忍不住了,又要…泄…给大**巴的

    亲丈夫…亲哥哥…喔…”

    龙太太前後共泄了五次,浑身不停的喘。双目紧闭,别说她没有还手之力,

    就连招架之力也没有了。

    她那小X里面Y水一阵阵不停的往外流,两条粉腿,随着我的猛抽狠C,不

    断的一伸一缩。嘴里叫道:“小祖宗…别别再动了,喔…喔…我要被你干死了,

    我、我不行了…求求你…饶…饶了我吧。”

    我此时也快达到SJ的高潮,见她肥臀停止不动,实在忍不住,急忙抓住她

    的两条小腿,拉至床边,将她的双腿分开放在肩上,使她的肥X挺出。我手握大

    **巴猛的C入後,像狂风暴雨般的拼命抽C。

    “哎呀!我的妈呀,小祖宗…小老子…你要顶死我啦,你真要了我的命了,

    我、我不行了…”

    “亲妹妹快,快挺动你的大屁股,我…我要SJ了…”

    “啊…啊…”二人同时叫着,龙太太则双腿垂在床边的地下,我则双脚站在

    地上,而上身俯压在她的胴体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醒来後,发现两人赤裸裸的压在一起,不由得粉脸一红。

    没想到今天竟跟一个比自己的儿女年龄还小的男孩子,发生了R体关系,真

    是羞死人了。但是刚才那种甜美和舒畅的馀味,还在自己身体内激荡着。

    但是他的大阳具还C在自己的小X里面,虽然已经软了下来,但是比自己丈

    夫的阳具硬起来时,还chu长硕大。想起刚才的战况,使自己连泄了五次之多,这

    小男孩真是行,干得自己浑身舒畅。想着想着小X又开始痒了起来,Y水也流了

    出来。

    她把我推醒,叫我好好的睡上床去,双手搂紧我一阵亲吻道:“小宝贝,你

    真利害,刚才差点把龙妈妈要弄死在你手里了。”

    “要叫亲哥哥、亲丈夫。”我用手揉捏着她的大N头,N头马上坚硬起来。

    另一手指伸入Y户中M着,说道:“你要不要叫。”

    她被我弄得浑身乱摆,娇声的叫道:“亲哥哥、亲丈夫、我心肝宝贝的亲哥

    哥,别再逗弄我了。”

    我听了满意的笑笑,轻轻的抚M着她的Y毛和Y户道:“你真是我的亲妹妹、

    亲太太、我的乖女儿。”

    “要死了,怎麽叫起你的乖女儿来了,你真欺负人,人家连外孙都有了,你

    做我的乖儿子还差不多呢。”

    “真想不到,你都做了外祖母了,小X还那麽紧紧小小,吸吮**巴的功夫又

    B,Y水像自来水的流个不停,真是人间的尤物。刚才你那个小X把我的**巴头

    包得紧紧的,抽都抽不出来,你这个小X真是女人中的”妙品“好B啊!”

    “我不来了嘛!越说越难听,你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真坏死了!我不依…我

    不依…”

    那一份嗲劲、媚劲、浪劲,看得我紧紧搂着她,猛亲狂吻。她也搂紧我疯狂

    的吻着,把个小X磨擦我的大阳具,缠绵不休的浪叫着。

    “小宝贝!我好爱你,不要离开我,跟我永远在一起好嘛!我的心肝宝贝…

    小丈夫…亲哥哥…亲儿子,不要离开龙妈妈,好不好嘛!”

    她那如疯似狂的模样,看得真使人心神激涨。

    “龙妈妈,我也好爱你,我也舍不得离开你,我亲爱的妹妹…亲太太…亲妈

    妈。”

    我被她上磨下擦得欲火上升,太**巴硬胀起来。

    她急忙把我推卧在床上,再俯身在我的腰上,用一只玉手握住我的大阳具,

    娇声说道:“好大的一条宝贝,真爱死人了,来!小乖乖!让龙妈妈吻吻它,再

    给你舔,让你尝那滋味。”

    “真的你没骗我呀。”

    “小心肝!龙妈妈绝对没骗你,你尝过了以後,可能每次在和女人X交之前,

    都要叫她给你舔呢。”

    她说完话後,张开了小嘴,轻轻地含着我那红胀的大G头,塞得她的小嘴满

    满的。她不时用香舌舔着大G头的四周、马眼,不时的吸吮,舔咬,吐出吞进的

    玩弄着。

    “啊…龙妈妈…亲妹妹,喔!好舒服…啊…好痒…那…那个马眼被你舔得好

    痒…啊…”

    我被龙妈妈吸吮得心头酥痒,虽然玩过四个中年美妇,她还是头一个用嘴来

    舔吮我大G头的女人。

    以前是我为了引女人才是舔吮她们的Y户,以提高她们的Y欲,来达到奸C

    她们的小肥X。

    想不到龙妈妈来这一套口交,使我尝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美好的滋味。

    於是我把她的两条粉腿拉了过来说道:“龙妈妈…把你的大腿放到我的身上

    来,让我也来舔吮你的小肥X,让你尝我的舌功,使你也舒服舒服痛快痛快。”

    她一听急忙把大腿放上来,把小肥X对准在我的嘴边,我用双手拨开她那大

    Y唇,露出了小Y唇。我张开大嘴,先含住那两片小Y唇,用嘴去舔吮,又将舌

    尖舔着那大Y唇,不时用嘴唇吸吮,用牙轻咬,输番的拨弄着。

    “哎呀…亲哥哥…我被你得痒死了…啊…你好会舔,好会吸,好会吮…啊…

    不要、不要咬那粒Y核…哦…我被你咬得…酸麻死了,你…你真厉害。”

    我不管她的叫喊,继续猛舔猛吮,猛吸猛咬,可是我的大阳具也被她舔吮得

    酥麻,酥痒传遍全身,舒服畅美到了极点。

    龙妈妈大概被我舔吮得心花怒放,肥臀不停的摆劲,小肥X的Y水,直往外

    流。

    “啊…亲丈夫…妹妹…哎呀…美死了,我受不了了啦,哦!酸死了…我…我

    了…”

    她只感到Y户中,是又麻、又痒、又酸、又酥的五味杂呈,舒适畅美极了。

    欲火高涨,心跳加速,把那肥白的大屁股,猛往下压,前後左右的摆动。

    “哎呀…亲丈夫…小心肝…你舔得妹妹的小X,好…难过…难过死了…也好

    空虚…我要亲哥哥的…大**巴…快C进来,我…我不行了…痒死了,啊…”

    龙妈妈浪叫一阵,急速的翻过身来,坐在我的小腹上,玉手握着大**巴,就

    朝自己的心肥X里套,连连套动了几下,才将我的大**巴全G套尽到底。


如果您喜欢,请把《两位家教老师》,方便以后阅读两位家教老师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两位家教老师3并对两位家教老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